番外二

“后来我每天又都有了新的焦虑,比如自己年过三旬而不能立,还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一闭上眼,数不出过去的成就,也看不见来日有什么前途。”

“我常常或是妄想自己今年明年有机会一夜暴富,或是妄想周遭种种是一场颠倒大梦,一觉醒来,自己还是那个十六七岁的穷小子。总之,可能是现实中不如意的地方颇多吧。”

“不过焦虑当下也算是一种忙碌,比无所事事强。我现在因为有了这许多焦虑,只有偶尔夜深人静失眠时,才会想起那些事——诸如旁边的男生怠慢地把女孩子的信夹在草稿纸中,诸如面孔模糊的不良少年堵在夜深的回家路上,还有空了的铁盒子、那把西瓜刀……这些事就好像卡在我的‘意识’和‘潜意识’中间,我时常觉得自己把它们都忘了,却又总是如鲠在喉。”

这时,窦寻听见门响,忙把手里打印的小册子丢在一边,去门口接人。

小册子是用A4纸打的,题目叫《肮脏的苦行者》,作者是蔡敬——借着秋天本市旅游旺季的东风,姥爷花店火了一把,连带着蔡敬那本自费的胡诌故事书也跟着刷出了点人气,很快有书商找来,要给他出版这本半自传性质的新书。

蔡敬交稿前自己打了一本修改校对,被窦寻顺手借来提前拜读。

至此,窦寻作为一个局外人,才从那些遮遮掩掩的字里行间,隐约弄明白了当年蔡敬杀人的来龙去脉。

他接过徐西临从超市买的一堆日用品,问:“把你爸他们安置在哪了?”

徐西临:“西边的喜来登。”

郑硕不知是哪根筋搭错,带着全家回国旅游,他后来娶了个外国女人,还生了个混血的小丫头,小丫头是个美人胚子,就是一路叽叽喳喳,吵得徐西临有点头疼。

他趁窦寻手被东西占着,犯了坏,猝不及防地把冰凉的爪子塞进了窦寻的领子里:“给你老公捂捂手。”

窦寻决定今天要跟他一般见识一回,把整理了一半的超市塑料袋往桌上一扔。

徐西临发现不妙,见烟就卷,“嗷”一嗓子:“大王我错了!”

可惜没来得及撤退,他就被窦寻拦腰一抱,连打再闹地按在了沙发上。

窦寻一个膝盖抵在他身侧,胳膊肘压住了他两只手:“你想让我用哪给你捂手?”

徐西临:“……”

窦寻冷笑:“干什么?你又想办卡了是吗?”

小时候比较活泼的徐西临,早就把自己对“打球”的爱换到了“看球”上,渐渐成了个闲暇时候就爱在家躺着的都市人,平时涉足的最大活动量就是打高尔——基本步骤是先铲一锹屎,然后跟一群三高的叔叔大爷们一起小步溜达到下一个铲屎地点,太阳大了他们还要坐车,一天下来顶多溜达一万来步,就这样,回家还要嗷嗷叫。

反而是小时候比较安静的窦寻,是个很有长性的人,养成的习惯会一直保持,喜欢的东西也会一直喜欢,他以前在月半弯门口被小混混堵过一次,阴差阳错地开始在拳馆锻炼,这么多年居然坚持下来了,至今,卧室里还挂着他两套道服。

功夫没有用武之地,拦路打劫也不是那么容易遇上的,窦寻的本领全用在欺负徐西临上了。

每次徐西临都咬牙切齿地预备要“报仇”,然后第二天他就会出门办健身卡,可惜庸人常立志,平均一张卡去不了一次——后来都给窦寻当书签用了。

徐西临:“窦博士,人和人之间要靠友好协商——简称讲道理来解决问题,动不动就诉诸暴力是非常野蛮的行径。”

窦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什么时候对你诉诸暴力过?我从来只诉诸肉体。”

徐西临想了想,中途不小心想歪了,耳根上蹿起一层不怎么明显的薄红。

他一时语塞,继而游移的目光引发了连锁反应——窦寻不幸跟着他一起想歪了。

灰鹦鹉在旁边学舌起哄:“诉诸肉体!”

徐西临:“滚!”

窦寻:“滚!”

灰鹦鹉十分委屈地叫唤了一声。

隔壁卧室传来奇怪的声音的时候,这鹦鹉常常哼唧《恭喜发财》给自己壮胆——尽管以它的脑容量已经不记得为啥要唱这首歌,但是养成的习惯改不了了。

此时,灰鹦鹉看着俩人的姿势,忽然福至心灵,张口就是一句:“恭喜……”

窦寻尴尬地从徐西临身上下来:“我迟早炖了它!”

徐西临笑得起不来。

窦寻在他小腹上拍了一下,突然毫无征兆地问:“对了,罗冰给你写过情书吗?”

徐西临笑到一半,猝不及防地遭到盘问,一口气顿时卡在嗓子里没上来,咳了个死去活来。

“哪跟哪……罗冰?”他艰难地爬起来,“罗冰结婚时候给的那红包不还是你包的吗?”

窦寻:“我是说高中时候,写过吗?”

徐西临挑了一下眉,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把手肘搭在立起来的膝盖上,信口开河:“像我这么英俊的少年,给我写过情书的姑娘有一个加强排,那谁记得?”

窦寻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顾左右而言他,不过以此人丢散落四的记忆,恐怕真有可能已经把少年情怀抛诸脑后了,没好气地问:“你能记得什么?”

徐西临毫不迟疑:“你。”

窦寻一瞬间卡了壳,嘴里磕磕绊绊地“我”了一次,“你”了两次,最后没能成句,窘迫得心口都着了起来,火苗团成一团窝在他胸口里,烫得心肝脾胃一起缱绻。

徐西临这个大祸害!

好在这时候电话来了,拯救了面红耳赤的窦博士。

郑硕打过来跟徐西临道谢。

窦寻一边整理方才被他扔在一边的超市袋,一边听见徐西临跟那边客客气气地说:“嗯……我们明天上午过去,您要想一起来的话,到时候我去接您一趟……没有,不麻烦,谢谢您。”

第二天是徐进女士的忌日。

一年多以前,窦寻偷偷打车跟着徐西临混入墓园,不尴不尬地看外婆。

现在,他总算是能光明正大地坐徐西临的副驾驶,趁他停车的时候去买花,还能替他招待郑硕一家人。

郑硕比窦俊梁讲究得多,到墓园来特意换了衣服,对窦寻的态度很客气,自己也买了个花篮:“聊表心意。”

混血的小女孩不怎么会说中国话,吊在她妈手里原地转圈,好奇地看着冒着寒凉水汽的菊花。

郑硕把花篮提高了一点,不让她揪:“想过以后没有孩子怎么过吗?”

“宋哥说以后要是再生二胎就给我们养,嫂子没说什么,不过徐西临没同意。”窦寻领着郑硕他们往墓园里走,“别人的孩子哪是那么好带的?”

其实徐西临的原话是“家里有只猫还有只鸟就够我受的了,再来个熊孩子,我活不活了”。

“再说时代也不一样了,旧家族式的生活以后很难重现了。”窦寻回头看了一眼外国女人领着的小女孩,冲她笑了一下,“小孩长大了总是独立离开,到时候还是剩俩人大眼瞪小眼,有没有孩子结果都是一样的,差别是过程,不过两个人在一起,虽然做不了这个,也不是没有别的事,您说是不是?”

郑硕居然有点无言以对。

五个人在徐进墓前逗留了片刻,并排站在一起,很是不伦不类,郑硕几次三番想开口,终于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徐进活着的时候他都够呛说得出来,别说人已经没了这么多年,最后只是放了束花,又到外婆那里鞠了个躬,意思都尽到了,也就告别自行离开了。

看着那一家三口的背影,徐西临才恍然想起来:“我是不是有个将来很可能长成大美人的妹妹……还是亲的?”

不怪他反应迟钝,而是他很难把郑硕代入到自己家人的角色里,他的女儿,在他看来也都和“熟人家的孩子”差不多,总是要好久才能反应过来血缘关系。

窦寻一声不吭地把徐进的墓碑擦了一遍,半蹲在地上,又往两篮鲜花上喷了点水,问他:“还有话说吗?”

徐西临默默地摇摇头,活人心里装的东西太满,也就不必跟死人抱怨了。

窦寻自然而然地拉过他的手:“那阿姨我们走了。”

徐西临脚钉在地上,不肯动。

窦寻先是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看他,继而在片刻后,莫名地看懂了他的眼色。

窦寻又回过头来,认认真真地重新说了一遍:“妈,我们走了。”

墓碑上徐进的照片冲他笑得意味深长。

分享到:
赞(312)

评论38

  • 您的称呼
  1. 哦哦哦!

    最爱P大的2018/10/26 22:35:49回复 举报
  2. 在家长面前定终身啊

    拾凉2019/01/26 20:42:10回复 举报
    • 突然想到默读……最后嘟嘟也叫妈了……(ಥ_ಥ)

      陈栎媱2019/02/10 12:28:05回复 举报
      • 咳!你这么一说,我有点想今天晚上二刷默读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吧!

        草莓2020/04/07 18:32:24回复 举报
      • 虐嘛。姐姐。我想看看唉。但是我不看虐文。

        杨挽柔2020/09/12 13:06:39回复 举报
  3. 额。。。。怎么说呢。。。有点尴尬。。我当时可能就想到了就顺便一提。。要是让人不爽了见谅哈。。但是吧我不是魔鬼然后捏也不关我妈什么事就是同一个作者的书难免想在角色上找找一家亲的感觉我错辽还不行嘛(。•́︿•̀。)

    陈栎媱2019/05/28 20:00:41回复 举报
    • 我也会想到默读,我觉得这很正常啊

      梓里2019/06/17 17:42:23回复 举报
  4. 楼上+1

    淮庭2019/07/12 16:05:46回复 举报
  5. 吼吼吼吼吼吼

    镇魂女鬼2019/07/23 23:13:45回复 举报
  6. 好甜啊~~~~~~~~~~~~

    莫 安2019/07/27 21:58:20回复 举报
  7. 说是魔鬼我jiao的可能是因为就是家人对嘟嘟来说一直是个创伤,这是个虐点的原因叭

    骆一锅本锅2019/08/02 18:55:10回复 举报
  8. 骂人很容易招骂,没头没脑的骂人更容易招骂。

    2019/08/07 20:48:46回复 举报
  9. 真的,莫名想起默读里嘟嘟的那句妈
    有些欣慰,终于

    承影2019/08/21 13:55:30回复 举报
  10. 郑硕是谁来着(小声bb)

    emmmmm2019/09/16 18:23:43回复 举报
    • 徐西临亲爸,徐进前夫

      2020/03/02 14:25:02回复 举报
  11. ……这都能骂人啊……emm……

    沈葭白2019/09/22 11:40:16回复 举报
  12. 翻过来看评论区,点的太快忘看了,感觉少了个啥

    匿名2019/10/03 13:12:07回复 举报
  13. 嘟嘟叫妈那里 感动的一塌糊涂

    2019/11/18 11:12:41回复 举报
  14. 团座打不过豆馅儿,好委屈啊哈哈

    匿名2019/11/23 00:52:56回复 举报
  15. 没关系啊,都是一个妈生的,我现在其实正在听广播剧啊哈哈哈哈哈哈。
    吹爆团座和豆馅儿的神仙爱情!!!

    伟大der叉指导2019/11/24 23:37:14回复 举报
  16. p大笔下一家亲嘛,都是绝美爱情要我狗命,也都会幸福一辈子哒!

    匿名2019/12/22 23:28:13回复 举报
  17. 突然哭了,他俩太不容易了

    婷然2019/12/29 21:25:07回复 举报
  18. 万幸啊,神经网混乱的灰鹦鹉,只学了唱恭喜发财,没学啥别的声音23333333

    f2019/12/29 22:33:27回复 举报
  19. 楼了不知道多少上的那位“emmmmm”姓郑的那个是小临子的亲爹

    若怜2020/01/20 15:43:05回复 举报
  20. 铁打的文章流水似的的眼泪啊

    赤锁一生推2020/02/21 19:23:22回复 举报
  21. P大的第十六本看完。可怜我的眼睛。心理剖析太深刻,昨夜几乎看了一整夜。

    匿名2020/03/11 16:25:28回复 举报
  22. emm,只有我关注到了这个“意味深长”吗?我怎么觉得徐进知道他俩在一起了呢?

    栖寒2020/03/17 07:26:28回复 举报
  23. 我要被洗脑了。。恭喜你发财~

    常安2020/04/06 19:32:43回复 举报
  24. 啊 现在想到徐进还是意难平…

    提交不了评论的舅妈2020/04/07 12:12:15回复 举报
  25. 楼上那位f姐妹,你是魔鬼吗

    Lynn2020/04/15 20:34:58回复 举报
  26. 咦 只有我注意到豆馅儿等于猫猫吗❤️❤️❤️ 徐团座甜死我吧

    寻临锁死❤️❤️❤️2020/04/19 23:59:08回复 举报
  27.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杨xy2020/07/30 09:51:14回复 举报
  28. 徐进女士一脸姨母笑

    大年初三。。2020/07/31 16:56:21回复 举报
  29. 暖心窝子里
    还是忍不住想哭

    简荨2020/08/22 14:06:49回复 举报
  30. 永远幸福
    一定要!!

    木木就是林2020/08/25 02:47:37回复 举报
  31. 莫名觉得郑硕比窦俊良好一些???我怎么想的???

    秋洛2020/08/29 15:28:57回复 举报
    • 是比窦俊良好 最起码眼光好

      宋元辞2020/08/30 09:36:03回复 举报
  32. (〃 ̄︶ ̄)人(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9/18 20:03:5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