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要是没有你,我说不定已经是上市公司老板了。”徐西临审完公司最新季度的报表和营业报告,签好字塞进文件夹里,回头突然有感而发,招惹了正认真对着电脑干活的窦寻一下。

他往后一靠,椅子一双前脚就跟着翘了起来,他用脚尖左摇右晃地撑住了平衡,伸了个懒腰。

窦寻的目光透过防辐射眼镜,飞快地在他毛马甲下的腰线上扫描了一遍:“上市以后叫‘ST乡里’?不太好听。”

徐西临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见窦寻把电脑一合,食指敲了敲桌子:“一个小时到了,去换件衣服,走。”

这是窦寻定的规矩,因为徐西临不肯花时间锻炼,所以要求他除极端天气外,每天晚饭后一个小时必须出门溜达一圈。

徐西临翘起来的椅子“啪嗒”一下落下去了,他死狗似的往书桌上一趴,例行耍赖:“啊,我阵亡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窦寻平均要遭到三百六十天类似的抵制,早已习以为常,面不改色地直接动手。

徐西临一边被连着椅子一起从写字台前拖走,一边捂着胸口念台词:“回去告诉我老婆,让他改嫁……以后到了别人家,不要再任性,也不要把你男人当行李箱拖!”

“拖”字嗷了好长,窦寻把他从椅子里拽出来扔在旁边,把便于行动的运动裤往他身上一砸:“快点!”

徐西临没骨头似的拎着裤子往旁边一歪。

窦寻把上衣脱下来换运动的长袖T恤,徐西临就津津有味地在一边欣赏美男子的裸背:“今天有球,我要看球……”

美男子穿上衣服,冷酷无情地说:“看个球。”

最后,姓徐的“行李箱”被扒皮打包完毕,一脸沉痛地给窦寻拉走了。

灰鹦鹉乖巧地站在窗边恭送:“陛下慢走。”

窦寻路过的时候摸了一把它的头:“乖。”

灰鹦鹉哆嗦了一下,没敢反抗。过了一会,它探头窗边往下看,只见小区花园里,有遛拉布拉多的,遛金毛的,遛吉娃娃的……以及一个遛徐西临的。

品种多样,不一而足,真是个居住氛围良好的小区。

这已经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四个年头。

乡里又开了一个分部,但没能上市,别说“世界五百强”,连“中国五百强”也不是。

窦博士升了个职称,从一个项目转到了另一个项目,拿了个“最受欢迎青年教师奖”,并没有什么卵用,发的奖金不够吃顿饭的,距离诺奖还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蔡敬闲暇时笔耕不辍,已经出了两本书,花店的客人都管他叫“作家”,然而“作家”的稿费依然养不活自己,至今,他的主业还是花店收银员,打算考个会计证。

老成梳起了满头小辫,彻底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大龄非主流,先后谈过俩背包客姑娘,俩姑娘一个个比他还不靠谱,过客似的来了又走,连露水姻缘都算不上。老成一度消沉,想把店扔给蔡敬照顾,自己出去“浪迹天涯”,闻讯,三姑六婆们齐齐震惊,先后上门苦口婆心,不求别的,只要他踏踏实实的,别一把年纪了整天想着出门浪就行,卖花卖报卖烤串随便了……从此,“姥爷”鲜花店终于曲线救国地取得了家族的支持。

要说起来,所谓“离经叛道”的日子也没什么不一样,就是每天上班下班,晚上回来一起散个步,温存片刻,周末有时候一起去看个电影,有时候去老成的花店里吃烤串——当初的烤串店虽然开黄了,但老板的好手艺依然在。

要说起四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灰鹦鹉的记忆存储定期清理,早忘了管窦寻叫“情敌”叫“后妈”的“陈年旧事”,它明智地认识到了家里谁说了算的事实真相,牢牢地抱住了老大的腿,从此走上了谄媚奸佞的康庄大道。

等窦寻遛完徐西临回来,灰鹦鹉又很长眼色地恭迎到门口,学着不知道哪个动画片里日本翻译腔的台词:“主人,您回来了。”

窦寻给它抓了一把坚果,灰鹦鹉就埋头苦吃不理徐西临了,徐西临想摸摸它,它屌屌地叼着开心果飞了……全然忘了当年是谁跟它相依为命,谁带着它浪迹江湖的。

“小白眼狼,”徐西临愤愤地说,“明天悠悠来,看你得意。”

灰鹦鹉听懂了“悠悠”俩字,吓得毛炸起三尺高。

悠悠全名宋悠悠,是宋连元的小闺女,被她妈教育得不错,算是同龄熊孩子里比较乖巧的,唯一的缺点是热爱小动物。

灰鹦鹉这种大鸟对小孩来说有一定攻击性,怕它咬孩子,每次悠悠来玩,他们俩都会留一个人看着鹦鹉,按着鸟脖子逼它给小孩摸,听那孩子倾诉衷肠。

宋悠悠小朋友性情温和,没有拔鸟毛,戳鸟屁股的恶习,只是话唠。

从她上回来连续对着一只鸟叨逼叨三个多小时不停嘴,把很能坐得住的窦寻叔叔念叨得撑着头睡过去这件事来看,这孩子将来说不定是个人物。

第二天是周末,宋连元一家回老家,两口子正好有事,把孩子托付给了他们俩。

宋悠悠说话比别的小孩利索,小脑却不太发达,跨个门槛差点摔了,瞪着眼说:“哎呀,帅帅,吓死我了!”

“帅帅”是她单方面给灰鹦鹉起的名字,那鸟死都不肯认。

灰鹦鹉缩着脖子,鹌鹑似的站在架子上,脚上栓了链子,也是一副“吓死爸爸了”的怂样。

宋连元把孩子放下就走了,宋悠悠声音清脆地请示:“窦叔叔,我可以跟帅帅玩一会吗?”

窦寻牙疼地干笑了一声:“可以啊。”

窦寻觉得自己再也没法直视上课睡觉的学生了,听见宋悠悠小朋友那熟悉的长篇大论开场白“唉,帅帅啊……”,他就开始疯狂地瞪徐西临。

徐西临在旁边笑够了,走过来打断了宋悠悠的魔音穿耳:“窦叔叔一会还要上班,他们班上有事,我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宋悠悠恋恋不舍地摸着鸟翅膀不吭声。

徐西临使出杀手锏:“带你去看小狗。”

窦寻赶紧嘱咐:“看看就行了,别买回来,回头高岚跟你急。”

女主人爱干净,大多不愿意养个熊孩子的同时再伺候个宠物。

徐西临:“知道。”

徐西临把小祸害领走了,窦寻和灰鹦鹉同时松了口气,各自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脊背,窦寻如蒙大赦地换上衣服去学校了,灰鹦鹉在架子上展开歌喉恭送圣上:“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

这天学校有个学科研讨会,来了好多其他学校的同行,窦寻忙了一天,傍晚时分,才接到徐西临来接他的电话。

他跟几个同行一起往外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徐西临一手抱着个小女孩,一手拎着个狗包,里头还有一只小奶狗不时露个头。

窦寻:“……”

他就知道得是这个结果,嘱咐完也不管用!

徐西临知道自己出尔反尔,笑得很讨好。窦寻当着外人和孩子的面没好说什么,只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结果包里的小奶狗翘着尾巴探出头来,颤颤巍巍地闻了闻他的手指,还舔了一下。

窦寻:“……”

徐西临:“嫂子要是不肯带回去,咱俩留下养呗,你看这小眼神,不买都犯罪。”

窦寻感觉他是忘了自己跟上一条狗掐架的前车之鉴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小徐。”

窦寻回头一看,只见是个脖子上挂着参会牌子的男人,他有点印象,因为这个人在一大群中老年人中帅得十分鹤立鸡群,一直在低头做笔记,没吭过声。

徐西临一愣,即使挂着一身的小累赘,他也不由自主地站直了些:“魏先生?”

正是当年那位大金主。

大金主宣布辞职的时候,还给他们这些合作伙伴发过邮件,当时徐西临还脑补过一连串的阴谋争斗,感觉是个篡位□□的故事,不料时隔几年再见,这位没有一点“亡国之君”的意思,气质平和了不少,似乎脸色也好多了……倒像是和平退位的太上皇。

徐西临:“您怎么……”

“生意做腻了,换个活法。”魏先生冲窦寻点了个头,态度随和地和徐西临聊了几句。

末了,魏先生伸手摸了一把小狗的头,目光从窦寻和徐西临之间扫过,仿佛将他们两人之间牵连得看不见的线拉出来参观了一遍,然后似笑非笑地道别:“好好的,有前途。”

徐西临:“……”

还是觉得不像好话。

校门口有人开车等着魏先生,徐西临远远地看了一眼,觉得司机有点像大金主家新的当家人,远远地冲他们点了个头,那两人就走了。

一帮临时征来负责会务会场服务的学生最后出来,纷纷跟窦寻打招呼,“窦老师长窦老师短”的,窦寻淡定地站在原地,一边让小奶狗把鼻子往他袖子里拱,一边矜持地跟学生点头。

宋悠悠啃着自己的手指跟着学舌:“窦老师。”

徐西临:“差点变成窦销售。”

“削什么?”宋悠悠没听懂,自发联系了一个自己词汇量之内的事物,“削苹果皮……”

徐西临乐不可支:“差不多,你窦叔叔那张嘴出去当销售,现在一定已经被人削成扁豆了。”

窦寻:“……去死。”

徐西临有生之年竟也能翻出过去的旧账来倒小茬,窦寻总算相信此人这么多年就记住自己了。

徐西临的车停得有点远,窦寻抖掉了袖子里的狗毛,把宋悠悠接过来,循着余晖往外走去,忽然有种“这种日子已经过了很多年”的错觉。

而以后……大概还将再过很多年吧。

番外完=w=

分享到:
赞(156)

评论123

  • 您的称呼
  1. 呜我要去二刷大哥了

    2020/01/29 17:40:52回复
  2. 你们一定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2020/01/29 17:41:37回复
  3. 啊啊啊,要好好哒
    = w =

    LL2020/02/03 16:32:40回复
  4. 完結撒花!

    匿名2020/02/04 14:25:20回复
    • 呃呃按太快忘了留名

      奈奈2020/02/04 14:26:01回复
  5. 呃,,,魏总串个门???

    素素2020/02/04 15:36:35回复
  6. 啥?完结了!!!撒花花

    素素2020/02/04 15:37:19回复
  7. 这两本现实向的都好看,但相较而言,大哥那样彪悍开挂的人生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太过传奇,边看边跟着跌宕起伏一番就完了,没有太大的共鸣;过门却不一样,纵然才高八斗如窦寻七巧玲珑如徐西临,也还是芸芸众生里载沉载浮的一员,他们那些笑过哭过努力过失败过灿烂过黯然过的日子,在我们自己身上都有隐隐的脉络可循,因此特别的感同身受,忍不住一刷再刷。

    匿名2020/02/13 10:36:13回复
  8. 一刷完毕 留爪

    墨研2020/02/18 11:47:59回复
  9. 一刷,留个爪。
    只想说,幸好。

    洛儿妞2020/02/18 21:19:51回复
  10. 现实的小说总是会引起共鸣,两个人的艰辛奋斗历程让我这个不好好听网课看小说的小屁孩感到丝丝羞愧……
    所以看完后爬到桌前好好学习吧!加油 (ง •̀o•́)ง (ง •̀o•́)ง

    酷盖2020/02/20 13:36: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