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生死

“……x月x日上午十时许,x地机场发生特大事故,机场摆渡车与一辆失控的工作车相撞,工作车起火,致使航班延误,经初步核实,该工作车未按照既定线路行驶,并于途中突然加速,撞上正在运送x次航班旅客的摆渡车,肇事司机已经死亡,事故原因在进一步调查中。由于摆渡车较为拥挤,具体伤亡人数需待进一步确认……”

下面是几张手机拍的现场起火照片,隔着手机像素都能感觉到现场的混乱。

赵助理:“我们老大就是这班,我订的票,宋总……”

“去你的,没事,”宋连元喘了口气,故作镇定地对助理说,“摆渡车得跑好几趟呢,不一定是哪辆,我打个电话问问他。”

赵助理的脸色没有好一点:“我打过了……关机。”

宋连元有些粗暴地冲他挥挥手,不相信他,非得自己亲自坐再打一通,依然是关机。

徐西临这种一天一百六十个电话的人,不到空姐来提醒的时候,他是不会提前关手机的,万一因为机场出事航班延误,他会第一时间把所有人通知个遍。

赵助理坐立不安地觑着他的脸色:“宋总,怎么办?”

宋连元原地呆了几秒钟,而后他仿佛连自己也不相信了,无意识地又拨了一通电话,徒劳地听着里面冷冰冰的电子音又响了一遍,整个人有点发木。

说实话,要是这事落到别人头上,宋连元第一反应都是“怎么可能,哪会那么倒霉”,但是落到徐西临身上,宋连元脑子里首先反应的就是“不会真的吧”。

徐西临小时候多病,没来得及长大又失怙,宋连元他们老家那边有个说法,认为这些坎坷太多的人命里带邪,容易招不好的东西,他总想让徐西临有空去随便拜个什么教的神,寻个保佑,可那小兔崽子每次都拿他的话当耳旁风。

宋连元:“去机场。”

基地到机场开车得一个多小时,赵助理一路超速违章,宋连元没顾上说他,自己都在神思不属。

他止不住胡思乱想——要是过去发现是虚惊一场,他就把徐西临的手机摔了,玩微信的时候一秒都不离手,一有事就找不着人,什么玩意!

可要万一……

宋连元没敢往深里想,眼泪差点下来。

他从十二岁就开始每年跟着他妈去徐家拜年,眼看着徐西临从流着鼻涕到处抱大腿小崽子一直长到这么大,会说话以后跟前跟后,“哥哥长哥哥短”,嘴甜得不行。

那几年两个人一起走南闯北,近乎相依为命,他感情上接受不了。

宋连元小时候,他妈挨他那人渣爸爸的打,母子两个一天到晚惶惶不可终日,是常常光顾他们家包子铺的徐律师替他们奔走,又帮他们找专门负责离婚官司的同学,又是帮他们垫钱,宋连元那时候就发过誓,将来徐进老了,他给养老,徐进没了,他来送终,她儿子就是他亲弟弟,要是兄弟有本事,他绝不贴上去讨嫌,要是兄弟没本事,他管照顾一辈子……要是人真在他眼皮底下出点什么事,他将来下去怎么交代?

而瞥开道义与感情,徐西临也是他的半壁江山。

对于“乡里”来说,宋连元是奠基人,徐西临就是灵魂,这一摊家业,没了谁也不能没了他。

宋连元赶到的时候,发现现场还在乱,比他想象得还惨烈,本地新闻已经出了,伤亡人数在不停上涨。因为不确定肇事司机撞车东西,还不能排除恐怖袭击的可能性,警戒线拉得老高,安检瞬间升高了几个等级。

宋连元脑子一热,就想直接冲进去,被警察和地勤警惕地给挡回去了,他有点语无伦次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乱七八糟地把身份证驾照手机信用卡一股脑得都掏给人家了。

接待人员哭笑不得地把手机信用卡还给他,回头跟同事打了个手势,又好言好语地对他说:“先生您别着急,先坐一会,我们立刻核实一下情况。”

“核实”两个字触动了宋连元敏感的神经,他抬头一看,见里面的工作人员在翻一本什么东西,顿时反应过来,他们可能是在核对已经确认的死亡名单。宋连元一下腿都软了,全部的期望命悬一线,摇摇欲坠地吊在那位工作人员身上,见他飞快地浏览完一张纸,冲这边摇摇头。

宋连元差点当场疯了。

摇头是什么意思?

“没了”还是“名单上没有”?

接待人员看他脸色不对,忙说:“没有,已经确定身份的死者名单里没有,先生您冷静点,我们马上给您查。”

后来听赵助理说,其实警方和机场工作人员都挺有效率的,但是对于宋连元来说,没一秒都是油锅翻滚、反复煎熬。二十分钟以后,两个人打听出了医院在哪,推拒了机场派车,一路风驰电掣地往那边赶。

赵助理觉得大老板眼睛发直,赶紧说:“宋总,您别着急,肯定没事。”

宋连元没听进去,出了事,把人送医院后的第一时间肯定是通知家属,徐西临没家属,他勉强能算是个紧急联系人,就算他手机摔坏了、找不着了,只要人还有意识,不会一点消息没有让他们到处乱碰的。

宋连元越想越哆嗦,快让自己吓死了,实在忍不住打电话给了高岚。

听见她声音的一瞬间,他心里的恐惧就好像决了堤,话还没说,鼻子已经先酸了。

“怎么了老黑?”高岚问,“你别着急,听我的,深呼吸,慢慢说,天塌不下来。”

宋连元一手盖着脸,往后座上重重一靠。

他们这些男人,平时总觉得自己顶天立地、无所不能,不好意思随便哭,不好意思随便示弱,自诩身如山峦,因此一旦有个疼、有个坎,就是“山崩”,反而越发难以承受,总是要有那么个人……即使不在身边,即使明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个凡人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可是听一听她的声音,就觉得自己这堆碎石瓦砾又有了活气。

宋连元跟高岚交代了一通,感觉心里好过多了,他挂上电话,自己默默地坐了一会,想起徐西临那句“遗产让我老婆收着”,忽然问开车的赵助理:“你有一个叫‘窦寻’的人的联系方式吗?”

赵助理还真有。

徐西临派他给窦寻送过几次东西,弄得赵助理还以为窦寻是个重要客户,电话号码都留存了。

宋连元对着赵助理提供的联系方式叹了口气,感觉自己肯定是有病。

窦寻已经到了机场,带了消磨时间的书,结果看不下去,于是翻徐西临给他发的聊天记录玩——这段时间的聊天记录足够他打发掉一个小时的时间。

他正一边翻一边无意识地傻笑的时候,窦俊梁突然打了个电话进来。

窦寻好像正在吃一道美味佳肴,结果有个不长眼的小飞虫一头撞进了他的汤里,虽然不至于很膈应,接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被打扰的不悦。

窦俊梁的态度有点刻意讨好,兜着圈子问他近况,窦寻听出他话里有话,截口问:“您是有什么事吗?”

窦俊梁吞吞吐吐地说:“你这回来也小半年了,一直也没回过家,有空回来看看爸爸吧,那个……那个谁她不在。”

窦寻莫名其妙,心想他不都有个小的了吗,还从自己这过什么当爸爸的干瘾?

于是敷衍地说:“嗯,行吧,过一阵不忙的。”

窦俊梁欲言又止:“窦寻……”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来电打进来了。

窦寻正懒得应付窦俊梁,也不管是快递还是垃圾广告,直接以“还有事”为借口掐断了窦俊梁的后话:“喂,您好。”

电话里没声音。

窦寻:“您好,找谁?”

宋连元实在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拎着电话递到了赵助理耳边:“你跟他说。”

窦寻催了几遍,正不耐烦要挂,电话里传出一句“窦先生您好,我是小赵,给您送过几次东西的那个”。

窦寻一只手还搭在机场出口大厅里冰冷的栏杆上,周围尽是等着接人的,熙熙攘攘,来了又走,导游团的负责人举着纸牌和小红旗组织中老年夕阳团排队,乱哄哄地与他擦肩而过……窦寻却全无知觉,仿佛空气凝固了。

“喂,”赵助理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喂?窦先生您还在吗?”

窦寻猛地把电话挂了。

他觉得自己这时候还是很冷静的,因为第一反应是徐西临那个一看就很傻的助理手机被人黑了,骗子可能手段格外高超,窃听过通话记录。

窦寻用了几个转瞬,就为广大诈骗分子设计出了一套完美的电信诈骗方案,他试图自嘲地笑一下,然后上网去搜新闻,试图证明方才那个人说的是假消息。不料手心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冷汗,金属壳轻飘飘地滑了出去,窦寻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抖。

旁边有个等人的女孩替他把手机捡了回来,一抬头被他那脸色吓着了:“你没事吧?”

窦寻勉强冲她笑了一下,惶急地重新输入机场名和重大事故。

那女孩就看见他先是盯着手机愣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好像被打了一记重拳,整个人扒着栏杆弯了下去,痉挛似的手指生生把金属的栏杆捏进去一块,小姑娘有点害怕地后退了半步。旁边好几个人都被他惊动了,纷纷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情况。

这时,窦寻的手机又响了,铃声是灰鹦鹉欢快又跑调的歌声,一把抓过他行将魂飞魄散的意识,强行拧成一股拽了回来。

窦寻抓救命稻草一般接起来:“喂……”

“还是我,您刚才可能不小心把电话挂了,”赵助理说,“那什么,能不能请您把身份证号发过来?我们老板刚才说,您来往的机票公司负责……”

窦寻截口打断他:“人还活着吗?”

他一句话开口,似乎破了周遭的结界,三魂七魄奔涌着归位,窦寻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只要人活着,变成什么样他都能接受。

赵助理卡了一下壳。

旁边宋连元正在跟人打听徐西临的情况,有一个不知道是警察还是医护人员的拎着一包东西出来:“徐西……”

宋连元赶紧说:“对对,是!”

然后他活像是被掐住了脖子,那里只有一点随身物品,登机牌的票根,证件,钱夹……还有一件血迹斑斑的外衣。

宋连元差点跪下。

赵助理眼疾手快地一把拽住他,同时对电话那边屏住呼吸的窦寻弱弱地说:“我们遇事要往好的地方想……”

窦寻的心冰凉的沉下去了。

后来他怎么从接人变成自己飞过去,窦寻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全程他都是勉强拉扯着自己累赘的躯壳,跟机舱里巨大的轰鸣声一起“嗡嗡作响”,他脸色平静无波,机械地跟着人走,打车,报医院名,找人,有条不紊……程序全是自动的

在医院先找到了赵助理和神色复杂的宋连元。

宋连元矜持地绷着脸对他点了个头,窦寻神色平静地跟他打了个招呼,一回头看见赵助理一双通红的眼圈。

赵助理到现在整个人属于蒙圈状态,也不知道窦寻是干什么的,只是逢人就像抓着宣泄一下情绪,他攥着窦寻的手,上下用力晃了几下:“放心放心,大夫说没事了,手术做完了,观察一阵子就能探视……”

窦寻只看见他嘴一开一合,好像患了失语症,一句中国话都听不懂了,他安安静静地等赵助理说完:“请问人在哪,怎么走?”

宋连元刚开始看他镇定得不像话,后来发现不对劲,因为不管别人跟他说什么他都点头,回的永远是一句“人在哪”,不像镇定,像是不太正常。

赵助理:“宋总……”

“这边来。”宋连元冲窦寻招招手。

窦寻:“谢谢。”

重症观察室是不能随意探视的,楼道阴暗细窄,来来往往有好多人,泛着一股说不清的味道,各种家属等在楼道里低语,里面医护人员叫好的声音跟炸雷似的,直接一惊一乍地劈在人心上,他们经过的时候,一个原来呆呆地坐在楼道椅子上的女人突然一嗓子哭了出来,哭声像一把冰冷的锥子,宋连元无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窦寻却全然没听见一样,兀自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icu旁边是专供家属的休息室,勉强算是宽敞明亮,还有地方可以躺,他们在那等了一天半,窦寻坐下就开始发呆,让吃就吃,让休息一会,他就躺下,躺半天一动不动,宋连元过去一看,眼睛是睁着的。

窦寻平躺着盯着天花板,宋连元就在旁边看他,刚开始怎么看怎么别扭,后来渐渐不忍心了,硬着头皮过去搭话:“你过来的时候跟单位请假了吗?”

窦寻茫然地回视着他。

宋连元叹了口气,试探着伸出一只手,放在窦寻肩上:“没事……没事啊,我都问清楚了,他们说撞车的地方是中间,他在车尾,受的波及不大,都是皮外伤,就是甩出去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急性胃出血,看着是挺吓人,不过现在已经输完血做完手术了,只要没有其他病变,问题应该不大……”

窦寻不知道听进去没听进去,半天才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宋连元正要说什么,被旁边的动静打断了——是对中年夫妇,孩子心脏病在里面抢救,一声刚才过来跟他们说了句什么,消息可能不太好,男的当场就跪下了。

二十多个小时,身边生生死死,来来往往,宋连元本想说什么,终于还是又咽回去了。

分享到:
赞(92)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吓死了qaq

    依依2019/02/21 12:29:04回复
  2. P大要我们知道,趁着还来得及,别做那么多对不起别人对不起自己的事

    匿名2019/02/25 19:08:43回复
  3. 我把楼上的看成了,P大你要知道,趁着还来得及,别做那么多对不起我们的事

    长逝君怀2019/04/10 23:54:06回复
    • 巧了我也是

      P大一生追2019/07/05 12:12:19回复
  4. 看出来了,评论区是专门用来负责让人笑场的

    巍乱我心2019/05/19 14:00:44回复
  5. 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的大佬们……我也看错了……

    陈栎媱2019/05/28 19:18:09回复
  6. 哎哟我的天,剧情这么紧张,看评论笑出眼泪

    巍澜入坑2019/06/24 08:03:51回复
  7. 团座一定要没事啊!

    莫安2019/07/27 11:23:57回复
  8. 好难受,泪目了

    .2019/07/27 14:58:49回复
  9. 老夫的小心脏啊吓死我了!还有,感觉甜甜女神的文都好有深度啊。。。换句话说,好戳心!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1 23:27:28回复
  10. 厨房还没关,我好着急……

    1882019/09/25 23:30:08回复
  11. 哇哦楼上你的关注点很正确哦(n刷飘过)

    陈栎媱2019/10/01 12:52:08回复
  12. 幸好有评论区,一个人看太虐啊,我的眼泪不要钱

    匿名2019/10/03 10:48:13回复
  13. 时间会把你欠的对不起变成来不及

    巫北2019/12/30 12:12:20回复
  14. 明明那麼甜了, 回家也要嚇死

    火雲2020/01/13 02:22:05回复
  15. 艾玛,对啊,厨房火没关啊!咋整

    匿名2020/01/13 18:40: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