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一路平安

“门店的话不光有管理的问题,还有资金的问题……哎好的,先放在那我马上看……”徐西临一边跟宋连元视频一边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合同,话没说完一半,电话又响了,他的财务打来的电话,要请款请示,徐西临有点找不着北地端过三倍浓缩的咖啡灌了两口,问他的财务经理,“你刚说什么钱?”

财务经理哀嚎:“发工资啊老大!”

北边的子公司任何一笔财务支出都需要他口头同意或者签章,徐西临忙晕了头,以为还是月底,蓦然发现已经十号了,赶紧跟财务经理说:“发发发,没别的事赶紧跪安,我开会呢。”

宋连元隔着网络信号从屏幕里探出头来:“你又喝什么呢?早晨吃饭了吗?昨天说晚上胃疼疼醒了的是哪个王八蛋?”

徐西临这会看他就来气,差点掀桌子:“我这都他妈因为谁?”

宋连元:“……”

可能一个人一段时间的人品和运气是守恒的,徐西临好不容易跟窦寻把话说清楚了,走了不知多少年背字的情场稍稍得意了两天,工作上就来了一大堆幺蛾子。

宋连元考虑了一个月的结果,就是把徐西临调走。

一来,子公司不算筹备时间,成立就已经将近一年半了,依赖性还是很强,所以需要徐西临稍稍松手,培养一批拿得出手的班底,二来,宋连元也没放弃逼着徐西临“改邪归正”的心,存心转移他的注意力。

年前“乡里”总部刚刚谈下了一个芒果培育基地,宋连元一竿子把徐西临支过来,让他想办法把产品做成品牌化,将来其他产品都按这个模式做——工作任务不重,就是拖着他,时间很长,产芒果的地方气候湿润宜人,据说附近出了好几个著名的长寿乡,宋连元的本意也是想让他在当地的好水土里好好养一养。

谁知道事与愿违。

徐西临到了所谓的基地产业园一看,发现管理一塌糊涂,项目经理是从当地雇的,半个地头蛇,还不够他乱七八糟地掺七大姑八大姨家自己种的歪瓜裂枣收回扣的。

徐西临只好先把经理开了,一时半会地招不来合适的人,他从总部调了个副手过来,两个人收拾摊子收拾得焦头烂额。结果这个时候,总部又出事,有个山寨“乡里”突然冒了出来,想打官司,偏偏高岚刚检查出怀孕,医生说这一胎有点危险,宋连元紧张成了活神经,于是那头的事也落在了徐西临身上。

同时,徐西临之前的工作狂作风恶果显露无疑,他前脚走,子公司那边后脚就开始出各种状况。

徐西临每天跟各种地头蛇斗,平均两三天就要在总部和基地产业园之间“飞的”往返一次,还得遥控自己那摊事,他一天到晚不是顾不上吃,就是赶饭局,只要往那一坐,就是一百八十个电话。

以前,徐西临没别的事,全心全意地钻在工作里,感觉需要他处理的事没几件,一会就干完了,脑子里有一堆想法想实现,精力充沛得有点过剩。

现在,他一门心思想早点了解这堆破事回家,工作却突然就堆积如山了,徐西临这么多年第一次生出“不想上班”的心,时常坐在那都有“电话在响”的幻听。

“这可真是适合疗养的工作环境哦,”徐西临不阴不阳地冲宋连元撒火,“哥,万一我要是栽在革命途中,你记得派个人给我收尸,遗书不写了,遗产让我老婆收着就行。”

宋连元:“再胡说八道抽死你!”

徐西临才不吃他黑脸那套,不知道是不是被宋连元那乌鸦嘴刚才咒的,两口咖啡下去,他空空如也的胃真的开始绞痛起来,再瞥一眼手边没一会就堆积如山的各种文件,更想罢工了。

宋连元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试图把话题转到正题:“现在很多大物流公司搀和电商,覆盖范围根本拼不过,我觉得门店这个提案也……”

过量咖啡也容易造成人情绪不稳,徐西临隔着网把他们家大老板喷了回去:“也是走向吹灯拔蜡当裤子的好途径,你一个开山种地的赶紧垦荒去吧,别跟我扯淡,对一线城市的租金价位有概念吗?”

宋连元:“……”

徐西临越说越来气:“还有收的这破园子,什么时候过的会?我怎么不知道?谁的馊主意?谁的馊主意谁滚过来接着,老子不管了!”

宋连元本来对他还有点愧疚,这会听出来了,徐西临纯粹是被园子困得不耐烦了想回去,在这跟他找碴呢:“你怎么不知道?你这一阵子除了整天邪魔外道地惦记着那堆变态的事还知道什么?不让你回去跟那男的搅在一起,你就连喘气的姿势都不对是吧?你个混蛋玩意十年有长进吗!徐西临我告诉你说,我现在就是够不着你,够得着我一巴掌……”

高岚扶着腰从电脑屏幕那一边出现,一抬手按在宋连元肩上就把他镇压了:“好好说人话!吵什么吵?”

她发了话,兄弟两个短暂地偃旗息鼓了片刻,然而嫂子对大哥很有震慑力,对徐西临的作用始终是有限的,徐西临冷静了片刻,面沉似水地补充了一句:“反正你说的我都不同意,少给我没事找事。”

宋连元碍于老婆在旁边,没跟他呛声,气得直喘。

就在这时,徐西临电话响了。

徐西临听见电话就烦,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他的表情像是要把未竟的这场火直接撒到打电话的倒霉蛋头上,不料看清了来电显示,他的怒火“刷“一下就奇迹般地平静下来了,宋连元眼睁睁地看见刚才冲他摔盆子砸锅台的人变脸如翻书,绷紧的眼角一下涌上笑意,声气也低下去了,开开心心地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嗯……不忙,你下课了?”

宋连元眼睛差点从眼眶里瞪出去,紧接着,视频页面自动停止了——徐西临把笔记本合上了!

宋连元语无伦次:“这个孙子……这个兔崽子!”

“到底是你怀还是我怀?这情绪比孕妇还丰富。”高岚抚摸着宋连元的狗头,她没有明确问出了什么事,但是从这俩人越来越激烈的争吵里,也大致听明白了一些,她往旁边一坐,“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异性恋就能找个人踏实过到老吗?那么多离异丧偶还有干脆不结婚的呢,车到山前必有路,也没见谁晚景凄凉,你管他找了个什么呢。”

“那不一样。”宋连元的声音也降了八度,“那怎么是一回事呢?他们这种人是……是要受人诟病歧视的!”

高岚翻了个白眼:“我们女人被歧视了五千多年还没亡族灭种呢,你弟早成精了,没那么脆弱。”

宋连元:“……”

“再说了,怕人家歧视他,你就‘从自己做起’啊?”高岚“啧”了一声,摸摸宋黑脸的脑门,同情地说,“这逻辑,怪不得小时候学习成绩不好……别吵了。你看小徐那脸色,跟让咖啡渍染过的似的,还是得回去找个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不行你就过去一趟,换他回去歇几天。”

宋连元:“那你……”

高岚:“没你们俩给我添堵我好着呢,行行好,哥,你快滚吧!”

徐西临刚到基地的时候给窦寻发微信,拍了芒果树给他看,不料他刚发一条微信,窦寻的电话就打回来了。

徐西临敏感地发觉,电话里的窦寻和见面时的感觉不一样,那股不确定什么的若离若即荡然无存,他好像再也不打算压抑自己灼人的心意和可怕的控制欲,每天定时定点地打电话来,“今天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休息好”之类,像是要时时刻刻掌控他的行踪。

窦寻在电话说头天晚上半夜做梦梦见他,醒来一摸旁边是半张空床,想他想得心里很难过,让他拍张照片发过去。徐西临就把桌上的咖啡、乱七八糟的文件都给收拾干净了,窗帘全部拉开,尽量让周围都阳光灿烂起来,遮住自己脸上的疲惫,接着他又鬼鬼祟祟地关上门,把衬衫扣子一直解到胸口,拍了一堆照片,最后选了一张看起来骚气得很随意的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窦寻礼尚往来地回了一张,徐西临充满期待地打开,发现窦寻发的是一张他跟鹦鹉的合影,鹦鹉大概已经被他收拾老实了,乖乖地站在窦寻的胳膊上,背景是他家那个上锁的小房间。

窦寻:“再不回来我就请假去找你。”

徐西临猛地站起来,助理就看见他们家正在“开会”的徐总衣冠不整地从办公室里跑出来,赶紧跟上:“老大去哪?”

徐西临:“去宰了那宋黑脸,越狱!”

没等他行动,第二天宋连元就送上门来挨宰了。

他们俩吵架吵得凶,结果宋连元一到了基地这边,看见徐西临短短一段时间愣是瘦了一圈,立刻说不出什么了。

宋连元充满封建与情义的心在来时路上就纠结了一溜够,看见徐西临就叹气。

徐西临气他:“哥,你是不是没听过故事?无数古典与民间传说告诉我们,棒打鸳鸯不能在热恋的时候,你等我们俩七年之痒的时候再挥大棒子,不是事半功倍吗?”

“废话,等七年,黄花菜都凉了,危害就是要扼杀在摇篮里!”宋连元瞪了他一眼,“一年,都是三百六十多天,可是十八岁的一年跟二十八、三十八岁时候那一年长度是不一样的,你懂不懂啊?十来岁的时候好了掰、掰了再好,都是常事,到三四十的时候你试试,分一次手扒你一层皮,让你半辈子都缓不过来,真到那时候你就放心吧,别说你找了个男的,你就是找了个妖怪,我也不会轻易劝你们分。”

他语气生硬,话也极不中听,然而徐西临从里面听出了设身处地的好意,反而发不出脾气了。

他一手按在自己胃上,默然不语。

宋连元不耐烦地一挥手:“行了,放你一个礼拜的假,回去好好检查检查身体。”

他一句话音没落,刚才还蔫巴巴的徐西临一跃而起,冲着外面的助理叫:“小赵,给我订机票!”

助理:“老大,什么时候?”

徐西临:“今天晚上……今天下午!”

宋连元:“我是让你回去看病!没让你看别的!”

徐西临把他当成了一具尸体。

可是他的行程到底给拖到了第二天,因为有工作要交接,晚餐还接到了当地政府的邀请——当地除了农产品之外几乎没什么别的收入,政府希望能借他们的品牌效用给本地打广告,用本地不值钱的土地招商引资。

因为谈的都是正事,席间大家都比较有分寸,没人灌酒,又有宋连元找看着,徐西临其实总共喝了不到二两,离席的时候脸还一点都不红,谈笑风生思维敏捷,不用酒精测试仪检查不出他喝酒了。结果晚上回去就不行了,吐了个天翻地覆,疼得站都站不起来。

宋连元也是心疼得不行:“不行还是去医院吧?来,哥背着你……要死了还玩手机!”

徐西临站不起来,手指却能动,宋连元看见他给“豆馅儿”发微信说:“刚跟一帮人吃完饭,放眼一桌,除了胖子就是老大爷,还有个黑脸,感觉眼睛都快被伤得近视了,我想回家。”

后面还附了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表情,纯属撒娇。

“黑脸”宋连元内心很复杂。

对方秒回:“好,明天我接你,有惊喜。”

宋连元眼睁睁地看着徐西临一边疼得冷汗直下面容扭曲,一边抑制不住笑。

还有力气聊骚,看来是没事。

宋连元七窍生烟地把他往那一扔:“你还是自己爬吧。”

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徐西临觉得自己更不好了,还是坚强地爬了起来,活鬼似的要往机场赶。宋连元百般不放心:“不在这一天两天,要不你还是先去医院看看,拿点药吃,好一点再回去做个彻底检查行不行?”

徐西临早已经归心似箭,再说也不知道窦寻的“惊喜”是不是有时效性,万一他买了什么容易过期容易坏的东西,岂不是浪费心意?

他浪费的年华太多,已然成了个吝啬鬼,一分一毫的心意都不肯错手。

宋连元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抬手掴了他一巴掌:“混账东西,你爱死不死。“

窦寻把存在手机里的航班信息反复看了好几次,早早把工作上的事都安排好,准备去接人,急匆匆跑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邀请他回国的老教授,老教授上下打量他一番:“你这是要相亲去?”

窦寻:“……”

教授又问:“一直也没听你说过,有对象了吗?”

“有,正要去接。”窦寻交代了一句,赶紧跑了,生怕老师拉住他畅谈婚姻与收入水平之间的计量关系。

窦寻先跑去徐西临家,给了灰鹦鹉一把坚果,还在敢怒不敢言的大鸟脖子上系了个小领结。

他花了好长时间钻研了一道药膳,要煲很久,窦寻把火关到最小,又把客厅里的一个包装好的纸盒打开看了看,怕鸟祸害,把它放在了房间里锁好门。

这时,徐西临的信息到了:“要登机了。”

明知道徐西临的航程有三个多小时,窦寻还是坐不住了,干脆去机场。

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中了一个亿的彩票正要去领奖,充满了坐立难安的期待。

宋连元用了徐西临的办公室,登机的时候徐西临也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宋连元有点封建,其实还有点迷信,每次家里人出远门,上下飞机他都要人家给来一条信息,登机时必要回“一路平安”,然而这天被徐西临气坏了,哼了一声,晒着他没理。

半个小时以后,徐西临的赵助理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一脸见鬼:“宋……宋……”

宋连元皱着眉看他。

赵助理哆哆嗦嗦地把手机递给他,是社交网站推送的紧急新闻,宋连元看了一眼,脑子里“嗡”一声——

分享到:
赞(85)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我天,不是吧…

    拾凉2019/01/26 13:21:48回复
  2. 所有美好的情感都要有悲情的衬托,文字的魅力就在这里,让读者跟着悲喜

    匿名2019/02/19 05:05:57回复
  3. 什么情况

    匿名2019/02/21 12:24:44回复
  4. 窦寻都看到自己过去的房间了,还不自觉赶紧搬回来住?

    匿名2019/02/25 19:05:53回复
  5. 一路平安啊,宋老板为什么这么牛批

    长逝君怀2019/04/10 23:46:39回复
  6. 我一刷看到这的时候就感觉宋黑脸是个开了光的嘴……

    陈栎媱2019/05/28 19:09:55回复
  7. 嫂子好懂

    匿名2019/06/23 22:44:07回复
  8. 怎么了?不会是团座出事了?!

    莫安2019/07/27 11:10:14回复
  9. 雾草!我有点方

    匿名2019/08/02 17:56:22回复
  10. 生死?什么情况

    瑶儿是我的2019/08/10 06:23:03回复
  11. 干干干干干什么?!!!大大别乱来啊!

    恐龙灭绝是我干的2019/08/11 23:19:59回复
  12. 卧槽下章标题让我慌了

    沈爷爷2019/08/12 10:00:21回复
  13. woc!宋黑脸你的嘴啊,千万不要出事啊

    染柒2019/08/22 08:55:31回复
  14. 我去,什么玩楞,我好慌啊

    啦啦啦2019/08/27 19:54:08回复
  15. 什么玩意儿?谁说句话啊?发生什么了?团座他……

    若雪谣2019/09/21 20:39:42回复
  16. 啊啊啊啊,好方

    匿名2019/10/03 08:11:09回复
  17. 如果下一章窦寻的性格还是不能有所改变,那真是可以日狗了

    匿名2019/10/21 08:28:46回复
  18. 措不及防的炸弹(´°Δ°`)

    宋·黑脸 乌鸦嘴₍

    风筝线2019/12/06 22:38:35回复
  19. 徐西临听见电话就烦,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他的表情像是要把未竟的这场火直接撒到打电话的倒霉蛋头上,不料看清了来电显示,他的怒火“刷“一下就奇迹般地平静下来了,宋连元眼睁睁地看见刚才冲他摔盆子砸锅台的人变脸如翻书,绷紧的眼角一下涌上笑意,声气也低下去了,开开心心地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嗯……不忙,你下课了?”

    赤果果的是接到了妖媚惑主的狐狸精的电话

    N刷剧透:下章有点虐…

    默默2020/01/12 15:18:15回复
  20. 還要來個最後一虐啊

    匿名2020/02/13 01:41:31回复
  21. 这都结局了,还要虐!还要虐!P大啊。。。。

    木白2020/02/15 23:30: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