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结局

荆楚就这么死了。

无论活着的时候是多么厉害,心里有多少山河日月、沟壑万千,一刀劈下去,他也依然是一滩烂肉,看起来除了烧得焦了点、烂了点之外,与其他人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不同。
好在还有渊松这么一个愿意哭他的人。

有道说,十个天上飞的,能顶百个地上跑的,阿赫萝带来的上千个有翼兽人一来,山谷中的战局顿时如一片风卷残云。
天才亮,便彻底结束了。

茗朱到底还是死在了他的愚蠢上,布冬眼睁睁地看着兽人们将他残缺的尸体抬出来,说不出一句话,他知道自己应该向华沂请罪,痛陈自己教子无妨,叫长子险些坏了战局……可是他说不出口——起码在他儿子的尸体面前,他开不了这个口。
布冬只好微微弯着腰,有些佝偻地站在那里,目送着那些人抬着茗朱走远,脚就像生了根,眼就像失了焦,背……却已经给岁月压弯了。

山谷外,华沂蹲在荆楚的尸体面前,表情木木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索莱木走过来,说道:“我自以为见多识广,却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还是方才老女王告诉我的。”
华沂鼻音有些重得“嗯”了一声,敷衍地问道:“是什么?”

“她说这是一种特别古老的‘武器’,还是她年幼的时候听长辈说过的——有一种在冰川深处、极寒的水中生长的鱼,名叫做‘缎子鱼’,取这种鱼的鱼皮,刮去鱼鳞,再用米醋炮制七七四十九天,便能水火不侵。用这种鱼皮扎成小球,里面注入火油,不能注满,须得留些许空隙才行,而后将一根极细的捻穿入其中,缝在人腹中,这样的人就叫做‘火球人’。”

华沂先前有些兴趣缺缺,听到此处,却不禁抬起了头。

索莱木接着道:“因为鱼皮极坚韧,所以火油不会洒在人腹中,只是那火球人身上毕竟多余一个零件,所以通常行动比常人略显迟缓,并且无论胖瘦,皆有外鼓的小腹,另有胃口不好、消化不畅等毛病。荆楚拿幼儿做火球人,想来孩童虚胖者也是有的,而且一来他们身体容易有小毛病,二来腆着小肚子的小东西也不算稀奇,行动迟缓通常会被认为是还小,走路走不利索的缘故,所以一直没有人在意。火球人露在皮肤外面的捻乃是缎子鱼鱼肠所制成,平时于人无碍,点着的时候,便直接能顺着那鱼肠烧入人的肺腑,将火油点着,那火油被封在鱼皮球里,膨胀而无处释放,最终能将那小球撑到五六尺见方,到了极致炸裂,方圆几十丈之内都无人能幸免,也幸亏是长安那一刀,在火油没少到彻底开之前便捅穿了鱼皮……若是换个人,怕是没有他这样的手劲与准头了。”

这个绝世功臣长安却不在这里,他被随行的医师带走了。

华沂沉默良久,才低声道:“我还以为他临走的时候怀里抱着的是他的儿子,想着他不爱父母兄弟,却到底还是知道心疼自己的骨肉的……谁知他是抱着个终极的火球。连畜生都不食其子……”

索莱木慢吞吞地说道:“这你就错了,畜生还真有食子的——小鱼破卵而生,大多被其母所食,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再吃回自己的肚子里,这样想来,那火球乃是鱼皮所致,岂不是正有寓意?”

华沂叹道:“你别放屁了,人又不是鱼。唉,他那样聪明的人,何至如此?”
“你不懂。”索莱木摆摆手,说道,“你虽然越长越歪,可是好歹天性宽和,纵然偶尔不是东西糊涂一回,事后也知道是非曲直,如何能明白他那样偏执到不顾一切的心性?”

华沂:“……”
他隐约地觉得自己被索莱木数落了。

索莱木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有些人,他们明明既不讲究吃,也不讲究穿,却偏偏要想方设法地挥霍自己的财产么?荆楚便是那样的人,他生而聪明绝顶,却从来曲高和寡,世间没有人懂他,人们只当他是个出身高贵的亚兽,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表现出自己的价值,生来就注定要明珠蒙尘,混于鱼目之间。或许唯有这样的‘挥霍’,叫所有人都怕他、不敢直视他,提起他的名字便战栗不已,才算解了他心里这股与天生世俗的仇。”

华沂皱眉道:“你既然这样明白他,为什么方才不说出来?”

索莱木略显刻薄地轻轻一笑:“我为什么要说出来?叫他临死前心情平静、死得其所对我有什么好处,谁又来……”
他的话音突然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地接着道:“再者这不过是我一家之言,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虫,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华沂摇了摇头,他太累了,甚至没能注意到索莱木生硬转开的话音,只是道:“我还是不明白你那乱七八糟挥霍来挥霍去的话……可他或者是生不逢时吧,世上也许有一天就没有兽人和亚兽了。”
索莱木一愣:“怎么说?”

“物竞天择,你看眼下行商乱窜,便是有些兽人远行,也大多懒得自己走,愿意骑着牲畜代步。打猎有刀枪剑戟,家中有芽麦连天……若是有一天大陆一统,连仗都不打了,还要兽人做什么?”

华沂说完,又摇了摇头,也不等索莱木答话,便自己站起身来,将沾染了血迹的袖子挽起,不再看荆楚的尸体,负手往山谷中大步走去。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已经三天三夜没合过眼的猎人,终于猎到了那只狐狸,拿在手中,却没有什么欣喜,只是仿佛解脱……以及想要一头倒下去睡个颠倒浮生的疲惫。
但在那之前,他得去看看长安。

长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海珠城中,他自己的帐子、自己的床上。

他浑身都被包扎起来了,试着动了一下,只觉得整个人给绑得像个僵尸,连手都很难抬起来。
他先是不分东南西北地愣了一会,随即想起来了那场叫他精疲力竭的大战,于是猛地坐了起来,握住自己的右腕。

而后,长安的脸色从慌张变成了凝重——右腕可以用,可是使不上力气。
那一刻,长安对自己的身体仿佛有了某种奇特的感应,他就是有那种感觉,知道自己即使拆了绷带和药,也说不定……再不能用右手拿刀了。

一想到这个,长安整个人都凝固了片刻,然后他忽然脱力一般地仰面倒在床上,胳膊横在脸上,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一点脆弱叫他多日来所思所虑全都趁虚而入——那死在他自己刀下的路达,在他面前无声倒下的卡佐……
他心中从未这样五味陈杂。

路达临死前,看他的眼神几乎叫长安觉得喘不过气来,当时被压抑住的揪心的难受,这会全都后知后觉地向他涌过来。

而就在这时,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长安放下胳膊,转过头,眼圈微微有些红,是阿叶进来了。

阿叶瘦得脱了形,手里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上面放着内服的与外用的两碗药。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怯生生地露出一个头来,小心翼翼地看着长安。

阿叶见他已经醒了,并没有惊诧,只是将喝的药放在了长安床头,柔声道:“王守了你三天三夜,方才站得猛了险些晕过去,这才被陆泉硬给架走了去休息。”
长安一口将药喝干,点了点头,看着阿叶熟练地拆开他右手的绷带,给他换药。

“这手啊,我没办法。”阿叶用极温柔的声音,却吐出了对医师而言坦诚得有些残忍的话。
可是长安无法责备她,他一想到卡佐,面对阿叶时,就简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帐子中静得像死了一样,过了好一会,阿叶才又若无其事般地叮嘱道:“不过依我看,你的手并不是大问题,毕竟四肢而已,哪里断了也不要命,只是你心肺生来就比别人弱些,这回外伤好说,内里的病症却难治,以后可要自己多在意些,别总是玩命逞英雄。”

长安低声道:“我没有逞英雄,都是分内的事。”
他话音没落,一滴眼泪就顺着阿叶的长睫毛落到了长安的手心中,长安的手本能地一缩,却被阿叶按住了,她头也不抬,任凭自己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手里却依然一丝不苟地将长安的右腕重新包扎起来。

完事以后,她才抬起头来,泪中带笑地拉过她身后的孩子,对长安道:“这是我儿子,他刚出生的时候你还抱过他一次,如今已经这样大了,你还认识么?”
长安违心地点了点头。

阿叶便拍了拍那男孩的后背,催促道:“见了城主,怎么不叫人?”

男孩眨巴着大眼睛,话说得算利索,只是吐字还不算很清楚,叫道:“灯主。”
长安实在不知道该和这样的小不点说些什么,纠结了半晌,最后认认真真地纠正道:“是城主,不是灯主。”

阿叶将小男孩推到长安面前,拉过他那只完好的手放在男孩头上,顿时,一大一小都僵硬了。

阿叶问道:“我儿子好不好?”
长安点了点头。

阿叶就放开了他的手,自己站起来,一手端起装满空药碗的盘子,一手在男孩背后轻推了一把,险些把他推进长安怀里,说道:“好就送给你了。”

长安不知道儿子还能这样轻描淡写地送人,当即眼睛都睁大了,不知说什么好。阿叶却连说话的机会也没给他,转身背对着他道:“我听说了,你那时候为了救卡佐,一个人跑进敌帐里,险些困在里面出不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只是他……他还是……大概我们还是没有福气吧,如今只剩我一个人,实在无以为报,就拿儿子来抵了,你看行么?”

她问句结尾,却都不等长安回答,说完,看也不看小男孩和手足无措的长安一眼,就这样大步走了出去。
这事简直太荒唐了,长安已经顾不得悲痛自己的右手,忙想要追上去,可是腿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扑通一下直接摔到了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小男孩放声大哭起来。

长安一头冷汗,手抬起来又放下,努力了几次三番才重新搭在小家伙的脑袋上,吭吭哧哧了半天,就蹦出一句生硬的:“别哭了。”

小男孩于是哭得更加肝肠寸断。

这声音终于惊动了门口的奴隶,几个人忙闯进来,大惊失色地将长安重新抬到了床上。长安忙道:“去找华……算了,让他睡会,找索莱木!告诉他阿叶莫名其妙地把儿子送给我了,叫他立刻派人去追她。”

不过,他们最终没有追上阿叶,她作为医师,平日里漫山遍野地找药材,似乎对城中大小道路比巡城的城守都要熟悉一些,不被抓到是轻而易举,兽人们最终只在海边高高的大礁石边缘找到了她衣服上的一角。
下面应和着鲛人啊啊啊婉转却低沉的哀歌。

世间真情假意,有时候若不是站在生死关头,又有谁说得清呢?

最后华沂还是被惊动了,亲自过来点了两个女奴,叫他们把孩子带下去好好照顾,自己则在人们都散去以后,轻轻地坐在了长安的床边。
长安浅眠,似乎是因为伤口疼,睡得有些不大安稳,因此立刻就醒了。

华沂将他的右手搭在自己身上,以免碰到,又从后面搂住了他,翻身躺下,长安自动地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又合上眼。

可华沂不知怎么了,一声不吭,手却越来越紧,到最后勒得他几乎有些喘不上气来,长安艰难地回过头去:“你干什么呢?”
华沂原本出神,闻言手上陡然一松,怔怔地看了他半晌,才魔障一样地轻声道:“我在想,要是你出事,说不定我同她一样,也跳下去了。”
长安不知怎么回答,只好哑然无语地看着他。

华沂轻轻地执起他的右手,叹了口气:“我今日叫过往行商以免税费十年为交换,叫他们替你遍寻名医……总是会好的,嗯?”
长安垂下眼,面色平静地说道:“不会好了,我知道的……而且我的刀都断了。”

华沂才要说什么,却被长安截口打断道:“我想过了,当年师父也有一把刀,也断了,他还像我一样,伤了他拿刀的手。我虽然自问远不如他,却并不比他软弱,右手就算彻底断了,难道就没有左手了么?”

反而被他安慰了的华沂说不出话来。

长安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那重伤未愈的苍白的脸上就像绽开了一朵花,华沂心里倏地一动,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仿佛与世无争的小部落里、清澈见底的小河边、一个浑身湿淋淋的男孩子蓦地对他一笑、在他手中放了一朵花的模样。
如同人间四月一般的灼灼动人。

“不要怕,”长安握着他的手,仿佛精力不及似的闭上了眼睛,半张脸都埋在了华沂怀里,像是回到了熟悉的窝里的小动物,还本能地蹭了一下,他说道,“没什么可怕的。”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本文木有番外啦~二哥的人格障碍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来理解~木有人对不起他,他心里只是天生有一股仇~~~
写完这个我会回归小叶子那篇,大概还有万把来自,没什么时间,就周更吧……⊙?⊙b汗
多谢诸位捧场^_^

分享到:
赞(159)

评论89

  • 您的称呼
  1. 一刷打卡~~~

    魔鬼和幽畜可以组个cp叫鬼畜诶2020/01/24 00:43:01回复 举报
  2. 如同人间四月一般的灼灼动人。
    结束了啊,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意犹未尽。
    长安和华沂一定要幸福啊!

    费渡的猫2020/02/17 22:07:16回复 举报
  3. 完结撒花www,阿叶和卡佐一道走这应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我觉得我速度不快,为什么就不让我评论呢】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20/02/24 16:12:16回复 举报
  4. 打卡打卡打卡打卡打卡

    娄紫萌2020/02/25 16:29:41回复 举报
  5. 阿叶和卡佐,一对苦命的人。

    荒岛孤客2020/02/27 00:26:14回复 举报
  6.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以沫2020/02/28 23:50:57回复 举报
  7. 卡佐孙子大一统,兽人渐渐消失,历史长河滚滚;建元二十年,谢允在洗墨江边遇见了周翡;几经战乱,大梁王朝,雁回镇的将军坡上,一双奔跑的碗筷找到了他们的长庚大哥;多年以后,大庆王朝拼死一战,南疆大巫携南宁王离去;天窗首领周子舒行走江湖,在花楼与温客行匆匆一瞥;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某贫穷小区的楼下,愤青魏谦捡到一只小崽;古代大侠人去楼空,只剩一栋一百零一号楼作为最后的大本营,女神棍甘卿和白领喻兰川携手并进;灯红酒绿中,上古四神所留封印摇摇欲坠,昆仑和鬼王创造轮回;燕城花市西区,一具尸体横空出世,朗诵者逐渐浮出水面;新星历纪元,落魄边境的温柔青年,捡到了,一颗星星。
    我只能写这么多了,欢迎补充!

    白银三2020/03/06 13:51:04回复 举报
    • 白银三好文笔啊!

      2020/04/06 15:05:57回复 举报
  8. 一刷打卡,索莱木是不是喜欢华沂啊。

    匿名2020/03/07 20:55:35回复 举报
  9.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镇魂出新番外了,我要去补完

    苏轻2020/03/18 16:41:49回复 举报
  10. 完结撒花撒花~皮皮的耽美磕完了耶,二刷还是补言情呢…

    圆子超可爱2020/03/18 17:38:23回复 举报
  11. 一刷打卡!撒花撒花!!
    下一站《一树人生》!!

    AG2020/03/24 08:52:01回复 举报
  12. 一刷打卡,撒花✿✿ヽ(°▽°)ノ✿

    君子有酒2020/03/24 15:54:56回复 举报
  13.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其实我觉得没有烂尾啊,虽然华沂说要统一南北,但那怎么可能是一辈能完成的事嘛,前面不是提过花了三辈人才完成统一嘛
    而且我觉得救卡佐和半死不活想杀荆楚那里也没有崩人设,毕竟小长安本来就有一点点偏执
    个人意见
    还有,小叶子应该是《大战拖延症》,女主叫叶子璐
    我已经连续提交一百多次了……

    我哥代言了水溶的二氧化氯2020/04/01 15:33:45回复 举报
  14. 一刷打卡嗷嗷嗷!下一本是本人没看的皮皮的最后一本书了——《过门》,嗷嗷嗷小的来也!!!一刷的漫漫征途终于看到尽头了,兴奋啊!!!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1 03:52:54回复 举报
  15.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表白p甜甜

    夜阑2020/04/14 13:02:26回复 举报
  16. 感觉P大如果有时间精力,还是可以把鸟人和鲛人的部分扩写的,本来我以为这两方都会有笔墨,结果都略过了,有点可惜。
    无论如何,还是完结撒花吧~

    落落天青2020/04/21 11:55:58回复 举报
  17. 没看明白索莱木,第一次那个啥向他提亲,他一口拒绝了,但第二次却又同意了,感觉就是为了帮助华沂稳定各方汹涌暗流的才答应的,他还经常神神叨叨的,最后这篇也是说了半句意味不明的话。

    匿名2020/05/07 06:41:36回复 举报
    • 感觉意味挺明确的,索莱木和荆楚其实是同一类人,只不过表现出来的方式不同,所以索莱木明白荆楚的内心。他没说完的那句话应该大意是"谁又会来懂我,让我死得其所?"

      腌不死的小咸鱼2020/06/17 18:23:59回复 举报
  18. 一刷打卡!我对不起我翘了的英语课……反正老师还拖堂20分钟来着

    兽,就给人一种野性、不驯化的感觉,没有理智;
    但是人偏偏是心如九曲——
    两相碰撞,竟出了长安这么个死心眼的水灵人,真真是个宝贝,华沂这个运气倒是真好啊。

    2020/05/18 11:10:30回复 举报
  19. 打卡打卡,喜欢P大

    匿名2020/07/16 17:55:00回复 举报
  20.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轩辕十2020/07/21 07:33:18回复 举报
  21. 哎嘛~打卡,阿叶和卡佐

    立志成为水草精2020/07/27 23:49:07回复 举报
  22. 一刷打卡!撒花!

    他哥2020/07/30 03:34:55回复 举报
  23. 我唉,我要去子夜十了~~

    again2020/08/18 17:39:30回复 举报
  24. 洗刷打卡,第十三本,继续加油刷P家的地图!

    谢谢沈老师2020/09/21 11:16:42回复 举报
  25. 剧情从长安单独行动那里烂到结尾,不该看了默读就觉得这位大大可以无脑入坑的……踩到雷了

    匿名2020/11/15 21:16:35回复 举报
    • 摸摸姐妹,这本是P大早期的文来着,可能还不够好( ˘•ω•˘ )但总之请一定先别失望!甜甜有在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后来的文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owo

      匿名2021/03/24 21:48:34回复 举报
  26. 完结打卡,这几个月断断续续总算抽时间看完了。自此成功看完甜甜所有原耽,撒花!

    麻辣兔头浪起来2020/12/06 16:43:28回复 举报
  27. 一刷打卡。看了其他人的评论,觉得还不算是烂尾吧。虽然结束得稍急了一点(主要是没有番外,一是感觉皮皮急于结尾,不想再写了,二是看不到他们平平静静过日子以后的日常,意难平啦),但觉得比天涯客结尾好多了,该交代的基本都交代了,也没有特别莫名其妙的地方。
    我是顺着网站给的皮皮的书目捡漏看的,没看过的要全部看完。下一本,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啦~各位,下一本见啦!

    入了皮皮的坑2020/12/15 08:18:12回复 举报
  28. 第20本留念,返回P大书目

    我要绿了萧驰野2021/02/02 19:09:39回复 举报
  29. 一刷打卡,留个jio印。

    (⊙o⊙)哇哈哈2021/02/18 02:15:26回复 举报
  30. 一刷打卡,甜甜真的是神仙啊,但是我十篇作文还没写…啊啊啊啊啊!

    马上结束寒假的小楠2021/02/18 13:52:24回复 举报
  31. 一刷打卡啊啊啊

    夷则初四2021/03/02 20:17:27回复 举报
  32. 第十七本留念,不说了,睡觉去了

    不可覆舟2021/04/09 04:40:16回复 举报
  33. 一刷打卡完结撒花
    这本书看完也是感触良多。其实我觉得吧荆楚的想法应该是想让世界平等,世界不再分兽人,亚兽,三六九等。但就是他的方式太偏激了。
    长安真的很好,华沂也是
    我前面真的超心疼长安,我至今印象最深刻就是北释教长安最后一刀的时候。就莫民的心酸。
    意难平啊

    池薇2021/05/24 17:23:57回复 举报
  34. 完结啦!撒花撒花!娇花和傻大个要好好在一起啊

    为P大的绝美文笔日常哭泣2021/06/17 23:46:2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