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极北女王阿赫萝

陆泉被一只铁甲兽人抓住了肩膀,硬生生地扯下了一层肉来,几乎能看得见骨头,他一爪子挥向了对方的眼睛,那巨兽惨呼一声,脚步一顿,陆泉趁机一跃三四丈,就地变回人形,踉跄两步方才站稳。
他来不及去看自己肩头的伤势,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火焰筒,用嘴咬下盖子,飞快地点燃,火焰冲天,而后他不顾瞬间围上来的七八个铁甲巨兽,大叫一声:“敌人的头头往那边跑啦!”

这一嗓子替他拉来了敌人无数,不过也是他命不该绝——几个城主分别从四方带人往下冲,山溪正好卡在了南边一侧,正听见了这声叫唤,心里顿时一阵气紧,暗忖道:这个傻蛋。
当下不敢迟疑,连忙赶了过去,好歹没让他这傻兄弟叫一群五大三粗的巨兽踩死。

华沂当然也听见了,可他心有余而力不足,铁甲兽人很快便将通路堵上了,与这些身披铁甲的家伙缠斗,绝对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但是就这样止步,华沂是绝不甘心的。

他后退一步,躲过了一个扑上来的巨兽,两个战士冲上来截住敌人,华沂便趁这片刻的工夫皱着眉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这时,一个人影冒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尖端有钩子的古怪的刀,纵身一扑,正好从两个战士中间扑了过去,猝不及防间将带钩子的刀直直地捅入了那铁甲巨兽眉心处,随后他一撤手,钩子勾出了一片血雾。

那两个战士已经惊呆了,华沂忙一侧身,抱着长安避开那喷开的血。
靠在他怀里的长安忽然动了一下。

长安一睁眼,就看见了那疯子举着那把带钩子的刀,在原地又蹦又跳地叫道:“这是那大妖怪用怪鱼和怪洞孵出来的活狗,太带劲了,太带劲了!小白脸,快过来与我一起杀个痛快。”

华沂:“……”
这病得不轻的东西又是哪根葱?

长安的眼神只迷茫了一瞬,随后顿时就清醒了。

那疯子却已经趁喊话的时间,用同样的招数捅死了两个铁甲兽人,口中还骂骂咧咧地嚎叫道:“太他娘的带劲了!看这一个个的大家伙,跑得快跳得高,还他娘的打不动!哈哈哈哈,我就喜欢这种大家伙!小白脸快来!再不来要被我杀光了!”

敢情他把这当成好玩的事了。
长安目光闪了闪,没理会他,哑声问道:“荆楚呢?”

华沂见他还算老实,没什么动静,便用下巴尖往人最多的地方示意了一下,简短地说道:“往那边跑了,不好追。”
长安低低地咳嗽了一声,在他耳边低声道:“我知道有一条近路。”

荆楚走得头也不回,很快便将山谷中的喊杀声都甩在了后面,他似乎既没有痛心疾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对自己八年的努力付诸东流的惋惜,渊松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觉得他好像很平静,步履也极镇定。

就在他们才离开山谷不远的时候,一声尖锐的鸣叫从空中响起。
荆楚脚步立刻顿住。

渊松本想说什么,被荆楚竖起一根手指,按在他的嘴唇边上:“嘘——”
随着人们安静下来,他们都听见了那种声音,那是空中传来的,仿佛千百只大鸟迎风举翼,自同一个方向呼啸而来,无数双翅膀扇动的声音混成了一体,压得很低,似乎离地面不远,凭空给人带来一股压迫感。

荆楚仰起头来,枯树的枝桠在晨曦中沉沉地映入他的眼睛,就仿佛他墨色的眼珠上飘着一层光怪琉璃的鬼怪一样,侍卫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言语,渊松听到荆楚沉默了不知多久之后,才轻声说道:“是鸟人。”

渊松一惊:“东海怎么会有鸟人?”
荆楚的目光依然望着那阴沉压抑的天空。

“我怎么知道……”他喃喃地说道,“但我与鸟人殊无交情,他们自然不是来帮我的——渊松,我一直有一个问题不明白。”

渊松一怔。

荆楚继续说道:“你我之间既无恩又无义,这些年来我也没给过你什么,更没胁迫过你什么,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既无恩又无义”六个字,就好像往渊松头上热热闹闹地淋了一盆透心凉的冰水,叫他前心后背地冷了个彻骨,一时间竟然失了语。

荆楚的视线飘过来,眼神却是真的困惑。
“又或者是你觊觎我的身体?可我虽不丑,也实在谈不上什么颜色,更不用提年纪已经不小了——我想来想去,总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值得你惦记的。”

渊松的嘴唇泛白,细细地颤抖着,也不知是气的还是伤心的,好一会,他才用一种异样的声音说道:“我自小是你的工布朵,发誓过伴你终身,亲如你兄弟,忠如你家犬,像小嵋那样大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你身边,一同长大,之后有一同经营……你说你我之间,既没有恩,也没有义?”

荆楚皱了皱眉,随即释然,脸上慢慢地露出一点笑容来,依然是温雅近人的,却少了那埋藏得很深、但根深蒂固的邪佞意味,看起来竟然有了几分纯真,他说道:“这可不是真话吧,哪有那么简单的缘由?不过……我不再问就是了,反正无论如何,我总是要谢谢你的。”

渊松张了张嘴,却还没来得及答话,便一矮身攥紧武器,转过身来,挡在荆楚背后,冷声道:“什么人?!”

几个兽人战士先后拨开低矮的树丛走了出来,最后跟出来的是华沂。
荆楚慢慢地转过头,正好与华沂四目相对。

过了不知多久,华沂才低声道:“二哥。”
荆楚的脸上忽然浮起一个古怪的笑容。

在山谷中的时候,华沂简直追红了眼,恨不得下一秒就把荆楚大卸八块,而他终于站在这个男人面前的时候,他却忽然之间发现自己心里的杀意像是被烈风吹散的薄雾,忽悠一下,就散得一干二净。
荆楚似乎依然是老样子,与十几年前殊无二致,带着总是有一点违和感的温和笑容,以及让他不舒服、也不明白的复杂眼神。

华沂曾经以为那一宿的追杀与逃命刻骨铭心,可这个时候,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当时的情境,反而零零碎碎地回忆起来的,都是年幼的时候二哥看护他、逗他玩……或是说一些半懂不懂的奇怪的话的模样。
他记得那人有长而柔软的头发,从不大声说话,手指却修长而有力。

看着他怀里抱着的幼童,有那么一瞬间,华沂心里竟然不合时宜地想道:他原本是我的亲哥哥来着。

天空中的呼哨近了,随后,数百只大鸟直直地越过他们飞入山谷——鸟人口中的毒箭正是那些刀枪不入的铁甲兽人的克星,因为兽头比人头大得多,所以贴在人脸上的甲胄被撑开,脸上与头顶没有保护,这样一来,高空的敌人就是致命的。
另外五六十个有翼兽人在荆楚的另一边落了地,鸟背上一男一女跳了下来,其他人就地化成人形。

男的是索莱木,女的头发已经花白,正是当年在岩洞中寻求过庇护的极北女王阿赫萝。

至此,整个战局已经尘埃落定。
华沂终于开口问出了他二十多年的疑问:“你为什么?”

荆楚不语,华沂继续道:“纵然大哥与三哥不甚友好,可是阿爹待你不好么?我又有什么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这样逼我?”
荆楚静静地看了他一会,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并没有逼你,只是想杀你,不过不小心叫你逃了而已。”

华沂眼圈倏地红了,问道:“就算你想要首领之位,难道我会与你争么?我会反对你么?你谋杀血亲,日后有谁可真心以待?有谁还会站在你身边?哪怕你坐拥天下,手握两个南北大陆,难道别人都怕你、畏惧你,你就高兴了么?”

荆楚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嘴角倏地一挑,却是垂下眼,轻描淡写地说道:“多愚蠢的问题。”

下一刻,他转向阿赫萝与索莱木一边,打量了他们二人一番,问道:“极北女王?还有你是……那个糊弄人的‘诸神使者’?”

索莱木一路风尘仆仆,脸颊明显地凹了进去,却依然显得神采奕奕。他笑道:“我可不就是那个糊弄人的家伙么?连极北女王都千里迢迢地被我糊弄来助阵了。”

荆楚却认认真真地问道:“那么你见过真神么?他们在哪里?”
索莱木闻言,立刻反射一般地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嘴脸,半真半假地说道:“当然,每一个我膜拜过的真神都在我心里。”

荆楚听了,极失望地摇了摇头——在他临死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听到的,敢情除了蠢话就是假话……
真话或许是有的,只是他自己不相信而已。

而后他忽然双手举起小嵋,让幼儿的目光与自己平视。
荆楚问道:“与阿爹一起还是跟这些……人走?”

小嵋不懂他在说什么,双脚悬空,他本能地伸手抓住了荆楚的衣领。
荆楚笑了——二十几年前,他弑父杀兄的时候,也露出过同样的笑容,华沂骤然间明白了什么,吼道:“小心——”

小嵋身上忽然着起火来,孩子尖锐的哭声刺着人的耳朵,他身上也不知涂了什么东西,那火势快得不正常——华沂出声以后才着起来的,却在他话音未落时,那孩子就已经成了个小火人,连荆楚都跟着烧了起来。

渊松瞠目欲裂:“首领!”

火光中荆楚回头看了他一眼。
没有人说得出那一眼的含义。

幼儿撕裂的嚎哭声越来越微弱,而小嵋的身体却越烧越“大”,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荆楚捧着一个火球一样,眨眼功夫,小嵋已经全部湮灭在了火焰里,哭声也听不见了,只剩下一个皮球一般胀大到两尺见方的大球。

阿赫萝脸色一变,仿佛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她一把将周围的人往后一拉,用力挥手道:“跑!”

小嵋的身体仍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膨胀,大到荆楚已经抱不住了,他却依然不肯松手,跪在地上,将脸贴在了小嵋……那肉球的身体上,脸上的肌肤立刻被烧成了黑炭,半张脸上露出了森森白骨,骇人极了。

就在这时,刀光忽然闪过,华沂余光扫见,险些肝胆俱裂:“长安!你给我滚回来!”
长安提着疯子那把前端有钩子的刀,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闪身一跃而起,一刀捅入了小嵋的身体,连带着穿过了荆楚的脑门,令人齿酸的钢铁与骨头摩擦的声音响起,长安以身体带着手里的刀,大力往下一压,硬生生地将荆楚劈成了两半。

小嵋——荆楚怀里抱着的那个肉球应声落了地,一个轻微的爆裂声响起,只听阿赫萝在他身后大声道:“还不撒手,小子弃刀!”

不用她多说,小嵋身体里流出乌黑的油状液体,顺着刀柄汩汩而下,长安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立刻松手往后退了几步,被赶过来的华沂拦腰抱起,往自己身后一抡,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他接住。
黑油遇到火立刻窜起了老高的火苗,小嵋的身体发生了几次小的爆炸,最高的一次窜起了一丈多高的火星子,然而到底是被劈开了,他身体里的东西流尽、烧尽了,也就慢慢平息了下去。

地上已经瞧不出孩子的尸体究竟是到了哪里。

渊松却失声痛哭。

分享到:
赞(70)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匿名2019/03/10 17:11:11回复 举报
  2. 渊松啊

    匿名2019/03/31 20:19:35回复 举报
  3. 渊松的嘴唇泛白,细细地颤抖着,也不知是气的还是伤心的,好一会,他才用一种异样的声音说道:“我自小是你的工布朵,发誓过伴你终身,亲如你兄弟,忠如你家犬,像小嵋那样大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你身边,一同长大,之后有一同经营……你说你我之间,既没有恩,也没有义?”
    可怜。

    白银六卫2019/06/08 06:01:11回复 举报
  4. 每每这时,我总是心头千绪却只能无言

    二九2019/07/12 15:29:39回复 举报
  5. 这个工布朵、、、真心是对他好

    匿名2019/07/13 20:23:04回复 举报
  6. 渊松,你跟错人了唉!可惜了

    白银九2019/08/07 14:49:08回复 举报
  7. 荆楚听了,极失望地摇了摇头——在他临死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听到的,敢情除了蠢话就是假话……
    真话或许是有的,只是他自己不相信而已。
    二哥欸 。。。。。

    匿名2019/09/19 23:18:34回复 举报
  8. 有些人根本是没有心的,你对他再好也没用

    匿名2019/12/28 18:31:56回复 举报
  9. 荆楚或许心里明白,真话是有的,是那个人说伴他终身,亲他如兄弟,忠他如家犬……一同长大,一同经营,有情有义……可是他不敢信,否则他这半生所坚信的,不是成了一个笑话么?但到底人非木石,他的不解,他的道谢,他的最后的深刻眼神,是真的。
    荆楚,忽然教我没法讨厌

    适岁2020/02/11 23:34:11回复 举报
  10. 那个乌黑的油状液体是石油吗?

    白银三2020/03/06 13:10:29回复 举报
  11. 弑父弑母,杀兄杀弟,克妻杀儿,凶狠之人,可怜了渊松了

    苏轻2020/03/18 16:05:12回复 举报
  12. 唉,大boss总是很难叫人彻底厌恶。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1 02:59:40回复 举报
  13. 渊松荆楚这一对我磕了,忠心耿耿攻×无情无义受太带劲了
    小嵋好惨

    夜阑2020/04/14 12:52:14回复 举报
  14. 恶人无缘无故的恶,而且对所有人都这样,都不像人了,这反派太极端了,

    yy2020/09/12 23:46:3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