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不是东西

荆楚骑在一个化兽的兽人背上,脖子上围着一圈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尾巴做成的围脖,柔软浓密的毛足一巴掌长,托着他的下巴,显得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却凭空多了几分贵气——兽人身上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种奇异的气质的,他们总是显得强壮而粗野,哪怕身上穿着再名贵的衣服,深刻的五官与宽厚的体型也总是会出卖他们。

渊松紧走几步跟了上来,远远地望了一眼前面带路的路达,忍不住低声问道:“首领,他可靠么?”
荆楚轻轻地笑了一下,挑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说呢?”
渊松皱了皱眉,脸上似有鄙夷一闪而过,片刻后,说道:“这人,两面三刀还能混得这样苦大仇深,可也真是叫人佩服了——首领是如何知道他对海珠城主……有那种意思的?”

荆楚闻言便低低地笑了起来,他们兄弟几个的相貌都不错,却以荆楚为最,这一笑起来,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微微地弯起来,就像是里面装的一弯水泛起浅浅的波纹一样,俊秀得叫人有些移不开眼。
渊松忍不住想道,他那样俊,又那样聪明……当年老首领的儿子们,哪个比得上他?难道生为亚兽是他的错么?难怪他有那样大的怨气和不甘心。

只听荆楚说道:“我管他有没有那个意思,他就是没有,我也能让他有——你们这些兽人不都是这样么?像兽一样怯懦,又像人一样贪婪,屈服于强者,崇拜强者,依附强者,却又憎恨强者,对那小子而言,城主可不就是个不可逾越的强者么?何况我听说那位城主还是个美人,人啊……哪有不贪色相呢?”
渊松听到“色相”二字时,下意识地避开了荆楚的眼波,迟疑了一下,难得嗫嚅道:“这……贪求色相,迷惑的时间总是有限的,与从心而发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荆楚嗤笑一声,说道:“你喜欢一个人,难道每日看着他就高兴,一点也不想脱下裤子与他做那种事?难道不是想满足自己的色/欲?就算你觉得这个龌龊,只关心自己的心——那么你又喜欢对方什么呢?无非是因为他温柔待你好,伺候得你周周到到,或者他身上某种你没有的东西吸引了你,满足了你的一种幻想。说什么‘心上人’,归根到底,别人当不了你的心上人,你心里的那个人,不过是换了身行套的自己罢了……且说世上情爱,哪里有长久真挚如父母爱子女的?可他们为什么不爱别人的子女?哪怕别人家的孩子再伶俐可人,在父母心里,不还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那个最特别么?所以说,人们爱的不过是他们自己身上的血脉罢了。”

这一席话凉薄到了骨子里,只将渊松说得目瞪口呆,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只听荆楚又道:“你问我如何知道那小子对城主的心思……哪怕他不知道,我也知道。这人虚荣又浮躁,急功近利而反复无常,归根到底,却不过是觉得自己虚弱卑下,他做梦都想变成城主那样的人,可偏偏他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变成那样,对方太强,他身上的兽心叫不敢嫉妒不敬,于是十年如一日地仰望着一个背影,那一半的人心衍生出多深的渴望,我看都没什么稀奇的。”

渊松直觉想要反驳,可是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他这话说得哪里不对。荆楚说得句句在理,那理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寂寥与冰冷,便是单单听着,便让人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起来。
像荆楚这样的人,他活得有滋味么?他不会发疯么?

亦或是他已经发疯了?

荆楚的队伍以一种让长安惊诧的速度靠近大关,随着离“家”越来越近,长安也忍不住越来越焦虑,他想象不出对方为什么对路比他还熟悉,隐约升起某种不祥的预感来。然而荆楚的队伍又太层级分明,无论是远望近看,都简直是铁板一块,叫他找不到一点下手的机会。

那疯子依然阴魂不散,只是有时候跟着他,有时候一天不见踪影,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第三日傍晚,疯子将一头角鹿放了血,整只地拎过来扔到长安面前,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来烤,算我请你吃。”

长安正烦着,头也不抬地对他说道:“滚蛋!”
疯子闻言便要怒发冲冠,眉毛都立了起来,气鼓鼓地瞪着长安,可惜那人屁股沉得宛如磐石,丝毫也不理会他的瞪视。疯子抬起手,想拍他一下,可是伸到半途中又缩了回来——考虑到这可能引起他们俩之间又一场毫无意义的混战。
疯子想和长安比刀,酣畅淋漓地一场,虽然不愿意死,但无论谁把谁砍死,他好歹都心服口服的,但他不愿意和长安打这种毫无意义的架——因为这种情况下完全显示不出来他自己有多厉害嘛!

于是他蹲在地上,苦恼地思考了一阵子,这才用小木棍戳了戳长安的膝盖,说道:“我真饿了,你给我烤鹿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长安不耐烦地扫了他一眼,先也没期望他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

谁知却听那疯子道:“前面那个山谷我知道,从你们的王城到他们的大营,我来回来去地跑了十多趟,就为了向跟你比刀,这边都熟的和自家后院一样了,我知道山上有一条小路……”
长安一怔,一把抓住疯子的领子,一迭声地逼问道:“什么小路?水路旱路还是什么动物的洞?通往哪的?能避开那些里三层外三层的铁家伙?能……”

疯子默默地把鹿肉塞到长安眼皮底下,一声不吭地抽了下鼻子,吊着眼瞥着长安,偏偏又不知是不是饿的,尽管一脸傲慢,也叫人觉得他是眼巴巴的,瞧着又可怜又可恨。
长安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把生肉抢过来,麻利地洗涮切割剔皮刮骨,架在火上,不一会就快刀斩乱麻地烤好了,一把塞进疯子手里,把他烫得“嗷嗷”之叫。

长安:“快说!”
疯子委委屈屈地咬了一口,抱怨道:“有的地方还都没烤熟呢,咬都咬不动……”

长安:“咬不动慢慢咬——你倒是说还是不说!”

疯子恨恨地撕下一块肉三嚼两口地给咽下了,这才饱含怨气地说道:“原本是河道不知怎么的干了,留下一条挺深的小沟,在山脚那是通的,有一窝狼崽子在里面做洞,后来约莫是搬到了别的地方,另一头也不知被什么畜生挖穿了,留下一个人勉强能挤过去的小窟窿,出来便正好是那谷底中间……哎,你哪去?别拽我!我还没吃完呢!”

长安跳了起起来,将剩下的肉草草地用叶子包起,随即一把拎起了疯子的领子,撒腿便往山坡上跑去。

那处果然如疯子所言,里面还残留着一股动物留下的腥臊气味,确实是狼,最里面延伸进去,也不知几十几百丈长,两人相当于从山中穿墙而过一般,最窄得叫人连气都喘不匀,疯子大约是吃得太饱,肚子鼓了起来,被卡在那里,怎么也挤不过去,长安狠狠地在他屁股上踹了好几脚,在疯子的惨叫里硬生生地把他从缝隙里给“踩”了过去。

千辛万苦、灰头土脸地出来时,天色已经快要黑下来了。荆楚等人在谷地里面扎营休息,长安小心地匍匐在洞口,将那里堵得结结实实的荒草扒开了一条缝,往外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连着倒霉了数十天,忽然转运了,这一回他的运气格外的好,洞口处正好离荆楚的主帐不远,长安心里一喜,还没来得及庆幸,洞口附近便走过一个人,吓得他忙将头往回缩了一缩,屏住呼吸等那人过去。

那人正往主帐的方向走去,长安漫不经心地在草缝间往那人身上扫了一眼,这一眼,却叫他如遭雷击。

疯子觉得长安整个人都明显地颤动了一下,随后身上的肌肉一瞬间僵硬地像块石头,便偏过头来,递了个疑问的目光。
长安恍如未觉,他盯着那人的背影,险些将对方盯出个窟窿来,以至于对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疑惑地往自己身后探查。

他的正脸便猝不及防地刺进了长安的眼睛,将长安的眼眶都刺红了——这人正是路达。

为什么荆楚这样有恃无恐地往他们的关里闯?为什么对方行军速度这样快,连一点冤枉路也没走过?
长安忽地低下头,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伏在了满是泥土的小洞洞口,泥土与动物遗留下来的腥臊味道充斥着他的鼻子,他握紧的拳头叫他半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疯子吃了一惊,伸手去推他的肩膀,小声问道:“哎,哎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哆嗦得跟个筛子似的?哎……哎,你干什么呢?!”

疯子震惊地看着长安突然抬起头来,狠狠往自己脸上掴了一巴掌。

疯子愣了片刻,问道:“你脸痒痒啦?”
长安没理会他,兀自低声道:“我不是东西。”
这话深得疯子的心,闻言立刻大加赞赏地点头附和道:“可不是嘛!”

长安却没心情跟他逗,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堵得他喘不上气来,他死死地伸手按住胸口,压也压抑不住那种不祥的、急促的喘息声,疯子这才觉得不对劲,强行将他的脸掰过来,发现长安连嘴唇都紫了。

疯子吓了一跳,忙放开长安:“你……你没事吧?可……可别死了啊!”

长安脑子里一片空白,嘴唇被他咬出了血,脑子里轰鸣一片,连日来的疲惫、伤痛全都没有打垮他,这一刻,他却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全都像是流水一样流走了。
长安想不通,路达为什么这样做,是因为那个女人么?因为一个原本不认识……毫不相干的女人,他就背叛了自己的家、自己的部落和城邦么?

思前想后,长安也不明白,于是只能生搬硬套地得出一个……大概就是因为自己这个做人家师父的不对的结论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胸口的酸麻胀痛才慢慢缓解,呼吸也慢慢平缓下来,疯子见他的脸色不像刚才那样吓人,就大着胆子戳了戳他:“哎,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
长安的目光却没有焦距,沉默了好一会,才不着边际地开口道:“当年我的老师待我如亲子,终我一生也难以报答,我不及他万分之一……我……”

他说不下去了。

疯子极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小白脸,你说什么哪?”
长安眼角的嫣红蔓延至他整个眼眶,映衬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看起来就像是眼睛里要流出血来一样。

片刻后,他低声道:“我亲自去了结他。”

疯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便只见长安忽然形如鬼魅一般地从洞口钻了出去,动作极轻,连荒草都没有被惊动似的,像个幽魂似地在夜色渐浓的山谷中穿行而过,几无踪迹。

分享到:
赞(85)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路达…….

    白银六卫2019/06/08 05:38:58回复 举报
  2. 我第三次在P大的文里看到重甲了

    想蹭隔壁汪叽家的WIFI2019/07/12 20:21:52回复 举报
    • 我感jio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但是我忘了在哪里了,不过白银六卫是好几次了。

      哈哈哈2019/11/29 19:47:03回复 举报
  3. 蹭WIFI的那位,你是走错片场了吧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3 12:49:35回复 举报
    • 亲啊,不能因为别人的昵称就,都是他指错片场了呀。

      哈哈哈2019/11/29 19:48:08回复 举报
  4. 路达。。。。。你怎么这样了。。。。。

    白银九2019/08/07 14:17:15回复 举报
  5. 长安啊,不是你的错……

    路达不是东西

    若雪谣2019/09/20 23:14:10回复 举报
  6. 长安,不怪你,有的人就是这样,你对他再好也没用,他还是会因为莫名奇怪的心里阴影,而怪你

    心疼2019/10/23 06:28:15回复 举报
  7. 这个刀痴却是个妙人儿

    匿名2020/01/13 07:26:41回复 举报
  8. 同楼上,我第n次觉得这个疯子怪可爱的
    长安不气,不是你的错~

    适岁2020/02/11 07:53:07回复 举报
  9. 荆楚说那些话的意思不就是渊松也喜欢他么,好尴尬……

    2020/02/22 18:55:30回复 举报
  10. 楼上说得有道理

    白银三2020/03/05 18:54:49回复 举报
  11. 这不是你的错,长安,有些人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苏轻2020/03/18 14:44:30回复 举报
  12. 同意楼上上上的话,感觉荆楚点破了渊松喜欢他
    那个疯子真可爱

    夜阑2020/04/14 12:01:26回复 举报
  13. 一开始就感觉路达会黑化唉
    烦死了太快了啥意思

    漂亮的陈小姐2021/05/15 17:16:5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