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王始终是英明的

长安擦了擦嘴,一只烤熟的兔子只啃了两条腿便给他丢在了一边,他实在有些吃不下这些东西。
长安形容狼狈地坐在地上,用穿烤肉的小木棍在兔肉上戳了戳,忽然很想吃华沂煮得那种一向被他嫌弃的干贝粥来。
他虽然总是抱怨嘴里都要淡出鸟来,可那粥其实一点也不淡,华沂总是会叫人在小锅里煮上几个时辰,芽麦粒里面混满了香料,他亲手调配的,味道不咸也不淡,每一块贝肉都被小心地剔去了边边角角的地方,用香草水煮过一遍去了腥味,却不去鲜香……

长安一边想着,一边又低头看了一眼那粗制滥造、烤得有些糊边的兔子,勉为其难地从上面撕下了一块肉,活像吃药一样地皱着眉含在嘴里,嚼了半晌,却越发咽不下去了,便“呸”地一口给吐了出去。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以前那样,简直就是在跟华沂撒娇。

就在长安站起来,打算去找点别的东西来吃的时候,他忽然居高临下地看到了下面荆楚的营地,那些无孔不入一般乱窜乱转的巡逻的人忽地都不见了,此时已经是夜色深沉,长安找了个视野好的地方,极目望去,发现他们就像蚂蚁搬家一样,一股脑地往一个方向跑去。

长安皱皱眉,紧走几步,往更高的地方挪了挪,只见山下篝火已经点了起来,原本在帐中的、山间的人都倾巢而出,不过片刻的光景,便聚在了一起。
长安看得出,他们是要离开这里,并且条不紊,一点也不像是要逃走,那么大半夜的,他们要干什么去?

这一次长安没有轻举妄动,他一眼扫下去,发现荆楚的人比他想象得还要多,领头的有兽人也有亚兽,个个身披轻甲,后面跟着的人披着他从未见过的重甲,重甲似乎将整个人全都包在了里面,而这些人也仿佛是铁打的一样,行动迟缓而厚重。
披着重甲的人形成整齐的方阵,仿佛他们本身就是一体的,走过的地方尘土喧嚣,即使在山上离得老远,长安也能感觉到这些人每踏出一步时脚下那种铁般的沉重。
有那么一刹那,长安甚至怀疑,若是将这些人的重甲脱下来,会不会发现里面就是个钢铁铸造的假人?

再往后面,便是那群整日里巡山的目光呆滞的兽人了,他们之后是杂役奴隶与侍卫,整个营地中,没有老人,没有女人,似乎除了荆楚的三个儿子,也看不见孩子。

长安瞄了一眼身后的灌木,将固定右腕的小夹板紧了紧,一猫腰打算从中穿过去,跟上这群人。  谁知他腰矮下一半,忽然动作一顿,硬生生地往一侧扭去,左手抬起短剑,清越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嘡”一下,复又弹了开去,带着长安一起往左退了半步。

长安抬起头来,头皮一炸,眼前竟是那没完没了缠着他的疯子。
阴魂不散的,他又来了!

疯子见了他,就像见了肥肉的苍蝇一样,双眼冒蓝光地扑了上来,说道:“哈哈!我又找到你啦!”
长安脚下移动,一边避开他,一边心口如一地说道:“滚!”

疯子上蹿下跳地围着他转了大半圈,而后猝不及防地扑上来,当头下劈,势如奔雷,却还没误了嘴上说话。
他说道:“我就不滚,就不滚,你打不过我,你害怕啦!”

长安将腰往后弯去,几乎与地面齐平,手中短刀倒横,用那不大成型的铁刀背倾斜往上,使了个寸劲,撞在钩子刀的斜开,随后左手竟堪堪地从钩子刀刃下擦了出去,险之又险,却是一根汗毛也没被割下,别住刀柄,抬脚便踹向疯子胯/下。

疯子“嗷”一嗓子,慌忙往后一跳,他张了张嘴,仿佛打算就这无比下贱的一招破口大骂一番,谁知目光莫名地落在了长安的右手上。他声音哑住,半晌没言语,好一会,才神色复杂地搔了搔乱七八糟的头发,将钩子刀下垂点地,竟往旁边退了一步。

“你右手抬不起来了。”疯子道,“那我即便是杀了你,岂不是也只赢了你一只左手?不成,不打了,今天我不跟你打了。”

长安漠然地看了他一眼,一点也不想多费精力与他啰嗦,见他退开,便一般不发地将短刀收回,矮身穿过灌木,往山下走去。

谁知那疯子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不远不近地跟了上来,问道:“那傻大个不是跑了么?你还干什么去?”
长安脚步一顿。
疯子接着道:“哎呀,别瞪我,我是看见他一个人往西跑了,这才估摸着你可能还在这,才来找你的。”

长安冷冷地说道:“你是来找死的。”
疯子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最终落在他那几乎难以遮体的破破烂烂的衣服下面、那露出的半遮半露的一截细腰来,不屑地道:“啧啧,瞧你这瘦成一把骨头的小白……”

刀光一闪,短刀便于钩子刀的刀鞘在疯子的脖子附近相撞了。
两人电光石火间对了一招,又互相瞪了片刻,最后仿佛都发现了这很无聊,又同时收回了目光,疯子嗤了一声,长安剜了他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疯子一看,也顾不上翻白眼了,屁颠屁颠地便跟了上去。

这疯子喜怒无常、神经兮兮,长安被他跟了几步,又要注意前面又要提防后背,实在不厌其烦,于是怒而回头:“你老跟着我干什么?”
疯子手舞足蹈地道:“我就跟着,你能把我怎样?”

长安脸上戾气一闪而过:“敢坏我的事,我让你死无全尸。”
疯子“哈哈”一笑道:“你才没那个力气呢。”
长安的手指掐进了刀柄里,被他气得胃疼。

疯子难得在他面前占了上风,简直乐不可支。
长安咬了咬牙,阴恻恻地扫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却又装聋作哑地继续往低矮的树丛中走去。
算起来,他的右手受伤还是拜这死疯子所赐,然而此时看着这人上蹿下跳,长安觉得厌烦是有的,却并没有什么杀心。

这是敌非友的两人便这样诡异地相伴上路了,两人脚程都不慢,又颇为善于躲藏,不远不近地缀在那些人身后,先开始他们从后山后面绕过去,长安还有些迷糊,绕了一阵子以后,他才忽然之间悚然发现——这方向是往东海二十城的大关方向去的!

且说他们走了没多久,华沂便到了,这些年,华沂的人一直在将地盘往外扩,手下人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就没怎么消停下来过,个个是强悍的精兵,脚程与战斗力与普通的兽人部落不可同日而语。

如今这些杀气腾腾的人就面对着一个空荡荡的谷底——里面像个死域,主帐侍卫帐一个个排列整齐,条分缕析,只是没有人。
偌大的山谷,只有风穿过石头的声音,安静极了,生生地透出一股诡异来。

陆泉下意识地说道:“我们搜山……”
华沂一抬手打断他,此时已经临近破晓,山谷里的风吹得人身上冰凉冰凉的,他却仿佛整个人处在一种诡异的亢奋状态里,脑子里空前的清醒——荆楚不想面对他,那人不在此地,却绝不是逃走了。

荆楚弑父杀兄,无所不为,华沂想不出,这世上有什么东西会让他逃走,那么便只有一个地方可去了。

他一瞬间反应过来,转身对陆泉道:“你那时候说营地中跑了一个人,看起来有些像路达的模样?”
陆泉点点头。

华沂又问道:“抓住了么?”
陆泉一怔,皱起眉:“这……好像是没有,怎么?”

华沂平静地点了点头,说道:“告诉众人,不要进后山,把谷地中的营地搜搜,挑有用的东西带走,饮食先找医师试毒,若是没问题,就地扎营,我们在这里吃饱喝足,在这里休息一下再上路。”

陆泉诧异地看着他,问道:“那……那这里人都去哪了?那个跑了的是不是路达,究竟……”
华沂淡淡地说道:“你瞧他们走得不慌不忙,我看多半是打探清了我们的行军之路,此时打算趁关内空虚,叫‘内奸’领路,直接杀进我们的大营。”

陆泉吃了一惊,脸都白了,恨不能立刻便跑回去。

华沂在他肩膀上按了一下,将语速又放满了些,说道:“营帐中没有热气,却也没有尘土,估摸着要么是前半夜走的,要么是昨日走的,若是走山前的路,早和我们碰见了,想是从后山绕过去的。”

陆泉立刻道:“那我们现在立刻从山前回转,说不定能抄近路追上他们……”

华沂道:“被他们绕了这样一个大来回,追得气喘吁吁上去被人打么?不要跟着敌人的步调走,也不用担心,守关的人我一个也没动过,临走的时候我还通知了几个城主,命他们各自带人亲自到大关把守,他们一时半会打不进去,被堵在关外,到时候正好让我们当烧饼馅。”

他默不作声地调来那么多人,只是……守关?

陆泉闻言怔了一下,他隐约知道一些华沂与他亲哥哥之间的恩怨,自从收到了索莱木那封语焉不详的信之后,也无时无刻不再忧心,唯恐华沂被仇恨和愤怒冲昏了头,却没想到华沂这回举全境之力,却不是跟着他自己出击进攻,而是留在原处守关。

华沂扫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忍不住苦笑道:“不然你以为怎样?我会舍生忘死地跟那疯子斗一场?我若一个人,自然是会,可那之前,我还是东海王啊,若叫他人因我的私怨,家门口被人破门而入,我还有什么脸自称这个‘王’?”

陆泉心口一热,脱口道:“王始终是英明的。”

“英明?”华沂低低地笑了一声,笑音有些冷,说不清是什么意味。
他抬头远望那黎明前影影绰绰如同鬼影的山峦,不知道长安在哪座山上逗留过,也不知道那人现在还安好否,华沂双手扣成拳,低下头,终于一言不发地靠着一个帐子坐了下来,胸口忽然隐隐作痛,仿佛那日亏空的心血吐出来便再没有被补上一样。

分享到:
赞(90)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心疼……

    白银六卫2019/06/08 05:36:17回复 举报
  2. 小攻动作再快点,我实在是心疼长安。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3 12:36:51回复 举报
  3. 还好华沂是清醒的。

    爱上p大的文2020/03/07 17:33:27回复 举报
  4. 华沂,对得起王的称呼

    苏轻2020/03/18 14:30:25回复 举报
  5. 和长安一块儿的那个疯子应该能帮到长安吧,我觉得他们也许会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夜阑2020/04/14 11:54:26回复 举报
  6. 这情节紧凑的我智商有点儿out~
    长安,再坚持坚持,你老公快和你汇合了!

    lovekiss2020/06/25 00:56:08回复 举报
  7. 疯子比路达可爱多了啊。敌人都知道惺惺相惜,白眼狼只会找一切机会和借口达成一己之私。

    路达既蠢又坏2021/04/01 01:43:52回复 举报
  8. 在一个贴吧里看到有人骂长安,所以收藏了一年多也没看,马上完结了,没觉得这本书不好看啊,简直太好看了吧

    漂亮的陈小姐2021/05/15 17:08:1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