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认识长安……的刀?

青良半夜里的时候,连滚带爬地闯进了路达的屋里。

路达还心事重重着,睁着眼没睡着,就被这一阵冲脑袋的寒风给吹得一激灵。
只见青良的脸色青得像个小鬼一样,被门槛绊了一个大马趴,四肢并用、形如王八地扑到路达床边:“我……我我我看……看看见……”

路达从床上撑起身体来,臭着脸皱眉道:“看见你死鬼老爹啦?”

“我……我半尿起来出去撒夜……不不不是,是半夜起来……”
路达不耐烦地道:“行了,我知道你怎么撒尿,到底看见什么了?”

“看……看见那个鲛、鲛人,他他他他不是人啊!我看见他在吃人肉,满嘴都是血,牙,那个牙!有这么长,一直戳到下巴上,吃的那真是人肉啊,我……我都瞧见脑袋了!”

关于鲛人是不是人这件事,确实有待商榷。路达闻言一挑眉,拿起他的尖刀,从床上翻下来。
青良深吸一口气,他说了出来,便略微冷静了一些,试图思考起来:“师父……长安呢?我们得先去找他……”

“不过就是一只鲛人,找他做什么?你还要吃奶么?”青良的思考显然没有得到路达的赞许,他瞪了青良一眼,推搡着他的肩膀道,“带路,我跟你看看去。”
两个少年蹑手蹑脚地出了屋,顺着青良的指引往后面山前的小河沟里跑去。

小河沟里面一直是活水,除了最冷的时候,一般是不怎么结厚冰的,尤其这几日气温稍微回暖,它便更是跟大海一脉相承,流淌得十分活跃了。
鲛人不怕冷,夜间便喜欢变回他本来的人身鱼尾模样,在河沟里面翻腾。

路达与青良躲在一块山石后面,探头望去。
这天的月光亮得诡异,果然,他们见到那眉目端正秀丽的鲛人正化身鱼尾在水里,嘴边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拿着一条大腿肉,啃得正高兴,观之令人毛骨悚然,简直就是个不知哪里跑出来的恶鬼。
路达见惯了鲛人的窝囊样子,猝不及防地见到这幅模样,登时吃了一惊。然而鲛人“啊啊啊”的窝囊样子毕竟深入人心,他只是惊了一下,并没有怎么害怕,反而睁大了眼仔细望去,这时,路达便看清了,鲛人附近的水面上正起起伏伏着一颗人头,大约是不好吃,被鲛人扔在了一边。

兽人少年目力极佳,屏住呼吸观察了一阵子,正好一阵水波涌过来,“哗啦”一下,将那颗人头浮到了月光下,路达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死人的尸体正是他那日见过的老疯子。

他经过了这一件事,仿佛心里骤然多开了几个窍,心事变重了不少,一眼认出,心里转了好几个弯。
稀奇的事并不是鲛人吃人肉,鲛人化鱼时,有那样的利爪与尖牙,若说他们是吃素的恐怕才奇怪。稀奇的是,这才和他说过几句话的老东西,竟然这么快就被人偷偷处理了。
此处靠近住宅处,这两日城防正紧,连青良都能撞见,难道巡夜的都是瞎子?

那就是……他们全都心照不宣。

路达想到此处,一拉青良,低声道:“走。”

青良从来以他马首是瞻,不敢说别的,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
走出了好一段,他才听路达低声说道:“鲛人自然是吃肉的,他们那一支人本就不开化,每日生活在水里,叫海水把脑子都挤没了,以为投到了水里的东西就是给他们吃的,恐怕是把尸体当饭吃了,到了岸上他不敢,你放心。”

青良几乎让他给吓了一跳,他十天半月地也得不着路达几句问声细语的话,顿时受宠若惊得有点找不着北了。
路达只是随口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心不在焉得很,其实没往心里去,一路也不管青良,就这么心事重重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那个人已经死了——路达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那还有什么可摇摆的?那不过是个莫名其妙、疯疯癫癫、随意就能被处决掉的老疯子,听信他的话还能有对的?
因为这么一个老东西,跟师父首领他们生出嫌隙来,这不是脑子有毛病么?

仿佛上天给他指了这么一条明路,路达觉得自己忽然就想明白了。
他辗转反侧良久,一旦打定了这个主意,心里就像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顿时雨过天晴豁亮,翻身躺下,这回一觉睡到了天亮。

华沂派出去的人去了几日,城门便关了几日,城防加倍,城门一天便换三回班。
好在这个冬天他们食物充足,人们冬日里没什么农活,打猎也少,偶尔出海,强壮的少妇和亚兽也能去。
就算这样,黑风朴亚三天两头地过来骚扰,也让守城的人不厌其烦,像布冬索莱木这种知道老谋深算、以及长安这样耐心十足的还好些,卡佐却早就忍不住了,每日让他在城墙上往下看,看得他简直恨不得背生两翼冲下去厮杀一番。
久而久之,生生给他憋出了一嘴的大火泡,阿叶给他敷上了草药,此番青红交加,便成就了一脸青面獠牙的倒霉相,供一个城的人娱乐了好几天。

华沂却想得比较多,他心里有一个宏图大计,开始慢慢地铺开,一步一步地进行着。
华沂与长安一同守城墙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黑风夜袭,城上城下一片弓箭乱飞。
黑风朴亚最近越来越喜欢半夜袭击,一来白天时弓箭从上往下射是一瞄一个准,从下往上却不那么容易,然而半夜则不同,谁也看不清楚谁,十分混乱;二来他们的兽人也有机会趁乱摸上城楼上。

针对这个,手忙脚乱了一次以后,华沂就想了一个办法,他叫阿叶连夜研磨了一种夜里会发光的草茎,涂在了城墙上,每一个顺着城墙爬上来的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得沾上一些。
而长安站在最后面,十分没有存在感,仿佛隐于黑暗了似的——城墙守卫为往下戳人方便,很多都配了长马刀,这样一来,便有时候连华沂也找不到他的人。

他形如人群中的鬼魅,每一个被漏上来的敌人,无论从哪里上来的,都会发现有那么一把快得叫人看不见人影的马刀如影随形。
一刀斩首,绝不拖泥带水。

华沂先还想亲自坐镇,看到最后,干脆坐回了避风间,一个一个地给长安数着,数到了七,这场激烈的战斗便结束了。

长安靠在避风间的石头墙上喘了口气,华沂便拎着一个水壶过去,从侧面搂住了他的肩膀,将水壶喂到他嘴边,玩笑道:“我看啊,以后有你在,城防守卫我也不用再过来了。”
长安避过了他黏糊糊地在自己嘴边磨蹭着擦水迹的动作,只觉得虽不是光天化日,起码旁边有这么多人,有些不大好意思,闻听此言,却立刻正色道:“你本来就不用过来的,我给你守城墙,本来就是应该的。”

正动手动脚暗中占人便宜的华沂首领听了,果然再次无言以对,险些落荒而逃,干咳一声稳住自己的脚步,半晌才叹了口气,心里柔情万千地想道,那我哪里舍得?
华沂便是这样,心里满是欲念的时候,嘴上就甜如抹油,什么肉麻话都往外说,偏偏心里明明已经软成了一滩水,恨不得把面前的人放在心尖上当宝贝的时候,嘴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深深地看了长安一眼,飞快地搂住他,在他的头发上亲了一口,一触即放,转身去吩咐城防的事了。

终于,八天后,山溪最先回来了。

且说他们这一路。
山溪年纪不大的时候,就机缘巧合地认识了索莱木,索莱木这个神物几乎是影响了他的整个一生,因而他有种骨子里的狡猾。
山溪领了这个任务以后,第一件事便是先把他们要购买大量武器的消息给散了出去,行商扎根于大陆的每一条商道,早就打着主意要发这场战争的不义之财,妥妥地上了钩,他们一咬钩,山溪便开始了他的使坏大计。

他先是秘密与几路行商约定了地方,故意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去,算准了行商队伍里这些老狐狸中必定有唯利是图的,必然会有人出卖这个地方。
果然,先聚在那里的行商们便被黑风朴亚袭击了。

黑风朴亚冲着山溪他们去的,没逮着人,自然不可能把行商都杀干净,于是便将这一群战战兢兢的人给俘虏了回去。
山溪带人埋伏在他们必经的一处小山口处,敲锣打鼓地装出声势浩大的样子,将他们堵在了里面,趁他们惊慌,来了个速战速决的单方面杀戮,顺利地劫走了这群惊魂甫定地被卷进了战争的倒霉行商。

山溪的计划本来好好的,然而却出了一点意外——才离开山口,他便发现了一小撮黑风的人,幸好这些人已经死了。

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手上拿着一把不知从哪里随便捡来的缺口的弯刀,身边跟着一头兽人所化的巨兽,山溪示意身后的人安静,自己从浓密的树丛里探出头来,正好看见那男人将缺口的刀送进了最后一个男人喉咙里的模样。

尽管用的武器不一样,然而那刀刃熟悉而诡异的路线,执刀人举重若轻的发力方式,全都提醒着山溪一个人,叫他甚至忍不住脱口而出:“长安?!”
男人听到声音,将尸体推开,诧异地回过头来,那巨兽似是和他有默契一般,低吼一声一跃到了他面前,虎视眈眈地盯着山溪。

这男人自然不是长安——看年纪,是长安的爹还差不多,身形也相去甚远,眼睛很亮,嘴唇有一点薄,嘴角似乎天然带着一点笑意,看起来有点不正经,却十分可亲。
男人抬手轻拍巨兽的身体,将缺口的废刀随意地丢在一边,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山溪,忽然问道:“你认识长安……的刀?”

于是山溪除了带回了一群鹌鹑一样狼狈的行商外,便还带回了这么两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巨兽化成人,便一言不发地跟在他们身后,沉默寡言得要命。

他们回来的时候,长安正在守城的避风间里,准备交接下一班的守卫,听别人说是山溪回来,他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职责起见,他还是亲自到城楼上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长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去了魂似的,忽然大步往下跑去,竟然要亲自去开城门。

与他换班的布冬不明所以地跟下来,只见长安已经像是被从笼子里撒开的小兽一样,一把推开了挡路的人,径直跑了出去,大声道:“北释!”

分享到:
赞(107)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嗷嗷嗷嗷师父父出场啦~

    白银六卫2019/06/07 20:56:13回复 举报
  2. 缘分啊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3 10:12:04回复 举报
  3. 嗷嗷嗷长安太可爱了吧哈哈哈

    匿名2019/12/14 14:54:17回复 举报
  4. 师傅,北释来了……
    华沂是不是要见家长了

    苏轻2020/03/16 18:14:38回复 举报
  5. 师父出场啦!!
    表白长安

    AG2020/03/20 09:42:31回复 举报
  6. 我比较在意首领会不会吃醋啊

    匿名2020/03/30 11:00:21回复 举报
  7. 北释还活着我好高兴

    夜阑2020/04/13 17:54:47回复 举报
  8. 好开心啊 和长安一样开心!!!

    远远丢丢2021/03/26 04:42:03回复 举报
  9. 师徒团聚真好……

    漂亮的陈小姐2021/05/14 23:07:28回复 举报
  10. 哦哦哦哦 师傅终于出现了!

    池薇2021/05/23 20:21:4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