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长久又是个什么东西

卡佐叫人将这老东西拎得远了一点,堵上了他的嘴。
他纵然不算是外粗里细,但至少耳聪目明,其实听见了路达他们的对话。

卡佐沉吟了片刻,叫人把这老东西直接押给索莱木,又叫人偷偷盯着路达一点。

且说路达。
路达自然知道他的阿爹是什么人,他甚至记得当年押送奴隶的时候,长安一刀砍了那个跟他关在一起的人的事。

就是那一刀,叫他对长安这个人从此印象深刻。
他并不是奴隶秧子,天生就喜欢伺候人,然而他知道自己被分给长安,心里竟有一丝窃喜。
他像青良一样,惧怕面无表情的执刀杀人的男人,但又和青良不一样,他并不惧怕杀人,并不惧怕成为那样的男人。

大长老叛乱的时候,他年纪小,对那些事情一知半解,带着压抑的畏惧和渴望跟在长安身边,直到那场空前绝后的天灾成全了他。

到如今,路达长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兽人少年,几乎已经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和首领他们敌对过的阿爹。

他没了心情在林子里玩耍,闷闷地往回走去。心里像是被撕成了两半,不知道自己应该“偏向”谁,是师父他们,还是他的亲爹。

一方活着,一方已经死了,一方风华正茂、权力正好,一方已经明日黄花、成了黄土下的骨头,以及……
一方不共戴天、恩重如山,一方累他有了个不光彩的出身,却也给了他出身。

少年人喜欢钻牛角尖,钻着钻着,路达就委屈了起来,以至于他将这样的委屈迁怒到了正在刻苦对着木桩练木刀的青良身上。
路达气冲冲得像个发怒的小牛一样冲到了青良面前,不由分说地用自己隔着刀柄的刀往青良那肥屁股上削去,青良“哎哟”一声,弹性十足地将他的武器给弹了回去,一蹦三尺高,双手捂着腚,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路达指着他的鼻子怒道:“学了有一年了,居然连木刀都没有换下来,你这废物,将来能干什么?”
他这一回脾气发得毫无征兆,青良不知道他这是闹得哪出,愣头愣脑傻乎乎地听着。

路达大吵大闹道:“我们要打仗,你能干什么?拖累!废物!”
青良的大眼睛咕噜咕噜地乱转,羞愧得看也不敢看他一眼,更遑论反驳一声。

路达将手中尖刀往他面前一摔,气得像个蛤蟆一样,脸都鼓了起来,转身就走。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青良发这样大的脾气,只是忽然觉得,当年如果不是为了救这个废物的命,洛桐首领兴许就不会闹出那么一出转手部落的闹剧来,大长老他们也就不会犯事,他现在也是正经的尊贵的武士家的小孩,更不用面临这样道德与感情、伦理与虚荣之间的选择。

凭什么这种废物生来是首领家的小孩?凭什么他能那样举足轻重,因为他一个人,那么多人战斗厮杀、转友为敌?

真他娘的!

路达一路跑回了他自己的小屋,烙饼一样地躺在床上一个劲地翻身,然后想起了什么,又爬起来,默不作声地跑到院子里,将他方才摔在那里的尖刀捡了回去,顺便狠狠地白了青良一眼。
青良就像个受到了惊吓连忙装死的小雀,一见他,先哆嗦了一下,直挺挺地往墙根底下一站,假装自己也是个无辜的木桩。

这天,华沂从长安的帐子里出来以后,便带着索莱木秘密召见了那群逃难者的头头,傍晚不到的时候,在所有人都没留意的情况下——陆泉便带了一小撮人,跟着那群逃难者的头头从城墙侧面的小城门里悄无声息地走了。

沿海之地确实比内陆受到冰冻的影响小很多,侥幸活下来的人比内地广阔的森林和草原里的人都多,因此据这些个逃难者说,这周围实际上有不少他们这样不成规模的难民。
然而不幸的是,那黑风朴亚的老巢似乎也在附近,他们在寒冬过去以后,又蛰伏了很久,约莫是也在休养生息,冬天到了,万物不再生长,他们也磨好了自己的刀,开始有闲暇出来扫荡了。

这一片零散的难民原本还能苟延残喘,遇上黑风朴亚,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被抓去就是奴隶,偏偏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任人鱼肉。
华沂便打了这些人的主意。

对于亡客而言,任何压在头上的危险都不是真正的压力,他把他们都当成机会。
尽管他觉得手中这个部落准备得还不充分,才过了一年多,还没有到真正富得流油、兵强马壮的地步,但他不介意在战斗中让磨男人们的刀和爪,黑风朴亚给了他一个实现自己野心的期冀——他不但要利用这个机会剿杀这个在大陆上横行多年的幽灵部落,让自己名声大噪,还要趁机将整个沿海一片都纳入囊中。

华沂暗中派出了两批人,一批由陆泉领着,叫那逃难者头头带路,暗中联系散落在各处不成气候的难民,一边又派出了山溪。
索莱木用了一种水草茎液和一种贝壳的粉末混合而成的药膏抹在了他们的手上,那兽纹便被遮住了。

山溪本就是个细高条,不很像兽人,这一下更是整个成了一个无害又“文弱”的亚兽,他们要去寻访那些狡猾的老行商的形迹,华沂的命令是,不论如何,先给抓回城里来再说。

这件事在索莱木看起来是十分画蛇添足的——因为如果让长安去,他压根什么都不用画,本身就是个亚兽,而且他走在外面,绝对没人会想看他的手,他自己就长了一副比普通亚兽还单薄几分的模样。
谁知被华沂一口驳回,还威胁似的瞪了索莱木一眼,大有再提这事,就把他大头朝下塞进水坑里的意思。

索莱木知道他从来是非常“大方”的,没想到这回竟然开始护食了,不轻不重地碰了个软钉子,只得莫名其妙地摸着鼻子退了出去。

这一出去,就看见了长安在门口等着。

索莱木忍不住打量这个年轻人,只觉得长安的脾气不见得有多好,然而这份耐心却是别人无法比拟的。他安静的时候,就好像装在古雅的鞘里利器,挂着可以当装饰,无一丝锋芒外露——大约是他觉得自己没什么了不起的——然而拔出来的时候,却又那么锐不可当。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让人觉得仿佛哪怕是地老天荒,他也是愿意在那里站下去的,不着急,也没有催促,甚至大半天了,他们都不知道他在外面,他愿意等,就能真的一声不吭地守在那。

长安见他出来,十分有礼地点了点头。

索莱木暗叹了口气——可是啊,长安终究不是一把铁打的刀,他越长大,就越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刀只要不断,就可以长长久久千秋万代的,人能么?
索莱木盯着长安明显比别人欠血色的脸,方才还好好的,忽然就又魔障了,愣愣地不不言语,像傻了一样,站在那跟长安大眼瞪小眼起来没完,直到长安轻轻地推了他一把,问道:“哎,你又怎么了?”

索莱木这才魂不守舍地看了他一眼,几乎是脚不沾地地飘走了,嘴里虚无缥缈地嘀咕道:“人既然不能长久,为什么总要追求长久呢?这一辈子能追求到‘长久’么?长久又是个什么东西呢?是树不枯、地不老,还是天不荒……”
长安目送着他的大高帽向着海风的方向迎风招展、风骚地发着疯远去的模样,觉得索莱木应该去找一趟阿叶,看看有没有药给他吃。

华沂听见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忙走了出来,将长安往屋里拉去,口中抱怨道:“你干什么不进去,西北风好喝是不是?”
长安温顺地任他拉着:“我听你们说话就困,不给你捣乱。”

“你睡你的呗……等会,这是怎么弄的!”华沂一低头,忽然看见他手上有一道新伤,长长的一条伤口,皮肉翻了起来,泛了白,似乎还在渗血,一直延伸到手腕上。

长安把手往回缩了缩,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
华沂扳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说话!”

“水性不好,没留神让礁石划了一下。”长安有些赧然地承认了自己这方面不行,然而他顿了顿,又抓不住重点地补充道,“要是在陆地上肯定就没这事了。”

华沂的眉头大皱特皱,见他身上果然是带着一层寒气,大概是下海回来又洗了个澡,头发都没干透,伸手一摸,还带着一点潮,顿时气得用手指狠狠地戳他的额头:“你吃错药了么?大冷天的下海,你是嫌你死得不够快,还是嫌我死得不够快?”

长安却忽然捉住他的手,往他手心里放了一个凉飕飕圆滚滚的东西,华沂吃了一惊,低头一看,只见手心上是一颗圆滚滚的海珠。
华沂几乎忘了他帐子里还有没走干净的人在探头探脑的围观,怔了片刻,神情古怪地问道:“这是给我的?”

长安点头,说道:“布冬的小儿子出海的时候打过好多珠子,我让他带我去的——你喜欢不喜欢?”

华沂当即不知说什么好,心道这他娘的,我又不是大姑娘头上戴花、颈上带串,要珠子干什么使?这货都这么大人了,也没个大人模样,没轻没重得要命,大冬天下海,这办得都是什么鸟事?
华沂又是心疼又愤怒,恨得想把他按下打一顿屁股。然而他看着长安那满怀期待的模样,又不忍心叫他失望,一张脸青了又红红了又青,训斥的话几次三番地在嗓子眼里冒了头,又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噎得要命,好半晌才含含糊糊地憋出一句:“嗯,挺好的。”

一圈汉子一起叹为观止,甚至有人若有所思地打量起了首领的屁股。

华沂见长安傻笑起来,连忙将珠子揣进怀里,拎起长安的后颈,几乎是拎着他扔到了小榻上,三下五除二用兽皮和棉被把他裹成了一个肉虫子,又在他头顶上使劲按了一下,恨不得连脑袋也给他按进被子里。

长安艰难地冒出了个头来:“我喝过驱寒的草药了。”
华沂臭着脸道:“再喝几碗。”
长安:“当饭吃么?”

华沂:“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还有你们,都看什么看,还有正事没有?没有都给我滚!城墙不用人看着?城防不用人巡逻?”

众人围观了一出首领如何被人送珠下聘的奇观,心满意足,见他恼羞成怒,登时哄堂大笑,作鸟兽散。

分享到:
赞(79)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感动

    愉影桓桓2019/05/25 23:16:55回复 举报
  2. 一圈汉子一起叹为观止,甚至有人若有所思地打量起了首领的屁股。
    众人围观了一出首领如何被人送珠下聘的奇观,心满意足,见他恼羞成怒,登时哄堂大笑,作鸟兽散。
    2333

    白银六卫2019/06/07 20:52:28回复 举报
  3. 为啥要打量首领的屁股2333

    匿名2019/07/03 20:37:48回复 举报
    • 因为他们怀疑首领大人是受~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10:24:14回复 举报
  4. 看是不是长了狗尾巴

    匿名2019/07/16 14:15:47回复 举报
  5. 首领的屁股hhh

    H2019/08/04 00:40:44回复 举报
  6. 打错了,楼上我,锦心绣口

    锦心绣口2019/08/04 00:41:20回复 举报
  7. 干嘛要看屁股,,,不懂,,,求解

    白银九2019/08/06 14:08:13回复 举报
    • 因为他们怀疑华沂是受

      小鱼干2019/08/09 17:23:33回复 举报
  8. 我一秒就懂了,我是不是太污了[手动捂脸]

    匿名2019/08/06 15:29:04回复 举报
  9. 同秒懂 捂脸 遁

    匿名2020/01/11 07:08:30回复 举报
  10. 看到楼上和我一样秒懂的人,突然觉得自己也不是很污

    费渡的猫2020/02/17 16:09:14回复 举报
  11. 不,我们不污,我们只是悟性高而已,嘿嘿嘿

    楚夏2020/02/22 20:30:19回复 举报
  12. 是觉得他是受吗?

    白银三2020/03/03 18:01:5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