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棺材

大雨连日不停。

“长安,快过来!”阿兰远远地叫了一声,“快点过来帮忙!”
长安缩了缩脖子,假装没听见。
一群穷极无聊的汉子们哄笑了起来。

笑得华沂也停止了跟索莱木交流正事,回过头来。

华沂第二日早晨回想起头天晚上的事,恨不得面壁狠狠扇自己一个嘴巴——瞧你这都是干得什么事?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贱得鬼迷心窍,连那种话、那种事也干得出来。

华沂因此痛苦地自我检讨了一番,认为自己简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实在是个下流好色胚子,眼看改不好了。
所以他痛苦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干脆利落地决定要破罐子破摔,准备下流到底了。而就在他做出了个这个决定以后,竟然觉得心情十分愉快,目光偷偷地跟着长安转了几圈,他越看心情越好,到最后简直恨不得哼起小曲来。

于是华沂越发觉得自己是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这会见阿兰手段拙劣地调戏长安,华沂便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了,他一本正经地说道:“阿兰姑娘,你一个大姑娘,自重一点,不要总是惦记着染指我的人。”
由于这位首领虽然备受信赖,私下里却时常十分不正经,拿虫子吓唬姑娘的事也干得出,所以这一句话脱口,众人反而谁也没人相信他,又是一阵哄笑。

山溪伸手搂过长安的脖子,对他挤眉弄眼地悄声道:“对付女人,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说不过她们,又不能动手,只有一个秘诀,就是无论她们说什么,你都要点头称是,嬉皮笑脸地往那一站就好啦,叫她们不疼不痒打上两拳,就万事大吉啦。”

阿兰跟一群姑娘们在搓皮子,听索莱木的意思,他们将要面临一个严寒的冬天,唯恐随身背着的皮子不够,所以要提前准备好,手上的皮都是生皮,路上打来的野兽,此时正好被困在山洞里,便先动手做了起来。
这一系列过程要过水又要剔肉,反复去除污物以及上硝面,生皮厚重,是个体力活。
然而北方部落里的女人们,除了部族首领与长老家的大小姐,也都是要谋生的,哪个都不是没有力气,更不用提阿兰这个健壮的小姑娘——她打人的时候虎虎生威,这会柔弱起来,明显就是撒娇。
可惜这位被撒娇的对象还一点也不配合,不解风情,反而一个劲地往人后躲。

阿兰跺脚道:“洗了大半天了,手都洗破了,你还不过来帮忙!”

众人本以为她是开玩笑,可是阿兰气呼呼地抬起手来,人们才看见,她并不怎么娇嫩的手上却真的有些红肿,上面还有细小的血迹。

原本低声和华沂说话的索莱木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停止了说笑。
阿叶忙抱着草药匣子过去,捧起了她的手。

索莱木沉默了片刻,终于说话了:“从现在起,诸位不要再直接接触地下的水,先用大锅烧开,煮开一顿饭的时间,然后把铁盔罩在上面,把铁盔上凝了的水接下来用。”
有人轻声问:“那喝的呢?”

索莱木思量了片刻,说道:“喝的一个办法处理,只是不要放在铁器里,放在竹筒里烧,还是可以喝的,大家尽可能地省着点。”

华沂扫了众人一眼,点了点头,他的表情镇定自若,好像这根本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几个男人自发地站了起来,接过了搓皮子的工作,长安也站起来,在大锅里装满水,搬过来架在了火上。
阿兰斜着眼看着他,闷闷地说道:“刚才叫你那么长时间都不过来,怎么,跟他们干活就比跟我干活强么?”

长安扫了她那炸毛小鸟一样的表情,终于决定按照山溪说的做,于是他学着山溪的样子,僵硬地挤出了一个看起来一点也不游刃有余的笑容,低眉顺目地说道:“是,我怕了你。”

阿兰果然给了他一拳。
长安默不作声地吃了这一拳,发现果然是一点也不疼,然后阿兰真的气哼哼地转过头,不再烦他了。
长安在大锅下面点了火,一抬头,发现山溪对他使了个眼色,比了比拇指,有些得意的样子,他顿时感觉,这个细高细高不像兽人的山溪兄弟,原来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众人见首领不动声色,细想一番,发现都到了这步田地,也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又不是没水喝,放在竹筒里煮了,还是照例可以饮用的,不过多费点功夫而已。

人从洪荒伊始活跃到现在,熬死了恶魔,又熬死了天神,熬死了无数奇禽猛兽,依然是枝繁叶茂,子子孙孙无穷尽,大概也是因为越到大天灾降临的时候,便越是能被激发出力量。
活着走出黑暗的力量,和与周围的人在一起的力量。

第四天的夜里,索莱木睡到半夜,突然诈尸一样地睁开眼,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这天守夜的人正是华沂,他坐在洞口闭目养神,打盹打得十分机警,一有动静立刻便睁了眼,索莱木压低声音道:“雨停了。”

华沂怔了怔,心道这黏糊糊邪门兮兮的雨停了难道不是件好事么?

索莱木却表情凝重,他先是跑进了山洞深处,山洞里黑乎乎地,他也不知道把多少人踩得直接蹦了起来。索莱木随手撅起几根木柴,慌慌张张地点着了,在洞口连着外面的活水上扫了一眼——水都已经漫到了地面上。
接着,索莱木又出了洞,一口气跑到了百尺以外的地方,仰头将山谷打量了个遍,脸色终于忽的一变。
他面露焦急神色,在原地驴拉磨似的转了两圈,然后跑了回来,猛地扯开嗓子大声道:“起来!起来!全都给我起来!别睡了,立刻走,离开山洞!”

华沂一把攥住他的胳膊,却发现索莱木整个人都在发着抖,他夺下索莱木手中的火把,准确地往火堆上一丢,照亮了整个山洞。

“别慌。”华沂低声道,随后他扫了一眼睡眼惺忪地站在旁边的卡佐,吩咐道,“叫大家都起来,我们这就准备离开——索莱木,你跟我到外面说,究竟是怎么了?”

索莱木深吸了口气,这位颇为传奇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亡客一瞬间便冷静了下来,随着华沂走到洞外。
此处正是一个山谷,那些山峦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压抑,几乎有些诡异了。

“你看见这里的地形了么?”索莱木哆嗦了一下,搓了搓手,沉声道,“大山彼此相连,压得窄窄的这一条线,偏偏山上面是秃的,不见碧色,这不吉利啊,像个没封口的棺材一样。”

华沂皱眉。

索莱木没心情跟他争执这个,径自飞快地说道:“以前老人跟我说过,这样的地方有两个忌讳,一是地动,二是天水——也就是大雨,下了大雨一涨水,便不能久留,再者,我恐怕地火还没有平息,万一再赶上地震,我们踩着这两个忌讳,这没封口的棺材盖,恐怕就要砸到我们头上了。”

华沂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从来都是不信的,然而索莱木一番话说得森然,他跟着将信将疑地抬头看了一眼那些压抑的大山,竟然也觉得有股冷意泛上了脊背。

小心谨慎总归没错,华沂当机立断,决定带人连夜离开山谷。
那带路的索莱木简直像是疯了一样,把路带了个飞快,若不是中途华沂无奈下令叫部分兽人化兽,背起那些个气喘吁吁的老老小小,恐怕队伍就要被索莱木给带出断层来了。

长安依然走在了最后断后,走着走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抬头,发现林子里的树竟然全都掉光了叶子——仿佛齐刷刷地被人剔成了光头似的,一层一层地光秃秃地站着,树皮仿佛是被什么腐蚀了,斑斑驳驳,隐约露出了无生气的死相来。
“那是被雨水刷的,雨水里带着地下的怨气,活物碰不得。”华沂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又放轻了声音问道,“你累不累?若是身体不好,我背着你走也行。”

长安摇了摇头,这场雨浇下来以后,他反而觉得胸闷好了不少,似乎是外面的气又充足起来了。

可是华沂越是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脸色,就是越是抓心挠肝地想要蹭过去跟他多说几句话,他搭住长安的肩膀,在他身上掐了掐,叹道:“这样颠沛流离反而没见你憔悴……唉,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现在想起来,当初把你拉进部落里是叫你享福的,没想到反倒给你找了个拖累。”

其实有吃有喝,长安也不觉得有多颠沛流离,他看了华沂一眼,简短地说道:“没事,挺好的。”
此刻他们已经快要走出山谷,华沂隐隐提起来的心也放了大半,于是更加有了心情扯淡,他追问道:“谁挺好的?我好不好?”

长安可有可无地点了个头。
华沂臭美了一阵,可是随即又觉得这个反应不大对劲,便接着追问道:“还有谁好?索莱木好不好?阿叶好不好?山溪陆泉好不好?阿……阿兰好不好?”

长安痛快地说道:“都好。”
华沂:“……”

他沉默了一会,闷闷地道:“阿兰跟我一样么?”

长安只是觉得阿兰有点烦人,其实并不讨厌她。
在部落里的时候,阿兰总是给他送东西,今天是一件自己缝的衣服,明天又是一条精心烹制的鹿腿。长安别无所报,只得从华沂给他的那堆东西里挑挑拣拣,找些在他看来有用的送到阿兰阿爹那里,心里却总觉得这些东西不如人家亲手费神做出来的好,一直甚至有些过意不去。

听见华沂这样问,长安先是四下看了一眼,发现阿兰和她阿爹都不在附近,这才露出一点笑意,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说道:“一样,阿兰是个很好的姑娘。”
除了太能说了,嗓门也大了点……

华沂倒抽一口气,默默地磨了磨牙,预感到自己情路要不顺畅。
他冷森森地往前方阿兰的背影上扫了一圈,一边瞪,一边唾弃自己——这是要干什么?和一个小丫头抢人么?

他于是开口道:“我就……”

可是他这句话才说出两个字,地面便突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华沂愣了一下,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竟像是石头崩开的声音。
华沂脸色一变,猛地把长安往前推了一把,同时对前面的人大声道:“别愣着,跑!”

长安仓促间回了一下头,看见他们之前所在的山谷整个崩塌了,地动山摇——这一下可真是地动山摇。
巨大的山石排着队地往下掉,砸在那被雨水腐蚀的树上,几人合抱的大树从中间折断,被压成了触目惊心的两截,无数泥浆紧接着从山上滚下来,奔腾咆哮、浑浊一片,就像一个黑乎乎的大妖怪。

分享到:
赞(72)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这…不是酸雨吗?

    巫女2019/05/01 02:26:25回复 举报
    • 外加山崩导致的泥石流……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06:11:10回复 举报
  2. 山洞……我又想起了那对野鸳鸳是肿么回事。

    白银六卫2019/06/07 06:20:21回复 举报
  3. 好酸的酸雨。一般的没这么厉害。

    白银六卫2019/06/07 06:21:00回复 举报
  4. 得嘞,火山爆发、地震、洪水、酸雨,全赶一块了……

    匿名2019/07/03 00:31:43回复 举报
  5. 酸雨,火山爆发,洪水,地震。接下来是不是海啸,龙卷风,台风,冰雹

    鼠太2019/07/13 07:45:35回复 举报
  6. 泥石流?

    匿名2019/07/29 16:55:22回复 举报
  7. 山崩,滑坡,台风,暴风雪大概也会有?

    巫女 二刷狗不记得后面的剧情了2019/08/04 20:39:19回复 举报
  8. 索莱木知识好渊博啊,厉害厉害

    匿名2019/12/27 23:03:19回复 举报
  9. 那水是怎么回事?钙镁化合物溶不了析出了,还是浓度较低的酸雨?

    卿诺2020/02/19 16:20:53回复 举报
  10. 我觉得应该是后者,之前不是有火山喷发吗,有可能会影响到山洞里的水。

    一本正经胡诌八扯的楚夏2020/02/21 22:17:03回复 举报
  11. 所莱木厉害……

    苏轻2020/03/16 10:15:32回复 举报
  12. 评论区突然企图用科学解释一切

    匿名2020/03/30 09:26:23回复 举报
  13. 八年级提前学九年级化学结果还没咋学明白的我一脸懵

    鹅鹅鹅饿鹅鹅鹅饿2020/05/28 12:27:54回复 举报
    • 2SO 2+O 2=2SO 3
      SO 3+H 2O =H 2SO 4

      北棠 难为我一个文科生2020/06/06 22:36:07回复 举报
  14. 火山喷发出的二氧化硫气体溶于水成为稀硫酸,二氧化氮则转化为稀硝酸。
    硫酸和硝酸都是强酸,具有强烈的腐蚀作用,当雨雪PH 值小于5.6时为酸雨。被酸雨腐蚀后物体表面的黑色物质应是碳。其实觉得文中有一点夸张了。

    北棠2020/06/06 22:45:25回复 举报
  15. 酸雨和泥石流是吗 这样啊……

    随便叫啥吧2020/08/14 20:30:3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