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野马

长安小的时候,让哲言给养成了一个喜欢整天往山头上跑的野孩子。以哲言的尴尬身份,部落里即便有什么活动,大家也都会自动忘记他们的。后来又跟着北释,北释喝多了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更不用提什么三节五日二十四时令之类的事。
因此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还有“生人礼”这么个东西,并且颇为隆重。

有时候,人死得多了,人命就显得不值钱起来,却原来在他们刚出生的时候,也曾经受到过整个部落集体庆祝的待遇。

人们围坐成一圈,胖胳膊胖腿的小孩被光溜溜地放在一个大托盘里,在长安看来,这个形象就像是盘烤乳猪,由孩子的阿爹吉拉平平稳稳地捧着,捧到每一个人面前来。
托盘的另一边放着一小碗水,每个人都要用拇指蘸着水,在婴儿的额头上按一个印,代表祝福,水碗旁边有一个小油灯,上面点着一个豆大的小火苗,虚虚地架着一个东摇西摆的小铁棒,铁棒的末端拴着一截极短的线,系着一个铃铛,但小铁棒总是乱动,火苗几次三番险些燎过系着铃铛的线,可是都没能把它烧断。

但就在吉拉把他的儿子端到长安面前的时候,小婴儿不耐烦地蹬了蹬腿,刚好踢到了水碗,小东西脚劲还挺大,把小水碗碰得往旁边倾斜了一下,刚好撞到了拴着铁棒的地方,铁棒嘎吱地倾斜,不偏不斜地卡在了火苗上,绳子一下子被烧断了,小铃铛掉进了水碗里,发出了一声脆响,水珠溅到了长安的眼角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看着他,长安抬起的手指悬在了水碗外面,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华沂第一个大笑了起来,指着长安的大马刀对吉拉说道:“看见没有?照那样的,赶紧给你儿子打一个,等他长大了用。”

山溪也笑道:“好啊,吉拉,也许你儿子将来会长成一个一身桃花的小伙子,那你就不用担心他讨不着老婆啦,到时候说不定也会有漂亮大姑娘站在你家外面逼婚的。”

他说完,后脑勺被一块石头砸了个正着——阿兰干的。

山溪“哎哟”一声,却并不生气,挤眉弄眼地把阿兰气得要跑过来掐他,两人鸡飞狗跳地在山洞里追打起来,华沂不动声色地一伸脚,把山溪绊了个跟头,阿兰像一头泼辣的小豹子似的,扑过来使劲掐他的胳膊后背。

华沂对长安说道:“铃铛断在了你那里,说明这孩子将来会像你,要认你做干爹的,只是不知道像哪点——傻小子,你还不快抱抱人家。”

吉拉很高兴——即使长安是个亚兽,可人家是一个有本事的亚兽,对于强者,哪怕他是从水沟里出生的,都值得别人敬重。
他喜形于色地转头问索莱木道:“那么水溅到眼角上,是个什么兆头呢?”

索莱木淡淡地笑了笑:“眼睛是珍而重之的地方,水溅到眼角,自然是好兆头,说明你儿子将来长大了会耳聪目明。”
这解释要多牵强有多牵强,然而吉拉却觉得没有比这个更真理的了,更加美得不知东南西北,别说此时只是喷了喷地火、下了一场雨,便是大地跟天空翻了个个儿,也不能阻止他一门心思想要傻笑的愿望。

长安在一群人的起哄中只好站了起来,勉为其难地伸出了两条硬邦邦的胳膊。及至吉拉把宝贝儿子放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已经成了一具石头一样的僵尸,华沂怀疑他扭一扭脖子,都能发出嘎啦嘎啦的动静。
随后,孩子的阿妈阿芬终于赶来,接过了儿子,解救了一大一小两个人。

小婴儿晃动着胳膊,勾住了长安的头发,他还不会抓东西,头发很快从他胖乎乎的胳膊上掉了下去,小家伙“啵”地吐了个泡泡出来,一股奶味。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众人一起唱起了庆生的歌,长安小心地伸出手,蹭了蹭小婴儿的脸,也跟着笑了起来。

索莱木却在这欢快的歌声中扭过了头去,忧心忡忡地望着山洞外面的大雨,心里想道,哪能是好兆头呢?
长安的手就在碗口上,溅出来的水花却没有一滴沾上,好死不死地非要落在眼角上,眼角哪里是什么好地方啊。索莱木看得清楚,那一滴水在长安愕然抬头的时候便顺着他的脸流了下来,看起来……可不就像泪水一样么?

大雨下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也没停下来。
人们热闹了一天,终于各自找到一个山洞的角落散落在四处休息去了。

长安睡到半夜,却被吵得睡不着了。
山洞里有一大块平地,还有很多拐角和分叉的小路,他本来窝在一个分叉口凹进去的地方,正好够他放刀,谁知一对睡在小岔路里的小“夫妻”此时仗着有些遮挡,竟然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做起那事来,声音全都顺着山洞里的小微风灌进了长安的耳朵里。

北方大陆民风彪悍,逢年过节的时候酒灌多了,闹起来当众野合也有人叫好,可惜长安一点也不想当这个听众。
他对这些事其实一知半解,却总觉得自己其实很明白——生娃娃而已嘛,可即使他已经这样“明白”了,依然不可抑制地十分好奇。
那么大的一个娃娃,要从哪才能塞进肚子里呢?难道是要把肚子剖开么?

长安漫无边际地想到这里,居然毫无预兆地把自己想出了几分寒意。

然而这个血淋淋的问题并没有占用他多长的时间,很快,一个人低哑而甜腻的声音便不可抑制地飘进了他的耳朵,似乎很痛苦,又……好像不是剖肠挖肚的那种痛苦。
长安一愣,身上火速蹿起一层鸡皮疙瘩,不知为什么,耳根有些发热。

他终于偷偷地往黑乎乎的小过道里面看了一眼,然而山洞里太黑,他只是模模糊糊地看了个大概,那竟然还不是一男一女,他看见一个白日里见过的兽人正压在一个亚兽男人身上,叠在一起,手脚仿佛变成了蛇,互相纠缠着。

长安的眼神飘了一圈,没找到“小娃娃”究竟在哪,也不知道他们这是进行到了哪个步骤,只好一头雾水地缩回了头。

他重新闭上眼睛,想接着睡,可那声音却像是长了腿,专门往他耳朵里钻,吵得他心浮气躁,身上好像有一小团火,四处乱窜,长安想伸手挠一挠,却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终于,他忍无可忍,清醒得睡不着了。
长安在原地坐了片刻,决定去把守夜的人替下来,于是轻手轻脚地爬起来,伸手去摸他的刀。

还没摸到,便被人一把攥住了手——华沂贴着他的耳朵问道:“你不老实睡觉,要干嘛去?”
长安也小声道:“替守夜的人。”

华沂的声音里仿佛是含着睡意,有些低哑,他懒洋洋地道:“总共一个破洞口,前半宿一个后半宿一个,俩人看着足够了,轮不到你呢,给我老实睡觉。”

长安沉默了片刻,老老实实地说道:“睡不着。”
华沂当然心照不宣地知道他为什么睡不着,于是贱兮兮地低笑起来。

黑暗中,任华沂眼力好,也只能看见长安一个大概的轮廓,唯有眼睛反光,显得很亮,看得十分清楚——长安目光闪动,似乎有些他自己都说不清来由的尴尬以及不知所措。

长安问道:“你笑什么?”
华沂摇头叹道:“都这么大了,怎么什么都不懂?谁告诉你他们那样便是生娃娃的?你几时听过男人能生娃娃?”

长安怔怔地道:“我师父。”
华沂感兴趣地问道:“你师父还说什么了?”

长安绞尽脑汁地回忆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了,他说反正我又不会生,让我少废话,打听那么多干什么?”

华沂憋住一口气,唯恐声气大了打扰了那对偷偷摸摸的野鸳鸯……野鸳鸳,闷着声音笑倒在了长安的肩膀上,好半晌,才缓过一口气来,说道:“你师父可真是个怪胎。”
长安大奇:“你怎么知道?”

华沂那口才上来的气又险些漏了回去。
他装模作样叹息了一会,鼻尖蹭在长安身上,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便不禁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这不行,我得改邪归正——华沂先是用力拉扯着心里那匹野马,然而很快,他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这是人生大事,这傻小子都这么大的人了,就说是身体不好,比别人都开窍晚些,可也不该一窍不通,否则以后可怎么办?得好好告诉他才算够兄弟,又不是要干什么龌龊的事,心虚个什么?

于是华沂拍了拍长安的手背,咬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他们是在做一件非常快活的事,若是男人和女人这样做了,有的时候便能生出娃娃来——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行,就好比月亮不是天天都是圆的,至于男人和男人么……则是令一种快活法。”

长安虚心地听着,华沂的话音却到此戛然而止。
那边的动静越发激烈起来,他这样一沉默,那声音便显得分外明显了起来。

华沂呼吸一滞。

他喉头动了一下,手掌不自觉地顺着长安的肩膀滑了下去,抚过他的后背,又从后面绕了过来,挑逗似的擦过他的小腹,一路往下走去,口中胡乱说道:“这事说也说不清楚,非得你自己体会一番才……”

长安却突然捏住了华沂的手腕,拦住了他的动作。

华沂只听到他煞风景地说道:“我师父说了,尿尿的地方若是给人碰了,要娶人家做老婆,负责一辈子的。”
华沂:“……”

长安唯恐自己又被北释蒙了,于是严肃正经地质疑道:“他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华沂觉得自己是点头也不对,摇头也不对。

长安等了片刻,没等到答案,于是将他的手丢到了一边,颇为失望地说道:“原来你也不知道啊。”
说完,他便麻利地爬起来,拎起他的刀,跑到洞口去替换守夜了。

华沂嘴里发干,忍不住舔了舔,继而泄气地往回一躺,这回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变成他了。

分享到:
赞(92)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好

    路人2019/02/17 15:25:31回复 举报
  2. 哈哈哈哈哈哈尿尿的地方。

    匿名2019/04/12 00:19:46回复 举报
  3. 哈哈哈哈哈,师父教的没毛病啊

    云层2019/04/21 04:59:22回复 举报
  4. 抱歉我想笑(ಥ_ಥ),当老婆,咳咳咳

    喵呜2019/05/25 12:09:44回复 举报
  5.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野鸳鸳好笑吗(ಥ _ ಥ)

    白银六卫2019/06/07 06:15:50回复 举报
  6. 老流氓华沂

    巍澜入坑2019/06/19 01:12:50回复 举报
  7. 反而被调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9/07/11 11:58:40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笑死,一对活宝

    白银九2019/08/06 11:30:26回复 举报
  9. 娇花真是天真可爱

    白银七卫2019/08/14 13:29:52回复 举报
  10.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艹,所以小长安和程潜一样就是什么都不懂才当受的。

    镇魂男鬼一刷2019/08/21 17:42:05回复 举报
  11. 一个纯洁宝宝,一个监介宝宝,笑死我了。

    f2020/01/06 14:40:23回复 举报
  12.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闹,真是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白银三2020/03/02 13:32:10回复 举报
  13. 呆萌可爱的娇花

    苏轻2020/03/16 10:00:46回复 举报
  14. 一脸姨母笑啊哈哈哈哈~
    妙啊

    AG2020/03/19 10:02:52回复 举报
  15. 娇花真是可爱的凶残啊~
    日常吹爆我皮~

    第二十六本2020/04/10 05:53:30回复 举报
  16. 哈哈哈哈哈华沂不会有种在弄小孩的罪恶感吗hhhh

    暮云2020/07/20 22:40:2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