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一起

“符离跟你提过他?”封瑞重笑了, 端起茶壶给庄卿倒了一杯茶, “这茶叶是两千年前的老陈茶,不过放在乾坤袋里也没有坏, 你尝尝。”

庄卿喝了一口茶,也没有细品它的滋味, 继续追问道:“他对符离很重要?”

“小离是很负责任的主人, 那是他第一只宠物, 也是唯一的宠物。”封瑞重提起这个人类, 语气里并没有多少感情, “只可惜这个人类寿数有限,只在小离身边待了不到五年便病逝了。”

庄卿又一次想起,他跟符离刚认识时, 冥界阴差长与符离在缘月酒店门外的对话。

“小离安葬了他以后,便陷入了沉睡。”封瑞重眼睑边缘有着淡淡的红金色, 垂首把玩茶杯时, 显得高傲又冷漠。庄卿无法把他与符离口中喜欢玩闹的小麻雀等同起来。

“人类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们以为已经躲过天道眼睛的时候, 青龙族狂妄作乱,整个淮水流域淹了很多地方,无数生灵死于这场洪灾中。”封瑞重语气有些冷, “我们避山不出,受灾的生灵会越来越多。若是我们出去阻止青龙族, 就必然被天道发现。”

“天道已经容不下强大的妖修存于世间, 它想建立属于普通人类的末法时代。”封瑞重语气一顿, “你很聪明,带领修真者混入人间界生活,让天道承认了这种相处方式,为妖族留下了一线生机。”

无法说天道究竟公不公平,在上古大妖时期,妖族几乎占领了所有大陆,其他生灵就是大妖口中的鱼肉,鱼肉们唯有匍匐在大妖面前,才能苟延残喘。后来人族渐渐兴盛,也必须要供奉各种妖神,才能有风调雨顺的日子过下去,神妖照样是高高在上,把人类当做玩物。直到大妖们渐渐消失逝去,人类创造能力越来越强大,神妖的风光日子开始结束,迎来了属于人类的末法时代。

现在的人类,就像当初的妖修们,肆无忌惮地索取天地所有资源,站立于所有生物的顶端,互相倾轧算计,无所顾忌。可谁能保证,人类会一直如此风光下去?

天道给予给天地万物的东西,若是万物不珍惜,天道就会有收回去的一日。

“圣兽青苍龙的传承给了你,也是天意。”封瑞重抬头看了眼天,“这四十九道结界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趁现在能说,我全都告诉你。”

“当年你们费尽心力,才能避开天道的眼睛,为什么现在又敢出来了?”庄卿看着封瑞重,“当年的你们偶尔出山,是因为你们哄骗了符离的认知,让你们以普通妖修的身份在天道眼皮下躲了过去。但是现在你们身份已经暴露,为什么出来的时候,天道没有反应?”

“你很聪明。”封瑞重笑,“因为从今年开始,人类时代已经到达了巅峰。我们这些妖修,只要行事不要太过分,已经能够在人间界苟延残喘。就像当年的人类,在神妖面前一样。”

庄卿神情微动,他还想再问时,结界突然发出一声脆响,似乎有什么破开了,但仿佛又一切如常。庄卿知道不能再问下去了,尽管他觉得封瑞重的答案里有所隐瞒。

“这种茶叫红芳茶,采自昆仑山。可惜现在这种茶因为灵气不足,全都枯死了,你现在喝的是世间绝版,好好品一下,不要浪费。”封瑞重看起来有些懒散,他丢了一颗灵石进灵泉池,惹得里面的金莲颤了颤。

庄卿看着那颗沉入池底的灵石,捏茶杯的手紧了又松。

“那个人宠,已经投胎了吧?”庄卿低头看着杯面,水里倒映着他的眼睛,他闭了闭眼,不想看到自己内心的嫉妒。

“或许吧。”封瑞重又丢了两粒丹药进灵泉池,惹得里面养的锦鲤跃出水面张嘴咽下药丸,金色鱼尾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那个人类身上有三世帝王命格,而且是利国利民的好皇帝,说不定在历史书上翻一翻,还能猜出哪三个是他。”

庄卿沉默,符离近期在准备自考大学,在复习历史知识时,有没有在心里猜测,哪个皇帝是他的宠物?

“好香。”符离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法器炼制出来的侍卫与宫女。也许是为了逗长辈开心,他又换上了当年在雾影山上的装扮,华丽并能够抵挡大妖攻击的法衣,用神石炼制的发冠,全身上下散发着充裕的灵气。

封瑞重看到符离进来,漫不经心的模样顿时变得正经许多,脸上也挂上了和蔼的笑容:“还是这样穿着好看,我们家的崽儿怎么能穿那些破布烂片儿。这身衣服你先凑合着穿,等下我跟大王去给你炼制几身当下人间界样式的法衣。可惜现在这些人类太过随意,头发说剪就剪,连个发冠都不能用,只能给你做几顶帽子凑合着。”

亲眼目睹熊家长无底线宠爱晚辈的现场,庄卿已经可以肯定,符离送东西大手大脚的毛病,与山里这些长辈是一脉相承。别人宝贝至极的东西,在他们眼里不过是玩物,所以送给别人也不会心疼。

除了品行比较好以外,符离与人间界的纨绔子弟也没什么差别。

“下午还要去工作?”封瑞重摸了摸符离身上的法衣,有些遗憾不能让符离穿久一些,当下道:“你跟庄卿在这里坐一会儿,我跟你刚鬣叔现在就去炼制一套你出门能穿的法衣。”

“封叔,我不用……”

“怎么能不用,我们不在,你看看你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封瑞重掏出一堆茶果点心放到桌上,匆匆忙忙就走了,这是打算在符离上班前,就把衣服炼制出来。

符离坐到封瑞重刚才坐的地方,对庄卿道:“刚才跟刚鬣大王讲了一些过去的趣事,你坐在这边没有无聊吧?”

“没有,封前辈很风趣。”庄卿取了一只空杯子,给符离倒好茶,端起自己的茶杯道:“恭喜你能与长辈团聚。”

“谢谢。”符离与庄卿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口茶,顿时笑弯了眼,“竟然是红芳茶,就知道小麻雀……封叔身上的好东西最多。”

他随手在盘里摘了几粒灵果,吃了几口后往灵泉池扔了一颗,见金色锦鲤凌空飞起夺食后,笑着对庄卿道:“它的鳞甲颜色很漂亮,有些像你。”

看着他与封瑞重一模一样的行为,庄卿几乎可以肯定,雾影山上这些大妖,一定没有教过符离什么叫节省。不过听到符离夸锦鲤,他还是给出了反应:“是吗?”

“嗯,不过它的鳞甲没有你的好看。”符离捧着茶杯,吃吃的笑。大约是心情好,他从进来以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

“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没毛的动物?”庄卿挑眉。

“你是比较特别的那一个。”符离干咳一声,“你要这么想,我那么讨厌龙族,都夸你好看,可见你是真的好看。”

庄卿被他的歪理说服,轻笑出声。

“你现在找到了这些长辈,还想考公务员吗?”庄卿看着符离,似乎想从他眼中找到某种答案。

“当然要考,我这是来人间界历练呢。”符离认真道,“首先第一步,我要拿到大学文凭。”

“嗯,这个志向很远大,加油。”庄卿唇角扬了扬,“需要我为你补课吗?”

符离想起张柯跟他提过,庄卿曾金榜题名,做过大官,还拿了各种各样的学位,顿时对这位妖界学神肃然起敬:“要要要。”

“那除夕过后我们就开始补课。”庄卿扭头看着池中游来游去的锦鲤,尾巴确实有几分美色,但不及他。

一个小时候,封瑞重与康谷走进来,手里还提着大袋子。

“来,你们去殿内换上。”封瑞重给庄卿与符离一人塞了一个袋子,“时间短,只炼制了外套与鞋子,上面的符纹也简单,等下给你们做几套好的。”

庄卿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他拿着这袋衣服,愣住了。

“小金龙别发呆,等下小离都换好了。”康谷拍了拍庄卿的肩膀,庄卿回过神来,朝他们俩郑重地道谢。

“这孩子挺有礼貌。”康谷摸着下巴,对封瑞重道,“就是性格闷了些,一点都不像龙族的性格。”

“你也不动一动猪脑子,他如果真像龙族那破性格,咱们家崽儿能跟他做朋友?”封瑞重道,“这孩子性格稳重,思虑周全,功德深厚,崽儿交到这样的朋友,我也放心了。”

康□□:“你能不能老别说我是猪脑子?”

“难道你不是猪?不是猪,能把毛落到人间界,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封瑞重冷笑,“我看你是被千年极冰动坏了脑子,好不容易从冰里出来,就不要再被天道劈回去。”

康谷:“……”

符离换上长辈特意做好的衣服,转身见庄卿也换好了,他站在窗户边看了一眼,刚鬣大王又在跟封叔吵架。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小麻雀常常帮着大王炼器,最后炼着炼着就会吵架,符离都习惯了。

“我们现在下山吗?”庄卿见符离趴在窗户上看封瑞重与康谷,知道他舍不得离开两位长辈,于是道:“今天下午允许你提前休假,我赶过去就行。”

“怎么能让你单独回去,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符离摇头,“这是今年最后一天上班,我要陪你到下班,不然算什么兄弟。”

符离用传音术跟两位长辈说了去上班的时,伸手一拉庄卿的手臂,就离开飞宫,来到了庄卿的车里。

“走走走,快去上班,上完就放假啦。”

下午上班的时候,一些有宗门的职员已经请假回家,庄卿平时很严肃,但是这个时候比较好说话,只要来请假都批准了。

由于现在提倡妖性化管理,所以关在地下的犯罪妖们,也会得到管理处发的过年小礼包,里面无非是些瓜子饼干糖之类,不过符离跟宋语去发的时候,还是受到了这些犯罪妖们的热烈欢迎。

“符哥,你除夕跟庄卿一起过?”宋语注意到符离身上的衣服,上面复杂的符纹与保护禁制,看的他冷汗涟涟,这件外套是哪个妖修做的,竟有这么的的威力。

“嗯,当然跟他一起。”符离点头,“他跟水族那些妖修关系又不好,当然是我陪着。”

“你们感情真好。”宋语有些感慨,当初被符离揍得羽毛漫天飞的时候,他真没想到符离与庄卿竟会是一对儿,“不过你都跟庄卿感情都这么好了,怎么就不办个结道大典,给他一个名分?”

“结道大典?!”符离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看宋语,“为什么要办结道大典?”

“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你们在一起了,你竟然还不想负责,你置庄卿于何地?”宋语震惊了,平时看符哥挺提倡人间界的一夫一妻制度,还说不管做人做妖就要讲道义讲责任,没想到事情落到他自己身上,他就光吃不负责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符哥竟然是这样虚伪的妖。

符离:“……”

这事有点不对,他要去好好捋一捋。

“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庄卿面无表情地走过来,“礼包发完了没有?”

符离没有说话,宋语连忙摇头。

“没有发完还有时间闲聊。”庄卿拿过符离手里的袋子,“走吧,我陪你一起。”

符离偷偷看了眼庄卿,他们俩这不是很正常吗,外面的谣言哪来的?

“看什么?”庄卿打开一个牢房的窗口,把装着糖果饼干的袋子塞了进去。守在门后的妖修接住袋子,趴在窗户上看了眼庄卿与符离,拍着马屁道:“这是龙皇与符道君的喜糖吗?祝二位永结同心,百万年好合啊。”

说完拖起袋子,美滋滋地跑远。

符离:“……”

这个谣言,连关在牢里犯罪妖都知道了?想到庄卿才刚成年晋为水族之皇,结果就被自己坏了名声,他的罪过大了。

“现在这些小妖真是喜欢胡说八道。”符离从乾坤袋里拿出另外一个装礼盒的袋子,走到另一个号室门后开窗,这次站在窗后的是符离的熟人,那个办假/证被关进去的狗妖孙七爷。

“是小符啊。”孙七爷接过符离递进来的大袋子,偷偷看了眼庄卿,对符离小声道:“妖不可貌相,小符你熊的,竟然把咱们妖界高岭一枝花给拿下了。什么都不用说,等我一个月后出狱,一定和你好好喝一场。”

符离:“……”

他有些心虚地回头看庄卿,庄卿神情如常,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谣言。他偷偷松了一口气,幸好庄卿不是那种莫名其妙就发脾气的妖,不然今天可能会有些尴尬。

发完过年礼后,宋语抱着登记本就跑远,作为一只有自知之明的妖,他绝对不会去当两人之间的电灯泡。

看着宋语跑远的身影,符离心情有些复杂。早知道当时就该再把他揍一顿,有事跑得比谁都快,还说要做他的小弟,他要这样的小弟有何用?

“刚才那些话……”符离的手指在外套上摸啊摸,“你听到了?”

“嗯。”庄卿转身走上楼梯,符离赶紧跟了过去。

“我觉得这些谣言可能有些过分,”符离见庄卿脚步停了下来,连忙道,“不过这些小妖都是乱传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没有放在心上。”庄卿转身看他,“你把这些放在心上了?”

“那、那倒也没有。”符离连忙摇头。

“哼。”庄卿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既然你不在意,我也不在意,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这不是担心你不高兴嘛。”符离觉得自己年长,应该把事情想得周全些,“都快过年了,你要是过得不开心,那多不好。”

“你想多了,我很开心。”庄卿绷着脸道。

“还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符离拉住庄卿,“要不今年的除夕,就不在你家里过了?”

庄卿低头看着这只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沉默了几秒,抬头神情平静道:“好。”他挣开符离的手,转身就走。

“那我们等会下班后,把食材搬去飞宫里。”

“符离。”庄卿转头看符离,唇角微弯,对符离笑得十分礼貌,“你不在我这里过年,我没有意见。但你还想把我买的食材全都搬走,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

符离愣住,不明白庄卿为什么会这么说:“我想你跟我一起去飞宫过年,那么多食材放在家里,会坏掉吧?”

分享到:
赞(15)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