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当年

饭快吃完时, 符离起身出了一次包间。

封瑞重与庄卿面对面坐着, 封瑞重看着庄卿身上强大无比的瑞气,扯出一抹笑:“多谢龙皇这些时日对小离的照顾。”

“封叔如果不介意, 称呼我的名讳便好。”庄卿放下筷子,擦干净嘴角, “我跟他互相照顾, 没有什么谢不谢的, 封叔你太客气了。”

听到这话, 封瑞重对庄卿更加有好感, 重情义的晚辈,在长辈眼里,怎么都是讨喜的。

符离回来的时候, 见庄卿与封瑞重之间的气氛不错,好像还提到什么龙与传承。看到他进来, 封瑞重道:“小庄这孩子很不错。”

“我知道他很不错, 不过你们在聊什么,竟然还在房间里布结界?”符离进屋就发现, 屋子里有隔音的结界,幸好这里服务员不会随意进包间,不然还会以为他们两个在表演哑剧。

“你年纪小, 不知道什么叫隔墙有耳。”封瑞重撤去结界,继续欢快吃饭。想一想山大王等会的下场, 他的心情就格外好, 连这些人间凡俗食物也可口了几分。

三人离开时, 封瑞重看到符离从人类手里接过一个很奇怪的圆桶,也不知道里面可以装什么。

自从符离上门拜访“鬼屋”,封瑞重做完身份登记后就搬家了,搬到了大山顶上。符离看着山头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想说这是非法建筑,不过还是忍住了。

他转头去看庄卿,对方表情正常,大约是没有想到非法建筑这种事。于是符离决定,把这事给抛到脑后。

“这座金飞宫原本是给你炼制的,那时候你说睡醒后要去人间界历练,我怕人间界的房子你住着不舒服,就跟山大王炼制了一座飞宫。”封瑞重伸手在宫门上一敲,宫门应声而开,宫门后亭台楼阁,精致非常,还有很多用法宝炼制出来的侍女侍卫穿行其中。

走在符离身边的庄卿看着这座华丽无比的宫殿,十分怀疑,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些意外,就雾影山这些大妖准备周全的样子,符离去了人间界能够历练什么?

“自从上次躲在屋子里偷偷看过你以后,大王就念着当年没有炼制完的侍女侍卫,这几天一直待在神火殿没有出来。”封瑞重没有带符离去正殿,而是选择往左边走。

飞宫里面加了聚灵阵法,灵气充盈,连里面的花草树木,也比外面的精神好看。

神火殿是这座飞宫里,专门用来炼器的地方。庄卿记得符离并不擅长炼器,当然也不擅长炼丹,可是他这一路走来,还看到了专门用来炼丹的香丹殿,以及演武场。他看着封瑞重的背影,神情有些动容。

或许在这些大妖内心深处,也是不愿意与符离分开的,所以这座炼制出来的飞宫里面,还有很多他们需要的场所。

不愿意别离,最后却还是分别了两千年,这便是命运。

康谷盘腿坐在炉前一心炼器,听到脚步声,连气息都没有去辨别,直接道:“快来给炉子里喷两口火,用你身上真火炼制出来的法器会比较好。”

他没有听到封瑞重的回应,扭头看去,手里的法宝扇哐当一声掉地上。

“小、小离……”他从地上爬起来,使劲拍身上染上的星屑,结果越拍越脏,情急之下,他只能往身上拍一个清洁术,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干净精神。

结结巴巴半天,康谷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吃饭了没,我去给你做。”

空气在此刻凝结,符离盯着手脚没处放的康谷,突然就笑了。

康谷愣住,看起来十分憨厚的脸上,满是茫然。但是见符离笑得开心,他摸着后脑勺,也咧嘴笑起来。

“好久不见,大王。”符离走到康谷面前,伸手抱了抱他,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康谷,“给你。”

一旁的封瑞重认出,这是刚才吃饭时,那里的人类给符离的。

“哎。”康谷喜滋滋的接过圆桶,上上下下摸了一遍才问:“这是什么?”

“这是人类厨子做的五谷饭。”符离把保温桶的盖子揭开,里面的五谷饭还冒着热气,“现在的五谷饭跟以前做法不同,但味道还不错,你尝一尝。”

康谷愣住,抱着桶不说话。

封瑞重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符离竟是特意给康谷带了一桶五谷饭。以前很多小妖、人类都会设祭坛来祭拜康谷,其他祭品康谷并不感兴趣,唯独喜欢五谷饭。可是这些小妖与人类不知道,总以为用牛羊猪等来做祭品才算隆重。

后来他们隐居雾影山后,便不再接受人间界的祭拜,五谷饭这类凡俗之物,康谷也不怎么吃了。符离年幼时,喜欢缠着山里的长辈们讲故事,大家一边想隐藏自己身份,一边又要给小孩子讲故事。一来二去,便让符离知道了很多他们的小爱好。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符离竟然还记得康谷这点小爱好。

神火殿大门口的台阶上,康谷捧着饭盒吃五谷饭,符离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封瑞重与庄卿不知道去了哪,这里只有他们两个妖。

符离想问的话有很多,但是看到刚鬣大王把保温桶里的饭吃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以后,他道:“大王喜欢,以后我再给你买。”

康谷盖好饭盒盖子,趁着符离不注意,把保温桶偷偷藏进自己的乾坤袋中。这是他们家小崽儿特意给他带回来的东西,他要好好收藏。

山上的风很大,康谷身上的广袖袍被吹得烈烈作响,露出他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符离抱着膝盖歪着头看他:“大王这些年都在哪儿?”

妖的身上,很难留下伤口,除非伤了内丹,让某些伤口无法愈合。就像当初庄小龙身上的伤,还有……刚鬣大王手臂上的这些伤口。

“没、没在那儿,只是一时半会出不来。”短短几句话,康谷说得结结巴巴,眼神飘来飘去也不敢看符离。

“前段时间我遇到逐月姐姐了,她也不愿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符离轻笑出声,“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所以知道你们还活着,我就很开心了。”

得知逐月还活着,康谷面上露出几分喜色,但是看着符离微笑的模样,他又开始心疼。当年是他把符离从东海边捡回来的,那时候符离小小的一只,就像是刚长毛的小老鼠,哭声却是惊天动地,惹得方圆百里内的生物四处逃窜。

但是他跟老狌都知道,这不是老鼠,也不是兔子,而是一只借着天地机缘孕育而出的新生妖兽。

不过一只长的小妖兽趴在硬邦邦的石头上大哭,但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哭声骤停,四根软趴趴的小短腿一个劲儿的朝他爬,结果爬一步摔三下,老半天也没爬出多远。

康谷心里明白,按照当时的局势,他应该与老狌转身离开,可是看着小妖兽拼命爬着的样子,他莫名心软了一下。下定主意想,若是一炷香内这只小妖兽爬到他的面前,他就把他带回山里。

一炷香后,小妖兽只爬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距离,康谷看着小妖兽被磨破出血的四肢,没有动弹。

两炷香后,小妖兽终于爬到了一半。

第三柱香时,康谷把小妖兽从地上捞了起来,然后揣进了自己怀里。

反正丢它在外面,十有八/九也是一个死,跟着他们好歹能过上几年好日子。

那个时候的康谷不知道自己捞回了什么东西,而被捞走的小妖兽,也不知道带走他的是谁。

“小离,当年我们不该骗你。”康谷揉了揉符离的脑袋,神情温柔,“你已经平安度过九心劫,想必也知道了你不是兔子,而是天生地养的妖兽。”

“不是天生地养,是你们养大了我。”符离眯眼笑,“没有你们,就没有我。”

康谷神情动了动,心中软成了一团。这就是他们养大的小崽儿,可爱又温柔。

“当年……”

“当年康谷把小离救回来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吼。”封瑞重坐在灵泉池旁,给庄卿倒了一杯灵茶,“这座飞宫里,下了四十九道禁制,禁制全部开启时,甚至可以骗过天道一会儿。”

庄卿心里隐约有个猜想,当初这些大妖炼制飞宫时,恐怕不是为了符离去人间,而是想帮他避开……天道?

他们为什么会觉得天道不会放过符离?

似乎看出庄卿心中的疑惑,封瑞重道:“吼是天生地养的妖兽,他以天地灵气与七情六欲为魂,以五彩石为体,借天地机缘凝结成形后,才算真正的出生。康谷把小离带回雾影山时,对天地之事无所不知的白泽却直言,符离天生带着凶煞之气,日后会成为祸乱天下的凶兽。然而我们却能够借助他,躲开天道的眼睛。”

庄卿神情有些不好看:“所以你们骗了他?”

“是。”封瑞重苦笑,“初生的吼懵懂无知,而且他是天地间第一只也是唯一的吼,所以没有种族传承记忆。我们让他相信了自己是普通的兔子,而我们也是普通的妖修。靠着他这种错误认知,我们瞒过了天道的眼睛。”

庄卿心里有些难受,这些高高在上,受尽各种生物祭拜的瑞兽,竟是抱着这种心思,才会领养符离?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庄卿绷着脸道,“不怕我告诉符离?”

“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小离只是被我们养得纯善了些,并不是傻,他早晚会猜到当年的真相。”封瑞重笑容更加苦涩,“我们受尽其他生物的跪拜,身边有无数心甘情愿伺候的仆从,无数不能,但从没有养过小妖兽,那么小小软软的一只,抱在手里都怕捏疼了他。我们怎么都无法想象,这么可爱的小崽儿会变成凶兽,我们常常想,也许是我们算错了也不一定。”

“我们每天想,每天算,算来算去,不仅没有算到这只小崽儿的生机,也没算到我们的感情。养小崽子忒费力,也忒费感情,自家的崽儿,怎么都是好的,便是有可能成为凶兽,那也不可能是他的错。”封瑞重叹口气,说起不讲理的话来,也有几分理直气壮,“我们为他推算了无数次命运,即便是白泽来推演,符离的结局……也都是乱尽人间界,最后死于天道的责罚之下。”

“这不可能!”庄卿打断封瑞重的话,“像他这种脑子里想着考公务员,被你们教得对人类友好的妖,怎么会去乱尽天下?!”

封瑞重见眼前这个稳重的晚辈,露出如此气急的模样,心中最后那点担忧也消失无痕:“因为他的命运变了。”

庄卿皱眉,当年雾影山发生那么多事,与符离命运改变有什么关系?

“在他从山下救回那个人类后,命运就开始改变了。”

封瑞重看着庄卿,眼神有些复杂:“也许那就是天道给小离的一线生机。”

庄卿怔住:“你说的是符离口中那个人类宠物?

分享到:
赞(15)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想到庄小龙之前的那个梦…在忘川河上,难过又迷茫的流着血泪,然后金色的功德穿过河边的红花一层层降临在他身上…
    好难过啊啊啊啊

    马鸭2019/11/03 20:32: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