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重逢

有人说, 海底是最奇妙的世界。
各种各样不曾见过的鱼, 奇异的海底植物, 还有漂亮的海底景观。
符离清醒过来时,眼前是一片金黄, 四处弥漫着血腥与龙的味道。他动了动身体,发现这些金黄是庄卿身上的鳞甲,他被庄卿卷在了身体里面。
记忆有些混乱, 他晃了晃脑袋,小声叫道:“庄小龙,庄小龙?”
庄卿没有任何反应, 他瞪着后腿跳出来,落到地面化为人形, 看到的是庄卿身上被海水泡得泛白的伤口, 最可怕的是尾巴上的伤, 深可见骨,血在地板上流了一地, 不太自然的蜷缩着。
他想起来了, 在梼杌准备一口咬死他时,庄卿化为龙挡在了他的面前……
无暇顾及自己身在何处, 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符离掏出丹药, 掰开龙嘴把药塞了进去。被他这么折腾,庄卿都没有醒过来,可见受的伤有多重。找到外伤药, 符离先用灵力化开伤口四周的淤血,再把药敷了上去。
不管平时的庄卿有多沉稳,现在昏迷过去的金龙,还不是成年的模样。龙身上斑驳的龙鳞,无法愈合的旧伤,讲述了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符离从小被娇惯着长大,无法想象没有长辈护着的幼龙如何活下来的。把所有伤口都上好药,符离走到龙首处盘腿坐下,看着仍旧毫无动静的庄卿,伸手摸了摸他的角。
庄卿救过他两次了,每一次救他,都伤得极重。这头龙平日总说他脑子蠢,没有生活经验,实际上真正蠢的妖是他。若他真的聪明,又怎么会舍命相救,梼杌有多厉害,他难道不知道吗?
“我虽然讨厌光溜溜没毛的生物,不过……”符离看着蜷缩在一起的庄卿,在昏迷前的一刻,这头龙还不忘下了一个结界,并且把他护在了身体里。
“傻不傻?”符离戳了戳龙头,“傻不傻?”
抬头打量了一眼四周,这是座豪华的宫殿,里面的摆设非常讲究,就是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活气,应该很久没有生物居住在里面了。宫殿的模样与青龙宫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奢华更讲究,符离大概猜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金龙一族的龙宫。
作为金龙族唯一的血脉,也只有庄卿打得开宫殿的禁制。只是这里没有龙卫,没有奴仆,再豪华的场所都显得冷清。显赫几千年的金龙族,最终也不过落得如此凄凉的结局。
他叹口气,把手抵在庄卿的额际,灵气从他的掌心传入了龙体,打通经络,温养着璀璨的龙珠。
输完灵气,符离发现自己修为精进不少,他靠着龙首懒洋洋地躺坐着,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突破心劫,在庄卿的车上入定,后来经历天雷劫,修为大成,后来……
他皱了皱眉,记忆只停留在庄卿为他挡住梼杌,后面便什么都没有了。可是看庄卿身上的伤,明显不止尾部一处。不过一千九百多年的修为,就算合了国运,与梼杌缠斗这么久,也算得上是妖界奇才。若是因为他,害得庄卿陨落,连他自己都觉得无法接受。
“你还要在我身上靠多久?”
听着这冷冰冰的声音,符离忙转过身看庄卿:“你醒了?”
“嗯。”庄卿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化为人形从地上站起身:“跟我去内殿。”
符离伸手扶住了他的手臂,他看了符离一眼,沉默着没有推开他的手。
金龙宫很大,也很美。光是看到如此巍峨的建筑,就足以让符离想象出当年的金龙族是如何辉煌。他侧头看庄卿的脸,对方神情平静,对这座宫殿似乎没有任何感情。
“看我做什么?”庄卿忽然扭头,对上他的双眼。
这双眼睛长得真俊。
符离干笑一声:“我对这里不熟悉,你可不可以给我介绍一下。”
“不可以。”庄卿拒绝得很干脆。
符离:“……”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庄卿看着宫殿外的牌匾,上面写着“晨芳殿”三字,“上次来这里,是一千九百年前,那时候我才十多岁。”
“那么小?”符离扶着庄卿踏上台阶,“这些年就一直没有再过来吗?”
在庄卿看来,这里一草一木都十分陌生,全是冷冰冰的味道:“有什么可来的?”
进入晨芳殿,里面是寝殿,床上的锦被仍旧干净绵软,仿佛主人只是暂时离开,天黑前就会回来。符离把床上的被子撤走,在乾坤袋里找出新的被褥换上,担心庄卿睡得不舒服,还特意多铺了几层被褥:“你先躺上来休息一会儿。”
“这是鲛人纱?”庄卿躺到床上,舒适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就放松了全身。
“可能是吧。”符离对这些身外之物并不在乎,在他乾坤袋里,有着堆积如山的东西,他自己都说不清来历,自然也就不在乎。
“符离……”庄卿想到了那个自称符离长辈的奇怪女人,那个女人似乎是梼杌的克星,她一出现,梼杌便没有了还手之力,“你们那时候的妖,都有这些东西吗?”
“我不知道。”符离又塞了一颗丹药在庄卿嘴里,“我见过的妖并不多,出山的时间更少,我对整个妖界的了解,都来源于山中长辈们的口述。不过山里的妖修都拿这些东西当做寻常物,可能在以前,这些东西并不稀罕。”
庄卿摸着鲛人纱制成的被面,心情有些复杂,鲛人纱在所有相关资料记载中,都是十分稀罕的东西,即使两千年前的相关古籍里。
所以是记载古籍的人见识太少,还是雾影山中的妖修深藏不漏。
“符离,方才有一女修自称是你长……”
有人闯金龙宫外的结界!
作为金龙宫现在仅有的主人,庄卿对这座宫殿的感知能力最强,他面色一肃,从床上坐起身,沉声道:“来者何人,为何擅闯我龙宫?”
符离见庄卿神情并不轻松,起身拦在他的床前,把红鞭握在了身上。
外面无人应答,但是符离却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走得很慢,最后却在晨芳殿前停了下来。他们隔着一道殿门,符离没有动,殿外来者也没有动,庄卿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符离,脸上露出深思。
“来者是客,我等本该以礼相待,只是在下的朋友身上有伤,暂时不能接待贵人。”符离不知道来人是谁,但如果是他们的朋友,不可能到现在还不出声,所以他很谨慎,“还请贵人见谅。”
逐月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脸上露出似哭还笑的情绪,她拾阶而上,手碰触到了殿门。
只要推开这扇门,就可以看到那个他们养了两千多年的孩子。
“贵人擅闯龙宫,连名讳都不愿留下吗?”
近两千年不见,这个孩子还是长大了。不再撒娇,不再懵懂无知,知道了怎么摆架子。
逐月咧嘴露出笑,笑着笑着,却是红了眼眶。
她深吸一口气,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在下乃渭水小妖,雾影山逐月。”
殿内忽然安静下来,逐月忍不住有些担忧的想,那个孩子会不会怪她,会不会生她的气,又或是……结交了新的朋友,早已经忘了他们这些长辈。
雾影山……逐月?
符离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雾影山被毁,山上所有妖都葬于龙腹,又怎么可能……
“庄卿,她刚才说什么?”符离茫然回头看庄卿,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她说……”庄卿看着神思不属的符离,垂下眼睑,“她说她是雾影山逐月。”
那是个美得让天下雄性都无法移开视线的女人。
庄卿捂着胸口,那里难受得厉害,大概……是受了内伤还未痊愈吧。
符离猛地冲到门前,在打开门前的瞬间停下了动作。他转身看床上的庄卿,庄卿已经从床上坐起身,苍白着一张脸,看着他的眼瞳又黑又亮。
“你要小心。”符离走回床边,连下几道结界,“我担心这是陷阱。”
“我没你这么笨。”庄卿低咳一声,“你去看看吧,万一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符离就有亲人了,从此再也不是孤家寡人。
安顿好庄卿,符离才再度走回门边,准备拉开房门时,门从外面推开了。
吱呀。
年久未用的的大门,发出沉重的响声,在门打开的那一刻,时光仿佛已经静止。
看清外面站着的身影,符离眼睑微颤,没有逐月想象的愤怒与惊喜。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好看的双瞳水汪汪的,一如当年可爱。
“小离。”逐月想让自己笑得更好看一些,可是声音一直发着颤,“这些年,你还好吗?”
符离歪头看门外的人,良久后问:“你是真的吗?”
逐月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红着眼眶点头,捂住嘴说不出话来。
符离走向她,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
“好久不见,雉鸡姐姐。”
“没大没小,叫我逐月姐。”
“大王说过,看到漂亮姑娘要叫姐姐。”
“叫你不要听那头死猪的话,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记得他的话。”
“你们的话,”符离笑弯了眼,“我都记着。”
庄卿看着殿门相拥在一起的男女,胸口越来越闷,甚至还有些发酸,翻腾得难受。他伸手捂着胸,面上没有显露半分。
只是这么一点疼,他能够忍受。
符离与亲友多年未见,不能因为他这点小事,坏了氛围。
“小离,我……”
“雉鸡姐姐,大王他们呢,你跟他们在一起吗?”符离没有问他们当年为什么没有死,也没有问他们这些年去了哪,却问了其他妖的下落。
逐月默默摇头:“我不知道。”
她沉睡了两千年,再醒过来时,世间已无雾影山,好不容易找到符离,却不敢与他相认。直到梼杌作乱,眼见符离与庄卿熬不住,她才不得不现身。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符离道,“所有的妖都说,你们被青龙吃了。我不相信,点燃了很多迷榖枝,却找不到你们的身影。”
迷榖枝找不到的地方,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已经死了,或是去了符离无法到达的地方。
“当年……”逐月刚开口,殿外就响起一声惊雷,她笑了笑,“当年发生了一些大事,现在暂且不提。刚才我看你的朋友为了护住你,受了很重的伤,我帮他看看伤。”
“好。”符离忙点头,“雉鸡姐,庄小龙身上有很多旧疾,我身上的药没法完全治好他,你有办法吗?”
“他这个龙性子闷,有什么事都爱藏在心里,受了伤也不说。”符离叹口气道,“简直让人操心。”
“你以前不是讨厌这种无毛又滑溜溜的妖吗?”逐月看着所有心思都已经放到朋友身上的符离,心中有着淡淡的失落,幼鸟终于飞出巢穴,找到他的同伴了。
“我们要用辩证的眼光看待问题嘛。”符离撤开结界,“他跟其他讨厌的龙不一样。”
逐月看到结界后的男人,俊美星眼,气度不凡,身带无上功德。这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妖修,假以时日,或许能有强大的成就。
小离跟这样的妖做朋友,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庄卿抬起苍白的脸,对逐月礼貌一笑,拱手道:“晚辈庄卿,之前不知前辈果真与符离有旧,有得罪的地方,请前辈见谅。”
“无碍,你也是为了保护小离。”
是个有礼貌的孩子,知道恭敬地称她为长辈。
作者有话要说:  小气龙:长得美艳倾城又如何,尔终究为长辈!

分享到:
赞(1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