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长辈

符离听过很多次龙的痛嚎声, 但是却从未见过一头龙的尾巴被咬得血肉模糊, 鲜血四溅却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他伸出颤抖的手, 轻轻擦去脸上的血。龙血香甜充满灵气,符离低头看着掌心的血, 眼瞳中的血纹越来越多,最后染红了整双眼睛。
“符离……”庄卿张开龙嘴,发出的声音却有些虚弱无力。龙尾对于龙而言, 十分重要,失去尾巴的龙,变为龙形后, 便再也无法翱翔于九天之上了。
符离反手扔出朱色扇,扇子如利刃般划破梼杌的脸, 梼杌吃痛地松开嘴, 口中的金龙也坠入海中, 鲜红的血瞬间染红大片海水,血腥味弥漫到半空, 符离伸开手接住飞回来的朱色扇, 额间出现一道红色竖纹。
“好浓的煞气。”梼杌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角的血, “真美味的味道。”
天上一道惊雷响起, 劈在了梼杌的身上。梼杌晃了晃身体, 被雷劈断的角,竟又慢慢长了出来。
“只要这个世界上有生命,有怨气, 有恨,天道又能奈我何?”梼杌抬头看着天空狂笑,白色的皮肤渐渐变为血红,他狂吼道,“我今日便吃了这条带着无数功德的龙!”
天道又算什么东西,他梼杌不用受制于任何存在。
察觉到天道对那头金龙的偏爱,梼杌反而放下符离,转头就要扎进海里,吞掉那头被他咬伤尾巴的金龙。然而就在他即将靠近水面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兽吼,他被撞出十几米远。
“吼!”
海水翻涌得更加厉害,海风呼啸,白色的兔子在雷电中仰天长啸,额间红色的毛,突然发出刺眼的红光,九条水柱冲天而起,兔子一点点长大,白毛像是染上了鲜血,变得亮丽如火。
“这是什么?”梼杌没想到自己被一只兔子撞飞,可是看到这只渺小的兔子竟然变成一只血红的怪兽,眼中露出了警惕之色。
然而鲲鹏与蚣蝮的脸色并不比梼杌好看,他们看着符离身上不断四散的煞气,快速结下结界,意图控制煞气传开的范围。
这种煞气,可以引起生物心底最邪恶的思想,让他们变得残暴、嗜血、疯狂。这是凶兽生来的本领,就像瑞兽生来就能带来丰收、好运、吉祥一样。
失去理智的符离站在海面上,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梼杌,张嘴咆哮。
“他想吃了梼杌。”蚣蝮看着符离红色的獠牙,掏出自己的随身法器,“若是让他真的吃下梼杌,他就会变成真正的怪兽,没有思想,没有情绪,只懂破坏与怨恨。”
蚣蝮知道,此时的符离比梼杌还要危险,他若是理智,就该选择趁符离此刻修为还不稳定,把他斩杀了。
但是看着血红的凶兽死死护着漂浮在海面上的金龙,不让梼杌靠近半分,蚣蝮化为原身,挡在了符离面前。察觉到身边有其他生物靠近,符离冲蚣蝮吼了一声,但是却没有做出攻击的动作。
“有意思,有意思。”梼杌哈哈大笑,“蚣蝮竟然护着这样的怪物,不知那些上古瑞兽知道你的行为后,会不会嘲笑你?”
“我辈修身修心,讲究的就是一个问心无愧。”蚣蝮并没有被梼杌这种言论激怒,反而优雅地摇了摇尾巴,“梼杌,我劝你还是放弃作乱的心思,回到你的深海里去。”
“可笑。”梼杌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就凭借你们这些废物。”
很快蚣蝮与梼杌缠斗在一起,瑞兽与凶兽相斗,说是天地变色也不为过,天空中时不时有惊雷劈下,每一道雷都劈在了梼杌身上,然而被劈断焦的地方,很快就有新的血肉长出。
再强大的能力,在不死面前,都显得有些无力。
彭航站在宾馆窗户前,看着天空中闪烁不停的雷电,觉得自己似乎在看一部灾难片的前奏,更可怕的是,除了他没有人知道灾难片已经开场。
今夜宾馆里的人似乎睡得格外沉,整层楼一点动静都没有。
“说你是废物,你就是废物。”梼杌看着被自己揍得口吐鲜血的蚣蝮,头上冒出两角,“若是五千年前,你尚可与我一战。可惜神兽青龙已死,你们这些子嗣没有祖龙祝福加持,又失去了人类的信仰,靠什么来压制我?”
“天道,除非你灭了天下所有生灵,不然就杀不了我。”梼杌看也不看受了重伤的蚣蝮,傲慢地俯视符离,“不过是只活了几千年的幼崽子,还想与我相斗?”
话虽这么说,他却发现这只怪异的妖兽身上的灵气怪异至极,与他接触的地方,竟被腐蚀了。
符离可不管梼杌说了什么,他脑子混沌一片,只想着杀了眼前这个东西,再护着什么。
可是要护着什么呢?
在他的眼里,天是红的,海是红的,就连他想要吞噬的怪兽,也是红的。见怪兽露出了破绽,他想也不想便冲了上去。
撕咬、煞气的侵蚀、与生俱来的腐蚀技能,符离的大脑,接受着身体本能的操控。这是妖兽们最原始的战斗方式,抛去了化为人形后的文名与虚伪,剩下的只有兽性。
与梼杌相比,即使是本体变大的符离也显得十分娇小。两兽缠斗在一起时,乍然一看,还以为梼杌自己在蹦跶着玩。
鲲鹏一边护着受伤严重的庄卿与蚣蝮,一边还要注意符离与梼杌的争斗,巨大的鱼背驮着金龙与蚣蝮,望着天空的雷电,有些绝望的想,这事搁到五千年前,谁会相信威风赫赫的鲲鹏大人,竟然会背着两只瑞兽呢?
这事放到以前,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咳咳。”庄卿从极度的痛苦中渐渐清醒过来,龙尾因为疼痛而轻轻颤抖,他看着天空中浑身血红的符离,化为人形,用手撑着鲲鹏的背慢慢爬起来。
“你想干什么?”鲲鹏注意到庄卿的动作,“混血龙,你不要命了。”
“符离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庄卿扶着后腰上的伤口,掏出一件飞行法宝,嘴唇白中带着青。妖兽失去理智太久,就会彻底兽化,再也找不回本我了。
“符离只是你的手下,你至于这么拼吗?”鲲鹏不解,虽然他也挺喜欢符离的,但是这种情况下还愿意为对方搏命,他就不太懂了。他以前也收过小弟,帮他们出气揍一揍不长眼的对手倒还行,让他去送命,那就万万不可能了。
做妖嘛,当然有所为有所不为。
庄卿愣了一下,抬头见符离被梼杌的角撞飞,他再也无暇多想,催动法器上前接住符离,划破食指试图封印住符离身上的煞气,然而失去理智的符离根本不让他的手靠近,撞开他又与梼杌斗在了一起。
当初刚认识的时候,他以为符离只是修为不高的小妖,所以曾在他身上种下三片龙鳞。那时候他想感谢符离借赠打妖鞭,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怎么都没有料到,当初的无意之举,竟然可以帮着符离掩饰煞气。
庄卿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遇到这种情况不是想着怎么处理符离,而是想办法帮他恢复正常,甚至帮他逃过天道的眼睛。
与符离缠斗这么久,梼杌已是伤痕累累,直到符离咬断了他的尾巴,终于惹怒了他。他再也不掩饰自己身上的凶煞之气,宁可天雷不断劈在身上,也要杀了符离。
“滚开!”梼杌用角顶开一道天雷,把符离死死按在脚下,他的脚不断被符离身上渗出的煞气腐蚀,又不断长出新的皮肉,鲜血流满了符离全身。
“吼!”尽管全身弱点已经暴露于梼杌眼中,符离血红的双瞳中,也没有半分惧怕。
梼杌讨厌这种渺小的动物,对自己露出如此无畏的姿态,张嘴就要把符离吞入腹中。鲲鹏再也坐不住,一个鱼摆尾,就扇偏了梼杌的嘴,他一口咬在了符离的前爪上,而不是脖子上。
“鲲鹏,不要多管闲事!”梼杌冷冰冰地看了鲲鹏一眼,发现自己唇舌竟也被腐蚀受伤,前爪前移,掐住了符离的脖子。
本以为找到个有意思的小玩意儿,没想到竟然不能吃。不能吃又碍眼的玩意儿,只能杀了。
一柄剑插进他的前爪,这柄剑含着无数功德,所以梼杌这只爪子瞬间化为灰烬。趁着梼杌断肢再生的瞬间,庄卿抱着躲到了一边。
“找死!”
梼杌张嘴吐出无数冰刃,朝庄卿与符离追去。在这瞬间,庄卿再度化龙,蜷缩在一起,把符离包裹在了身体中间。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庄卿看到一只红色的小鸟从云层中飞出,直接撞在了梼杌的眼睛上。梼杌哀嚎一声,失去的一双眼睛,竟没有快速地长回来。
红色小鸟在半空中变为一个穿着红袍的漂亮女人,她手持红鞭,眼中带着怒火:“竟然敢欺负我家的小崽子,老娘今天活劈了你!”手里的鞭子变为利剑,直接朝梼杌刺去。
正在哀嚎的梼杌,还没来得及躲闪,便被削去了双耳,尖鼻。不知这女人用了何种术法,梼杌身上只要被她伤过的地方,都没有长出新的出来。
然而这样并不能让红衣女人解气,她挥舞神剑,刀刀带肉,竟是把梼杌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削了下来,更可怕的是,每一块大小相同,薄如蝉翼。
鲲鹏在旁边吓得瑟瑟发抖,他身体里有一半是鸟类血统,本能的对这只不明来历的鸟,有种畏惧感。他背着蚣蝮往旁边退了退,小声道:“蚣蝮,你见多识广,跟我说说,这位是什么来历。”
受了重伤的蚣蝮苦笑:“这位前辈修为高深,又有意遮掩真身,我看不出来。不过,能够把梼杌伤到这个地步的,应该是……”
“你们没事吧?”红衣女人忽然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她笑容温柔如水,青丝柔顺的披散在身后,美如谪仙。
“没、没事。”鲲鹏快速地摇头,鱼形的他做这个动作有些艰难,差点没把蚣蝮从他背上给摇下来。
“没事就好。”红衣女人目光落到蚣蝮身上,笑容更加温柔。
蚣蝮闭上嘴,默默摇头。
红衣女人满意地收起剑,扔给他一瓶丹药,转身踩在水面上,走到了庄卿面前。
庄卿蜷缩着龙身没有动,警惕地盯着红衣女人,不让她靠近。
红衣女人看着他戒备的神情,还有浑身不停滴入海中的鲜血,试图透过他的身体,看一眼被他护着的符离,然而庄卿把身体蜷缩得更紧。
“我是……”
红衣女人脸上露出愧色,张开嘴停顿了半晌,竟说不出接下来的话。尤其是看到这头尚未完全成年的金龙,拼命护着符离的样子,她更是难以启齿。
她转身走到伤痕累累的梼杌身边,掏出一只口袋,把梼杌给收了进去,然后再打了一个死结。从怀里掏出丹药递到庄卿面前,“多谢你照顾我们家的孩子,我是符离的长辈,你可以叫我逐月。”
庄卿没有接这个自称叫逐月的女人递来的丹药,而是强撑着精神,声音冷淡:“符离跟我说过,他所有的亲友已死于淮水。”
红衣女人愣住,面上愧色更浓。
趁着她愣神的功夫,看起来受伤严重的庄卿竟然用血肉模糊的龙尾,卷着符离一头扎进了海底。
看着被鲜血染红的海面,红衣女人愣了半晌,摸了摸自己的脸。
“瞎了他的龙眼,我看起来像是坏人?”
她盯着海面看了几秒,又看了眼天上还未散开的天雷,咬牙跳进海里追了过去。
鲲鹏愣愣地看着漂浮着血沫的海面:“这女人认识符离?”
蚣蝮把丹药倒进自己嘴里,一脸麻木:“我不知道。”
知道也不敢说。
反正在这个女人跳进海里后,天上的天雷尽数散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庄卿:妈妈说,不能随便相信陌生人的话,我要带小离回金龙宫。

分享到:
赞(18)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朱雀没死,但是瞒了小兔几几千年?小兔几好可怜

    坑底等粮2019/05/18 20:29: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