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你想要的就是这个?

手腕被宫欧用力地攥住。

时小念低眸看向他。

宫欧坐在那里,一张英俊的脸阴沉极了,深眉下一双眼睛漆黑,透出一分森冷,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手腕,越握越紧。

“疼。”

时小念被他握疼,眉头蹙得紧紧的,伸手去拨他的手。

他的手非常用劲,用力到她一根手指都拨不开,时小念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被他捏断了,“宫欧……”

“时小念!”宫欧猛地站起来,手往死里攥紧她的手腕,厉声吼道,“你除了会说分开,说走,说不爱我,你还会说别的吗?”

“……”

时小念怔然地看向他。

“到底要我做到什么程度你才能回来?时小念,你不能这么逼人!”

宫欧吼道,忽然将她一把攥回身边,将她用力地推进沙发里,俯下身就压住她柔软的身体,低头就去强吻住她的嘴唇,疯狂地品尝她唇上的味道。

他变得格外疯狂。

时小念想挣扎着坐起来,又被他推回去。

几次挣扎,时小念累到精疲力尽,宫欧一口咬住她的嘴唇,厮磨着,炙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烫得她心悸。

他太急迫,急迫地想要占有她的一切。

他修长的五指开始在她身上游移。

时小念身上还有着瘀伤,被他压着分外疼痛,那么近的距离,她能清楚地看到他额角的伤。

她突然想,她们真的像两只刺猬,拥抱在一起就是刺得对方遍体鳞伤。

鲜血淋漓。

时小念凝视着他的额头,慢慢停下了挣扎抗拒,宫欧的脸埋进她的颈间,像在沙漠中渴了许久的人在寻着水源,薄唇在她娇嫩的肌肤上厮磨缠吻,呼吸粗重。

“你想要的就是这个吗?”

时小念任由他吻着,低声问道,双眼中没有感情,只有怅然。

她的声音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只剩下麻木。

那样的语气令宫欧浑身一僵。

时小念慢慢推开他,在沙发上坐正,眼睛滞然地看着地面,一字一字说道,“如果你只是要这一刻,那我可以给你。”

说着,时小念慢慢解开手臂上的热毛巾,放到一旁,然后站起来,面对着宫欧而站,开始解腰间的腰带。

宫欧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她,呼吸越来越重,嗓音变得喑哑,“谁说我只要这个?”

“不是吗?从我们重遇开始,你就一直在强调这个。说你对我如何好,说你对我如何忍让,都没把我直接捆上床。”时小念苦笑一声,低着头,将黑色的宽腰带丢到一旁,“我今天就给你,请你对我更多一些宽容和忍让,然后,我们就别再往来了。”

彻底分开。

痛痛快快地分开。

时小念边说边去拉身侧的斜拉链,往下拉了两厘米,露出白皙的皮肤,白若凝脂。

宫欧坐在沙发上死死地盯着她,喉结不由得上下滚动了下,薄唇嚅动,恨不得当下吞了她。

那一抹白色,对他的诱惑力太过致命。

这一刻,宫欧的脑子里只有她,一个干干净净的她。

时小念一脸麻木地继续将拉链往下拉,却不知道卡住了,拉链怎么都拉不下去。

“……”

暧昧悲伤的氛围顿时有些走样。

这一卡,宫欧顿时清醒过来,双瞳中不再尽是情迷,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恨恨地瞪着她,“给一次就想别再往来?时小念,你算得也太聪明了!”

“那你要几次?两次?三次?还是十次?”时小念低眸看着他怒意极重的脸庞,声音是一种麻木的冷漠,“多少次都好,请你今天全要,不要拉长时间来折磨我。”

全要。

她还真看得起他。

“你说这是折磨?”宫欧低声斥问道,脸色难看得厉害。

“难道不是吗?”

时小念反问,低眸看着他,拉不下拉链,她索性往前走一步,在宫欧的腿上坐下来。

宫欧的呼吸顿时滞住,背挺得跟个小学生一般笔直,差点就将她拉进怀里激吻,狠狠地蹂躏她这张一出声就伤人的嘴。

时小念看他一动不动,在这方面,她几乎是没有主动过。

她伸手环住宫欧的脖子,脸慢慢逼近宫欧,双眼低垂着注视他的薄唇,睫毛一直颤动着,泄露她此刻的紧张。

“……”

宫欧僵硬地坐在沙发上,双眸紧紧盯着她柔软的嘴唇,盯着她一点点靠近自己,心跳如雷,呼吸完全停止。

就在时小念快要吻上宫欧的时候,宫欧猛地站起来,将她狠狠地推开。

“时小念!一天就想换永远的分开,你想的美!”

宫欧瞪着她歇斯底里地吼出来。

时小念被重重地推了一步,人往旁边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她站的方向正好面向整面墙面,那墙上的漫画落进她的眼中。

她呆呆地望着。

那一整墙的文字和画,都是她画的。

那里面,承载着她所有的感情,有她的愧疚,她的喜悦,她的悲伤,她的绝望。

想的美。

她走到今天难道不是被一步步逼出来的吗,她能美什么。

他说她逼他,可真的是她在逼人吗?真的是她错了么?

那到底要她怎么做才是好的,回到他身边,一起共度更难的关卡,然后看着他为守护她第一个堕入深渊?现在已经不比从前了,他们有各自的负的累,为什么非要去强求不可。

眼泪,刷地一下子淌下来。

时小念哭了,控制不住,泪水如断了线一般,不断地落下来,眼睛通红,泪水沾湿她的脸庞。

“……”

宫欧站在那里,恼怒变成震惊,他看着她,看着她无声地落泪。

她哭着,却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伸手将眼泪抹去,然后继续哭,像是根本抑制不住似的,一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哭得宫欧的胸口突然疼了。

那一刹那,宫欧像是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她不是不会疼,不是不会掉眼泪。

她是真的太痛了。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哭过。

这一秒,时小念就是要他摘星星,他想,他都会义无反顾地把天空给敲碎了捧到她面前。

可她要的不是星星,只要离开。

“合约很重要么?”宫欧站在一旁,声音僵硬地说道,垂在身侧的手无措地握了握,又松开。

时小念有些意外地看向他,伸手抹了抹眼泪,声音哽咽,“重要。我不能失信于人。”

他愿意放她走了?

他终于想通了是么。

“那你就能失信于我?”宫欧立刻不满地接话。

“我失信你什么了呢?”

时小念一直用手擦眼泪,眼泪还是不断地落下,声音不无委屈。

他们之间,从来都是她被动地接受他要的一切,她就强求过一次,想让他不要分手,结果还是失败了。

这段感情,她连许诺向他的机会都没有,不是吗?

“……”

宫欧张了张薄唇,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是,她失信他什么了,她什么都没答应他,又哪来的失信。

可她就是该他的。

她就是应该活在他羽翼之下的,她不愿意生活在他身旁,她就是失信。

时小念转过身去,无法面对那一整面的墙,眼泪还在掉。

其实她不想在他面前哭的,她宁愿一直维持冷漠。

宫欧看着她这个样子,眉头蹙得紧紧的,声音更加僵硬,“既然合约重要你还不走?”

闻言,时小念一双眼睛含泪错愕地看向他,伸手抹掉下巴上的泪水。

“你再不走我就后悔了!”

宫欧低吼出来,黑眸狠狠地瞪着她。

真的让她走了。

那以后就不用见面了。

时小念濡湿的长睫毛轻颤着,心脏像被人踩着,疼得窒息,她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朝他说道,“那我走了。再见,宫欧。”

她转身离开。

宫欧的手越握越紧。

走了两步,时小念忽然想到一事,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只问道,“你母亲之前说过要来抢小葵,却一直没有动作,是你压下来了么?”

她之前不懂宫家这种莫名其妙的做法,现在有些懂了。

大约是他在从中周旋,花的代价恐怕不小。

“嗯。”

宫欧抿着唇应了一声,眸子深深地盯着时小念的身影,喉咙仍然发紧。

是他让罗琪别太过份,否则他就把儿子带在身边养。

罗琪不敢让他这个偏执狂带孙子,便妥协了一小步。

原来真是这样。

她之前一直误会他。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