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不是爱,是强求

和整个宫家决裂,和自己的至亲父母作对。

够了,他已经为她受够了苦。

不能再受了。

不可能再受伤了。

“说话啊!”宫欧对她的沉默感到不满,额头用力地靠着她,“说你会回到我身边!说啊!说你不会放弃我们的感情!”

时小念站在那里,极力地忍住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嘴唇却不自禁地颤抖。

“宫欧,我们之间那不是感情,不是爱,是强求。”

她的声音战栗。

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是一份强求。

强求到他们彼此伤痕累累。

“就算是强求,我宫欧也要定了!”宫欧低声吼出来,字字刻在她的身体上。

“宫欧,你当初要和我分手的理智去哪里了?”

时小念问道。

他总是这样,只要他决定的事不管怎么样都要办到做到,要分手,就一定要分手;要和好,就非和好不可。

“我说过,我早就后悔了!”

宫欧放开她的手,修长温热的双手捧上她的脸,黑眸深深地盯着她,薄唇掀动,“当初推开你,你还是有危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该那么做!”

“……”

“既然不该,那我就改!我非改正不可,谁也拦不住我!”宫欧捧着她的脸说道。

如此顽固。

如此偏执。

别再说了,再说下去她怕她会跟着沉沦,不顾一切。

不行。

真的不行,明知道到时先受伤的是他,明知道是万劫不复,是无底深渊,她不能这么做。

就像莫娜说的,他有偏执型人格障碍,她没有。

“宫欧,我真的是不想继续了,我不爱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时小念靠在门上,低声说道。

“不好!”

“为什么?”

“当初你也不爱我,可到我身边久了,不照样爱我?现在还是一样,只要你天天在我身边,你就能重新爱上我!”宫欧霸道地说道。

“你这是强盗逻辑。”时小念无奈地说道,“你放过我……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宫欧堵了回去。

宫欧不顾一切地吻住她的嘴唇,霸道强势地封住,褫夺吞没她的呼吸。

时小念抵抗着,宫欧的大掌在她身上游移,争执之间,他的手指一把将她的领子拉下来,半边肩膀透着凉意。

宫欧吻着她的唇,薄唇游走在她柔软的脸上,一点点往下吻去。

时小念仰着头被迫地由着他吻,身体在他怀中微微颤动。

忽然,宫欧停下了动作,身体僵硬地站在她面前,低着头,一双黑眸定定地盯着她的肩膀,那上面有一个牙印伤痕,还未复原,结着一个个红色的细细的疤。

“为什么没去治疗?”

宫欧的眸子凝滞住,死死地瞪着那个牙印伤口。

“没什么好治的,只是咬了一口而已。”时小念低声说道。

他咬得这么深。

几天了还没退掉。

宫欧抬起手,指尖轻轻触碰向那个牙印。

他的指尖温热,触及她皮肤的一刹那,时小念的身体不由得颤了颤,心口悸动得无法自抑,她连忙抬起手将领子拉上。

她手臂一抬起来,宫欧这才注意到她的手臂上有着几处大小不一的瘀痕。

“怎么回事?”

宫欧的语气陡然震怒,紧握住她纤细的手腕问道,黑瞳死死地盯着她手臂上的瘀痕,“你被谁揍了?谁他妈敢揍你?”

找死!

“是我不小心碰着的。”

时小念低声说道,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她今天穿着一件长袖的裙子,袖子有些宽松,手一抬起来,上面的瘀伤就显露出来。

“不小心碰着会碰成这样?”宫欧根本不信,“到底谁揍的你!是不是莫娜?我这就去找她算账!”

宫欧的脸色难看极了,恨不得立刻将莫娜暴打一顿。

“不是她。”时小念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痕,“是那天记者采访的时候碰到的,没什么紧要,快好了。”

“这叫快好了?”

宫欧瞪着她手臂上的瘀青说道,攥住她的手往里拖,“你给我过来!”

时小念被宫欧拉进客厅里,人被重重地按坐在沙发上,她的身后就是那一面漫画涂鸦墙,但她没有勇气回过头去看一眼。

宫欧弯腰站在她面前,直接伸手捋起她的袖子往上,检查她手上有多少瘀青。

下一刻,时小念被宫欧推倒在沙发上,他伸手去揭她的裙子。

“你做什么?”

时小念紧张地看着他。

“检查你身上还有没有瘀青!”

“你别乱动!”时小念郁闷地推开他的手,从沙发上坐起来,“我身上没没别的伤。”

“我不信,我要检查!”

宫欧说道,大手强势地朝她袭来。

“宫欧!”时小念再次推开他的手。

她的挣扎让宫欧拧眉,“你躲什么,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

哪有他这样的。

能不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宫欧的动作有些蛮横,手指压到她腰上的瘀伤,痛得她有些难忍,宫欧扫了她一眼,时小念立刻用尽全力推开他,将痛意改为愤意,怒气冲冲地瞪着大声喊道,“你给我坐好!马上坐好!不然我生气了!”

“我要检……”

“不准!坐回去!”

时小念愤怒地瞪着他,伸手拉下自己的裙子,腰上的疼痛还是很深刻,她极力地忍着。

“哦。”

宫欧竟也真的在她身旁坐下来,规矩地坐好,视线上上下下地扫着她,一脸质疑,“你真没事?身上没有其它的伤?”

“都说没有了,你想趁机耍流氓吗?”时小念瞪着他问道,故作活动着身体,以此来缓解腰上的疼。

宫欧睨她,理所当然地道,“对你做什么都是顺理成章,怎么叫耍流氓?”

“……”

时小念无语地看着他。

“在这给我等着!”

宫欧沉声说道,站起来往里走去。

见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时小念连忙按了按腰,好疼,本来昨天被撞到了,今天又被他狠按一下。

时小念站在沙发前,考虑着要不要离开,不知道封德和眉疤医生有没有收手?

她朝阳台的方向走过去,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宫欧阴沉的声音传来,“你给我站住,你要去哪?”

时小念停住脚步,回过头望向宫欧,宫欧站在不远处,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摆着两块叠好的白色毛巾,毛巾上面散发着热气,他一双眼睛幽幽地望着她,脸色铁青,“你就这么想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他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气。

令人不寒而栗。

时小念不由得道,“我只是想去看看封管家有没有受伤。”

她担心封德。

“封德练武的时候,你那个保镖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再说,你关心其他男人干什么?给我过来!”宫欧阴沉着脸说道,端着托盘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

好好的关心被他说得那么污。

她敬封德是长辈而已。

时小念抿了抿唇,回去在他身边坐下来,说道,“你把封管家叫上来吧,让他们别打了。”

封德都多大年纪了。

“你越说我越不让他上来!”宫欧对时小念的占有欲可以强到嫉妒一切异性,不分年龄。

“宫欧,你别这么蛮不讲理。”

时小念道。

“讲道理你就回来?”宫欧没好脸色地斜她一眼。

“……”

这跟她回不回来有什么必然联系,这也能扯上。

宫欧抓起时小念的手搁到自己的腿上,卷起她的袖子,拿起托盘上的一条热毛巾将她的手臂包起来。

毛巾是热的,但没什么湿意。

白色毛巾裹住她纤细的手臂,热气包围着她,竟舒服了一些。

“这是做什么?”时小念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我对医学不太懂,我前段时间在英国,医生整天就这么做。”宫欧坐在她的身边,低眸盯着她的手臂,眼神深邃,薄唇抿着,语气仍然不是很好。

“……”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