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九十一章

视线里似乎要朝自己走来的那个人停下脚步, 电话那头的徒弟突然也不说话了, 卫西反应过来, 转开目光不去看那个让人心烦的家伙:“阙儿?阙儿?”

好半晌才听到徒弟的回答:“……我在。那人怎么你了?”

卫西对徒弟就温和多了, 娓娓解释:“一个老对手, 从前坏我的好事,驱散过我的口粮,上次我跟天颐婉容他们去宴会,给你带的那些糕点,也差点被这人给抢去吃光,我跟他拼死打了一顿才保存下来带给你的。”

徒弟迟疑了起来,似乎不是感动的样子, 反而在努力思索着什么:“……有吗?”

卫西冷哼一声:“当时你不在我身边, 不知道也难怪。”

徒弟:“……”

卫西听他沉默, 想了想, 以为是在担心自己, 又换了个语气:“放心吧阙儿,这次就算打起来,师父也不会吃亏的。”

“……”徒弟安静半晌,好久之后才沉声道, “……你当真有那么讨厌他?”

卫西想到想到和此人下山以来的各种恩怨,毫不迟疑地点头:“当然。自他在凤阳镇抢度我几十口厉鬼开始, 我跟他之间的仇就已经不共戴天了。”

徒弟的声音越发艰涩了:“……就因为这个?”

卫西:“这还不够吗?”

吃喝对他而言原本就是人生第一大事,渡走到了他嘴边的厉鬼,可不就是血海深仇么?

电话那头的徒弟应该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长长地吁了口气,很疲倦似的:“卫西,你不觉得他身上也有些长项么?比如。”

过了一会儿,语气带上些许羞耻:“……比如阳气旺盛。”

阳气是挺旺盛的,但卫西几乎没有多想就下意识地回答:“可是我已经有你了。”

顿了顿,觉得自己这个回答有点不对题,目光瞥到入海公园内的另外几道身影,认出什么来,又加上一句:“更何况这算什么长项,他身边的朋友阳气也不见得多弱,为人却和善多了,比如有位姓夏的先生,就出手大方,给过我好多吃的。”

那场宴会之后就是夏守仁带人将后厨糕点送到的他手上,以至于他对夏守仁印象非常不赖,只不过话虽如此他却奇妙地也对夏守仁那身相对而言温和许多的阳气并不怎么有食欲。然而还不等他告诉徒弟这个,身边便传来了顾先生的声音:“卫大师?卫大师?”

卫西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所有人都在等自己,电话那头的徒弟在自己话音落地后再度陷入了迷之沉默,卫西不明所以,没时间多说,只好匆匆留下一句:“阙儿,我还有事,晚些再聊。”

就挂断了电话。

*****

“夏先生,您说得对。”重明此时发现了什么,捅了捅夏守仁的身体,“朔宗先生看起来确实是非常不开心的样子。”

夏守仁刚才嘲讽完就忙着删照片,此时回头一看也惊呆了,好友身边的气势分明比刚才更加阴沉,这哪止不开心,简直就像是被什么人给激怒了似的。

夏守仁不明所以,但目光循着好友的视线看去,很快又意识到了什么:“怎么会是他?!”

重明:“谁?”

“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头凶兽吗?就是现世之后朔宗寸步不离盯着的那头。”夏守仁神情慎重,“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怪不得朔宗心情要不好了。”

重明似懂非懂:“原来朔宗先生时是因为他在发怒吗?我刚才看他挂断电话的时候瞥了您一眼,还以为是您又惹他生气了呢。”

夏守仁啧了一声,领着重明前去慰问兄弟:“怎么可能,咱们这群天地仅存的瑞兽,从天道崩陷开始就相依为命,又是同类,感情别提多坚固了。你别看他整天叫我去死去死的,表现得像个老畜生,其实有我这么出手大方的哥们,他不知道有多珍惜呢。”

说罢脸上扬起一抹笑容来,正要开口招呼对方。

就见朔宗脸色漆黑地率先转向自己:“夏守仁。劝你现在离我远一点。”

夏守仁:“?”

重明:“?”

夏守仁含泪问:“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出手太大方了。”朔宗语气森冷地说道,“离我太近,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掐死你。”

夏守仁:“……”

重明:“……”

*****

重明:“相依为命……”

重明:“感情坚固……”

重明:“不知道有多珍惜……”

重明:“夏先生,朔宗先生好就是在生您的气啊。”

夏守仁也发现了,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只能一边抹眼泪一边回去删照片:“假的!都是假的!从来没有相依为命,他果然还是那个老畜生!”

顾先生已经安排好了摄制组的取景地,正顶着那几乎要把伞刮烂的狂风在雨里摇摆行走,此时他也敏锐地认出了入海公园里出没的那几个人,诧异地大喊道:“朔宗先生?!夏先生?!你们怎么也来了?!”

顾先生跑得很快,双方越发接近了,卫西视线当中,那个披着黑色雨衣的高大男人已经缓缓将电话塞回了兜里,同时目光复杂莫测地瞥了自己一眼:“过来处理一些事情。”

他视线深邃,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声音低低的,穿过喧杂的雨水钻进耳朵,叫卫西莫名地觉得熟悉。不过他俩之间打了那么多次,本就不陌生,以卫西的脑容量,自然没法想得更深了。

顾先生得到回答后倒是立刻不意外了,还跟卫西介绍:“卫大师,这位是朔宗先生,以前也给我们节目当过顾问。”

团结义卧槽了一声,上财经杂志的国民企业家给《相信科学》当顾问,这让他有种次元壁破裂的诡异感:“真的假的?朔宗先生居然也……?”

顾先生瞥了一旁看到传说中的大企业家后变得呆呼呼的气象局工作人员一眼,含蓄地解释道:“朔宗先生身边……有一批能人异士。”

除了他之外,其他道长们也明显知道些什么,都没有表露惊讶的情绪,道协的权老道长甚至还颇为熟稔地朝对方打了声招呼:“朔宗先生,别来无恙。现场都还好吧?”

团结义就见这位直勾勾盯着自己师父的国民高帅富总算转开了视线,淡淡地瞥了某个角落一眼:“来了几个不速之客,已经解决了。”

气象局的小青年不明所以地朝着他的目光看去,双眼当即睁得老大,丢开伞撒腿就朝着角落跑去,一把推开正蹲在那抹眼泪唠嗑的夏守仁和重明,搂住正在泥水里昏迷的那几个人拼命摇晃了起来:“醒醒!醒醒!”

同时猛然想到刚才听到的话,抬头诧异地看向人群:“为什么叫不醒?这是你们干的?!到底怎么回事?!”

那几个集合偷拍照片的小网红都快被泡发了,现场却没有任何人表现出对他们的关心,视线中那位热衷慈善的成功企业家甚至对他的质问连眼神波动都没有一下:“这谁?”

“气象局来的。”顾先生尴尬地解释,“不怎么懂规矩,别跟他一般见识。”

小青年听懵了,什么叫不懂规矩?都有人昏迷在入海公园了,人命关天的事,这群人怎么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顾先生又搪塞他:“别担心了,估计就是天气太冷低血糖晕倒而已,你要是担心他们感冒,把他们搬到干燥的地方就好。”

小青年依旧惶惑他漫不经心的语气,前方的海面景观位便忽然响起一阵巨大的波涛声,现场这群对昏迷网红毫不上心的人此时却立刻被吸引去了注意力。

******

风雨越发的大了。

权老道长望着入海口,忐忑不安,用征询的语气开口:“朔宗先生,依你看,这次的事情……”

就见朔宗表情淡淡的,目光似乎扫了自己人群里的某个人一眼,声音似有不悦:“走蛟呆在这里想要化龙入海而已,阻止它入海的自有我们,你们不该走这一趟。”

“化!化龙!”

他说得轻描淡写,在场的众多道长连带顾先生却都险些要跪下:“真、真的是龙?!”

朔宗似乎不太爱搭理人,沉着脸没有回答,卫西也不理会,步出人群朝着站在景观台边缘的夏守仁走了过去,探头看了眼护栏外奔腾的黄河水:“那条龙就在下面?”

夏守仁在他走近出声的那一刻表情似乎有些惊慌,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开口想要解答。

但没等出声,他吝啬开口的好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它在水底,要化龙成功才能入海。”

卫西回头看了一眼,朔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近了,目光在他跟夏守仁之间徘徊了两圈,硬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了他俩中间。

得到一个后脑勺的夏守仁:“???”

卫西这会儿也没有跟他打架的心情,点了点头:“不能让它入海吗?”

这个问题其他道长倒是能解答了,立刻就有人开口:“古籍上有记载,真龙入海的过程中一般都会掀起巨大的波涛,同时引发强烈的风暴和海啸,至于有多大,根本无法估量。入海市这么多的人口……现在疏散已经来不及了,一旦它成功入海,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死伤惨重都是轻的。”

这会儿众人也终于意识到海面上突然出现的强台风是从何而来的了。

然而理解的同时,在场的道长们依然很难接受:“只是没想到……这世间居然真的有龙……”

朔宗似乎对他们语气里的敬畏不屑一顾:“很奇怪吗?跟玄武一样,龙本来就存在,东海里过去数量多得很,只是后来消失了而已。”

道长们顾不上他的态度,都有点难以置信:“跟玄武一样……?它们也被封印了么?”

朔宗摇了摇头:“是死光了,这头恐怕是自己修炼觉醒的。”

这么说来,这岂不就是世间的唯一一条龙?!

道长们咽了口唾沫,死死地盯着前方浑浊的水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天色越发的阴沉,水底那似有若无的危机感也来得越发猛烈了。

似乎就在忽然之间,呼啸的狂风变得越发刚猛,天空中聚集已久的云层也骤然打下了一道闪电。

与那道仿佛能劈开天地的光芒一同到来的,还有在场众人们内心心照不宣的认知——它来了。

海浪用几乎要吞噬天地的姿态疯狂拍打着入海公园的堤坝,好像在欢迎它们即将到来的主宰,有几次浪头甚至高到翻越进了护栏,极致疯狂波涛下,一道清晰的阴影开始朝着水面飞驰。

下一瞬,震耳欲聋的雷声后知后觉地滚滚袭来,破水声接踵而至,在场的所有道长们都怔怔地抬起了头。

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然而真正面临这一刻的时候,才发现人类的内心终究无法轻易摆脱本能的畏惧。

那是怎样的一副场景?一条通体青色的长龙跃出水面,视重力若无物,轻松翻卷着收尾在空中翻腾。它足足十几米长,身形蜿蜒而矫健,威严的龙首上遍布尖刺,硕大的双眼圆睁着,只轻轻瞥来一记眼神,就足够叫在场的人类心若擂鼓。

那是只有在神话中才能窥见的场面,如今却这样真实地出现在了眼前。

它的鳞片闪烁着绚烂的光芒,长须随风抖动,四爪散发着锋利的寒光,每一处细节都极致地贴近又冲破人类的想象。

朔宗也有些意外,挑眉道:“没想到居然是青色的。”

意识到卫西的目光,他耐心地解释道:“龙分三六九等,从色泽上区分,通常就是红黑白青金五色,世人以往有误解,认为金龙最珍贵,但那只是皇权带来的误判而已。真正上得了台面的,实际只有代表了东方星宿的苍龙,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那个青龙。由于东方属木,苍龙通常呈现青色,这条青龙还没有角,历过雷劫,只怕就要长出角了。”

他话音落地,压低的云层便骤然劈下了一道接着一道的闪电,径直打在那条徘徊在黄河上空的青龙身上。

青龙分毫不惧,张嘴朝着天空咆哮一声,硬生生受下了那些雷光。每一道惊雷之后,那条龙的身形就更壮大一些,与此同时,身上的鳞片也变得越发光华耀眼,光秃秃的额角,也果然开始长出肉眼可见的犄角来。

那条龙听到朔宗的评价,发出浑厚的大笑,姿态嚣张异常:“不错!不错!”

青龙明显非常的得意,它修炼了那么多年,才修炼到如今的地步,也相当清楚自己的存在对人间而言代表着什么。

现场的道长们以及顾先生的拍摄团队听到它的笑声,都是心神一震,膝盖下意识软了。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来意是什么,也很清楚让它入海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可这是龙!这是一头活生生的龙啊!

龙对这片国土的人们代表着什么,根本无需赘述,古往今来,就连封建时期最最尊贵的帝王都对它顶礼膜拜。如今白云苍狗,时光斗转,虽然进入了全新的时代,可深刻撰写在骨血里的本能是不会被改变的。

道长们哆哆嗦嗦地望着那条龙,看到的是自己发光的信仰,内心的激动甚至比当初看见玄武更甚,以至于权道长一瞬间就泪湿了眼眶。

乌云渐渐散去,青龙在空中一个摆尾,晃晃悠悠地转过头来欣赏自己的信徒:“人类,你们是来阻挡我入海的么?”

权道长望着那双无机质的眼睛,颤颤巍巍,说不出话来,哽咽地开口:“真……真龙在上,还请为入海市数百万子民考虑考虑。”

那青龙冷笑一声,一副高高在上俯瞰人间的姿态:“海洋里有我的宫殿,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还敢对我提出这么无礼的请求,不入海,难不成让我屈居在这条狭小的江水里么?”

权道长哽咽了,身为修道中人,他深知神灵残酷,实在不知该如何劝这条不将人类放在眼里的神龙改变主意。然而根植内心的认知又使他无法对自己的信仰恶语相向,只能分外煎熬。

那青龙明显也知道他不敢阻止自己,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却听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清朗的询问,带着真切的疑惑:“你说你是什么身份?”

青龙一顿,低头看去,就见对上了人群中一个小卷毛的目光,这小卷毛看着他的双眼里竟丝毫不见敬畏!

它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顿时怒了,伴随着越发激烈的海浪压低脑袋迫近对方,张口咆哮:“凡人!我修炼一千三百年,如今受完雷劫,已经接收到了传承记忆,正式成为这天上地下唯一一条青龙!是东方星宿的化身、这个国家的信仰、这片土地和海洋真正的主宰!你怎么敢如此冒犯我!”

在这片土地上,龙不就是千万年来文化的象征么?一旦成龙,怎么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称霸天下?

却见那卷毛依旧丝毫不惧,还又开口问道:“这么说来,你果然不是国家保护动物?”

这问题相当古怪,青龙满腔沸腾的怒火都被问得顿了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那是什么?你在说些什么?”

便见这卷毛脸上缓缓拉开了一个了然的笑容:“我知道了。”

下一秒,不等青龙搞清楚他知道了什么,脑袋忽然一重,它的犄角已经被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住了。

它刚才为了营造更加可怕的咆哮效果压低了脑袋,此时再想抬头,鼻子上已经轻灵地跃上了一道人影。

在场原本还在痛哭的道长们都懵逼了,眼睁睁看着卫西抓住那头青龙的犄角跳上了对方的脑袋,怔楞之后当即大叫了起来:“卫道友!小心啊!你要干什么?!”

他们很快就知道卫西要干什么了。

因为青龙愤怒的咆哮已经迅速转变成了尖锐的嘶吼,卫西抓着它的龙角,任凭它在空中如何翻腾都不肯松手,同一时间,张嘴朝着青龙的脑门狠狠地咬了下去!撕下两枚鳞片,混着鲜血嘎嘣嘎嘣地咀嚼了起来。

道长们:“!!!!!”

青龙:“嗷嗷嗷嗷嗷嗷!!!!!”

夏守仁也惊呆了,甚至惊恐地捂着屁股倒退了两步:“卧槽!卧槽!!风采不减当年!”

他反应过来,迅速抓住了一旁的朔宗:“卧槽!再怎么说也是条龙啊!!你快想想办法!!不能叫他就这么吃了啊!”

朔宗从刚才起表情就一直很沉静,此时听到他的求助,没多磨蹭,就一把拽住青龙疯狂扫动的尾巴纵身一跃跳了上去。

刚化龙的年青龙此时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刚才的嚣张也不知道到了哪儿去,此时只能一边嗷嗷痛叫一边翻滚摇晃脑袋试图将卫西给甩下去。可惜卫西双手抓得牢固得很,始终没有片刻的松动,吃东西的速度还奇快,没一会儿就咬秃了龙脸上大半的鳞片。

朔宗出现在龙头顶端的那瞬间卫西立刻警惕了起来,叼着鳞片怒目而视,新仇旧恨同时爆发:“你又要坏我的好事么!?”

那头青龙则隐隐感觉到了同为瑞兽的气息,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救我啊啊啊啊!!”

俩人终于杠上,观景台上,夏守仁安慰一旁已经被吃龙现场吓白了脸的重明:“没事没事,朔宗稳当得很,一定很快就能阻止他了。”

安慰声里,朔宗果然如夏守仁所说的那样迅速跳跃到了卫西的身边。

只见他蹲下身来,犹豫了片刻,终于出手——

咔嚓一声掰断了青龙的半边犄角。

然后递到了卫西的嘴边:“吃吗?”

分享到:
赞(193)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朔宗实力宠妻!

    大魔王2019/09/04 16:35:51回复 举报
  2. 可怜的青龙啊,嘎嘣脆

    匿名2019/11/21 21:44:55回复 举报
  3. 仿佛递过去的不是龙角,是块蛋糕一般自然…

    Lydia2019/11/24 15:00:54回复 举报
  4. ……楼上好想法….

    楚子安12020/01/03 19:53:24回复 举报
  5. 龙:我当时害怕极了

    匿名2020/01/20 00:12:23回复 举报
  6. 龙角…(⊙o⊙)…我想知道,它还能长回去吗?

    费嘟嘟的小可爱2020/02/07 20:41:20回复 举报
  7. 据说断龙角可是很疼的,而且疑似长不回来

    狼犬2020/05/21 08:12:37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哈我先笑为敬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就好像自己的所有物一样递过去了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已笑死2020/06/14 10:15:57回复 举报
  9. 二徒弟宠师尊是有原则的……原则就是师尊开心

    矮油2020/06/28 14:14:45回复 举报
  10. 呔!昏君噫——————呀!!

    活着就是为了丘神绩2020/07/15 07:44:55回复 举报
  11. 粤家孩子想起了当年山竹。。。但其实本地土著看着其实除了珠江倒灌之外和平时夏天的大台风区别不大。。。

    cyq2020/08/19 00:27:46回复 举报
  12. 先把老婆哄好了再说

    竹竹竹2020/11/14 06:01:51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媳妇比什么都重要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1/18 23:23:40回复 举报
  14. 卫西:终于遇到不是国家保护动物的动物了!可以饱餐一顿啦!

    呃..龙角这么脆弱这么容易掰断的吗

    冰糖山楂2020/12/07 13:37:42回复 举报
  15. 等一下,最后一幕怎么那么像…
    怎么那么像昨晚我哥给我递小蛋糕…
    我哥也是问我:吃嘛?
    (PS:楼上啊,朔宗是貔貅的说!!掰龙角可简单了鸭)
    (PPS:其实我觉得夏守成更想貔貅,贪财,而且貔貅也是毛发动物,但是夏守成又没有貔貅那么抠门就emmm 我觉得朔宗更像麒麟吧?麒麟是鳞片动物的说)

    阿离2020/12/25 00:44:36回复 举报
  16. 小西西真的饿坏了……二徒弟好宠师父吧啊。

    矮油2021/01/20 22:29:05回复 举报
  17. 他这是在刷好感么(o^^o)
    心疼一秒青龙

    棉花糖2021/02/10 12:41:20回复 举报
  18. 好饿哦
    看着龙角俩字就有种看到了巧克力棒的感觉

    三十九块九2021/06/22 08:52:24回复 举报
  19. 有点暴露了吧。朔宗不是陆阙,一下拿玄武举例,不过以满脑子食物的卫西估计也想不到

    您的称呼2021/09/23 07:53:33回复 举报
  20. 四大瑞兽吗?毕方(也有说是重明鸟)、白泽、麒麟、烛九阴(也有说是貔貅)。。。朔宗是麒麟还是烛九阴?!不像貔貅,貔貅和饕餮是兄弟,不是骨科。烛九阴倒是挺符合,有黑色鳞片,能通幽冥界,能超度亡灵。。。麒麟也符合,守护四方安宁、聚财、黑金色鳞片。。。

    Cococandy2021/11/14 07:47:27回复 举报
  21. 青龙:嘤,化龙已经很难了还要吃狗粮?嘤,嘤嘤嘤

    山河故里2022/01/14 15:31:20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