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九十章

手机里的广告音效还在播放, 顾先生却已经没有精神去看上头那些奇妙的画面了, 他想到自己刚才对卫西夸下的海口, 就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已经走到了最终点。

工作那么多年, 跟全国各地的道协佛协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人生中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奇葩的道观和道长。

团结义窥见他的状态,莫名觉得有点不妙,偷偷朝自己师父说起悄悄话来:“师父,您说顾先生他不会反悔吧?”

卫西再笨也是能看出别人为难的状态的,见顾先生这么魂不守舍,一时间想到邱国凯的担忧,也不由发起愁来——

山外的世界真是水太深, 想堂堂正正开个宗门怎么就这么难。

******

一行人心思各异地辗转了各种交通工具到了顾先生所说的入海市, 二徒弟不在, 卫西在飞机上闷得难受, 只能全程昏睡, 一下飞机就感觉到了外头山雨欲来的紧迫感。

停机坪上只有他们这一辆正在滑行的飞机,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呼啸的狂风夹杂着湿密的水汽扑打在脸上, 风力强悍到几乎可以让瘦弱些的人无法安稳站立。由于地处海边,入海市空气比京城潮湿很多, 这使得剧烈的狂风带到体表的感受越发的不舒适。

踏下飞机的顾先生抬头看了眼天色,脸上甚至控制不住地流露出了些许的恐惧。

这一趟的事宜非同小可,又来了几乎小半个京城道协的道长。从新南回来那么久, 许筱凤还魂后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正常,连带况志明权老道长这样的熟人,几乎都一并到了,表情如出一辙的凝重。

都是同行,卫西看见他们主动打了个招呼:“各位道友,好久不见,你们律师找到了吗?”

他记得离开新南之前听他们提起过要众筹组织找个有名的好律师替玄武脱罪来着,作为有意进入京城道协的未来一份子,卫西代表太仓宗也意思意思捐出了一千块,各家贫寒的道长们为了宗门神兽这次真可谓是下了血本。

大伙凝重的表情被他这句话问得当即一顿,本想询问消息的顾先生也愣住:“各位道长要请律师?帮谁请的?是犯事儿了吗?”

道长们:“……”

道长们神情奇妙地回答道:“啊,新南那个邪教案件里,有个……同行犯了点糊涂,关进去了。”

顾先生挺懵:“这,这样啊,我们在法律界也认识一些能人,有需要帮助的还请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道长们不常接触司法这一块,听到他这无异于雪中送炭的话还挺高兴的,立刻咨询了起来,同时记录下顾先生提到的那几个擅长打刑事官司的律师的名字。

顾先生见他们这样关切,报完名字后不禁问了一句:“看各位道长的这个态度,犯糊涂的那位道长只怕不是一般人吧?难不成是哪个大道观受到了牵扯?”

道长们:“……”

唉,何止是区区一家道观的危机。

可他们也不想多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堂堂玄武参与邪教组织现在穿着黄马甲被关在看守所里,还打着马赛克上了新闻毕竟对本教不是什么风光的事儿。

一想到这大家又有点想哭,权老道长作为虔诚信徒,更是悲伤地揩了把眼角,这才老泪纵横地转开话题:“说来话长,不提它了,顾先生,我们到这后集体卜了一卦,但没人能卜出原因,入海市附近的这几次水患只怕真的不容小觑。”

*****

《相信科学》栏目组的人也带着本地气象局的人员等候在了停机坪上,很快证实了他的话。

“从上个月月底开始,强降水天气就由西到东影响到了黄河沿途以来的各个省份。从最开始发生水患的丘贤开始,往后的大通、天宜、彭博等市都相继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灾害。暴雨是从前天开始接近入海市的,几乎在进入入海市的同时,我们气象局就监测到它的威力变得强大了很多。到今天为止,暴雨已经降了整整一天一夜,市区积水严重,照这个势头下去,再过不久机场恐怕也会支撑不住。滞留下来的旅客已经达到了将近五万人,这次要不是获得特批,顾先生你们栏目组也是来不了的。”

他说着接起了一个电话,表情更加的凝重了:“什么?!”

放下电话后便无力地捏了捏鼻梁,语气沉痛地补充了一句:“各位,就在刚才,局里最新的勘测消息出现了。除了这波强降雨,海面上空又生成了一团新的气流,目前正在以每小时二十一公里的速度靠近我市,能量还在不断增强,只怕再过不久就要正式登陆了!不排除有诱发海啸的可能。”

***

机场内循环播报着由于天气原因飞机无法正常起飞的提示,到处都乱成一锅粥,滞留的旅客们愤怒地找着地勤们的麻烦,殊不知机场方面比他们更加焦虑恶劣的天气。

气象局已经将检测到的台风预警紧急播报了出来。

狂风扑打在候机楼的玻璃幕墙上,时而发出让人惊惶的碰撞声,停机坪上的飞机被吹得无助摇摆,卫西跟着道长们离开的时候,就听到航站楼里不少聚集等待值机的旅客都在议论纷纷——

“天啊,太莫名其妙了吧,现在又不是刮台风的季节,怎么会突然出来一个强台风?”

“是啊,入海市的这场雨也下得奇奇怪怪的,明明上周都还在晴空万里,哪儿来的这么多雨水?”

“你们不知道吗?现在网上都在说这是龙带来的,龙不刚好是呼风唤雨的神兽么?”

“前段时间丘贤也是水灾,有人在他们城区的河里拍到了龙的影子!你们看地图,丘贤那条河不刚好就是黄河的支流吗?”

“不对啊,新闻上不是说这是谣言吗?我妈朋友圈都转发说丘贤水灾的真相是因为水库山壁滑塌。你们还真相信有龙啊?”

“…… 你怎么就知道没有龙?新闻说了你就信?你也不想想最近黄河一路朝东的各个省份的强降雨,有那么巧合邪门儿的事吗?入海市刚好就是黄河入海的最终点,我看啊,这是那条龙已经到咱们这了!”

卫西听到那句紧张中难掩亢奋的话,回头朝那名旅客看了一眼。

龙……

一旁的顾先生同样听到了这些议论,望着那些讨论得正欢的旅客露出愁容:“卫大师也听到了吧?现在网络上关于这类的猜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不光威胁到社会稳定,还催生出了许多打着类似旗号招摇撞骗的犯罪分子,再不快点遏制住这股风头,只怕后果就要不堪设想了。”

气象局的员工对此也表现得非常无奈:“暴雨和台风的形成都是自然科学造就的,也不知道这些市民为什么会情愿相信这些没有根据的传闻。”

顾先生听到这样社会主义的话,也只能含糊地答应一声,紧接着忽然接到了一个来电,挂断之后语气严肃地回首道:“各位,我们要准备启程了!”

车辆飞速行驶在暴雨当中,车窗被雨水打得哐哐直响,路面不少地方已经积水积成了一片汪洋,轮胎碾过,溅起清晰可见的水花。

顾先生望着窗外,语速很快:“刚才入海市当地的网·警联系我,说有人在入海公园附近拍摄到了疑似龙影的照片,并上传到了社交媒体。好在他们已经在扩散之前把照片迅速删除了。”

车里的拍摄组已经迅速调试起了机器。卫西听他介绍入海公园的历史,这才知道原来入海公园就是入海市观看黄河入海风景的地方,拿出手机搜索出来一看,风景还真的挺漂亮。汹涌的河水在河道的终点悄无声息地汇入平静的汪洋,照片中两个色泽的水流划分出一道模糊又分明的界限。

车里的众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都显得有点紧张,气象局的工作人员有点不解:“……拍到龙影?顾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入海还真的有龙?”

他问到这个话题,语气也不禁敬畏了起来,不论是否唯物主义,龙这种生物对生活在这片国土的人们而言终究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也正是因此,网络上的各地人民才会对挖掘这段时间强降雨的真相如此乐此不疲。

顾先生虽然着急,但也没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勉强提起精神维护这位同志的世界观:“没有没有,不要相信这些不科学的东西,我们《相信科学》摄制组,这次就是为了破除封建迷信而来的。”

气象局工作人员的表情将信将疑,看向车里面色凝重的道长们:“是……是这样吗”

话音落地,就听车里忽然响起了一波清脆的游戏音——“抢地主!”

世界观摇摇欲坠的气象局工作人员:“……”

内心慌张的顾先生:“……”

情绪沉重的众多道长:“……”

况志明刚才被顾先生带来的消息惊出了满背的冷汗,此时无语地看着坐在前座的卫西:“卫……卫大师。”

卫西没抢地主,闻言莫名地回头看他:“嗯?”

况志明端详他的神情片刻,只能神情复杂地说:“……声音稍微开小点吧。”

卫西哦了一声关掉了游戏音继续打牌,气象局的工作人员总算不那么紧张了,看这位道长的态度本地确实不像是能有龙的样子,他放下心后转而开始联系本单位的同事持续关注起台风情况起来。

其余道长连带顾先生则都狂汗,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卫西强悍的心脏,殊不知卫西脑子里转动的完全是跟他们两个世界的思维。

长途跋涉那么久,二徒弟又不在身边,他已经有些饿了。

越发强烈的饥饿中,他盯着手机的游戏界面,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龙……据他从宗门信徒刘大妈处了解得来的消息,似乎并不是所谓保护动物。

*****

想到此他就开始对玩游戏心不在焉起来,随便打了两局,拿到的拿到的牌都是一般般,不如二徒弟在身边的时候好,很快就输了好多欢乐豆。

他关掉游戏开始望着窗外的雨发呆,身边那么多人,他却仿佛又回到了山头上百无聊赖的日子,手上不知不觉就点开了二徒弟的微信。

最后一条是对方离家之后发来的,当时卫西目送他离开,然后也是这么无聊地开始盘腿坐在门口吹风,手机就忽然震动了一下——

【回去。】

卫西望着这两个字发了一会儿呆,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居然按着语音键发出了一条空白的消息。

徒弟走得那么急,这会儿估计有事要做,卫西也没多想就准备退出界面,谁知手指还没来得及动,手机屏幕的界面忽然就变了,二徒弟的电话迅速打了过来。

卫西愣了愣才接起:“阙儿?”

听筒那边有雨声,噼里啪啦地打在很近的地方,背景里能听到些许喧哗,徒弟的声音听得不太真切,但似乎比往常要低沉浑厚一点:“你找我?”

卫西非常诚实:“一不小心按到了。”

他到现在还不太擅长使用山外头这个非常流行的工具。

徒弟声音顿了顿:“在看我给你发的信息?”

卫西:“嗯。”

徒弟似乎就笑了一声:“哦,吃东西了没有?”

卫西忽然就觉得不无聊了,望着窗外的雨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和徒弟聊天,视线里那座公园的招牌开始越发接近。

电话另一头,入海公园内,几个披着雨衣的人都在神情奇妙似有若无地偷看旁边。

半晌后终于有个外形姣好的红发女郎忍不住好奇地开口:“……这么紧急的时候,怎么朔宗先生突然开始自顾自打起来电话了……”

夏守仁往那边扫了一眼,看到那抹黑色雨衣,也没往心里去:“他临时被我们叫出来,没看碰面时脸黑的那个样,估计京城里急事儿不少。”

红发女观察力似乎比一般人要敏锐许多:“不对啊,说急事儿怎么还有脸上带着笑的?他好像挺开心啊。”

“哎?!”夏守仁也惊了,定睛一看,就迅速被受到打探的对象发现了,视线里的朔宗嘴角淡淡的笑意飞快消失,换上了以往常见冷漠,挪开电话,“那几个人弄好了没有?”

入海市大雨,海面波涛汹涌,入海公园为了安全早已经停止营业,然而这波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消息,竟然集结成群浩浩荡荡地组团跑来拍所谓“龙”的照片。

夏守仁看着他的表情,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那抹笑容是不是错觉,回过神后赶忙将刚才被弄晕的几个拍照片的市民拖到角落,又掏出他们的手机,轻而易举地解锁后删除了本地最近的照片和视频。

“真烦,那么大的风雨来还敢来入海公园瞎折腾拍照,人类为了当网红真是不要命的,给我们添乱不说,也不怕被风给刮进海里。”夏守仁一边抱怨着,一边朝蹲过来帮忙的红发女道,“重明,你是不是视力不好啊你,居然能从那张脸上看出开心来。我他妈认识他一千多年都不知道他开心是个什么样。”

被他叫做重明的红发女愣了愣,再举目看去,就见朔宗已经背过身去看不到表情了。

******

卫西隐约听到徒弟拉远的声音说要弄什么东西,开口询问:“阙儿,你在干什么?”

徒弟的声音很快又靠近了,低沉而冷静:“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

那句话透过电波,语速慢而平稳,徒弟似乎正在做事,但始终有问必答,卫西借由此,眼前就仿佛出现了对方出门之前停在院子里回首看来的那道眼神。

徒弟在电话那头叮嘱:“好好呆在家里,我过几天就能回来。”

卫西手心有点热,刚想说自己现在不在家,正在行驶的大巴车就忽然停下了,顾先生的声音从车门方向传了过来:“卫大师,我们到了,准备下车吧。”

车门打开,原本只是模糊的雨声忽然变得清晰了起来,跟徒弟电话那边淅沥沥的背景音乐奇妙地交织在了一起。

徒弟似乎也听到了,声音顿了顿,立刻变得严肃了许多:“卫西,你在哪里?”

门口有人撑开了伞,卫西踏下台阶,目光朝着入海公园的围栏里望去,意外发现里头竟然有人走动。

他盯着前方一道背对自己的略有些熟悉的身影,一边思考着对方是谁一边回答:“我刚到入海市。”

下一秒,视线内的公园前方,那道身影倏地转了过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了愣。

卫西看着,对方披着黑色的雨衣,眉目英俊,一手拿着电话,雨幕里站得标枪般笔挺。

*****

朔宗错愕地看着入海公园门口那一柄接着一柄撑开的黑伞,余光下意识扫到了不远处澎湃而危险的海水,内心生出些超乎预料的不悦,目光对上卫西后,没多想就朝公园门口迈步走去:“你怎么——”

话音未落,便听电话那头传来卫西的声音:“这个讨厌的家伙怎么也在这里?”

朔宗:“?”

他下意识停下脚步,扫过周围,什么讨厌的家伙?

然后终于意识了过来,目光慢慢地垂落在自己身上:“…………………………”

******

不远处的夏守仁看着前方周身气势忽然阴沉得好似能看到黑气浮动的好友,抹了把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脸,自得地朝一旁的重明道:“看吧,还开心,他这像开心的样子么?开心个屁啊。”

分享到:
赞(229)

评论31

  • 您的称呼
  1. 怀疑卫西是龙,龙不是总吃不饱来着

    安娜桑2019/10/15 19:59:42回复 举报
  2. 又不像龙,像饕餮……

    安娜桑2019/10/15 20:43:45回复 举报
  3. 徒儿换个马甲你就认不出来了

    匿名2019/11/21 21:30:44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换了衣服就不认识了

    匿名2019/12/02 22:07:56回复 举报
  5. 朔宗。。。是貔貅吧?

    南明管理员2019/12/10 11:37:19回复 举报
    • 这么只进不出死要钱,肯定是饕餮哈!

      我想出去浪2020/01/31 10:15:05回复 举报
      • 发错了,是貔貅

        我想出去浪2020/01/31 10:15:37回复 举报
  6. 你见过有说龙是凶受的?

    雷公2020/02/21 17:02:47回复 举报
  7. 嘿,别说,还真有
    《铜钱龛世》的那条龙就是受,奶凶奶凶的,纯正的凶受

    白绮2020/02/26 17:44:16回复 举报
    • ls……我觉得,lls是想说凶兽,只是打错了……

      again2021/01/28 13:08:08回复 举报
  8. emmmm什么时候掉马啊哈哈哈哈

    锅总2020/04/15 09:11:22回复 举报
  9. 就我关注点与众不同吗?那女的叫重明欸,凤凰!(话说天宝伏妖录里的凤凰也叫重明,ky致歉)

    我保证早睡早起2020/04/16 22:30:55回复 举报
    • 重明鸟是重明鸟,凤凰是凤凰,不一样的。卫西不是龙,是饕餮啦。

      敷衍2020/04/29 15:29:55回复 举报
  10. 哈哈哈哈期待掉马的那一天

    白银六卫2020/06/14 10:10:47回复 举报
  11. 哈哈哈,换了身马甲就不认识了

    睡不到蓝二哥哥的人生毫无意义2020/11/18 23:18:34回复 举报
  12. 陆闕:差点忘了自己还是卫西讨厌的朔宗…

    冰糖山楂2020/12/07 12:58:23回复 举报
  13. 传说貔貅触犯天条,玉皇大帝罚他只以四面八方之财为食,吞万物而不泻,可招财聚宝,只进不出,神通特异。这个典故传开来之后,貔貅就被视为招财进宝的祥兽了。
    所以说,如果是貔貅的话朔宗应该怎么上WC呢?
    好出戏啊哈哈哈哈哈

    2021/01/12 11:27:59回复 举报
    • 因为他是貔貅,所以只能攻吗?

      真爱2021/06/08 22:12:15回复 举报
  14. 想到此他就开始对玩游戏心不在焉起来,随便打了两局,拿到的拿到的牌都是一般般,不如二徒弟在身边的时候好,很快就输了好多欢乐豆。

    绝对是貔貅!貔貅带鳞片,招财进宝,是财运赌运特别好的瑞兽(虽然也很凶)。

    1010片叶子2021/01/13 05:17:12回复 举报
  15. 嘿,今天发评如此流畅?如同吃了德芙一般纵享丝滑~~
    嗷~果然是我的错觉

    again2021/01/28 13:10:20回复 举报
  16. 唉。还以为要掉马呢!唉

    啊啊啊啊2021/04/07 21:41:50回复 举报
  17. 卫西应该是饕餮,龙不会吃不饱而饕餮会。饕餮饭量很大而且什么都吃很难吃的饱

    匿名2021/04/13 03:35:07回复 举报
  18. ls是我忘记打名字了

    贺朝老婆(决定改名叫玲)2021/04/13 03:35:32回复 举报
  19. 半晌后终于有个外形姣好的红发女郎忍不住好奇地开口。这个应该是凤凰或朱雀吧红色的应该就这两个应该不可能是三足金乌或者毕方

    贺朝老婆(决定改名叫玲)2021/04/13 03:43:55回复 举报
  20. 重明啊重明,不是凤凰也不是朱雀她就是重明鸟,重明鸟

    邙里弦2021/05/13 17:32:02回复 举报
  21. 危 龙 危
    危 宗朔 危

    三十九块九2021/06/22 08:46:05回复 举报
  22. 危 龙 危
    危 宗朔 危

    三十九块九2021/06/22 08:46:05回复 举报
  23. 纯正的凶受卫西貔貅

    匿名2021/09/29 15:56:24回复 举报
  24. 朔宗是四大瑞兽之一吧?四大神兽只有青龙有鳞片。。。四大瑞兽除了白泽和毕方,麒麟和烛九阴是有鳞片的。。。四大凶兽里的穷奇和梼杌也是有鳞片的。。。其他神兽如龙之九子里的都有鳞片,应该不是貔貅,饕餮虽然是四大凶兽之一,但也是龙之九子的第四子,貔貅是第九子,看着故事发展不像兄弟骨科[AWSL][吃鲸][捂脸]

    Queenie. L2021/11/14 07:31:33回复 举报
  25. 四大瑞兽吗?毕方(也有说是重明鸟)、白泽、麒麟、烛九阴(也有说是貔貅)。。。朔宗是麒麟还是烛九阴?!不像貔貅,貔貅和饕餮是兄弟,不是骨科。烛九阴倒是挺符合,有黑色鳞片,能通幽冥界,能超度亡灵。。。麒麟也符合,守护四方安宁、聚财、黑金色鳞片。。。

    Cococandy2021/11/14 07:45:28回复 举报
  26. 啊啊啊啊终于要掉马了!话说作者还真是嘲讽了好多现象,好喜欢

    Catty2022/02/05 09:24: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