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江予夺平时不太喜欢去酒吧, 他那帮小兄弟喜欢去,叫他次数多了他才会去个两三次的。

音乐太吵,灯光太闪, 人太多,酒不好喝, 出来的时候脑浆子疼。

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混乱会让他紧张,会在很多时候把他猛地拉回记忆中的某些片段里。

虽然不太一样, 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个点,一个细节,甚至只是一闪而过的一抹光影。

江予夺拉低自己的帽檐,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盖的戳,跟在陈庆身后走了进去。

进门的时候看到了门边站着两个正在打电话的女孩儿,他愣了愣, 看来不全是男的啊……这俩是女孩儿吗?还是跟那个花店老板……哦听到声音了, 是小姑娘……

酒吧挺大的, 进去存完衣服之后江予夺顾不上看别的, 先几眼把地形给看清了。

有两层,走廊过去是厕所, 穿过舞池是吧台……现在是酒吧人最多的时间了, 舞池里, 吧台前,都是人,四周的人或站或走, 把桌子都埋掉了。

“我操!三哥!”陈庆进去之后就又转头冲他吼了一嗓子,脸上写满震惊。

江予夺还没来得及弄清他在震惊什么,就感觉有只手在他腰上摸了一把,顺着要往屁股上继续摸过去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了。

转过头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看到他转头,男人冲他笑了笑。

这个笑容实在是太露骨,江予夺哪怕是只接触过程恪这么一个一点儿也不像同性恋的同性恋,这一眼也已经明白了这个笑容里包含着的内容。

他猛地甩开了这个男人的手,转身推了陈庆一把。

“三哥!”陈庆凑到他耳边往舞池靠里的台子上指着,“快看!这他妈也太……”

陈庆这帮人,上酒吧最有兴趣的就是舞娘,还是第一次在看到舞娘的时候是这样的表情的。

江予夺拧着眉往那边看了一眼。

“……男的?”他说。

“是啊!你瞎了吗!”陈庆在他耳边吼,“光着膀子呢也没有胸!你看不见啊!”

台子上三个男的正在热舞,只穿着内裤和靴子,跟着音乐绕着杆子扭动着。

江予夺感觉自己有点儿受刺激,平时看姑娘这么跳的时候,他没什么特别的感受,但现在看到三个半果男人,全身上下湿透地热舞……

关键是他长这么大,就认识程恪一个同性恋,关于同性恋的所有想象他都会下意识地代入程恪。

现在猛地就会想象程恪在舞台上……

“这个酒吧不对劲啊!”陈庆又在他耳朵旁边吼了一声,“三哥!这酒吧有点儿奇怪啊!”

废话。

江予夺没理他,就在这儿站着两分钟不到,已经有三个人走过他身旁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撞到了他,他已经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判断,分不清各种触碰到底是危险,还是随手的挑逗。

他需要找个角落呆着。

“找张桌子!”他冲着陈庆喊。

“这个点哪儿还有桌子!先去吧台!”陈庆说。

“干嘛?”江予夺看了一眼吧台,从这里到吧台,要穿过人群,他实在已经不想再往里去了。

“送酒啊!”陈庆晃了晃手上的荧光章,“门票里带一杯酒啊!”

“喝个屁的酒!”江予夺瞪着他,“你他妈开车来的!”

陈庆愣了愣:“你什么时候还管我酒驾了?”

“我不去。”江予夺拧着眉。

“那不正好,”陈庆说,“一会儿你开车!”

没等江予夺说话,陈庆往四周看了看,指了指靠近楼梯的一个角落:“三哥你在哪儿等我吧!我拿了酒就过来!你想喝点儿什么吗?我请客!”

“不是酒就行,”江予夺叹了口气,推了他一把,“滚吧。”

看着陈庆挤进人群里往吧台那边过去,江予夺走到了楼梯旁边。

陈庆给他挑的这个地儿还可以,能看全一楼,背后是墙角,很安全。

他不知道程恪会不会去二楼,打算先在一楼看看。

眼前的闪动的光影,仿佛一帧帧卡顿播放的人影,跟轰头的音乐混乱成一团。

如果只是跟陈庆来随便玩玩,他还凑合能忍,但现在他在一个左右都有男人在接吻,前方还有半果男人在跳舞,时不时被蹭一下碰一下的,什么都听不见也什么都看不清的状态下,他得找到程恪,还不能被程恪看见,还需要发现潜在的危险……

他甚至连眼前这个小伙子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跟前儿的都没看到。

小伙子个子挺高,长得也挺清秀的,拿着一杯酒冲他晃了晃:“帅哥,一个人吗?”

“……不是。”江予夺说。

“哦,”小伙子有些失望,但很快又追了一句,“跟男朋友来的吗?”

男朋友?

男你大爷的朋友啊!

江予夺从来没有回答过这么困难的问题,他看到了举着两个杯子从人群里往他这边艰难地奋力挤过来的陈庆。

用了两秒的时间才咬牙切齿地回答了一句:“是的。”

“这样啊,那不好意思了,”小伙子笑了笑,“下回你一个人来的时候希望能再碰到你。”

江予夺愣了愣。

“三哥!”陈庆离着好几米就开始冲他喊,“三哥——”

转身准备离开的小伙子看了陈庆一眼,又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慢慢走开了。

“给你个喇叭行吗?”江予夺瞪着陈庆。

“我操!”陈庆把一杯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塞到他手里,“我操!这是个同性恋酒吧!同性恋酒吧!”

“我一开始不就跟你说了吗!现在在这儿震惊个屁啊!”江予夺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酸甜酸甜的还有气泡,也不知道是什么。

“刚有人掐我屁股,”陈庆一脸惊魂未定,“不是摸啊三哥!是他妈掐!”

江予夺叹了口气,没说话,用手把陈庆往旁边扒拉了一下,眼睛继续在人群里搜索着。

“我现在非常怀疑积家了,”陈庆凑在他耳朵边儿说,“他跑到这种地方来喝酒!你说他是不是……同性恋?”

“你不也来了吗?”江予夺说。

“……哦。”陈庆迷茫地应了一声。

江予夺很久没有这样做了,随便找个东西盯着,一直盯着,直到耳边的所有声音都消失,然后再抬眼在被隔绝了一般的环境里寻找。

一般是盯着对手,当所有的东西都被隔绝在自己和对方之外,他就能看到对方所有的动作,哪怕是最细微的。

其实程恪是很好找的,程恪很帅,有着跟很多人都不一样的气质,如果再跟林煦那样的大帅哥在一起……

哪怕是坐在阴影里,也能看到。

舞台右斜方,正好有一片阴影,程恪和林煦在一张高脚桌旁靠坐着。

林煦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略贴身的那种,微微绷出肌肉线条,加上那张普通人里很少见的帅气的脸,江予夺离着一个舞池的距离,都能看到四周饥渴的目光。

江予夺觉得程恪可能就挺饥渴的,毕竟已经莫名其妙被他亲过两次了。

但是大概三分钟的时间里,程恪的视线始终是游离的,偶尔会稍稍侧过头听林煦说话,嘴角挂着不明显的一丝笑容。

锁定了程恪的位置之后,江予夺以他的位置为中点,慢慢往四周扩张出去,寻找任何可疑的人,和可疑的动静。

没有什么发现,除了看到有两个人一边亲一边把手伸到了对方裤子里……这种场面让他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林煦居然把程恪约到了这样的地方来。

虽然四周很混乱,但江予夺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只是心里的不安始终都没有缓解。

这种不安来自于某种感觉,对于江予夺来说,却是很准的。

一直到他再次看到林煦,他终于猛地找到了不安的源头。

就是林煦。

他本来想要按林煦是喜欢程恪,想要追,所以约出来这样的思路去理解,但现在看到林煦冲程恪笑着一直说话的样子……

有些过头了,拍视频的时候并没有看出来他跟程恪有这么熟,交流也不算太多,但现在这种不断主动接近的状态,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江予夺皱了皱眉。

“三哥,”陈庆在他耳边吼了一嗓子,“我好像看到积家了!”

“嗯。”江予夺被他这一嗓子从隔绝的环境里猛地拉了回来,四周的声音一下像是炸了似的,让他好几秒才缓过来。

“那男的是谁啊?”陈庆继续喊着说,“看着跟他很熟,他俩不会是……”

“闭嘴喝你的酒!”江予夺打断了他的话。

“那男的好像挺帅啊,”陈庆说,“像个模……”

“你要喜欢让积家给你介绍一下怎么样?”江予夺瞪着他。

“算了吧,”陈庆说,“我还是喜欢女的……哎这里头也有不少女的,我刚还看到两个,真漂亮啊,不过好像是一对儿……哎三哥你说人家会不会以为咱俩……”

“滚。”江予夺看着他。

“……我上二楼转转吧,”陈庆叹了口气,“我还没上这样的酒吧玩过呢,来都来了。”

江予夺没说话,陈庆顺着楼梯上二楼了,他才松了口气。

但陈庆一走开没多大一会儿,他又感觉到了四周有些让他别扭的动静。

靠近的人,死盯着的视线……

他只能一直冷着脸,尽量让靠近的人感觉到杀气不敢靠近。

江予夺实在不知道就像程恪那样坐着有什么意思,林煦倒是两次想起身叫他去跳会舞,但他都只是笑了笑,林煦就又坐下了。

想跳舞为什么不能直接去跳,一定要拉着程恪?

江予夺扫了一眼舞池里正在疯狂蹦着的人群,以两个人面对面蹭着跳的为主,还有亲着嘴跳的。

这样的距离,这样没有防备的接触,想干点儿什么简直太容易了,别说捅一刀,就是捅十刀人倒地了都未必会有人发现。

程恪放下了杯子,偏过头跟林煦说了句什么,林煦点了点头,程恪站了起来。

要走?

江予夺立马把手里的饮料放到了楼梯上,盯着程恪四周。

程恪离开了那张桌子,往这边走了过来,江予夺迅速把自己藏进了阴影里,不过以程恪的迟钝程度,自己这会儿站他跟前儿可能都会被直接无视。

程恪进了舞池,估计是要穿过来,江予夺能看到他几次皱眉以及转头……被摸了?

穿过舞池后,他俩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三米不到,程恪没有发现他,径直走进了走廊。

应该是去上厕所。

江予夺犹豫着要不要调整到一个能看到厕所门的位置,但随便往之前程恪坐的那张桌子扫了一眼之后他猛地停住了。

桌子旁边没有人了,林煦不见了。

江予夺顿时紧张起来,手摸了一下裤兜,但什么也没有,进来的时候刀不让带,存在外头了。

他盯着往走廊方向过去的人,如果林煦跟着也去了厕所,就肯定是有问题。

只过了不到一分钟,江予夺看到了从舞池里穿出来往走廊过去的林煦。

林煦走得挺慢的,看步速不像是想要上厕所。

江予夺跟了过去,路过一张桌子的时候,他顺手拿了一个空了的高脚杯。

林煦没有发现他在身后,甚至也没有回头或者东张西望,只是不急不慢地走到了厕所门口。

走廊上有两个人正搂在一块儿,具体在干什么江予夺没有时间看,他一直盯着林煦。

林煦走到厕所门口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犹豫了两秒钟。

就这犹豫的两秒,让江予夺确定了他接近程恪的目的。

江予夺没有犹豫地冲了过去,在林煦吸了口气似乎是要缓和紧张情绪然后转身要进厕所的那一瞬间,他一把抓住了林煦的胳膊,把林煦狠狠地往墙上一抡,胳膊肘顶住了他的喉咙。

另一只手同时在墙上轻轻一敲,接着碎了沿儿的酒杯也抵在了林煦脖子上。

“三哥?”林煦从震惊里回过神看清他之后,吃惊地喊了一声。

“说,”江予夺沉着声音,“谁让你来的。”

“什么?”林煦看着他,想要把他顶在咽喉的胳膊肘拉开。

“别动,”江予夺说,“说。”

“我说什么?”林煦一脸的震惊和惊恐,“不是,这怎么回事儿啊!”

江予夺能看到余光里接吻的那俩已经跑开,走廊那头开始有人看了过来,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林煦从这儿带走。

但没等他动,程恪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程哥!”林煦喊了一声,“这怎么回事儿啊!”

程恪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半天才说了一句:“你怎么在这儿?”

“我就来上个厕所。”林煦说。

“没问你。”程恪回过神之后,视线先是落到了江予夺脸上,接着再看向他顶在林煦咽喉上的胳膊肘,最后落在了那个碎掉的杯子上。

江予夺能看到程恪脸上表情的变化,从震惊,到不解,最后是混夹着无奈的愤怒。

“江予夺,”程恪往走廊那头看了一眼,然后凑到了他眼前,一字一句地说,“给你三秒钟,放开他。”

江予夺没有动,看着程恪。

他知道程恪不相信他,也知道程恪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冲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会有这样的局面出现,但直到这样的局面出现了,他也没有想出对应的办法来,他只想在林煦伤害程恪之前阻止。

“一,”程恪盯着他的眼睛,开始数数,“二……”

江予夺的手有些发抖,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松手,后果会是什么。

虽然他现在松了手,程恪也不会再是他的朋友。

“三。”程恪说。

江予夺松了手。

林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程哥……”

“你先回去吧,”程恪说,“这事儿我找时间跟你解释。”

林煦没有动,看了看江予夺,犹豫了一下:“可是……”

“没事儿了,”程恪说,“我跟三哥有些误会。”

林煦又站了几秒,然后才转身走了。

程恪看了一眼江予夺手里的杯子,伸手过去轻轻拿过来放到了旁边的垃圾桶上:“江予夺?”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去拿衣服,”程恪看着他,“我们走。”

“……好。”江予夺说。

酒吧的服务员和保安跑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走廊进了存衣室。

刚拿了衣服要走,门口冲进来一个人:“三哥!”

程恪看清这人是陈庆的时候,都已经震惊不起来了,只觉得无力。

“开车来的吗?”程恪问陈庆。

“是。”陈庆点点头。

“钥匙给我,”程恪说,“你打个车回去。”

有时候他特别能明白,为什么江予夺会相任陈庆,因为陈庆会无条件地相信跟江予夺有关的任何人和事。

这会儿他连问都没多问一句,就拿出车钥匙递了过来。

“我明天帮你开回店里?”程恪问。

“没事儿,”陈庆说,“这车后天才取,我跟车主熟。”

“嗯,”程恪点点头,“你也别在这儿待着了,赶紧走。”

走出酒吧大门之后,陈庆直接打了个车走了。

程恪跟江予夺一块儿走到了停车的地方:“我开吧?”

“你今天喝的那个不是酒吗?”江予夺问。

程恪轻轻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江予夺什么时候来的,又是躲在哪里,看了他多长时间。

“我喝的是饮料,”他说,“上车。”

“我也没喝酒。”江予夺说。

“我知道,”程恪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室里,“我闻得出来你没喝酒。”

江予夺上了车。

程恪扶着方向盘,没有发动车子,他这会儿脑子乱得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点儿什么。

坐了一会儿,他手机响了。

拿起来看了一眼,是许丁的电话。

“喂?”他接起了电话。

“这么安静?”许丁在那边说,“没在酒吧了?”

“嗯,出来了,怎么?”程恪问。

“没,”许丁笑了笑,“林煦刚给我打电话,说老三可能喝多了,让我问问。”

程恪松了口气,林煦没有把刚才的事告诉许丁,估计是怕出事,又找个借口让许丁再来问问。

“没事儿,已经在车上了。”程恪说。

“那行,我挂了。”许丁说。

“谢了。”程恪笑笑,挂掉了电话。

沉默了一会儿,他转头看着江予夺:“给我个理由,你认为林煦有问题的理由。”

“你不知道他也要去厕所吧,”江予夺说,“你刚走开没一会儿,他就跟过去了。”

“你知道在这种酒吧,一个暗示就可以去厕所干点儿什么了吗?”程恪问。

江予夺拧着眉转过脸看着他:“干什么?”

程恪没说话。

江予夺看了他好半天:“那你暗示他了吗?”

“没有。”程恪叹了口气,他的确没想到林煦会跟过去,也的确没给过林煦任何暗示,他没有拍完个视频就跟人约|炮的习惯。

“那不就行了?”江予夺说。

“如果他想,他也可以跟过去,”程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江予夺。”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我知道你是想保护我,”程恪说,“但是我真的扛不住这样。”

江予夺没有说话。

“今天晚上,我问你的所有问题,你都要回答,”程恪说,“如果你不愿意回答,我下个月就搬走,我的日子已经够烦的了,扛不住再处理这么多事儿。”

“搬走?”江予夺愣了愣。

“你就当没我这个朋友。”程恪说。

“别!”江予夺猛地提高了声音。

这声音里的焦急让程恪有些吃惊,他睁开眼转过了头,他不知道江予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江予夺看着他,过了很长时间,才再次开口,嗓子都有些哑:“你想问什么?”

“他们是谁?”程恪问,“你看到了什么?”

分享到:
赞(489)

评论52

  • 您的称呼
  1. 这就是爱啊

    小年儿2019/06/02 19:45:43回复 举报
    • 其实三哥早就爱上了积哥,一个糯米团就知道了。

      Cheryl2021/02/04 09:20:21回复 举报
      • 能不能在说带感情的评论的时候别用绰号,真的让人伤感不起来….噗对不起

        炭烤姜2021/05/14 01:16:58回复 举报
        • 我也看到积哥什么情绪都没了

          简拔萃2022/06/07 19:04:32回复 举报
  2. 大寸动心鸟

    野渡无人舟自横2019/06/22 14:34:18回复 举报
  3. 江予夺已被掰弯却不自知啊!

    阿酥2019/07/31 00:36:13回复 举报
  4. 为什么我看到那个“别”一秒泪崩呢

    1102019/08/07 12:10:27回复 举报
    • 呜呜呜我也是T﹏T

      匿名2021/06/04 12:08:47回复 举报
  5. 三哥是不是真的精神出了问题?就是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以及童年的不幸经历,让他出现了幻觉???

    匿名2019/08/22 21:56:03回复 举报
  6. 不是吧,他不是怕朋友消失吗

    匿名2019/08/27 14:33:19回复 举报
  7. 三哥这样真的好让人心疼啊

    顾昀我老公2019/09/14 23:26:47回复 举报
  8. 我都没发现我眉头什么时候皱起来的,woc好疼啊

    游玺2019/12/06 18:33:36回复 举报
  9. 「江予夺感觉自己有点儿受刺激,平时看姑娘这么跳的时候,他没什么特别的感受,但现在看到三个半果男人,全身上下湿透地热舞……」
    三哥,我怀疑你是个深柜

    szd!2020/01/21 17:26:22回复 举报
  10. 看到那个“别”,感觉鼻子一酸

    都喜欢2020/02/03 22:21:30回复 举报
  11. woc……难受啊……

    兔兔2020/02/29 19:29:34回复 举报
  12. 三哥啊,情不知所起啊

    苏轻2020/03/03 16:09:48回复 举报
  13. 莫名很耐受。。。

    元慕心疼三哥2020/04/10 23:55:56回复 举报
  14. 陈庆儿好可爱啊

    匿名2020/04/11 01:56:40回复 举报
  15. 三哥这个铁憨憨c

    九九归一2020/04/12 17:09:35回复 举报
  16. “他们”就是三哥心里的梦魇吧… 其实并不存在?三哥一直在自己吓唬自己???

    大年初三。。2020/04/12 17:29:50回复 举报
  17. 看得我很着急啊,他们什么时候才在一起啊?

    匿名2020/05/19 18:02:03回复 举报
  18. 这就是爱~爱~
    希望三可爱能跟恪哥好好谈谈让他能理解你

    路过的腐女呀2020/05/26 03:55:51回复 举报
  19. 唉,大寸这样不行啊,希望早点解决,看着好难受

    秋子2020/08/07 22:31:08回复 举报
  20. 大寸独自在gay吧拍犯罪片

    匿名2020/09/03 15:19:51回复 举报
  21. 就只有我一个人想去找找那个酒吧吗?

    爱吃狗粮的同学2020/09/15 17:29:34回复 举报
  22. “这个酒吧不对劲啊!”陈庆又在他耳朵旁边吼了一声,“三哥!这酒吧有点儿奇怪啊!”

    笑到失声
    陈庆这个铁憨憨啊哈哈哈哈

    吃瓜群众2020/10/05 05:59:48回复 举报
  23. 一个暗示就可以去厕所干点儿什么了吗?”程恪问。

    江予夺拧着眉转过脸看着他:“干什么?”
    三哥果然才21岁,这么单纯,哈哈
    听到要搬走,三哥急了哈,这倒霉孩子

    飞丞丞2020/11/03 22:36:22回复 举报
  24. 那个“别”我直接就眼眶一红鼻子一酸泪崩了

    琳琳2021/02/13 00:37:31回复 举报
  25. “别!”江予夺猛地提高了声音。
    没忍住ky,致歉。
    就突然想起长庚那句“子熹别走”,带着点儿小心翼翼的紧张和讨好,哎呦喂,心疼死了,如果在面前,估计就要直接抱过来亲亲哄哄了。【捂脸】
    ky致歉。

    匿名2021/03/01 15:36:39回复 举报
  26. 二樓留心了

    ih2021/03/04 22:23:59回复 举报
  27. 三哥就是吃醋了,

    积家2021/03/21 04:09:56回复 举报
  28. 心疼三哥,你们好好聊聊!!麻麻很急啊。

    沈洛忘羡花怜都是我老公2021/03/27 02:32:47回复 举报
  29. 三哥害怕失去却没想到原来他是爱上了程恪

    灵泽2021/04/15 01:15:29回复 举报
  30. 三哥这是吃醋了啊

    2021/05/11 13:23:48回复 举报
  31. 林熙是好人吗!
    一刷疑惑(・∀・(・∀・(・∀・*)

    公子您这是喜脉啊!2021/05/19 14:24:47回复 举报
    • 林感觉就是正常gay会有的反应啊……哈哈哈你不要被三三的脑回路带跑了 他真的有病 思维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心疼啊 林就是对程程有好感和兴趣 给都玩得很开吧

      匿名2022/01/03 14:06:44回复 举报
  32. 看动画时觉得这段怪怪的解释不清,原来原作居然是这样!!!!
    不过动画能不删掉而只是改了也很佩服了

    匿名2021/06/11 01:16:54回复 举报
  33. 真的很心疼大寸啊

    御柔(阿柔):O2021/06/24 22:32:16回复 举报
  34. 说真的,我觉得这俩人不在一频道上,程恪是爱情电影,江予夺是悬疑片,夹杂一些兄弟抱一下朋友一生一起走之类的BGM

    陈栎媱2021/07/23 01:31:52回复 举报
  35. 楼上笑死我了hhh

    哈哈哈2021/08/01 16:01:26回复 举报
  36. 我收回我上章的话……
    打死也不去这种酒吧,老子是有夫之人

    少白吧。(原名 卖核弹的小女孩(叫我卖卖叭QAQ))2021/08/28 23:35:41回复 举报
  37. 程恪已经是小三哥心里的一道光了,害怕离开程恪之后光就不见了。

    匿名2021/09/04 12:26:44回复 举报
  38. san ge qi shi bu shi pa ji jia shou shang, shi chi cu le ba……
    (xi tong wo bu kuai!)

    pin yin kuang2021/09/19 12:47:48回复 举报
  39. 大寸快说出来吧!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当你说出来那一瞬间就可以放开自己了

    匿名2021/10/27 13:54:07回复 举报
  40. 三哥打林煦,让我看的挺尴尬的
    但当我看到他说:别,又让我感觉很心疼,好像真的能夠听到他的声音,那样的歇斯底里

    2021/11/21 18:43:45回复 举报
  41. 三哥说过,他不想要因为他而消失的朋友

    U ´꓃ ` U2021/12/10 13:13:05回复 举报
  42. 程程对三哥是很特别的啊 之前就说了是光一样的 而且他对程程的态度都很特殊
    程程是gay啊 对自己喜欢的类型的帅哥动心真的太正常了 但是站在他角度遇到那么多麻烦事 感情只要一觉得累就会迅速败光 毕竟我觉得程程现在也只是普通喜欢 而且对方还是个直男还被拒绝过 所以他现在的态度挺正常的
    如果三三现在不努力挽留的话 可能程程真的会走哟

    2022/01/03 14:04:11回复 举报
  43. 三个好纯情啊……一个混社会的老大都不知道酒吧里的“规则”

    匿名2022/02/28 09:36:11回复 举报
  44. 要开始坦白了吗?快了吗?

    狗屁系统给爷爬2022/06/04 15:37:54回复 举报
  45. 三哥都说看到女的跳热舞他都没感觉了,那还是直?

    世界第一的初恋2022/06/14 15:22:20回复 举报
  46. 啊啊啊那个别字真的绷不住了

    梧桐瑞雪2022/07/01 00:13:16回复 举报
  47. 真的好心疼三哥

    梧桐瑞雪2022/07/01 00:13:5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