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看着江予夺一脸小心而又认真的表情, 程恪实在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再跟他交流下去了。

“给什么?”江予夺又问。

“给房租。”程恪没好气儿地说,低头继续吃面。

“没到时间呢,”江予夺说, “我就是没听懂你那个词儿,这也发火?你火气是不是有点儿太旺了。”

“gay吧, ”程恪咽了面条,犹豫了一下,用手指头在桌上写着, “g-a……”

“是个英语单词啊?”江予夺恍然大悟,一边在兜里掏着一边说,“我说怎么听不明白呢。”

他掏出了一支笔和一张裁好的烟壳纸放到了程恪面前。

程恪看了他一眼,拿过笔写下了这三个字母,再把烟壳纸推到了江予夺面前。

“怎么拼?”江予夺拿起来看了看,“哥哎给吗?”

程恪趴到了桌上:“随便给。”

“这单词什么意思?”江予夺问。

程恪没说话, 闭上了眼睛。

江予夺也没再问,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声音, 程恪睁开眼睛, 看到江予夺拧着个眉正在看手机。

估计是在查单词的意思了,他叹了口气, 坐好了继续吃面。

“明白了, ”江予夺说, “同性恋酒吧是吧,林煦让你上那儿去,所以他也是同性恋。”

“嗯。”程恪点了点头。

“哦。”江予夺也点了点头, 然后放下了手机,“怎么谁都知道你是同性恋?”

“我又没瞒着,”程恪说,“时间长了肯定都知道。”

“哦。”江予夺应着,想想又拧着眉,“那林煦是想追你吗?就跟正常男的追女的或者女的追男的那样。”

“不是,”程恪把最后一点儿面和汤都吃了,拿纸巾擦了擦嘴,“就是想交个朋友,后面不一定会怎么样。”

“知道了。”江予夺说。

程恪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是在想什么。

第二天还是拍视频,跟头一天没什么区别,江予夺依旧坐在角落的小沙发里,捧着杯茶看着。

今天有一个人,是昨天没来的,昨天来过的人今天都在,这个是多出来的,江予夺盯了半天,也没发现他有什么具体的工作。

许丁坐到他旁边休息的时候,他问了一句:“今天人比昨天多吧?”

“嗯,”许丁笑笑,“我一个朋友过来了,想跟程恪谈一下合作。”

“……哦。”江予夺没有继续问。

反正无论是什么合作,他都听不懂。

今天拍摄结束得比较早,午饭刚过就完事儿了,但程恪却一直没走,跟许丁还有那个朋友一块儿聊了能有两三个小时还没完。

江予夺中途去上厕所的时候程恪跟了出来。

“还得有一会儿,”程恪说,“要不要先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太麻烦了,专门跑一趟,”江予夺说,“你们说你们的,不用管我。”

“无聊吧?”程恪问。

“嗯,”江予夺笑笑,“我每天都无聊,没什么感觉。”

“你可以上楼去看看,”程恪低声说,“楼上有一个房间,里面收藏的……”

“什么?”江予夺也小声问。

“各种……情,情趣用品。”程恪说。

“什么情趣用品?”江予夺愣了愣,两秒钟之后他反应过来,“我操?还有收藏这些玩意儿的?”

“不是平时你在店里能买到的那种,”程恪清了清嗓子,“你要无聊可以看那个解解闷儿,那屋平时不开放,今天就许丁和我们在,就可以进了。”

“你看过?”江予夺问。

“没,”程恪说,“我还没时间去看呢。”

江予夺犹豫了一下,声音非常低地问:“要我拍点儿给你看吗?”

程恪看了他一眼,忍了半天最后没绷住笑了起来,靠着墙乐了好半天:“不用了,我就是怕你无聊,帮你找点儿乐子。”

“嗯。”江予夺笑了笑。

“那我进去了,”程恪看了一眼屋里坐着的人,“差不多半小时也就聊完了。”

“好,我……”江予夺往楼梯那边看了看,“一会儿上去看看。”

程恪转身进了屋。

江予夺从厕所出来之后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也没有人,他顺着楼梯上去了。

这两天他都坐在沙发上,差不多已经跟拍视频的那个大厅的背景融为一体了,好几次有工作人员走过来,到跟前儿了才猛地看到他坐在那儿,会被吓一跳。

这种感觉非常好,很安全。

所以这是江予夺第一次参观这个私人博物馆的一个个小厅。

不过他挨个把展厅都看了一遍之后,感觉突然明白为什么程恪会让他去看那些情趣用品了,大概程恪也知道,别的屋里的这些东西,他根本看不懂。

对于他来说,画就是画,瓶子就是瓶子,盘子就是盘子,一坨铁它就是一坨铁……

他站在屋子门口,愣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没有进去,转身趴在了走廊的栏杆上。

栏杆上挂着一个小烟灰缸,根据这两天的观察,这就表示这儿可以抽烟,他摸了根烟出来点上了。

有时候他会琢磨,自己把程恪当做朋友,是不是有些草率。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只认识了几个月甚至还并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就把这个人当做了自己的朋友。

他甚至不知道,像程恪这样的人,会不会把他当做朋友,又或者,能不能接受有这样的一个朋友。

跟程恪接触得越多,他越觉得,这样的朋友,注定是会消失的,自己也许是无聊和沉闷的日子过得太久,程恪就像是一小点亮色,他盯着这一点亮,就看不到四周的灰暗了,一但这点亮消失,本来的灰色就会变成黑色,要过很久才会淡一些。

只是现在想要退开已经来不及了,无论程恪是怎么想的,他都得守着。

朋友可以消失,但朋友不能因为他而消失。

楼下传来了说话声,应该是程恪他们聊完了已经走了出来。

江予夺掐掉烟,转身正要下楼的时候,一楼斜对着走廊的窗户外面,有人影一晃而过。

他猛地转头,盯着窗户。

窗户外面是停车场,大家的车都停在那里,透过窗户就能看到,但现在他只看到了被车压得乱七八糟的雪地,还有几小块黑黄色裸露的地面。

程恪掏出手机正想给江予夺打个电话,就看到他从二楼下来了。

一个情趣收藏品的房间,这小子居然看了快四十分钟……不愧是个街面上混大的人。

不过等江予夺走过来的时候,他又发现江予夺脸色不太好。

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他却看得很清楚,江予夺有些紧张,冲他和许丁几个人扯着嘴角笑了笑之后,视线就一直盯着右边的窗户了。

程恪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除了窗外停着的几辆车,他什么也没看到。

“你说不吃饭,那就不吃饭了啊,”许丁看了看表,“我让司机送你和三哥回去?”

“嗯。”程恪点点头。

“那过两天我出差回来,咱们就找个时间去店里看看。”梁义说。

梁义是许丁的朋友,之前许丁说的那个沙画主题餐厅,就是跟他一起做的,不过梁义只管出钱,不参与管理,前期敲定没问题之后,他就不管了。

“行,”许丁说,“别的就我跟小恪处理了。”

几个人一块儿去了停车场,经过窗户外侧的时候,程恪又特意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停车场也没有人。

他甚至专门盯了一眼窗户下面墙根那儿,只看到了一层积雪,连野猫野狗的脚印都没有。

许丁开车送他和江予夺回去,上车之后,江予夺还是有些紧张,回头两次往后看。

离开市郊回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之后,他似乎才放松下来,一路也没有说话,但又不是无话可说发呆的样子。

回到楼下,许丁的车开走之后,江予夺才像是憋了很久似地终于开了口:“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嗯?”程恪愣了愣。

“停车场的人。”江予夺说。

“没有。”程恪回答,他猜的果然没错,江予夺紧张的就是这个。

他的回答让江予夺皱了皱眉:“真没有?”

“真没有,”程恪轻声说,“就那一个窗户能看到停车场,真有人在那儿的话,会有脚印吧?”

江予夺看着他没有说话。

“从窗户那面墙到停车线那里,连个脚印都没有,”程恪说,“我专门看了。”

江予夺沉默了很久,盯着他的眼神很复杂,程恪甚至无法判断他眼神里的任何一种情绪。

“你什么都没看到,”江予夺也轻声说,“为什么会专门去看有没有脚印?”

程恪叹了口气:“你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往那儿看了,我觉得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所以去停车场的时候就专门看了一眼。”

“但是你没跟我说。”江予夺拧起了眉。

“我能说什么?”程恪问。

这次他看清了江予夺眼神里的情绪,满满的全是难受。

他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眼神,一瞬间就能让人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这个人的痛苦。

江予夺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很低,还有些哑:“程恪。”

“嗯?”程恪应着。

“你不相信我。”江予夺说。

程恪愣住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你不相信我,”江予夺又轻声重复了一遍,“是吧?”

“我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程恪回答得有些艰难,眼前这样的江予夺让他隐隐有些害怕,但却又让人心疼,他更多的是想要搂着江予夺拍拍他后背,但又不敢,于是只能在他胳膊上隔着外套搓了搓,“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关系。”江予夺说。

晚饭依旧是一个难题,本来就空空如也仿佛是在浪费电的冰箱,昨天被江予夺扫荡掉鸡蛋和火腿肠之后,就真的可以拔掉电源当柜子使用了。

“外卖?”程恪拿起手机。

江予夺没说话,看起来有些犹豫。

“行吧,外卖吃着烦,要不……点几个菜吧,”程恪说,“平时我自己一个人,点一个菜没意思,点俩又多了……”

“好。”江予夺点点头。

程恪研究了一会儿,点了个大骨汤,一个粉蒸肉,再加一份糖醋排骨。

“够了吧?”他问江予夺。

“你……”江予夺看着他,“是怎么保持身材的?”

“嗯?”程恪愣了愣。

“两菜一汤,都是纯肉,连一口素的都没有啊?”江予夺感叹着,“难怪要去健身房。”

“滚蛋,”程恪笑了笑,“我就是喜欢吃肉,想吃素的可以买水果嘛。”

“水果呢?”江予夺说。

“明天去买吧。”程恪说。

全肉菜们很快就送来了,程恪今天跟许丁他们聊得有点儿累,很久没这么用过脑子了,这会儿一闻到肉香,就想扑上去把两菜一汤都抢过来一个人吃。

江予夺倒是还和平常一样,吃得很认真,不让不抢。

“你不饿吗?”程恪边吃边问。

“我这一天什么也没干,”江予夺说,“就坐那儿坐着,没有消耗。”

程恪叹了口气:“我是真挺佩服你,让我一整天就那么……”

话还没话完,楼下突然传来一声炸响,程恪吓得一抖,接着又是一声。

楼下停着的车都叫了起来,哔哔叭叭呜呜地叫成一片。

“操!”等他反应过来应该是有人在放鞭炮的时候,江予夺已经站到了窗户边儿上,正往下看着。

他放下筷子,看着江予夺,等了一会儿看江予夺没有回来继续吃饭的意思,他才说了一句:“是小孩儿放鞭炮呢吧,快过年了。”

“嗯,我知道。”江予夺说,但还是站着没动。

程恪没再管他,低头继续吃饭。

一碗饭扒拉光了,江予夺才回到了桌子旁边。

吃完饭,程恪想要找个电影看看,非恐怖片儿的那种,但江予夺吃完饭之后快一个小时了也没说过几句话。

紧张的情绪应该没有,但是很警惕。

程恪不知道怎么样能让他放松下来,感觉也没有办法能让他放松下来。

躺在沙发上只觉得有些压抑。

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最让人崩溃烦躁的一种状态。

愣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感觉趴在他腿上的喵都快被他把毛都摸光了,他打开投影仪,随便戳了个片子开始看。

这是个爱情片,除了知道这俩人在谈恋爱之外,程恪完全没看进去。

片子快播完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有消息进来。

这一声铃声让他突然就觉得透了口气,他拿过手机看了看。

消息是林煦发过来的。

-程哥,今晚有空吗?

程恪看着这条消息,没有马上回复。

今晚有空吗?有空。

但其实他并不太想出去,可眼下这种烦闷压抑的情绪,又让他很难受。

他一直到手机黑屏了也没做出决定,只是拿着手机一下下转着。

最后他又打开手机,戳了几下,点进了林煦的朋友圈。

林煦的朋友圈发得不多,基本都是照片,但他想像中的私人照片一张都没有,全是工作照,而且都是工作过程中随手拍的。

莫名其妙让他有些好感。

盯着林煦头像上的照片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给林煦回了一条消息。

-在哪

林煦回复得很快,还是那天的“给吧”。

程恪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还有谁?

-我一个人喝酒呢

-行吧

程恪回完之后把手机放到了茶几上,转头看着在一边看小说的江予夺。

“嗯?”江予夺抬头看着他。

“我出去一趟,”程恪说,“朋友约了喝酒。”

江予夺愣了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然后才应了一声:“哦。”

程恪没再说别的,起身穿上了外套。

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发现江予夺一直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于是想了想,走到了江予夺跟前儿:“纸笔。”

江予夺从兜里摸出笔和烟壳纸递给他,他在上面写下了酒吧的名字。

“我就去这儿。”他说。

江予夺接过烟壳纸看着,他还想说点儿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不想让江予夺太担心,但从自己这个角度,又确实找不到任何需要把自己目的地告诉江予夺的理由,最后也只好什么都不再说了。

一辆车开到了江予夺面前,陈庆探出脑袋:“三哥。”

“你是不是已经回家了。”江予夺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上。

“嗯,不过在家也没什么事儿,”陈庆把车调了个头,“去哪儿?”

“一个酒吧,叫类似。”江予夺把地址告诉了陈庆。

“还挺远的呢,”陈庆说,“积家还挺能玩,要我这会儿去酒吧,肯定挑个近的了。”

这片儿大概是没有给吧,哥哎给吧,大概是没有……江予夺回忆了一下,gay,这三个字母还有快乐的意思。

同性恋有什么快乐的,找个男朋友女朋友的都比别人困难。

车开了一阵儿之后陈庆看了看后视镜:“三哥,后面那车……”

“知道。”江予夺说。

后面那辆车从他们打小区出来,就一直在后头,这会儿已经跟了快三条街了。

“拐弯了。”陈庆又说。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那辆车岔开之后,就没再有别的车跟着了。

但江予夺并没有觉得安全,毕竟现在他们的目标不仅仅只是自己,还有程恪。

按导航的提示,他们已经到了酒吧所在的那条街,江予夺往车窗外看着。

这世界上的酒吧街,都长得差不多,黑暗里无处不在的各种霓虹灯,无论多少霓虹灯也照不亮的街道,十米一换的音乐,高兴了又哭又喊,难过了又哭又喊,在这种地方,情绪表达都变得单调而歇斯底里。

“再往前就应该是那个差不多了,”陈庆看着外面,“这一个个的眼花缭乱,三哥你也看着点儿。”

“什么差不多?”江予夺看着他。

“酒吧啊,是不是叫差不多还是差不离的,”陈庆想了想,“哦好像是俩字儿的……”

“类似。”江予夺捏了捏眉心。

“对,类似……是那个吧!”陈庆指了指前面。

江予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很大的一个牌子,一眼过去就能看到一大片银色,银色中间有黑色的镂空,简单的两个黑色的字。

“是,”江予夺点点头,“找个地儿停车。”

陈庆开着车慢慢蹭着,往前大概开了二十米,有一辆车正好开走。

“有了有了有了,”陈庆赶紧打了一把方向,前面也开了一辆车过来,看样子是准备抢,陈庆立马一脚油门先抢了半个车身的位置,然后边骂边倒车,“操|你大爷!想跟你大爷抢位子还嫩点儿!傻逼!让你看看你大爷是怎么停车的!”

江予夺一巴掌甩在他胳膊上:“给你十秒,不下去抽他就闭嘴!”

陈庆闭了嘴。

停进车位之后,那辆车从他们车头前经过,开车的人转脸瞪着他们,一脸挑衅。

“来劲了嘿。”陈庆打开车门下了车。

江予夺叹了口气,陈庆这样的,下去十个,人家也不带多看一眼的。

他打开车门也下了车,慢慢走到车头,盯着那人。

那人跟他对瞪了两秒之后,收回目光,车继续往前开了。

“我这个,就叫狐假虎威,对吧。”陈庆说。

“这会儿找着脑子了啊。”江予夺回到了车里。

“不进去吗?”陈庆愣了愣,“在这儿坐着?”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低头点了根烟。

“不是,要积家碰上什么事儿,”陈庆有些茫然,“咱们在这儿也帮不上忙啊。”

“我怕进去碰上他了,”江予夺说,“我不想让他知道他出来喝个酒我还跟着他。”

“你保护他呢,还不能让他知道?”陈庆皱着眉,“再说了,咱们也经常去酒吧,还不能进去喝个酒了啊?那么多人呢,有几个人能跟你似的一堆人里一眼就能认出人来。”

“……你知道这是个什么酒吧吗?”江予夺叹了口气。

“酒吧不就是酒吧么。”陈庆看着他。

“这是个给吧。”江予夺说。

“给谁?”陈庆愣了愣。

江予夺没说话,盯着酒吧的大门,这会儿进去了大概七八个人,都是男的,估计里头也都是男的……他和陈庆要是进去了,应该不会太引人注目。

而且就像陈庆说的,在这里坐着,程恪要真碰上什么事儿,他们发现动静的时候恐怕已经晚了。

“给谁?”陈庆又问。

“行吧,”江予夺一咬牙,推开了车门,“进去。”

分享到:
赞(387)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给你

    小长2019/04/03 21:45:39回复 举报
    • 哈哈哈给三哥。。。

      2019/12/08 22:25:25回复 举报
    • 大寸:给…给你一脚!

      老渣(sb系统你再让我重新提交我就弄死你))2020/06/24 06:51:10回复 举报
  2. 哈哈,给谁!莫名觉得大庆好可爱*^o^*

    花花2019/05/23 22:28:39回复 举报
    • 同感同感,还想起了他给程恪的一些绰号有好多:恪哥,积家,积哥……还有啥 哈哈哈反正可爱死了

      阿酥2019/07/31 00:34:55回复 举报
  3. 真的很可爱hhhh想到乘客让他直接叫他积家的时候 程•无可奈何•恪

    匿名2019/08/20 08:54:21回复 举报
  4. 求各位大佬解答,我忘了为什么叫积家了

    掉入镇魂网2019/10/07 14:05:30回复 举报
  5. 因为程恪的积家表

    水墨2019/10/08 13:29:23回复 举报
  6. 你们讨论你们,大庆我就抱走了

    匿名2020/01/17 16:23:04回复 举报
  7. 三哥……进gay吧注意安全啊……

    szd!2020/01/21 17:12:36回复 举报
  8. 大庆??醒醒啊大庆在隔壁镇魂

    你在凝视费渡的同时骆闻舟也在凝视你2020/03/30 23:15:36回复 举报
  9. “拐弯了。”陈庆又说。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谁知道我想到了什么

    元慕2020/04/10 23:45:25回复 举报
    • 是想起了月刊双人单车了吗哈哈哈

      匿名2020/06/07 12:22:57回复 举报
  10. 回楼上,是三哥被恪哥拐走还弯了吗哈哈,我这奇特的解读力。。
    狗老师干得漂亮,三哥进了gay吧,就在弯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hhc

    九九归一2020/04/12 17:04:42回复 举报
  11. 三可爱在变弯的路上疯狂的试探

    路过的腐女呀2020/05/26 03:34:27回复 举报
  12. 大寸:给……给你一脚!!!

    老渣(sb系统又让我重新提交)2020/06/24 06:50:24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哈哈哈给吧

    匿名2020/09/22 12:45:00回复 举报
  14. “往前就应该是那个差不多了,”
    活生生笑了一分钟….

    2020/09/30 22:32:33回复 举报
  15. 等等,三哥和陈庆是两个人进去……会不会被误会啊哈哈哈哈
    (没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想到了)
    觉得可能会被发现诶嘿嘿嘿

    吃瓜群众2020/10/05 05:57:10回复 举报
  16. 一模一样的反应…哈哈哈

    小小小小雷2021/01/29 19:09:06回复 举报
  17. 搬砖的时候看着文笑得不成人样,不知所云同事以为我魔怔了。

    晚晚晚宁2021/02/22 16:03:35回复 举报
  18. 啊!進去陳慶便會知道了

    ih2021/03/04 21:54:43回复 举报
  19. 果然三哥和陈庆都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 哈哈哈

    灵泽2021/04/15 01:01:24回复 举报
  20. 三哥是真有人在跟着他还是ptsd啊??

    掉毛的喵2021/05/22 01:58:24回复 举报
  21. 给吧 xswl救救我 我不行了 大寸咋这么可爱

    御柔(阿柔):O2021/06/24 22:18:17回复 举报
  22. 居然还有gay吧这种东西……
    想去……带男朋友一起……

    少白吧。(原名 卖核弹的小女孩(叫我卖卖叭QAQ))2021/08/28 23:29:15回复 举报
  23. 哈哈哈哈哈看他们两个聊天笑死哈哈哈

    抱紧我的于炀2021/10/02 09:19:55回复 举报
  24. 祝大家2022年新年快乐!

    至今匿名2022/01/01 00:00:0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