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独自的路

这是陆清酒近几年来过的最好熬的一个冬天。虽然天气似乎是一样的冷, 但玄玉带走了他身体里最寒冷的一部分, 让他不再畏惧冬天, 可以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和尹寻白月狐在雪地之中奔跑玩耍,也并不会感到寒冷。

和城市里很快会被车碾成灰色的雪不同, 这里的雪洁白如同新棉,松松的铺在地面上,就像一层厚厚的毯。陆清酒弯下腰抓起一团, 揉成团状, 朝着白月狐砸了过去。那雪团刚好砸在白月狐的脸颊侧面, 直接裂成了颗粒状重新落回雪地之中,白月狐扭头看向陆清酒,陆清酒则发出一声大笑转身就跑, 却被身后跟上来的人直接搂住了腰举了起来。

一百多斤的成年男性在白月狐的手里却变成了轻而易举被拦腰举起的玩具,陆清酒开始笑着求饶,白月狐压根不理,直接扛着陆清酒大步进了屋子, 将他摔在了床上, 撸起袖子挑着眉道:“不用求饶,没用的。”

陆清酒眨着眼睛:“你要干嘛?”

白月狐:“你啊。”

陆清酒又开始乐:“不行不行,这个梗太老了,你换一个。”

白月狐:“不换。”他说话之际, 已经凑过来,在陆清酒唇边落上一个吻。两人缠绵的拥抱在一起,屋子里充满了和谐且温暖的气氛。

虽然陆清酒不怕冷了, 但他依旧期盼着春天的到来。和寒冷的冬日相比,他更喜欢充满了生机的春天,那时万物复苏,大地不再是单薄的白色,而可以铺上五颜六色的花毯,一切都是那么生机盎然。

然而时间一晃便过去了,过了年,到了二月份的时候,雪依然没有要化的意思。

陆清酒看着窗外的落雪有些担忧,白月狐安慰他,说这是正常的情况,因为此时还活着的四季神就只有冬神一个,所以他的能力也达到了最强的状态,春天会比往年来的稍微晚一些。

“至少还是会来的吧?”陆清酒问道。

“一定会来的。”白月狐给了肯定的答案。

直到三月中旬,一直连绵不断的雪才勉强停了,但温度却依旧没有上升,保持着零下的情况,陆清酒偶尔会偷偷让白月狐把他带去市里面买点物资,利用市里面的信号,他在手机上看了一下新闻,发现到处都在报道今年的气候反常。而社交网络上的人们都对这种反常表示了担忧,还有人趁此机会制造混乱,说世界末日快要来了,到处都是囤积物资的人们。陆清酒好不容易抢了一点自己需要的东西,和白月狐提着大包小包叹着气从屋子里出来,心想着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四季反常,会给人界带来这么大的灾难。

如果两界真如冬神所想的那样彻底融合,大量非人类生物融入人界,那时候恐怕人界真的会面临一场接近于灭绝的灾难。此时的人类已经完全遗忘了修行这种事,对于灵力也毫无掌控之力,对于弱肉强食的非人类而言,他们只是一块块肥嫩的食物而已。

陆清酒心中担忧,但害怕影响到白月狐,所以装作没什么事的样子。

白月狐自从三月份,就开始频繁的外出,虽然没有在陆清酒面前表现出来,但陆清酒还是察觉出了一点异样。

“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陆清酒问白月狐,他说,“咱们说好的,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

白月狐嗯了声,他怀里正抱着陆清酒,听到这话,便慢慢的用下巴蹭了蹭陆清酒的头顶,道:“结界快破了。”

陆清酒闻言心中一惊。

白月狐说:“清酒,如果结界破了,你的姥爷来找你,你和他一起离开吧。”

陆清酒正欲反驳,白月狐却阻止了他要说的话,他道:“结界破了,我也会跟着死去,不过没有关系,尹寻还在,到那时候他已经可以离开水府村……你就和他一起走吧。”

陆清酒道:“可是玄玉说过,唯一能阻止这一切的人只有我。”

白月狐失笑:“他肯定是骗你的,你就算拥有她的血统,但那血统一定非常淡薄……就算结界破裂,恐怕也和你没什么关系。”

陆清酒疑惑道:“谁的血统?”

白月狐没有解释,只是又吻了吻陆清酒,说:“我们做吧。”

陆清酒刚想拒绝,就被白月狐直接扑倒了,在这段时间里,白月狐一点没有掩饰自己的欲/望,尽情的享受着每一分钟时光,陆清酒根本舍不得拒绝他。

本该是阳春的三月,可却没有一点春光到来,整个大地上依旧寒气四溢,虽然没有下雪,但之前下的雪也没有要融化的意思。

一觉醒来,陆清酒发现自己的身侧空了,他迷迷糊糊的摸了摸床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摸到白月狐的身影,他起身朝着窗户看了出去,发现外面还是黑茫茫的一片,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只有被雪铺成莹白色的大地。

陆清酒心里浮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他摸了摸手机,想看看现在几点了。陆清酒看着天色,看着样子像是凌晨,可谁知道,他却发现现在已经早晨九点多了,但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太阳完全不见了踪影。

“月狐,月狐?”陆清酒尝试性的叫了一下白月狐的名字,如预料一般并未得到回应,“尹寻,尹寻你在吗?”

通常这个时间,尹寻已经过来吃早饭了,今天天色异常,也不知道他过来没有。

陆清酒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两人的身影都没有看见,不过好在很快门口就传来了踩着雪的脚步声,陆清酒走到窗边,看见了一脸惊恐的尹寻。

“怎么回事,天怎么没亮。”尹寻道,“我还以为我瞎了呢……”

陆清酒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白月狐不辞而别,定然是因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故。

“你先坐着吧,我给你去倒杯水。”陆清酒决定冷静下来,和尹寻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尹寻点点头同意了。

陆清酒走到厨房,正给尹寻倒水,却是忽的感到了脚下的大地发出一阵强烈的震颤,他手里端着水,差点没站稳连人带杯子摔倒在地上。

“地震啦!!”尹寻在客厅里叫道,“陆清酒,快出来!”

陆清酒连水都来不及端,便赶紧跑了出去,和尹寻离开了本来就不算太结实的老屋,站在了没什么障碍物的院子里。

老屋是石头砌的,在这样剧烈的摇晃下毫无反抗之力的倒了一部分,好在陆清酒睡觉的主卧和客厅还依旧建在。

尹寻和陆清酒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惊恐的味道。

“出事了。”陆清酒说,“我感觉不太好。”

尹寻也是脸色煞白,他似乎想要说什么,看了陆清酒一眼,又哆嗦着嘴唇把话给咽了回去。陆清酒注意到了尹寻的异样,连忙问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尹寻吞咽了一下,小声道:“白月狐那边好像情况不妙。”

“什么?”陆清酒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怎么了?”

尹寻说:“……他身边围绕着好多烛龙,他却不能动,好像在保护什么东西。”

陆清酒道:“我们过去能帮上忙吗?”

尹寻摇头,说恐怕帮不上什么忙,他和陆清酒虽然都是非人类,但其实能力和人类差别不大,过去真的做不了什么。

陆清酒立马想起了之前白月狐叮嘱自己的事,内心一下子变得焦躁起来,他咬咬牙道:“不,我还是想要过去。”

尹寻还想劝陆清酒。

陆清酒摇摇头,说他知道自己过去可能什么都帮不上,但至少,他希望在白月狐死去的时候陪着他,让他不至于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他舍不得。

尹寻叹气,有些忧郁,说自己就知道谈恋爱不是什么好事。

陆清酒又问尹寻白月狐具体在哪。

尹寻道:“我带你过去吧,两个人安全一点。”

“不,你待在这里吧。”陆清酒道,“等到两界融合了,你就能离开水府村了,到时候忘了我和白月狐,去世界其他地方看看吧。”

他说的很诚恳,因为这就是他心中所想的事,可谁知尹寻听完他的话却哭了起来,他虽然长大了,但大部分时间却依旧和个小孩子差不多,害怕了,受了委屈,就忍不住掉眼泪。

“我不想这样。”尹寻哭着说,“我不想一个人待在没有你们的世界里,虽然白月狐一直把我当成储备粮,但是我知道,他要是没了,你会伤心的……”

陆清酒只能安慰他。

但在这样的情况面前,什么言语都是苍白的,尹寻抬手擦了擦泪水,让泪水在他脸上变成了冰花,他说:“你一个人过不去的,得我带着你,走吧,清酒,我都想好了。”

陆清酒还想说点什么,尹寻却已经决绝的抬手,示意什么都不用再多说。

两人打算就这么出发,但因为天色太黑,陆清酒决定带几个手电筒和一些防身的东西在身上,便又返回了已经倒塌了一部分的屋子,在自己的卧室里找到了床头柜上的手电筒。不过在寻找手电筒的时候,他却看到了姥姥给自己留下的那个木盒。得到这个木盒后,陆清酒只打开过一次,就是在他生日的时候,其他的时间木盒依旧处于不能打开的状态。

陆清酒拿起木盒时,鬼使神差的顺手翻阅了一下放在木盒下面的笔记,他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一句之前一直不明白的话:“清酒,姥姥爱你,若是你遇到了糟糕的事,便多看看盒子里的东西吧。”

陆清酒看到这句话,浑身微微一颤,他想到此时在水府村发生的事,恐怕不会有比现在还糟糕的情况了,那这个木盒之中,是不是还装了点别的东西?陆清酒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便干脆将木盒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背着走出了卧室。

尹寻在外面焦虑不安的等待着,他不停的来回踱步,好似一只被困在原地的蚂蚁。

“走吧。”陆清酒走到了他的身边。

“嗯。”尹寻道,“你包里背着什么呢,看起来这么沉。”

陆清酒道:“没什么,一些防身的东西,你要带点什么吗?”他顺手递给了尹寻自己放到兜里的折叠刀。

尹寻稍作犹豫,还是接了过来,这一路上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东西,带点防身的武器也不错。

陆清酒则扛起了放在院子里铲土的铁锹,两个人就这么上路了。

时间已经接近上午十点,但天边没有一丝亮色,夜幕如同帷帐,将整个世界牢牢的笼罩住了。天空中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云彩的痕迹都见不到。四周没有什么声音,呼啸着的风,反而将整个世界衬托的更加寂静。

尹寻说起异界的事,他说异界虽然没有春秋冬夏,但是每个地方的气候都有所不同,就好比水府村是冬天,但市里面却是夏天,在人界是时间将四季划分,但在异界却是地域。当然,这种情况下,也就不能被称为四季了。

两人顺着小道,缓慢的行走着,天色太黑,山道太窄,上面还有积雪,走起来格外的不容易。只是在陆清酒即将要离开水府村的时候,身后却燃起了一道火光,陆清酒被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是自家的炭炉忘了关,把屋子给点了。不过在他仔细观察后,却发现那火光的来源是一把火把,而举着火把的,正是他的姥爷熬闰,只是此时熬闰的那一头红发,在告诉陆清酒,他是熬闰的另外一半灵魂。

“好久不见。”熬闰缓步走到了陆清酒的面前,笑着同他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陆清酒谨慎的回应,“有什么事吗?”

熬闰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陆清酒说:“我去哪里和你没关系吧?”他可是记得当初冬神的那只冰蝶就是眼前的红发熬闰注入他身体里的。

熬闰挑眉,似乎对于陆清酒的态度有些不满:“怎么,对他就是姥爷姥爷的叫,对我就是你你你?就算发色不一样,我也是你的姥爷。”

这话倒是不能反驳,毕竟姥爷糟糕的一部分,的确也是姥爷。但陆清酒依旧很警惕,因为他记得白月狐说过的话,白月狐说如果出事了,就让他跟着熬闰离开。现在熬闰突然出现在这里,说不准就是为了带走他。

熬闰却好似看透了陆清酒的想法,哈哈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里面没几分真意,反而带着嘲讽的意味。

“嗯,我知道你想什么。”熬闰说,“要是换了他,可能会把你带走吧,但是我并不想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陆清酒用眼神询问那你想干嘛。

熬闰说:“能死在一起也算是种幸福,去吧。”他手里的火把递给了陆清酒,示意他接下,“能用上。”

陆清酒看着熬闰,在闪烁的火光映照下,熬闰的脸明暗不清,但他的表情平和冷静,倒是让陆清酒,想起了黑发姥爷。

“谢了。”陆清酒没有在他身上感觉出恶意,便伸出手接住了火把。

“走吧。”熬闰说,“再去晚点,就看不到他了。”

陆清酒点点头,算是承了熬闰的好意,接过火把后转身就走,脚步略带几分匆忙。尹寻也瞅了熬闰一眼,跟着陆清酒离开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看着陆清酒远去的背影,熬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同谁说话,“但是这是他自己的路,得自己走的,你为了他好,他反而会恨你,就像当初……”

他说完这话,又自嘲似的笑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生气,不过生气也晚了,就这么气着吧,反正,一切都要结束了。”

陆清酒举着火把继续往前,这火把应该不是凡物,被凛冽的风吹着,火势也没有变小,最多不过是火光略微有些闪烁罢了。火焰将脚下的道路照的一览无余,还带来了温暖,简直像是一颗小太阳。这一路上,陆清酒都没有遇到什么东西,但他并未因此放松,因为跟在他身后的尹寻一直很紧张,不断的朝着周围的山林里看去。

“怎么了?”陆清酒小声的问,他觉得尹寻的状态不太对头。

尹寻说:“……有东西跟着咱们。”

陆清酒道:“什么东西?”

尹寻说:“很可怕的东西。”他说着又朝着右边望了一眼。

陆清酒深吸一口气,让尹寻冷静下来,又问他到达白月狐那儿还要多久。尹寻说至少还要半个小时,他们得从水府村的小路进入异界,然后绕到山顶,才能看到白月狐,

陆清酒嗯了声,不由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此时已经没有在下雪,但山道上依旧是及小腿的积雪,踩在上面一步一个坑,走起来格外的困难。

陆清酒想要走的快点,但在这种情况下加快速度,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况且他们身后跟着的那东西,似乎越来越近了……

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踩在雪地里的吱嘎响声,陆清酒起初以为发出声音的是他和尹寻,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他和尹寻并没有发出这么大的响声,其中还伴随着树木被压倒的嘎吱声。陆清酒扭头,看见了尹寻惨白的脸,尹寻注意到了陆清酒的目光,说:“没事的,他暂时还没跟上来。”

陆清酒道:“你不该跟我来的。”他是为了白月狐而来,已经做好来了牺牲一切的准备,可如果把尹寻也搭上了……

尹寻却笑了笑,笑容里没什么勉强,反而带着解脱,他说:“我早就想离开这里啦。”

陆清酒:“……”

尹寻道:“这里一个活人都没有,我待在这儿,好像待在一座冰冷的坟墓里。”他小声的说,“只能靠着记忆活着……”

陆清酒想起了在尹寻灵魂中看到的乌鸦还有荒凉的坟茔,感觉自己的胸口好似堵了什么东西。

“能遇到你是我的幸运。”尹寻道,“无论未来怎么样,陆清酒……我这段日子,都过的很开心。”

他话语落下,黑暗的森林之中便有一道黑影扑到了他们的身后,那黑影逆着光,看不太清楚模样,但也能隐约看出其轮廓十分高大,足足接近三米,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们低低的咆哮,雪白的牙齿隐隐反射着渗人的光芒,还有口腔里浓郁的血腥味,都在告诉陆清酒它不是什么好惹的动物。

“你走吧,清酒。”尹寻从兜里掏出了折叠刀,“我来就好了。”

陆清酒道:“怎么可能——”尹寻那么弱,他怎么可能把尹寻一个人留下来。

“求求你走吧。”尹寻却哭了起来,“白月狐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的,朝着前面走就能进入异界,然后再上山……你走吧,求求你了。”

陆清酒说不出话来。

尹寻说:“陆清酒,你要是还把我当朋友,就让我最后为你做点事好吗?”他擦干了泪水,“我知道自己是个很弱,很没有用的山神,所以……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

陆清酒定定的看着尹寻,最终吐出了一个好字,接着他举着火把迈步向前,却是感到自己的脸上一片冰凉,不是没有下雪吗,为什么脸上还会有冰花呢?难道他也哭了,不——他不应该哭的,至少在最后,应该给尹寻留下一个笑容。

身后咆哮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那怪物居然没有追上来,陆清酒没有去想尹寻用什么法子留下了怪物,他只能用尽全力奔跑,想跑的快一点,再快一点,至少让这一切不是无谓的牺牲。

粗重的喘息着,陆清酒眼前一片昏花,他不敢停下片刻,直到体力耗尽,跌倒在了地上,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水府村,到达了异界。

异界没有雪,脚下踩的是光滑的青石板,这是白月狐曾经带着陆清酒来过的世界。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踉跄着往前走,尹寻说了,白月狐就在山顶上,只要他能爬上去,就能看见白月狐了。

原本崎岖的山路,在此时更是变成了难以逾越的沟壑,陆清酒咬着牙往上爬,在心里不停的念着白月狐的名字,就硬撑着一口气,继续往上。

“白月狐,白月狐,白月狐……”当到达山顶上时,陆清酒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而熬闰给他的火把也在此时熄灭了,他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走到山边,看看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狐,陆清酒小声念叨着他的名字,伸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我来了,你可要……等着我啊。”

分享到:
赞(252)

评论43

  • 您的称呼
  1. (╥﹏╥)

    星眠2019/07/20 11:19:14回复 举报
  2. 要虐了想哭

    顾木.2019/07/21 20:24:27回复 举报
  3. 呜呜呜,其实红发的姥爷也没那么坏..

    金凌的舅妈2019/08/24 13:31:43回复 举报
  4. 姥爷本来应该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保护清酒只是两半灵魂有不同的方法吧

    羊驼大伦2019/09/10 02:09:16回复 举报
  5. 呜哇开虐了啊…

    苏沐晚2019/09/13 08:15:30回复 举报
  6. 被吓得浑身一凉。

    青柠2019/09/15 14:15:22回复 举报
  7. 开虐啦,呜呜呜o(╥﹏╥)o

    已经准备好两包卫生纸的小玹九2019/11/09 19:44:09回复 举报
  8. 知道是he的我丝毫不慌

    黥某2019/11/26 22:53:18回复 举报
    • 不慌是不慌,不過我當時看我五行缺你的時候還是哭了

      Yu小灰2019/12/08 19:40:47回复 举报
  9. 少昊呢,来保护你的肉啊

    1882020/01/02 11:51:13回复 举报
  10. woc啊我哭了,最怕这种地方了,姥爷尹寻清酒月狐都给我活着啊!

    热泪盈眶的夏渺2020/01/14 21:55:28回复 举报
  11. 深刻感觉到了西子绪大大写文的一贯风格

    醨醉2020/01/31 09:57:19回复 举报
  12. 呜呜呜不要虐啊!!(。í _ ì。)

    奇迹停停2020/02/09 11:10:33回复 举报
  13. 尹寻不能死啊……

    (╥﹏╥)2020/03/03 18:12:28回复 举报
  14. 我艹,很好,虐哭我了……呜呜呜呜难搞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7 12:51:29回复 举报
  15. 艹,回来看自己沙雕的评论……我为什么会哭?我可是看过遇蛇和十年的女人……果然那时候还是太嫩……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5/03 17:32:34回复 举报
  16. 楼上,搁我以前看虐文也不哭,可是我最近甜文看多了555,小心脏脆弱的一批

    背影2020/05/08 16:31:24回复 举报
  17. 我忽然非常不合时宜地心疼了一下姥姥,因为忽然想起姥爷是一条龙,龙有两个,而且龙性本yin,要是两个一起……疼死吧

    路易十六2020/05/23 20:34:29回复 举报
    • eam……说不定姥姥天赋异禀。就像海棠里说的……

      钟晚意有一堆黄色废料2022/07/28 15:37:16回复 举报
  18. 这怎么和五行一个样……我tm都快被虐死了……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5/29 00:02:30回复 举报
  19. 不慌是不慌,可还是会哭啊……
    是不是最近甜文看太多了所以我变脆弱了?
    呜呜呜……伊寻小可爱不要死啊……

    泪崩的小羽儿2020/06/10 22:21:34回复 举报
  20. 。。。。如此悲伤的时刻,我居然在吃薯片,听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就一点也不伤心了。

    白银六卫2020/06/12 06:38:50回复 举报
  21. 嘶…虐了ε(┬┬﹏┬┬)3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20:22:02回复 举报
  22. (;´༎ຶД༎ຶ`) இ௰இ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8 18:51:31回复 举报
  23. 尹小寻不会死吧……
    不要啊!!!

    花花2020/08/03 17:28:57回复 举报
  24. 伊小寻别死啊啊啊啊!!!

    哭了2020/08/04 02:08:14回复 举报
  25. 甜文一开虐没有在开玩笑的
    (一甜一虐的对比更强烈

    柠檬气泡水2020/10/16 00:08:00回复 举报
  26. 发表一下我清奇的关注点:“她”是女娲吗

    师尊的小抄手2020/11/26 17:16:44回复 举报
  27. 恭喜楼上猜对囖

    只是路人啊2021/03/19 03:43:42回复 举报
  28. 哭哭qwq要開虐了

    匿名2021/04/28 08:00:22回复 举报
  29. 啊…是刀啊……

    我爱秦川2021/05/02 20:30:05回复 举报
  30. 虐的时候我就不出来了 因为通常没有感觉 不打扰大家看文的状态啦

    墨筱柒冬眠ing2021/05/12 03:24:47回复 举报
  31. ε(┬┬﹏┬┬)3

    永世之梦2021/07/11 01:11:05回复 举报
  32. md,白月狐你坚持住啊,陆清酒来找你了(っ╥╯﹏╰╥c)

    想哭却哭不出来的纯情小学鸡2021/08/17 10:31:12回复 举报
  33. 喜欢过看虐文的我无所畏惧(。・`ω´・)
    毕竟遗憾也是一种美啊(个人观点)

    lazy2021/09/01 02:42:51回复 举报
  34. 前面甜到掉牙,后面虐到心肝脾肺肾

    苏轻2021/12/06 15:47:30回复 举报
  35. 高chao部分终于来了,唉,这节奏拖的…

    添哥的旺仔牛奶2021/12/22 19:40:06回复 举报
  36. 我之後也想去看看五行
    我不快啊啊啊!我今天也就看了三四章而已,為啥每次都發不出去!

    無名氏2022/01/22 19:34:13回复 举报
  37. 有点贱贱的想了一下,如果尹寻是弯的,那可能就没狐儿的事了。(狗头保命,评论护体)

    希望别喷的年糕精2022/02/03 19:51:29回复 举报
  38. 开虐了呜呜呜我害怕!!!

    匿名2022/02/10 22:20:00回复 举报
  39. 作者有話要說:
      收尾啦~~~另外兩界融合並不是人類會直接死亡,而是會和融合過來的非人類產生巨大的碰撞,肯定會死傷很大一部分,大家別誤會了厚_(:з」∠)_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6 14:44:53回复 举报
  40. 哎呀看得太快一听要收尾了秃然悲伤……但这种等级的刀刀不到我(◦˙▽˙◦)

    新月小可怜2022/04/30 20:11:28回复 举报
  41. 我坦白了我不装了。我喜欢敖闰

    脱了线的毛兔子2022/06/20 22:38:0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