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熬闰旧事

在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中, 生活却再次归于了平静。

玄玉和冬神的离开同时也带走了陆清酒身上的寒气, 让他在冬季里不至于太过难熬, 不用像之前那样简直像是被钉死在了暖和的炕上。现在陆清酒只要稍微穿厚点,就能去雪地里玩耍, 不用担心自己发烧感冒了。

降雪也不似之前那样连绵不绝,晴天变得多了起来。

白月狐则开始天天从外面带回来一些新鲜的食材,起初是味道比较好的禽和兽, 后面他沉迷上了新鲜的海鲜。

和人界的海鲜不一样, 白月狐从异界带回来的海鲜都是又大又新鲜, 比如模样长得和人界差不多的鲜虾,却足足有人的小腿那么大,被白月狐提着一串带回来时还在活蹦乱跳, 看着都十分诱人。陆清酒也感觉好像异界没有那么糟糕,至少对于以食为天的人类而言,异界充满了某种难以言说的魅力。

鲜虾的做法就比冻虾多很多了,清蒸之后用来蘸酱油就足够鲜美, 还能打成泥状做成虾滑煮汤或者烫火锅, 总而言之,虾子的吃法很多,但唯一共同之处就是味道都很好。

陆清酒做了个虾丸汤,清蒸几只, 爆炒几只,这虾子虽然大,但是肉质却很细嫩, 一点也不显老和柴。经过白月狐的介绍,陆清酒才知道这虾子其实是刚出生的幼崽,成年的这种虾足足有一个人那么大,不过那时候的虾就有点太老了,味道没有现在好。

陆清酒却还在想着和一个人那么大的虾是有多大啊……

除了虾之外,其他的海鲜也没有落下,什么螃蟹龙虾,鲍鱼海参,总之人界能看到的食物,异界几乎一样都没有少,全都可以找到替代品。

陆清酒用鲍鱼炖了汤,在寒冷的冬季里喝着不但美味还可以祛除身上的寒意,可以说他是非常喜欢了。

只是他们这样美滋滋的小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就有人看不下去了。

陆清酒也没想到,熬闰会直接找上门来,当场和白月狐打了一架。

他们打架的地点就在门口的院子里,陆清酒起初看到他们两个扑到一起的时候还在担心这两人打架会不会把家里给毁了,但后来证明他着实多虑,因为白月狐和熬闰都没有使用强大的力量,两人完全是凭借着**素质在互掐,没有要毁掉整个家的意思。不过即便如此,院子里还是一片狼藉,墙壁倒了好大一片,原本的鸡窝也被压平了。

熬闰表情恨恨,白月狐也不甘示弱,两条龙打的却像是两个人类,没有用一点法术,全都是拳拳到肉。陆清酒看的是哭笑不得,他想要上前阻止,但见两人打的那么投入又害怕自己被误伤,于是只能站在旁边干着急。

尹寻这货看热闹不嫌事大,从屋子里掏出两个烤红薯,递给陆清酒说咱们吃着看,可别把身体冷着。

陆清酒本来想拒绝的,但见白月狐和熬闰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便接过来一边暖手一边啃了起来。

只是让陆清酒没有想到的是,白月狐和熬闰打着打着,他竟是听到两人在吵架,熬闰在大骂白月狐无情无义,白月狐则怒吼熬闰多管闲事。陆清酒起初听到这吵架声的时候整个人表情呆滞了一下,因为他之前只听过红发熬闰的声音,却没想到黑发的姥爷也能说话。

“他们吵的真厉害啊。”陆清酒说了句。

“吵?什么吵?”尹寻满脸茫然,“他们有说话吗?”

陆清酒道:“……你听不见?”

尹寻摇摇头,示意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陆清酒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才不可思议的发现熬闰和白月狐的确没有开口,两人都是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而他们吵架的声音则好像是直接传入了陆清酒的脑海里。

“敖月,你竟是不肯放陆清酒走——你不知道他留在这里会死吗?”熬闰还在怒吼,“你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做你的爱人。”

“我的爱人如何需要你来置喙?”白月狐冷冷的反驳,“他想要留下,我便尊重他的意见,不像你,向来都是这么独断专行,不关心给予的对象到底想不想要!”

他们两人吵的热火朝天,陆清酒却有点愁,这都马上要到午饭时间了,这两人是还要闹多久啊,他尝试性的在脑海里叫了一声:“喂,你们能听见吗?”

白月狐和熬闰的动作瞬间停下了,两人同时扭头,对着陆清酒露出惊讶的表情。

“能听到?”陆清酒在脑海里继续喊,“你们还要打多久啊?”

熬闰马上把白月狐松开了,他从雪地里爬起来,两下拍干净了衣服上挂着的积雪,恢复成了温文尔雅的模样,温柔的微笑着走向陆清酒:“酒啊,你能听到我们的声音了?”

陆清酒道:“是啊……刚听到的。”他看了眼有点懵逼的尹寻,“别人听不到吗?”

熬闰解释:“这是龙族才能听到的声音。”之前他也尝试过用这种法子和陆清酒说话,但陆清酒对这声音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只好用写字的方式和陆清酒交流。这种方式虽然龙族通用,但陆清酒只有四分之一的龙族血统,听不到也是正常的事,然而今天陆清酒竟是捕捉到了他和白月狐交流的内容,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一来,他岂不是听见自己骂脏话了?

熬闰想到这里,又冷冷的瞪了白月狐一眼。

白月狐气的暗暗磨牙,恨恨的想着要不是顾着陆清酒的面子,他非得和熬闰打出个胜负来。

“酒儿。”熬闰从脑海里传来的声音,和红发熬闰区别并不大,他走到了陆清酒的身侧,伸出手轻轻的帮他把头顶上的雪花扫去了,“快点进屋子里,外面冷。”

“姥爷,我没事。”陆清酒道,“你别和白月狐打了……”

熬闰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自私。”他却还是有些不高兴,“你身体里有寒气,怎么能留在水府村,我之前还给你开好了路,就是想要你早些离开……”

陆清酒道:“现在我体内已经没有寒气了。”

熬闰闻言皱眉,他之所以将陆清酒冻僵,就是为了逼着白月狐将陆清酒送走,无论白月狐愿不愿意,继续待在水府村的陆清酒身体肯定是扛不住的,这样一来,陆清酒就必须离开,避开即将发生的那件事。熬闰本来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却没有想到隔了好几天再次回来这里时竟是发现陆清酒还待在家里,而且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冬神帮我把身体里的寒气驱走了。”陆清酒说,“我不用再离开。”

熬闰闻言神情复杂,欲言又止。

白月狐却抬步走到了陆清酒的身边,直接牵起了陆清酒的手,道:“酒儿,我饿了。”他挑衅的扬了扬下巴。

熬闰见状气的差点没又撸起袖子,对白月狐动手。

陆清酒赶紧劝住了两人,说咱们吃过午饭再继续行不行,这都快要十点钟了,再打下去饭都没得吃。

在食物的诱惑下,白月狐和熬闰最后选择了休战,只是两人还是有些互相看不惯,你一言我一语的挑衅着对方。

而全程最为懵逼的就是尹寻了,他站在旁边傻傻的啃着自己的烤红薯,没明白怎么他们这群人一句话不说就达成共识了,还友好的决定去做午饭,他们到底背着自己说什么了……

陆清酒还是第一次把熬闰请进家里,邀请他吃午饭。

熬闰显然对陆清酒的邀请很惊喜,虽然不喜欢白月狐,但还是压抑下了内心暴躁的情绪,恢复了之前见过的温和模样。白月狐也忍了忍,给了熬闰一个面子,他虽然不喜欢熬闰的自作主张,但说到底,熬闰也是陆清酒的姥爷,况且看来陆清酒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

“为什么不走呢。”熬闰在厨房里,低着头帮陆清酒处理着白月狐昨天从外面带回来的新鲜蔬菜,“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再为你清理一次道路……”

陆清酒摇摇头,语气坚定:“不,我不走了。”

熬闰道:“可是你会死的。”

陆清酒道:“一定会吗?”

熬闰微微蹙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陆清酒正在把肉剁成馅,打算做成肉丸后下锅炸,他一边剁肉,一边说:“可是我如果走了,白月狐会死吧?”他记得玄玉说的话。

熬闰继续沉默。

“姥爷,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陆清酒道,“可不可以告诉我?”

熬闰叹气,他说:“四季神已死,接下来就是两界相融……”

“那你希望两界融合吗?”陆清酒问。

熬闰抬头,他闭着眼睛,却好似凝视着陆清酒的面容,他说:“我不关心两界,我只关心你。”陆清酒是她留下的后代,也是唯一一个拥有龙族血脉的人类,他自然想要用尽办法让他活下去,可现在看来,陆清酒自己放弃了最后的机会。

“你还有最后的机会。”熬闰道,“你即便留下来,也不一定能拯救白月狐。但如果你走了,一定会活下来,等两界融合后,我可以保护你,给你找曾经人界大能修习的法籍,到时……”

听着他说的话,陆清酒却看向了白月狐,他和熬闰对话的时候,白月狐一直保持着安静,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菜盆里,但菜盆里被白月狐折腾的乱七八糟的菜却表明了他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淡定,陆清酒怀疑这会儿要是白月狐把他的毛耳朵露出来,那双耳朵一定是小心翼翼的立起来的。

“嗯,我知道。”陆清酒道,“谢谢姥爷,只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熬闰道:“你真的知道吗?”

陆清酒说:“知道啊,当时我的父母因为意外去世,我也想要把姥姥接出去,但姥姥却拒绝了,她说水府村就是她的根,这里有她想要保护的人,我当时并不明白,现在却懂了。”他笑了起来,“如果姥姥还在,她也一定会留下的。”

提到姥姥,熬闰的表情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他有很多话想对陆清酒说,但这些话,最终化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

陆清酒心下一松,知道熬闰不会再故意阻止自己。

只是虽然如此,厨房里的气氛依旧很奇怪,尹寻坐在客厅里实在是不敢进来,陆清酒端菜出去的时候问他怎么了,他说:“没怎么,随便换个生物发现家里有两条又四分之一的龙都会受不了的。”

陆清酒:“……”你的计数也太精确了吧。

因为姥爷留下来吃午饭,所以今天陆清酒特意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肉丸炖番茄,清蒸豆豉鱼,红烧蹄髈,酸菜滑肉粉丝汤,还有一个素菜一个凉菜,每个菜的分量都很足,放在桌子上满满一大盘。

熬闰上桌时,略微显得有些拘谨,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只是在他张口后,陆清酒注意到他空荡荡的口腔时,内心依旧有些刺痛。按理说陆清酒的母亲是被熬闰亲口吞下,但他却没办法对熬闰产生任何责怪的情绪,这一路相处过来,他从熬闰身上并未感觉到任何的恶意,只能感到浓浓的相护之心。

熬闰吃的很认真,每一口饭他都要咀嚼很久,再缓缓都吞下,和起初白月狐刚被领进家门的样子格外相似。

陆清酒看着他,就想起了吃不饱的白月狐,心里有些难受,但他也不好表现出来,只是静静的在旁边帮熬闰添饭。

今天白月狐少见的没有护食,甚至才吃一碗饭就把碗给放下说自己饱了还有点事,便起身出去了。尹寻也机灵了一次,吃完一碗后便说自己去帮着白月狐收拾一下院子,将饭菜和独处的时间留给了陆清酒和熬闰。

熬闰则受了他们两人的好意,一边吃,一边缓声用龙族独有的方式和陆清酒说话,他聊起了许多过往,说起了他和姥姥的初遇。

“你姥姥不太会做饭。”熬闰说,“我搬进来之前,她就天天吃咸菜配着白饭,整个人都瘦的不像样子。”

陆清酒听着,事实上在他出生后,姥姥已经可以完美的掌控火候做出美味的食物了。那时的熬闰已经离开了爱人许多年,而她也被迫学会了独自生活,只是这几句简单的话语中暗藏的心酸,却已难以用言语简单描述。

“我做什么她都喜欢。”熬闰道,“什么都吃的很多。”他说着旧事,神情里浮现出了陆清酒从未见过的怀念和温柔,“只是虽然吃的多,却一点不见胖,不知道吃到哪儿去了。”

陆清酒说:“姥姥是很瘦的。”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她都是一个瘦弱的老太太,村子里的其他老人年纪大了都有发福的倾向,但她却还是瘦巴巴的一个,看着让人心疼。

“嗯。”熬闰道,“那时的一切都很好,直到我被污染。”

这还是熬闰第一次说起关于污染的事,陆清酒听的心里微微一紧。

但熬闰并未在这件事上多做言说,似乎连他自己也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会被污染,不过他却告诉了陆清酒一个细节,就是和人类恋爱的龙族,会更容易被污染,至于为什么,他并未解释,或许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吧。

熬闰又说了很多关于姥姥年轻时候的事,关于他们的相爱,分别,和孩子的出生。

“我当时被迫离开,再次回来时,你的妈妈已经三岁了。”熬闰是笑着说这话的,“人类小时候竟是这个模样,和龙族完全不同……”

“龙族小时候不能化形吗?”陆清酒问。

熬闰道:“是啊,龙族小时候就是小龙的模样,得等到成年了,把幼龙角褪下来,才能变成人形……小龙族长的就和蛇差不多,一点都不可爱。”

没想到熬闰这么直白,陆清酒马上想起了被自己伤害的白月狐,唔……这么看来,被小孩嫌弃的白月狐,似乎也是情有可原。

“人类就不一样了。”熬闰似乎情绪很好,连带着话也很多,“软软的,小小的,一推就倒了,倒了还会哭,哭的鼻子红彤彤的……”

陆清酒强烈怀疑熬闰背着自己姥姥干过欺负自己女儿这事儿,不然为什么会描述的如此细致。

“不过哭了没关系。”熬闰说,“嘴里塞颗糖就好了,很好哄的。”

陆清酒狐疑道:“姥爷……你不会经常干这事儿吧?”

熬闰:“没有啊。”

陆清酒:“真没有?”

熬闰冷静的说:“就干过一两次吧。”

陆清酒:“……”

熬闰忽的想起了什么,道:“酒儿,你的幼龙角是不是还没脱呢?”

陆清酒说:“是啊。”这幼龙角敏感的要命,平时他压根不敢露出来,只有偶尔被白月狐逼的狠了才会被迫露出来,只是露出来之后的下场似乎更惨了一点,想到这里,陆清酒不由的有些脸红,但好在熬闰闭着眼睛,似乎是看不见的。

“怎么了,姥爷?”陆清酒想要岔开话题。

谁知道他问出这个问题后,本来情绪已经接近平缓的熬闰再次爆发了,生气的说白月狐真不是个好龙,陆清酒这幼龙角还没脱呢,还只是一条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幼龙,他居然就下了手!

陆清酒惊恐道:“可是姥爷,我都二十七了。”

熬闰道:“二十七?你才二十七?龙族二十七的时候才只是个白花花的蛋蛋呢,他居然对一只蛋下手?”

陆清酒:“……”姥爷你冷静一点,你看我四肢健全的样子哪里像颗白蛋蛋了。

熬闰显然对白月狐这头猪拱了自家这颗小白菜这件事耿耿于怀,要不是陆清酒拦着,他恐怕都冲出去再和白月狐掐一顿了。

陆清酒只能用尽全力劝说,说自己真的不能用龙族的标准来看,要是真的依照龙族的寿命来让他谈恋爱,他岂不是两百岁都算早恋了,那时候他人在不在还是个问题呢,总不能让白月狐抱着一堆骨头架子叫亲爱的吧。

“而且我记得我姥姥谈恋爱的时候也才十八吧,比我小了整整九岁了。”陆清酒说着说着想起了这茬,“姥爷……你……”

熬闰沉默片刻,决定跳过这个话题,说今天的饭菜可真香。

陆清酒心想姥爷这话题扭转的也是生硬的过了头。

陆清酒又和熬闰聊了一会儿,却是想起了什么,转身进了趟卧室,从卧室里面拿出来了一对毛线织成的耳套,递给了熬闰,说这是自己织的,戴在耳朵上可以保温。其实也不是他不想给熬闰别的东西,只是别的东西都还没织好,就耳套能用,不过还是照着白月狐的耳朵比例来织的。

“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提前祝姥爷新年快乐。”陆清酒笑着。

熬闰小心的接过耳套,想在自己的耳朵上试试,但却发现这耳套是竖起来的,套不进两边,陆清酒解释说这是给龙耳朵准备的耳套,熬闰听后很是干脆的露出了自己竖起的龙耳朵。陆清酒注意到那双耳朵上面也是毛茸茸的,还一动一动,看的他手都痒了,但鉴于自己晚辈的身份,只能硬生生的忍住,但还是礼貌性的问了句,需不需要自己帮他戴。

熬闰点点头表示同意。

陆清酒略微有些惊喜,拿起耳套后小心的帮熬闰戴上了,熬闰的耳朵手感和白月狐的相似,只是毛稍微要粗了一点,但还是同样的柔软且毛茸茸,陆清酒看着熬闰戴着耳套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熬闰偏偏头,问:“好看吗?”

陆清酒笑着说好看。

“那我就留着了。”熬闰温声道,“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陆清酒道:“您不留下来吃个晚饭吗?”

“不了。”熬闰说,“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

陆清酒欲言又止。

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熬闰已经站了起来,走出去了。陆清酒赶到门边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熬闰的身影,他略微有些失落,一直在院中和尹寻修复院子的白月狐却走到了他的身边,开口道:“他怎么戴着耳套?”

“哦,我想着要过年了,就送给了他当新年礼物。”陆清酒奇怪道,“你不是不喜欢耳套吗?”

白月狐不高兴道:“谁说我不喜欢了。”他说完还露出自己的耳朵抖了一下,“冷着呢。”

陆清酒看着白月狐吃醋的小模样,实在是没忍住,伸手就握住了白月狐那双毛茸茸的耳朵,这下他也没有客气,握住之后还狠狠亲了一口:“没事,我给你重新织一对,不,织好多好多对。”

分享到:
赞(274)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姥爷和狐狸本来以为是两个人私聊,结果是三个人的群聊

    小七2019/05/21 21:35:53回复 举报
    • 龍有兩根diao,清酒是¼龍,所以清酒只有半根…

      Yu小灰2019/12/08 19:30:05回复 举报
      • 咳这章笑死我 好好笑

        zqtlp2020/07/25 04:33:47回复 举报
      • 卧槽只有半根你是人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昶枫2021/02/28 08:02:05回复 举报
      • 魔鬼魔鬼魔鬼哈哈哈哈笑死了

        小熊软糖2021/03/30 23:04:59回复 举报
      • 神tm半根哈哈哈哈哈

        艾欧尼亚昂扬不灭2022/03/13 21:18:00回复 举报
  2. 二又四分之一,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07 17:47:13回复 举报
  3. 这一章真的好搞笑啊先是私聊变群聊,然后就是二又四分之一条龙,接着就是那无比生硬的转话题

    一个常换网名的崽(狂笑当中)2019/08/18 10:22:34回复 举报
  4. 哈哈哈哈哈哈这章好有趣

    川下穷河2019/08/19 09:23:20回复 举报
  5. 哈哈哈哈哈哈姥爷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金凌的舅妈2019/08/24 13:24:58回复 举报
  6. 啊哈哈这章好有趣啊但是为什么感觉就像是开虐前的预示呢,不希望姥爷出事啊

    羊驼大伦2019/09/10 02:04:13回复 举报
  7. 抱着骨头架子叫亲爱的哈哈哈

    苏沐晚2019/09/13 08:04:36回复 举报
  8. 白月狐真不是个好龙wwwww

    余秋秋2019/09/15 10:40:25回复 举报
  9. 希望酒儿多给姥爷做几顿饭,希望酒儿可以给姥爷清洗青苔,姥爷太让人心疼了呜呜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09/22 21:39:32回复 举报
  10. 姥爷很可爱的啊

    你猜2019/10/02 19:52:42回复 举报
  11. 姥爷好可爱啊啊啊

    r2020/01/12 10:38:20回复 举报
  12. 我莫名觉得姥爷清酒和月狐的相处模式像极了丈人女儿和女婿

    爱上敖闰的夏渺2020/01/14 21:48:27回复 举报
  13. 这群龙也太可爱了吧!!!

    奇迹停停2020/02/09 11:03:04回复 举报
  14. 哈哈哈哈哈哈白花花的蛋蛋!好可爱!嘻嘻……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7 12:25:16回复 举报
  15. 对一颗蛋下手(滑稽)

    白银九2020/03/23 08:43:10回复 举报
  16. 好想养只龙…
    嗯 我真是疯了

    不想承认我是啾啾啾啾啾啵2020/05/07 11:55:55回复 举报
  17. 楼上,如果你想养一条龙,就要决定接受他除了美色没车没房,三餐就在垃圾桶里,还要等着承受两根diao,还贼大……真的不值得。

    路易十六2020/05/23 20:27:18回复 举报
  18. 这章真的笑点贼多hhhh
    二楼不是魔鬼吗?半根…..这是人说的话吗?

    我就是那个匿名小姐姐2020/05/28 23:57:26回复 举报
  19. 但陆清酒只有四分之一的龙族血统,听不到也是正常的事,然而今天陆清酒竟是捕捉到了他和白月狐交流的内容,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一来,他岂不是听见自己骂脏话了?
    熬闰想到这里,又冷冷的瞪了白月狐一眼。
    哈哈哈哈姥爷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清奇鸭哈哈哈哈太可爱了趴哈哈哈哈吃醋的狐儿也很可爱鸭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已笑死,有事烧纸2020/06/12 06:32:05回复 举报
  20. 按爪儿(◍˃̶ᗜ˂̶◍)✩ ~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8:52:39回复 举报
  21.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8 17:55:00回复 举报
  22. 姥爷表示还是要维持自己温和的形象!
    白月狐好萌啊!!!爱死了

    宋居寒的小卷毛2020/07/17 21:04:31回复 举报
  23. hhh跟蛋谈恋爱什么的

    花花2020/08/03 12:25:45回复 举报
  24. “而且我记得我姥姥谈恋爱的时候也才十八吧,比我小了整整九岁了。”陆清酒说着说着想起了这茬,“姥爷……你……”

    熬闰沉默片刻,决定跳过这个话题,说今天的饭菜可真香。

    陆清酒心想姥爷这话题扭转的也是生硬的过了头。
    woc哈哈哈哈哈哈这真的是一家一个样,这转话题是遗传问题吗

    哭了2020/08/04 01:59:50回复 举报
  25. 姥爷太可爱了(*≧ω≦)
    酒儿就是家里的家宠啊~

    阿了2020/08/06 14:16:31回复 举报
  26. 二楼说的你没说全吧,1/4的龙+3/4的人类=1/2+3/4应该是5/4(1,25)吧一条多一点ᶘ ͡°ᴥ͡°ᶅ[手动狗头]

    贺朝老婆2021/03/13 01:00:13回复 举报
    • 噗哈哈哈你比二楼还魔鬼
      还有五章……天前几天我都没咋看……加油!!!

      新月小可怜2022/04/30 20:03:11回复 举报
  27. 一楼总结精辟,二楼和楼上都很秀

    柒秋2021/04/18 14:25:30回复 举报
  28. 哈哈哈狐儿你居然对一只蛋下手!(⊙v⊙)

    我爱秦川2021/05/02 20:21:47回复 举报
  29. 二楼太优秀了哈哈哈哈哈

    丞哥无处不在.2021/08/13 14:20:14回复 举报
  30. 所以…酒儿到底是半根还是1.25根呢?好问题

    郴郴子2021/09/07 02:12:59回复 举报
  31. 二楼是魔鬼吗xd

    小鲜2021/11/22 09:47:28回复 举报
  32. 虽然这章很搞笑,但姥爷这个人物…貌似塑造得不是很成功啊。
    感觉作者既想把他塑造成一个温柔慈爱的长辈和心中有爱的反派又写他和白月狐打架、各种掐【笑哭】。
    依照姥爷原先的性格,就算要对付白月狐不也应该是耍手段吗?人设崩了啊

    添哥的旺仔牛奶2021/12/22 19:32:11回复 举报
  33. 一、二樓…哈哈哈你們真狠
    這張好溫馨喔
    我不快!

    無名氏2022/01/22 19:26:50回复 举报
  34. ??作話不見了(´°̥̥̥̥̥̥̥̥ω°̥̥̥̥̥̥̥̥`)

    都失踪了好幾章了(._.)

    匿名2022/03/16 13:34:4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