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警局的罐子

温存之后, 两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

陆清酒浑身湿粘, 起身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他回来的时候白月狐却已经睡着了。他的身体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睡着后眉宇间带着些许疲惫的味道。如果不是刚才白月狐脸上的餍足之色太过明显, 陆清酒恐怕都会觉得是自己拉着白月狐在胡闹。他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白月狐的身体,确认那些伤口都没有崩开后,才将毯子搭在了白月狐的腹部防止他着凉, 然后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尹寻坐在门口喂小花吃生菜, 听见陆清酒的脚步声来了句:“你们完事儿啦?”

陆清酒:“……完事儿了。”

尹寻道:“注意安全啊。”

陆清酒道:“你是提醒我还是提醒白月狐?”

尹寻回头眼神微妙的看了陆清酒一眼, 说:“我以为我会提醒白月狐,但是想想,可能还是提醒你比较实际一点。”

陆清酒失笑:“行了, 就你话多,明天去镇子上买点肉吧,咱们明天做烤肉吃。”这几天估计白月狐都会很馋肉,既然如此不如来场全肉盛宴, 想吃多少吃多少。

尹寻疯狂的点头表示赞同, 然后说天色不早了,自己先回去了。

“嗯,去吧。”陆清酒道。

尹寻走了,陆清酒回到屋子里, 他躺在了白月狐的身边,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便又翻出了姥姥的日记, 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直到快到十二点了,才有些困倦,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陆清酒早早的起来了,做了早饭投喂了白月狐之后就和尹寻去了镇子里,买了好大一堆的肉。什么猪肉牛肉鸡肉羊肉每样都来了点,还买了不少干海鲜和蘑菇之类的干货。

买东西的时候正巧遇到了胡恕和他的搭档,陆清酒想起什么,就和他们聊了几句。

“天气?这几天镇子里的天气不都挺热的么。”胡恕显然并不明白陆清酒的问话是什么意思,茫然道,“怎么了?”

陆清酒摇摇头,说自己就随便问问。

胡恕莫名其妙:“随便问问?”

陆清酒道:“对啊。”

“对了对了,你看你后天有空没啊,我请你们吃顿饭啊。”胡恕说:“上次幼儿园的事情还没谢谢你们呢。”

“后天?”陆清酒想了想,决定回去问问白月狐再说,“我说不好,等我回去问问我朋友吧。”

胡恕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两人买好东西,大包小包的回了家,到家后看见白月狐还在沉沉的睡觉。陆清酒也没打扰他,和尹寻一起把食材处理了一下,肉腌制起来,虾解冻了,蔬菜什么的清洗干净。之前的烤肉几乎都是碳烤的,这次则是用的烤锅,陆清酒还准备了生菜之类的解腻,还抓了很多辣白菜,打算一起吃。

准备好之后,陆清酒把白月狐叫起了床,白月狐睁开眼看着陆清酒,还是迷迷糊糊的模样,便凑过来亲了亲陆清酒的嘴角,那双和他冷酷外形风格迥异的耳朵也跟着立了起来,倒是让陆清酒想起了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情到浓时,白月狐这耳朵就会冒出来,陆清酒受不了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住,甚至会低头咬上一口,那口感毛茸茸软乎乎,用牙齿研磨着有种异样的感觉……而白月狐这时的身体则会紧绷起来,倒是让陆清酒想起了自己龙角被触碰的感觉。

也不知道为什么龙这么高冷的生物,会生出这么一对可爱的毛茸茸耳朵,不但看着可爱,手感还贼好,让人欲罢不能……

想到这里,陆清酒怜惜的摸了摸迷糊的白月狐,道:“狐儿,吃饭了。”

白月狐还是迷迷糊糊,但嘴里乖乖的应道:“嗯……”

陆清酒说:“乖啊,吃了再睡。”

白月狐点点头,又和陆清酒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才彻底的清醒过来。

简单的洗漱之后,两人走到客厅里,拿起筷子吃饭。

烤肉虽然没有其他菜那么精细,但分量就是最大的优点了,烤的焦黄之后放在生菜叶子里,加上辣白菜和一点蒜或者青椒,张大嘴巴一口吞掉,满足得不得了。今天没去市里面,所以也没买到新鲜的虾子,只能买了点冻虾作为替代品,沾点辣椒面吃,也是很香。至于蔬菜什么的,几乎都是陆清酒包圆了,白呼呼圆滚滚的口蘑洗干净之后就放在锅里烤着,不一会儿里面就会冒出充盈的汁水,这汁水就是口蘑的精华,夹起来喝掉非常的鲜美,还有锡纸包着的内酯豆腐,在里面加了泡椒葱花各种香料,口感香辣清爽,吃多了烤肉再吃一口这个,格外解腻。

借着吃饭的机会,陆清酒把前几天那个冒充白月狐前来的人说了,白月狐听完后神情凝重,反复询问了细节,在听到陆清酒拥抱了他一下的时候,白月狐的脸色非常明显的冷了下来。

“他抱你了?”白月狐问。

“是啊。”陆清酒啃了口烤的干干的茄子,不知为啥被白月狐的凝重的眼神弄的有点心虚,“我当时没认出来。”

白月狐说:“没认出来?”

陆清酒:“唔……下次一定会认出来的。”

白月狐没说话,蹙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陆清酒被他的眼神盯的有点后背发毛,露出一个笑容想要缓和气氛,顺便岔开了话题:“对了,胡恕他们想请我们吃饭,问后天行不行……”

白月狐道:“可以。”

陆清酒见白月狐同意了,以为自己算是成功过关,正打算松口气,却是听到白月狐来了句:“真没认出来?”

陆清酒:“……”

白月狐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上了,好看的眉头拧的死紧:“我和他还是有些不一样吧?”

陆清酒不再说话,默默的咽下嘴里嚼着的食物,安静片刻后抽了张纸擦干净自己的嘴,再凑到白月狐的耳边说了两句。

白月狐听完陆清酒的话之后眉头瞬间展开,还温柔的笑了一下,看的在旁边胡吃海塞的尹寻一脸茫然,不明白陆清酒到底是说了什么把白月狐给搞定了。

“你答应的。”白月狐弯着眼角,耳朵也跟着竖了起来,“可不能食言。”

陆清酒面露无奈:“好……但是至少得等你伤好了吧?”

白月狐道:“我现在就好得很。”

陆清酒说:“你闭嘴吧,昨天晚上我都快看到你的胃了。”

白月狐:“……”

陆清酒:“哦,可能也不是胃,是肠子。”白月狐肚子上那伤口真的贼恐怖,要不是白月狐是龙可能早就死了一万多次了,害的昨天晚上做的时候陆清酒根本不敢换个姿势,他真怕自己躺下白月狐在上面的时候,肚子里有什么器官落在自己的身上——想想那画面就觉得毛骨悚然。

两人达成了肮脏的py交易,只留下单身狗尹寻在旁边呆呆的啃着自己的生菜叶,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朱淼淼说的虐狗到底是什么意思……

烤肉吃到了大半夜,白月狐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光了才算结束。因为太晚,陆清酒让尹寻明天早晨再收拾,便各自散去休息了。

第二天陆清酒给了胡恕回复,说明天可以约饭,询问时间和地点。

“明天下午吧,正好我们轮休。”胡恕道,“就在警局旁边的烧烤店,他们家的羊肉串简直是绝了,你们一定要尝尝。”

“行啊。”陆清酒同意了。

“那到时候不见不散啊。”胡恕和陆清酒约定好时间后,便挂了电话。

说实话,来到水府村,除了邻居之外,陆清酒还真没交什么朋友。现在知道了村民们都不是活人,便更是熄了这方面的心思。之前几次交往中,陆清酒对胡恕和庞子琪的印象还不错,两人都是比较负责的警察,多交流一下也没什么坏事,而且他们应该是有内部系统,可以知道更多关于非人类的信息。

当天下午,陆清酒带着白月狐和尹寻准时赴约,但赶到镇上的时候,胡恕来了个电话,说临时有事,聚餐时间稍微变一下。

“那几点钟?”陆清酒问。

“你们干脆来警局吧,今天就我和庞子琪值班。”胡恕道,“差不多八点多下班,下班了咱们就去撸串去。”

陆清酒:“……你确定?”

胡恕道:“确定啊,我们领导不在,没事儿的。”

陆清酒奇怪:“你不是说今天轮休吗?”

胡恕无奈的解释了一下,说今天值班的同事家里突然出了点事,临时走了,他和庞子琪是被抓壮丁抓来的,虽然镇子里平时都没什么事,但也不能松懈,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呢。

陆清酒觉得胡恕好像说得也有点道理,便开着自己的小货车朝着警局的方向去了。

来到这里之前,陆清酒是一次警察局都没去过,来了之后却成了这里的常客,还交了两个警察朋友。

这镇子上的警局很小,基本上也没什么大案子,像之前那样在水井里发现尸体的案子,都移交到了市里面进行破获。

陆清酒走进去,便看见了胡恕和庞子琪,两人都坐在电脑面前,看见陆清酒来了,态度热情的冲着他打招呼。

“坐坐坐,我给你们倒杯茶啊。”胡恕很是热情的招呼着,起身给三人倒了茶水。外面虽然热,但屋里面的空调倒是开的很足,非常凉爽。

“你们干嘛呢?”陆清酒问。

“这不是写报告么。”胡恕回答,“前些天镇子里发现了点东西……”

陆清酒说:“发现了东西?什么东西?不会又是尸体什么的吧?”

“没有呢。”胡恕大大咧咧的解释,“怎么可能是尸体……就是一点小东西。”

陆清酒闻言便没有多想什么,和白月狐尹寻三人坐在椅子上等着他们两个下班。

这会才六点多,离胡恕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趁着这时间,陆清酒和胡恕聊了会儿天,问了他一些关于人类世界非人类的事。得知其实上面早就知道了关于非人类的事,甚至还和非人类的世界有所接洽,不过即便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处理法子。毕竟现在人类世界的灵气已经非常稀薄,上古时期呼风唤雨的灵修大族也大多落魄,连最简单的术法都遗失了……

“那枪什么管用吗?”陆清酒问。

“不知道啊。”胡恕愁眉苦脸,“这得看类型吧,要是来点精怪什么的估计还能抢救一下,要真是来点鬼啊神啊的……”

他话语落下,屋子里便响起了一声巨响,这巨响如同晴天霹雷,震的天花板上的灰尘都簌簌往下掉,窗户也差点跟着一起碎了。

“卧槽!”胡恕被吓了一大跳,“这什么声儿!”

庞子琪本来坐在旁边用电脑玩蜘蛛纸牌,听到这动静也露出愕然之色:“外面打雷了?”

“不是吧。”胡恕说,“怎么听着声儿像是屋子里传来的。”

两人对视片刻,都在对方眼神里看到了同样莫名的神情。

不过说实话,这声音的确有些像是雷声,轰隆隆的调子,连绵起伏还带着回声。只是声音的来源也不似从窗外,而是从另外一间屋子里传来的。

“那屋子里有啥东西啊。”胡恕问道。

庞子琪想了想,脸色有点难看起来:“卧槽,今天带回来那东西不就放在隔壁吗?”

胡恕:“……”

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同时看向了那个房间。

就在此时,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如同惊雷,在他们的耳边炸开,尹寻因为这声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说:“这不就是在打雷吗?那到底什么东西?”

庞子琪没吭声,舔了舔嘴唇:“我去看看。”

他朝那屋子走去,陆清酒瞅了白月狐一眼,白月狐明白了他的意思,淡淡道:“去吧,没事儿,我在呢。”

陆清酒的确是挺好奇的,况且有白月狐坐镇,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如此想着,他便和同样好奇的尹寻一起凑热闹去了。

庞子琪和胡恕走到了门口,小心翼翼的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陆清酒看了下门上的标识,才发现这屋子是用来存放证物的,不过因为镇子上的确没有什么案件,所以这房间也是空空荡荡,门打开后,胡恕按亮了头顶上的灯,陆清酒一眼便看见了摆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那是两个漂亮的罐子,罐子一大一小,放在桌子上,在空荡的房间里显得格外醒目。罐子肚大口小,乍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工艺品,肚皮的位置印着一些奇怪的花纹,看起来有些像文字,但应该不是汉文。

庞子琪先进去,小心的走到了罐子旁边。

“就是这个?”陆清酒奇怪道,“你们为什么把这东西带回来?”既然需要带回警局,那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吧。

“哦,报案的人说这个罐子里有人爬出来。”胡恕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可笑,语气里带了点无奈,“说这罐子是他家的传家宝,结果家里破产了,也舍不得把罐子卖掉,结果前段时间发现家里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什么东西被人动过啊,什么多了点小动物的尸体啊之类的,就在家里安了个监控器……”

“看到什么了?”陆清酒来了兴趣。

“没有。”庞子琪接了话,“监控器什么都没看到,他还是觉得有问题,结果某天晚上半夜突然醒来,看见一个长头发的人蹲在他家沙发上,直愣愣的看着他……”

陆清酒:“……”这也太恐怖了吧。

“当事人马上报了警。”胡恕道,“我们就去看了情况,还检查了监控。”

但其实监控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拍到,然而鉴于报案人坚决的态度,他们只好将两个罐子都带回了警察局,找了个地方放了起来。毕竟他们地方小,平日里严重的案子也没多少,大部分都是乡里乡亲的琐事,什么谁家夫妻吵架啊,谁家多占了邻居两寸地啊之类的。

“所以你们没看到罐子里有东西?”陆清酒问道。

“没有啊,要是看到了什么,这东西怎么会留在局子里。”胡恕无奈道,“虽然我以前是无神论者,但是现在……”

陆清酒:“现在?”

胡恕道:“现在我是科学的神论者。”

陆清酒:“……哈?”

胡恕又和陆清酒解释,说一切灵异现象其实都能用科学的角度解释,比如其实雨师妾什么的是另外一个种族,虽然不是人类,但好歹是客观存在的,这理论听得陆清酒是一愣一愣,半晌憋出一句:“那你怎么解释这罐子?”

胡恕瞅了眼那罐子,显然是想离这东西远点,但奈何职责所在,所以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罐子旁边,小心翼翼的瞅了瞅罐子里面,在确定里面没有东西后,才将罐子拿起来倒着转了一圈,抖了抖:“我就说……里面没东西吧。”

罐子里空空如也,的确没有任何东西落下来,只是站在旁边的庞子琪声音却颤抖起来:“喂,快点把罐子放下。”

“啊?”胡恕茫然,“怎么了……”

“快点把罐子放下,卧槽!”庞子琪厉声道,“里面有东西!!”他话语落下,胡恕条件反射的看向罐子里,却是和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对上了。

“啊!”看到这双眼睛胡恕被吓了一跳,手一松罐子便落到了地上。只是在落地的瞬间,罐子里却伸出了一双惨白的手撑在了地面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门口的方向移动而去。

所有人似乎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半晌都没人说话,直到站在门口的白月狐神情淡然的伸出了脚,将那罐子直接绊了一跤。

罐子摔倒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一圈,那双手也缩回了里面。罐子正好滚到了陆清酒的脚边,陆清酒垂眸看去,看到罐子黑漆漆的内部。原本从罐子里面伸出来的那双手已经不见了踪影,又恢复成了空空荡荡的模样。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罐子上。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尹寻战战兢兢的发问。

陆清酒正欲说话,原本乖乖躺在地上的罐子竟是又发出了一声雷鸣,这次直接在他们的身边炸开了,震的几人都是头晕目眩。

陆清酒捂住了自己嗡嗡作响的耳朵,道:“这是什么啊?”

白月狐道:“我也是第一次见。”

陆清酒道:“啊?”

白月狐弯下腰将那罐子拿了起来,罐子一入他的手,就开始不住的哆嗦,像是在害怕似得。白月狐观摩片刻,对这个罐子下了定义:“应该是某种小妖怪。”

“妖怪?”陆清酒说,“那这雷声是什么,攻击方式?”

几人都皱着眉头,按照胡恕的说法,这罐子之前一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直到被拿到警察局来,才发出了雷鸣声。

白月狐将手伸进了罐子里,胡恕本来打算阻止,害怕出现什么问题,却被旁边的庞子琪拦了一下,他递给了胡恕一个眼神,示意白月狐身份不一般,让胡恕不要多事。胡恕见状,这才耐下性子,没有去拦住白月狐。

白月狐的手在罐子里摸了几下,收回来的时候手指上却多了一些湿润的液体,是透明的,和普通的水似乎并无两样。他将水放到鼻间嗅了嗅,随后皱起了眉头。

陆清酒还以为是水有问题,连忙摸了纸巾抓着白月狐的手帮他把水擦干净了,他道:“这是什么水?”

白月狐道:“好像是……”

陆清酒:“嗯?”

白月狐继续说:“好像是妖怪的眼泪。”

陆清酒:“……”

沉默在众人间蔓延,好一会儿,胡恕那结结巴巴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眼、眼泪,意思是这罐子在哭?”

白月狐道:“好像是。”

尹寻满目不可思议:“所以刚才的雷声是他的哭声?”

简直像是在应和尹寻的话一样,罐子再次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雷声,只是不知是不是因为改变了心态的原因,陆清酒还真的在这雷声里听出了啜泣的味道。本来非常威严的声音,却好似变成了崩溃的嚎啕大哭,听的大家表情都十分微妙起来。

“他在哭什么啊?”胡恕颤声问道。

尹寻回答了他的问题:“你不是说它之前一直没声儿吗,这还是第一次哭。”

胡恕满目疑惑:“对啊,这怎么了?”

尹寻道:“你把人家从家里带了出来,关进警察局,还不让人家哭两声啊。”

胡恕:“……”

庞子琪:“……”

尹寻说的太有道理,他们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分享到:
赞(282)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水2019/07/07 19:26:14回复 举报
  2. 哈哈哈哈哈罐子也很委屈哇

    金凌的舅妈2019/08/21 15:21:09回复 举报
  3. 尹寻这清奇的脑回路

    羊驼大伦2019/09/03 20:20:20回复 举报
  4. 肉灵芝的脑回路果然和人类不一样吗哈哈哈

    苏沐晚2019/09/10 20:46:36回复 举报
    • 回四楼
      毕竟脑子里全是水哈哈哈哈

      昶枫2021/02/28 06:07:36回复 举报
  5. 陆清酒大概是最强悍的受了,做完可以立马下床自己给自己冲澡,还能做饭……别家的受都是直接昏着就被攻抱着去清理了……真·龙的传人·陆

    漂白水2019/10/04 09:47:32回复 举报
  6. 楼上你酱紫说 显得我们家月狐能力不够啊哈哈

    顾昀我老公2019/11/08 09:50:06回复 举报
  7. 白月狐:我有俩JJ,我明明特行(委屈巴巴Ծ‸Ծ)

    想抱抱可爱滴白月狐的玹九(听说费渡喜欢我|听说游惑喜欢我)2019/11/08 17:54:03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哈伊寻太可爱了…真实,啧啧啧我怀疑楼上在开车so网警呢!!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6 21:11:48回复 举报
  9. 请问各位看书的小朋友们!PY是什么意思?

    小狐狸2020/03/25 13:58:39回复 举报
  10. 回楼上的小可爱,是菊花别称的拼音缩写呀
    不过还是很好奇,月狐有两个……那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两个一……(捂嘴拖走)

    小北2020/03/31 01:44:35回复 举报
    • 这个想法很不错啊

      2020/04/06 14:54:37回复 举报
  11. 刚开始 我以为这是一篇种田文
    可之后 我就知道了这是美食文
    再然后 我猛然惊醒这是灵异文
    过很久 我悲伤感叹原来是虐文
    可现在 啊哈 去他母亲的这个那个 这是血统纯正的沙雕文

    啾啾啾啾啾啵2020/05/06 15:46:21回复 举报
  12. 这…..这不是传说中的“罐儿”吗?!!

    JH2020/05/19 09:29:49回复 举报
    • emmmmm,我想起了小鱼和一穷认真讨论骨灰罐花色的样子……(系统狗东西)
      我是CapsLk
      我哭了我要交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匿名2020/12/01 08:04:11回复 举报
  13. 哈哈哈哈哈楼上可以的哈哈哈哈哈
    月狐有两个那啥,肯定不是他不行

    我就是那个匿名的小姐姐2020/05/28 21:28:41回复 举报
  14. 哈哈哈哈这篇文总是能让我在奇奇怪怪的地方笑出来哈哈哈哈

    笑疯了的白银六卫2020/06/12 02:30:05回复 举报
  15. 嘶……老脸一红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6:40:56回复 举报
  16. 按爪~(~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7 20:33:48回复 举报
  17. 罐子:委屈巴巴
    两人达成了肮脏的py交易,只留下单身狗尹寻在旁边呆呆的啃着自己的生菜叶,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朱淼淼说的虐狗到底是什么意思……
    hhhpy交易

    花花2020/08/02 20:38:16回复 举报
  18. 罐儿:我要回家

    阿了2020/08/05 23:50:43回复 举报
  19. 罐儿:想先生了(委屈)

    立羽君2020/11/02 20:10:13回复 举报
  20. 哈哈哈哈哈龙的传人.陆

    贫君2021/04/15 19:39:08回复 举报
  21.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罐子…罐儿是你吗(⊙v⊙)

    我爱秦川2021/05/02 11:53:28回复 举报
  22. 两个罐子…一个是罐儿另一个难道是黑仔!?

    郴郴子2021/09/05 00:10:04回复 举报
  23. 罐子让我想到了半月

    来人间一趟2021/11/15 21:33:26回复 举报
  24. 你把人家从家里带了出来,关进警察局,还不让人家哭两声啊。”
    山神不愧为山神

    苏轻2021/12/05 19:04:27回复 举报
  25. 作者有話要說:
      白月狐:我要讓你徹底區別開我們。

      陸清酒:嗚嗚……真……真認出來了……嗚!

    哈哈哈哈好可憐的罐兒
    話說,為什麼這些非人在人類社會都這麼慘啊( •̀ㅁ•́;)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6 11:07:34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