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回程

为了补偿尹寻那那一颗破碎的心, 陆清酒第二天又做了一大锅的羊肉。当然, 因为他的感冒略微有些加重, 他也没有下厨碰冷水,而是让小花继续帮忙。本来尹寻自告奋勇也想去的, 不过陆清酒考虑到要是在这种天气蹲在厕所拉肚子是会死人的……所以无情的拒绝了。给小花打下手的事尹寻还是能做一做,比如去外面舀点雪水啊,过滤烧开一下啊之类的比较简单的活儿。

这雪和真从的降雪有些不同, 就是同日普通的降雪, 里面会含很多杂质。但是这种雪却非常的干净, 味道甚至带了点甘甜,用来烧汤倒也正好。

喝着暖呼呼的羊肉汤,陆清酒和一大家子窝在温暖的炕上, 尹寻在旁边用力的啃着羊肉,那羊肉没炖太软,肉特别难啃下来,他用牙齿撕扯着, 面目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尹寻, 白月狐那边怎么样了啊?”陆清酒有点担心白月狐。

尹寻伸手抹了一下嘴:“你想看看吗?”

陆清酒道:“能看?!”

尹寻道:“不保证能看全,但是应该能看到白月狐。”他嚼着肉,含糊的说,“你想试试吗?”白月狐应该还没离开水府村, 既然在水府村,他就是能看见的,但是那边情况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所以他也没敢和陆清酒保证。

“想!”陆清酒语气果决。这都过了三天了,白月狐还没消息,如果可以,他当然想看看白月狐的现状。

尹寻道:“那我等我把肉吃完。”

解决掉了这一大锅的羊肉,尹寻彻底暖和过来。他摸了摸自己吃的圆滚滚暖呼呼的肚皮,扭头看向陆清酒,示意他坐过来点。

陆清酒坐到了尹寻旁边。

尹寻道:“我只能试试,不知道你能看到什么……”

陆清酒点点头。

尹寻见陆清酒神色果决,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他手指破掉之后并没有流出血液,而是呈现出一种凝固状。接着,尹寻便伸出手,将那种凝固状的东西抹在了陆清酒的眼皮上,示意陆清酒眨眼,将那种物质带进眼睛里面。陆清酒感觉自己的眼皮冰冰凉凉,便用力的眨了眨眼睛,那东西随着他眼睛的眨动,进入了他的眼球内部,他的眼睛里便好似蒙上了一层模糊的胶装物,虽然有点冰,但并不能难受。

“开始了哦。”尹寻小声道。

陆清酒说了声好。

尹寻话语刚落,陆清酒的眼前便有了奇妙的画面,他身体虽然坐在原地,但视野却出现在了半空中,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将整个水府村一览无余。这便是尹寻的视角了,陆清酒还来不及的感叹,视线便急速往前,接着,他看到了一片云海和嶙峋的乱石。

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穿梭,陆清酒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竟是白月狐。白月狐身旁围绕着五道刺目的火焰,陆清酒一眼就认出,那就是从天空之中冲出的五条火龙。

和五条火龙相斗,白月狐丝毫不落于下风,他在雾霭之间奔腾游走,利爪偶尔拍在黑石上,都能激起大地的一阵颤动。又是一个转身,他矫健的长尾将一条火龙硬生生甩下了深渊,黑色的利爪划过了另一条火龙的身体,竟是将那火龙直接剖开了身体,露出了血淋淋的内脏。

这些画面都是转瞬之间完成的,看的陆清酒胆战心惊。只是白月狐虽然强悍,但到底是有五条龙,身上也负了一些不轻不重的伤痕,让陆清酒疑惑的是,白月狐似乎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东西,似乎不肯后退一步,就算那些火龙扑到了他的脸上,他也是硬生生的扛上去,而不是选择往后退。陆清酒的视线越过了白月狐,看向他的身后护着的地方,那缭绕的云层中,有一座黑色的山峰直插云霄,那山峰上的石头光滑如刃,不似凡人能攀,而山峰的顶端,也被云层盖住,看不清楚。陆清酒觉得这山峰着实有些熟悉,仔细一想,才猛然想起,之前自己曾经见过这里。只是在见到这座山峰的时候,似乎有一条黑色的龙绕着山峰游曳,难道……那就是白月狐的原型?

陆清酒正在想着,又听到一声巨响,低头看去,却是发现一条红龙被白月狐一巴掌拍在了那山峰上。红龙被拍上去,却也不挣扎,竟是顺着山峰就想要往上攀爬,白月狐龙口一张,直接咬出了它的身体,将他硬生生的甩了下来。

这天太冷了,白月狐口中喷出寒冷的气息,他黑色的眸中,再也不见往日的一丝慵懒温柔,只余下野兽般的残酷和冷血。在这一刻,战斗和杀戮占据了他所有的灵魂,陆清酒甚至在他的神色之中看出了兴奋的味道。

不过好在他在这场战斗里夺了上风,那些红龙似乎并不是他的对手,陆清酒正在这么想着,却感觉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他注意到有三条红龙骚扰着白月狐,另外另外两条红龙落在了旁边的雪地上,其中一条竟是张口把另外一条吞了了口中。将同伴吞入腹内后,那条红龙身上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陆清酒想起了自己姥爷熬闰那一头红色的头发和眼眸,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对比后,才意识到这些红龙身上的颜色比姥爷的发色要淡了很多,如果说姥爷的人类身上刚溢出的鲜血,那它们更倾向于明亮的火焰,虽然也是红色,但是却偏橘一点。不过在吞噬同类后,它们身上的颜色却开始朝着血红色转变。

陆清酒深感不妙,正打算继续看,却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发闷,生出了些想要呕吐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导致他最后被迫闭上了眼睛,控制不住的伏在床边用力的呕吐了起来。

“呕——”虽然没吐出什么东西,但陆清酒眼前的画面也消失了。

坐在旁边的尹寻连忙拿了水来,把陆清酒眼睛上的东西清理掉了。陆清酒缓过来的时候,人再次出现在了屋子里,几龙相斗的画面也消失了。

“清酒,你没事吧!”尹寻紧张的问。

“没事。”陆清酒摇摇头,“我还想再看看……”

“不行的。”尹寻道,“你不能看了,身体支撑不了的。”

陆清酒面露无奈:“可是这刚到关键的时候……”

尹寻道:“不然我帮你看?”

陆清酒道:“也行。”

尹寻发了会儿呆,发完呆后茫然的看向陆清酒:“不行啊,黑屏啦。”

陆清酒:“……”

尹寻:“换了频道也不行。”

陆清酒:“……”换频道什么鬼啊。

尹寻最后摇摇头,无奈的表示的确是看不了了,不关是白月狐那儿,整个水府村都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

陆清酒有点着急,但着急有什么用呢,白月狐打架他还真帮不上什么忙,总不能拿个小旗子在旁边摇旗呐喊吧。

陆清酒看着天边的大洞,心里既有失落也有焦急,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心情说出来,而是看向尹寻,说看不到就算了,白月狐一定不会输的。

尹寻看着陆清酒的表情,愁容满面,半晌都没说话。

陆清酒没有再沉溺在负面的情绪里,他道:“我要好好想想他回来的时候,做点什么东西给他吃了。”打了个这么久,肯定很累很饿了吧,回家的时候一定会想吃到热乎乎的饭,只是……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这场大雪,下了整整七天。

在下到第七天的时候,天上那个大洞开始慢慢的缩小,雪也跟着停了。当时陆清酒正巧坐在窗边,他看到一片冰蓝色的蝴蝶,从山林只见腾空而起,挥舞着蓝色的翅膀,朝着那个大洞飞去。

陆清酒听到了敲门声,起初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但当敲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扭头看向尹寻,两人的眼眸中都是惊喜和愕然。

“有人在敲门?”陆清酒道。

尹寻说:“我也听到了!”

“我去开门!”陆清酒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他等了白月狐好久了,之前一直很担心他,这会儿感觉一切终于结束,可是心却依旧悬着,直到此时听到久违的敲门声。

嘎吱一声轻响,陆清酒小心翼翼的拉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人——正是白月狐。他穿着黑衣,神情温柔的凝视着自己,肩膀上发丝间还挂着雪的碎末,他叫着他的名字,正如往常那般:“清酒。”

陆清酒胸如擂鼓,他顾不得其他,伸手直接拥住了白月狐,将头深深的埋在了他的肩膀上:“白月狐!你终于回来了!!”

白月狐道:“嗯,我回来了。”

陆清酒却察觉了一些不对劲,他神色间出现了些疑惑,原本紧紧抱着白月狐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白月狐身上的味道不对,虽然说出来有些好笑,但因为两人之前的温存,陆清酒确定,眼前的人身上多了一点什么味道。非常的淡,如果不是陆清酒刚巧将头埋在了他的肩上,估计也闻不到。那是一种微妙的香气,带着冷冽的气息,更像是冰冷的山泉,从鼻腔里窜进了脑海,简直像是能将脑子也冰冻起来似得。

陆清酒后退了一步。

白月狐见状,似乎有些疑惑,他道:“清酒,怎么了?”

陆清酒蹙眉看着他。

白月狐道:“清酒……”

陆清酒道:“你是谁?”

白月狐满目茫然。

陆清酒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警惕道:“你不是白月狐,你是谁?”

白月狐本来在笑,听到了陆清酒的话,却不笑了,他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开始用一种品评的眼神观察陆清酒,这种眼神让陆清酒觉得非常不舒服,他也知道了眼前的人并不是白月狐。

“你和你的姥姥真像。”他说,“几乎是一模一样。”

陆清酒不想和他多说,他从这人的身上感觉出了危险的味道,他伸手拉住门,正欲将门关上,却被那人一把按住了。

“陆清酒。”他的身体里开始飞出蓝色的蝴蝶,身型开始迅速的缩小,“你是最后一个了。”他说完这话,又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得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姥姥是最后一个。”

听到他提到自己的姥姥,陆清酒的脸色冷了下来,他正欲说点什么,这人便在一片冰蓝色蝴蝶的簇拥中转身离开了。从他的身型上来看,他更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头发眼睛,都是漂亮的蓝色,整个人都好似冰雪雕刻而成。陆清酒看着他走远,忽的低头,注意到自己的门口落了一只蝴蝶。鬼使神差的,他弯下腰将那蝴蝶捡了起来,这蝴蝶也是冰构筑而成的,入手之后挥舞了两下翅膀,就开始迅速的融化,淌了陆清酒一手的水。

陆清酒伸手把门关上,转身进了屋子。

尹寻在门口看到了两人的对话,看他一脸茫然的模样,显然也不认识那个小孩。

“白月狐没回来。”陆清酒道,“继续等吧。”

尹寻撇嘴,说这人一点素质都没有,过来找人就找人吧,还变成白月狐的模样,这不是骗了个拥抱么。

陆清酒道:“他到底是来干嘛的?”

尹寻:“不知道啊。”

这就是他梦境中见到的那个小孩,显然他的姥爷是想告诉他什么,但是陆清酒想不明白。而且如果他真的想要伤害陆清酒,应该也是很容易的事吧,为什么没有动手,而是转身就走了呢,最后一个……最后一个的意思,是最后一个守护者吗?

陆清酒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没什么头绪。

好在这人走了可能有个半个小时的样子,真的白月狐回来了。

当然,这一次陆清酒是怀着怀疑的态度去开了门,开门之后上上下下观察了好一会儿,在确定白月狐是真的后,才献出了自己的怀抱。

白月狐被陆清酒那眼神盯的有点懵,道:“出什么事了?”

陆清酒说:“没事,没事,就是想看看你身上有什么伤没有。”

白月狐摸了摸陆清酒的头发,道:“我没事,都结束了。”

白月狐回来的时候,还穿着那身黑色的袍子,只是袍子一些部位都被抓破了,陆清酒还在他身上嗅到了血腥味,显然这场战斗并不如他说的那般容易,到家后,白月狐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睡觉,看得出已经非常疲惫。

这雪是一夜之间来的,又一夜之间走了,再次恢复了六月炎热的天气。

尹寻回到祠堂的时候,说烛火自己又燃了起来,水府村的村民们也再次出现,和平常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小花本来想要坚决的拒绝给李小鱼补课这件事,但面对一脸懵逼的李小鱼委屈的眼泪后,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万一他们死人也要考试呢。”小花只能一边这么安慰自己一边给李小鱼继续补奥数,“而且俗话说得好,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阴间也算是天下吧?”

陆清酒无奈的看着小花。

小花道:“行了我懂了,你也支持我的教育事业,苦啥不能苦孩子,穷啥不能穷教育!”虽然孩子是个死孩子,但死孩子也是好孩子。

陆清酒转身走了,没有再理小花,他知道小花肯定还得花点时间继续做心里建设才能给李小鱼把这课上下去。

一夜之间回到了夏天,炭盆啥的全都用不上了。白月狐在床上睡的像死了似得,要不是陆清酒伸手在他的脸上感觉到了温度,恐怕会真的这么以为。这是第一次,用食物都叫不醒他,陆清酒端着煮好的鸡汤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都没见他起来,就知道白月狐肯定是很累了。

白月狐睡了足足三天,才起来,一起床眼睛饿的发绿,陆清酒赶紧去给他做吃的。尹寻正巧从家里过来,被白月狐这眼神盯的浑身发毛,冲进厨房后强烈要求帮陆清酒快点做吃的,就怕白月狐控制不住化作原型对着他就来上一口。

陆清酒为了快,就用昨天剩下的鸡汤做了一大碗的鸡汤面,上面撒上葱花放了五个煎蛋,直接摆到白月狐的面前。

白月狐拿起筷子直接开吃,人家是吸面,他直接是喝面,陆清酒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整碗面给喝完了,连嚼都不带嚼的。

喝完之后,白月狐静静的在座位上坐了两分钟,然后扭头看向陆清酒,小声的来了句:“没饱。”

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陆清酒差点没一口水直接喷出来。他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点点头说你等会儿,然后进厨房又打算再做点其他的。

尹寻走慢了,被白月狐的眼神一瞅马上站起来,说:“我也去厨房帮忙。”

陆清酒又给白月狐炒了一大锅的蛋炒饭,眼睁睁的看着他吃完之后眼神才恢复了正常。

虽然白月狐没有再喊饿,但是对他了解非常深刻的陆清酒意识到他也显然也没有吃饱,于是整整一天,都在忙着给白月狐偷食。

到了晚上的时候,白月狐看起来终于吃饱了,至于陆清酒怎么发现白月狐吃饱的,因为他突然意识到,白月狐饿的时候就会若有似无的看尹寻,不是那种感兴趣的看,而是像是在估量尹寻的口感。一定要类比的话,就像是一个小孩在路边看见了一个冰淇淋,然后有担心家里穷买不起,就站在旁边瞅着,家长问想不想吃,小孩就乖巧懂事的摇摇头,说自己不想吃。

而尹寻此时再次深深的认识了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他娘的他就是个储备粮啊,要是哪天白月狐饿的意识模糊,估计真会把他顺便吃了。

陆清酒都已经不问白月狐吃饱没有了,他终于明白,他家假狐狸精是永远不可能吃饱的,于是换了个说法:“还想再吃点吗?”

白月狐摇摇头:“不吃了,你休息一会儿吧,坐着和我说会儿话。”

陆清酒道了声好,在白月狐身边坐下了。

两人聊了会儿天,白月狐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场大雪的来源,大致原因就是两界之间破了个洞,那边的东西过来了,最后被揍了回去,危机解除。虽然话语寥寥,但真实情形恐怕凶险万分。

陆清酒听着他的话,问道:“你真的没受伤?”

白月狐闻言沉默片刻,轻轻点点头:“就一点。”

陆清酒道:“我想看看。”

白月狐面色略微有些犹豫,但见陆清酒态度坚决,还是同意了。尹寻虽然也好奇,但没敢去凑这个热闹,看着白月狐和陆清酒朝着卧室走去,自己找了个借口说去清理院子去了。

进了卧室,陆清酒监督着白月狐脱了上半身的衣服,看到了白月狐身上的伤口。说是小伤,但陆清酒在看到了白月狐的肌肤后却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白月狐的身上几乎是没有一块好肉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密布了他的上半身,最严重的一道伤口甚至能看见白森森的骨头,不用想也该知道到底有多疼。陆清酒看的心里难受的要命,他伸出指尖,轻轻的碰了一下伤口的边缘,道:“需不需要处理一下……就这样多久才能好啊?”

白月狐却伸手按住了陆清酒的手腕,直接让陆清酒的手心贴在了他的伤口上,他神色不变,温声道:“不疼,只要你碰,都不疼。”

陆清酒害怕弄疼白月狐,连忙将手收回来,见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无奈道:“这时候还说这个……”

白月狐声音却低了下来:“要是你能亲一下,就更不疼了。”

陆清酒面露无奈,他是不介意这种事的,只是白月狐身体这样,他真的担心把伤口崩开,下不去手。

谁知白月狐却来了兴致,眨着眼睛瞅着他,那眼神天真里带着渴望,简直让人受不了。陆清酒拒绝的话在嘴里滚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口,最后长叹一声,无奈道:“行吧,不过这次你别动,我来。”

白月狐:“好啊。”他怎么都不介意。

陆清酒伸手把白月狐推到了床上,凑过去吻住了他的下巴,低头看了眼白月狐身上的这些伤口,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白月狐都伤的这么厉害了,他自然舍不得再让他受伤,况且在上面,也有在上面的玩法嘛。

陆清酒弯起眼角,温柔的笑了起来。

白月狐被陆清酒的笑容勾的心中一动,控制不住的搂住了他的颈项,两人就这样缠绵在了一起。

分享到:
赞(274)

评论48

  • 您的称呼
  1. 受伤了还要那个,嗝~

    倾玖2019/05/13 23:12:54回复 举报
  2. 浴血奋战◉‿◉

    星眠2019/07/19 22:53:48回复 举报
  3. 楼上的是魔鬼嘛_(:з」∠)_

    种草2019/07/25 00:03:01回复 举报
  4. 啧,能不能节制一点哇,都受伤了还要××oo

    提交不了评论的舅妈2019/08/21 13:27:54回复 举报
  5. 楼上那位舅妈我也经常提交不了评论

    羊驼大伦2019/09/03 20:14:01回复 举报
  6. 真·龙性本淫
    节制啊白月狐小朋友

    苏沐晚2019/09/10 06:13:52回复 举报
  7. 况且在上面,也有在上面的玩法嘛
    emmm…..
    我的嘴角疯狂上扬
    是不是我想的那个玩法呢…
    chengqi啊

    正在面壁的水墨2019/09/14 16:10:58回复 举报
  8. 你想骑龙吗?还可以自己动哟。

    青柠2019/09/15 10:39:47回复 举报
  9. 啧啧啧啧,真·划龙舟

    漂白水2019/10/04 09:37:42回复 举报
  10. 楼上我记住你了!你总能精辟地点出重点!

    花花啊花花2019/10/04 13:37:36回复 举报
  11. 为什么西子绪大大写伤口严重都要见白骨

    山花女孩2019/10/14 20:59:13回复 举报
    • 用夸张的修辞手法表现出白月狐受伤的严重,也表现出清酒看到白月狐受伤严重的担心与难过。。。

      语文课代表玹九推了推眼镜(听说费渡喜欢我|听说游惑喜欢我)2019/11/08 17:45:52回复 举报
      • 好家伙不愧是语文课代表

        一只鱼鱼鱼2021/04/29 17:52:38回复 举报
  12. 卧槽真突然啊…

    晴哥2019/10/20 23:44:07回复 举报
  13. 祝融不是说不能待在极寒之地吗?现在他待了会怎么样?

    西瓜子2019/11/03 19:09:07回复 举报
  14. 坐上来,自己动

    白天叫义父晚上义父叫2019/11/21 21:06:39回复 举报
  15. 评论区的各位。。。超速了昂!!!

    鱼柳2020/01/13 21:27:54回复 举报
  16. 我靠!还是城里人会玩……啧啧啧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6 21:05:32回复 举报
  17. 前面提到月狐喜欢吃橙子味儿的眼珠果,吃香橙味儿的蛋糕,原来是脐橙啊(*/ω\*)

    小北2020/03/31 01:23:30回复 举报
  18. 乘骑式
    哇,你这评论也太短了吧?再怎么样也要凑齐七个呀?

    提交不了评论的咖喱鱼蛋2020/04/06 01:19:14回复 举报
  19. 哈哈哈,二楼是魔鬼吗?浴血奋战……

    2020/04/06 14:45:32回复 举报
  20. 上面的玩法?比如说……骑·乘……么?

    草莓2020/04/27 14:26:38回复 举报
  21. woc我一个没坐稳就被评论区各位甩路上了

    背影2020/05/07 23:19:15回复 举报
  22. 这车速快的。。。所以说,作者大大把脐橙写出来吧!!

    我就是那个匿名的小姐姐2020/05/28 21:22:35回复 举报
  23. 不是吧阿sir~都这样了还开车~

    (ಥ_ಥ)2020/06/07 00:45:47回复 举报
  24. 突如其来的车糊了我一脸。。。放我下去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满脸狗粮的白银六卫2020/06/12 02:25:06回复 举报
  25. 哎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花样多,骑乘,可以可以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6:33:40回复 举报
  26. 放我下车!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7 19:34:28回复 举报
  27. 果然,不过怎样都有可以消灭y火的玩法嘻嘻嘻

    还没想好叫什么2020/06/29 11:23:14回复 举报
  28. 车门已经锁死了!谁都别想下车!

    花花2020/08/02 20:27:21回复 举报
  29. 月狐你节制一点!!!!都伤成这样了还想XXOO(消音)
    果然城会玩

    哭了2020/08/02 22:08:08回复 举报
  30. 这章多了好多人呀~

    吧唧一口吃掉红丝绒蛋糕的呃好喔2020/08/19 00:04:48回复 举报
  31. 二楼真是……呃,浴血奋战,这个很可以

    英俊潇洒顾子熹2020/08/20 19:08:54回复 举报
  32. 這這、身殘志堅白月狐咳咳

    牧穆2020/09/22 17:52:46回复 举报
  33. 突然想到一个给龙界丢人的某闲。

    婷妹2020/09/27 07:18:29回复 举报
  34. 对不起我是魔鬼…
    如果这是一本BG小说 清酒且不是双杆前后进洞…

    想来想去还是BL比较带感哈。

    师尊的小抄手2020/11/24 02:51:12回复 举报
  35. 楼上上,你不说我都忘了,不过闲闲也很可爱呢

    嗝儿(我不快!)2020/11/28 21:03:32回复 举报
  36. 二楼精辟哈哈哈艹

    星辞2021/03/08 06:30:02回复 举报
  37. 人家是死了都要爱,受了伤搞点黄色怎么啦???(˶‾᷄⁻̫‾᷅˵)

    只是路人啊2021/03/17 23:42:44回复 举报
  38. 脐橙…吗…(⊙v⊙)

    我爱秦川2021/05/02 11:36:03回复 举报
  39. 真浴血奋战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脐橙吗我好爱我想看

    萧堂2021/06/11 19:09:43回复 举报
  40. 恭喜酒儿解锁新姿势!

    郴郴子2021/09/04 22:33:28回复 举报
  41. 最后一个…血脉之类的?嗯…最后一个 没被污染的..? 最后一个被污染的?

    原來是空2021/09/13 00:27:08回复 举报
  42. 评论区里出人才……

    苏轻2021/12/05 18:49:57回复 举报
  43. 評論區比正文還H啊…(騎。乘:))
    我覺得2樓9樓真的很有才(我不快!ㄥ(:3ㄥ

    無名氏2022/01/20 09:42:43回复 举报
  44. 噫~☺️

    耽不返⊙ω⊙2022/02/10 14:42:33回复 举报
  45. 作者有話要說:
      白月狐:雖然受了傷

      陸清酒:嗯?

      白月狐:也要擼起袖子加油幹。

      陸清酒:????


    好好幹吧小伙子(ӦvӦ。)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6 10:57:51回复 举报
  46. 各位穿个苦茶籽啊!!!

    玫瑰到了花期2022/03/28 19:05:47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