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六月飞雪

以前还有陆清酒陪着, 但现在, 朱淼淼成了家里唯一的一个独苗苗人类。在毫不留情的吃饭竞赛中落於下风, 似乎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两人筷子夹走了最后的兔肉,朱淼淼看着自己碗里绿色的蔬菜, 不由的流下一滴悲伤的泪水。

陆清酒已经站起来消食了,他去院子里给鸡圈里的水盆加了水,又帮兔子换了干净的草料。这天气热了, 食物**的速度越来越快, 鸡饲料要是没吃完就得迅速的处理掉, 不然院子里容易有异味。

弄完这些事,陆清酒又去睡了个午觉,起床后打算实现刚才给朱淼淼允诺的事, 做些她喜欢的甜品。

之前买的芝士派上了用场,陆清酒打算弄个芝士蛋挞试试。再炸一些鸡胸肉,做点芝士鸡排。因为这些甜品的做法比较复杂,陆清酒之前也没有试过,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

好在因为经常做甜点的缘故, 陆清酒对火候和馅料的掌控已经非常精准了,做出来的刚出锅的芝士塔还散发着浓郁的奶香味,一口咬下去,带着热度的芝士顺着边缘慢慢流下。芝士塔边是脆的, 里面是浓郁的液体状的馅料,奶味和牛奶的香气都很突出,还有一股子独属于芝士的甜腻口感。为了解腻, 炸鸡排则是五香麻辣的,外面裹了层薄薄的面包糠,一大块直接下锅,温油慢炸,炸好之后再过第二遍油,这样可以让鸡排里面的油脂最大限度的排出,减少油腻感。之后便切成长条状,锋利的刀刃切断了面包糠,丰润的鸡肉汁水便从里面溢出,还能看见白嫩的鸡肉,在缓缓冒着热气。

家里三双渴望的眼睛就没从厨房移开过片刻,陆清酒让他们去院子里等着,然后又用冰块冲了点山楂水,山楂是去年泡的,已经快要吃完了。口感酸甜,加了冰块之后更是清爽,在这稍微有些炎热的下午,简直是消暑良品。陆清酒计划着今年山楂成熟的时候再多做一点,免得不够吃。

当然,他不能吃冰的,所以只给自己准备了一杯牛奶。自从朱淼淼来这里发现牛牛可以产出各种口味的牛奶后,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开始给牛牛喂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陆清酒手里这杯就是鸡蛋味的牛奶……尝起来居然还不错。

三人在院子里对着食物早已摩拳擦掌,但还是用最后的自制力忍耐着,陆清酒坐下,看见他们三人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语气里带了点无奈:“好了,吃吧。”

唰唰唰,陆清酒的话语刚落,眼前就闪过三道黑影,接着面前的食物便少了大半。

朱淼淼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两手齐出,先拿到手再说,丝毫不肯落於下风。

陆清酒就坐在旁边安静的喝着牛奶,看着他们抢。

下午茶本来是悠闲的时光,可却被这三人硬生生的弄出了刀光剑影的味道,最后胜利的依旧是不怕烫也不吐骨头的白月狐,尹寻和朱淼淼含恨惨败。

假期过的很快,一晃三天就没了,朱淼淼虽然恋恋不舍,但也得回到城市里继续上班。当然,离开前没有忘记带上自己喜欢的蜂蜜和生发水,还带了一些白月狐种的水果。

“等我下次再来啊。”朱淼淼上火车前和陆清酒告别道。

“嗯,下次再来。”陆清酒摆摆手,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后,才转身离开。

他开着自己的小货车打算回水府村,却在半路上,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起初陆清酒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直到在那人面前停下了车,他才确定自己的确没有认错人。

“玄玉大师,您怎么在这儿?”陆清酒下车唤道。

站在路边的,是个穿着袈裟的和尚,他戴着斗笠,手里捏着一根禅杖,听到陆清酒的声音,微微扭头朝着他行了个礼。虽然面容被斗笠遮了大半,但因为穿着特殊,陆清酒还是认出了他的身份,这人便是去年冬日,大雪纷飞时突然到访他家里的那位僧人,玄玉。

依照玄玉的说法,他和陆清酒的姥姥是旧识,也是他隐晦的提醒了陆清酒,那个黑盒子的用法。

“陆施主,好久不见。”玄玉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的长相也是非常的英俊,和白月狐那种充满了侵略气息的俊美不同,玄玉身上透出的是如同玉石一般温和包容的魅力,倒是和陆清酒的气质有几分相似。

“好久不见。”陆清酒道,“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玄玉笑道:“我只是通知陆施主,这几日千万不要出门。”

陆清酒道:“不要出门?”

玄玉道:“水府村要下雪了。”

陆清酒愣住了:“下雪?这才六月份,怎么会下雪……”

玄玉并不回答,只是用那双含着慈悲之色的双眸凝视着陆清酒,陆清酒被他这么盯着,却是有一种被看透了灵魂的错觉,他道:“大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告诉我?”

“陆施主去过山神的祠堂了吗?”玄玉问。

陆清酒道:“去过了。”

“可有见到什么?”玄玉继续问。

“见到什么……”陆清酒道,“你是说我母亲的牌位?!”

玄玉道:“看来陆施主,都知道了。”

陆清酒点点头:“差不多都知道了。”不过玄玉这话,倒是让他想起了什么,当时玄玉突然将尹寻变成了稻草人,若不是白月狐赶回来,恐怕祠堂里镇压的东西会出问题,而玄玉显然知道那祠堂是怎么回事,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把尹寻变成草人?难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还未等陆清酒想明白,玄玉便叹了口气,慈悲的眸中多了点遗憾的味道:“那为何施主不离开水府村呢?”

陆清酒蹙眉道:“为什么要离开……”

玄玉道:“您的母亲因水府而死,姥姥因水府被困囚一生,现如今您还有脱身的机会,为何还在犹豫?”

陆清酒收敛了笑容,他道:“犹豫?不,我没有犹豫,我不会离开水府村的。”他的话语掷地有声,并不带一丝迟疑。

玄玉闻言不笑了,那双黑玉般的眼眸,静静的看着陆清酒,一般人的眼睛,瞳孔里都会有纹路,但他的眼睛,却如一汪深沉的湖,黑的沁人。

“为何不走?”玄玉问。

陆清酒答道:“我喜欢水府村。”

玄玉:“喜欢水府村?还是水府村里的人?”

陆清酒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他道:“不知道玄玉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又想要告诉我什么呢?”

玄玉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罢了罢了。”

陆清酒直觉玄玉还会说些什么。

果不其然,玄玉抬手,将斗笠重新戴好,他转过身,朝着山上的方向缓步走去,声音缥缈如同山间雾霭:“六月将雪,陆施主请做好准备吧。”

陆清酒本想叫住他,然而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本来这里只有一条路,可陆清酒开着车一直往前,直到到达家里,也没有再看见玄玉的影子。

回家之后,陆清酒连忙把这事儿和白月狐说了。

谁知道白月狐一听便脸色大变,随后起身便要离开,离开之前叮嘱陆清酒明日去镇上买些煤炭,七日之内,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院子,至于尹寻,也让他在家中守好那些镇压着亡灵的牌位。

陆清酒忙问到底怎么了。

白月狐摇摇头,说等事情结束之后,再详细的告诉他。说完他便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了陆清酒面前,陆清酒直觉这事情恐怕会非常的凶险,连忙把这件事告诉了尹寻,然后连夜带着尹寻去了镇子上,买了白月狐说的煤炭和过冬的物件。

镇子上的老板见陆清酒买了这些东西,还有些稀奇,问他怎么这会儿就要过冬了。陆清酒笑了笑,随口敷衍了几句。

买好衣服煤炭和食物,陆清酒又赶回了家中,这会儿天气晴朗,空中还漂浮着朵朵白云,如玉盘般的月亮挂在空中,还能听见嘈杂的虫鸣,和往日的夜,并无不同。

“到底出什么事啦?”尹寻也是一脸茫然。

陆清酒一边收拾屋子一边把下午发生的事和尹寻说了,当说到白月狐急匆匆的离开时,尹寻也察觉了不对劲,他惶然道:“那个玄玉就是把我变成稻草人的和尚?他为什么说要下雪了,这才六月份,怎么会下雪……”

陆清酒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白月狐那紧张的样子,绝对不会是开玩笑,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把买来的东西分给了尹寻一些,让他带回家去,免得出现什么意外的时候被困在家中连吃的都没有。

尹寻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还是乖乖的听了陆清酒的话。

这天晚上,陆清酒心里有事,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子里过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内容,等到快要天亮的时候,他才勉强睡了一会儿。但没睡多久,就被窗外奇怪的声响吵醒了。

沙沙沙,沙沙沙,这声音并不陌生,但却也不该出现在这个时候。陆清酒从朦胧的梦境中被这种声音唤醒,他从床上坐起,推开了窗户,却被窗外的景象惊呆了。不过一夜,原本绿意盎然的院落,已经被白雪覆盖。整个世界都变得茫茫一片,反射的太阳光,刺的人眼睛生疼。

陆清酒缓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的确不是在做梦,昨天玄玉的预言,真的发生了。

六月飞雪,寒冬突然降临。

陆清酒检查了一下手机,毫不意外的看见一格信号都没有。他吐着白雾,穿上了厚厚的冬装,然后在屋子里生了一盆碳,又将客厅里面冻的直哆嗦的小狐狸崽子和两头小猪抱进了卧室。

院子里的鸡和兔子也被冻的够呛,陆清酒舍不得它们就这么被冻死,于是又找了间储藏室,在里面生了炭火之后把它们也放到屋子里,关上窗户在地上铺上厚厚的棉被,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这一夜之间温度直接从三十多度降到了零下,按理说植物应该全都会被冻死,但很神奇的是陆清酒家里的院子里的菜都还好好的,除了被雪盖住之外,没有枯黄的痕迹。

陆清酒把自己包成了个球,然后摇摇晃晃的去把烧炕的屋子整理出来,把火炕给烧上了。他整理好之后,就带着小狐狸崽子他们缩进了被窝,慢吞吞的吃着烤馒头片当早饭。

“好冷啊,怎么突然就下雪了。”陆清酒的鼻尖被冻的通红,抱着暖和的小花不肯撒手,这会儿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冬天的时候尹寻总是把小花当做暖手宝,因为小猪的体温比人类要高一点,而且皮肤又软又滑,抱着很舒服。

小花哼哼唧唧的趴在陆清酒的胸口上,吃着陆清酒喂的馒头片,倒是没有提出抗议:“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陆清酒道:“你来人界多久了啊?”

小花道:“我刚来就被你们抓来了……”

陆清酒道:“抓?”

小花:“哦,是买。”他瞅了眼自己睡的屁股都翘起来的妹妹,哼哼着,“别担心,龙族都是很强的,白月狐不会有事的。”

陆清酒看着天花板,道:“等雪停了,我把这个屋子的天花板也打扫一下吧……” 黑漆漆的,都看不见石灰了。

外面的雪下的极大,甚至能听到落在地上的响动,早晨的时候雪还在脚踝,大概一个上午的功夫,就到了小腿的位置,而且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天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到一点亮光,简直像是要塌下来似得。

陆清酒有点担心,如果雪继续下的话,屋顶的压力会很大,毕竟老宅已经很久没有修缮,突然如此大的降雪量,有可能将屋顶压塌,他甚至还听到了木头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陆清酒想着如果雪继续下的话,他只能搭着梯子去把屋顶上的雪扫一些下来了,不然屋子塌了他恐怕会更危险。陆清酒担心的事情有点多,不光是白月狐,还有尹寻,万幸昨天晚上就让尹寻带了不少吃的衣服和煤炭回去。

按照白月狐说的,陆清酒乖乖待在了屋子里,屁股底下就是温暖的炕,外面大雪纷纷扬扬,将整个世界都涂成了炫目的白,给人一种恍惚的感觉。

下午六点左右,天已经完全黑掉了,陆清酒用炭炉炖了半锅鸡汤,喝了大半,把肉分给了家里的三只崽子。喝了汤,他的身体暖和不少,又在炕里面加了炭火,把窗户开了个缝隙后,才缩进被窝。

白月狐怎么样了呢,有没有被冷到,有好好的吃晚饭吗?如果和其他的妖怪打起来,有没有受伤?温暖渐渐夺走了陆清酒的意识,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雪还是没有停,好似连绵不断的下了一整夜。

陆清酒走出房门时,那雪已经堆到了他的腿根,甚至开门都变成了非常困难的事。为了防止被困死在屋子里,陆清酒只能拿出扫把把门口的雪扫干净了。他检查了一下屋顶,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把屋顶上的雪扫下来,不然再下一个下午,屋子就危险了。

虽然在这么大的雪里做这种事非常危险,但陆清酒还是搬出了梯子,慢吞吞的爬到屋顶上,把上面的雪往下扫。

就在他扫了一会儿的时候,陆清酒却注意到天空中出现了一些让人不安的异象。那些厚厚的云层出现了一些细纹,有亮光从细纹里漏出,乍看上去,就像是天空碎成了许多碎片似得。这让陆清酒一下子就想起了他梦境里的场景,那些冰蓝色的蝴蝶,还有站在蝴蝶之中,那个身影。

陆清酒抬头看了很久,以至于雪在他的肩膀上积累了厚厚的一层,但万幸是,云层虽然出现了一些裂缝,但这些裂缝并没有要扩大的痕迹。陆清酒吐出一口白气,继续低头把屋顶上的雪全给扫下去了。

扫完雪,陆清酒浑身都冷的厉害,他连忙进了屋子,端起早就准备好的姜汤给自己灌了下去。火热的姜汤从口中灌入,滑过食道温暖了有些冰冷的胃,灼热的温度很快便传到了四肢,陆清酒感觉自己再次活了过来。

他揉揉冰冷的鼻子,含糊道:“外面可真冷啊。”

“是啊。”小花主动的凑了过来,把自己的肚皮搭到了陆清酒冻得通红的手上面,被冷的打了个哆嗦,但还是没有移开,“雪什么时候能停呢。”

“可能还有好几天吧。”陆清酒回答。

如果玄玉的说法是对的,那这雪可能要下个七八天的样子,啊,冬天可真难熬啊,特别是在没有白月狐的情况下。

陆清酒吸吸鼻子,打了个喷嚏。

小花紧张道:“你没事吧?”

陆清酒道:“没事,可能刚出去的时候冷着了。”他搓搓手,感觉身体差不多暖和起来,“再去倒点酒喝,驱驱寒。”

小花道:“你可要当心,别感冒了。”说着还用自己软乎乎的猪鼻子蹭了蹭陆清酒。

陆清酒见状倒是觉得有些好笑,这小花小黑和苏息待久了,互相都学了点对方的习惯性动作。小花本来是小猪,结果也学着小狐狸蹭脑袋,而苏息刨土的模样,也是一点都不比小花差……

拍拍他的脑袋,陆清酒去储藏室拿了一瓶白酒,最惨的是这白酒也冻成了冰块的样子,万幸的是没有冻裂,不然估计都不能喝了。把白酒烧热,灌下去了几杯,陆清酒脸上浮起红色,身体舒服了很多。

家里的电昨天刚下雪的时候就停了,陆清酒害怕手机电量用的太快直接开了最省电的模式,也不敢拿来玩游戏。一个人坐着有些无聊,他便把卧室里的书拿了出来,又点了蜡烛,借着光线慢悠悠的看。

被褥是热的,吐出的气息里带了酒香,陆清酒身体热了起来,恍惚之中,他好像感觉到白月狐走到了他的身边,低下头,如往常一般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月狐……”陆清酒含糊的叫出了白月狐的名字,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身侧的人,但手却在冰冷的空气里滑落,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侧根本没有人,更没有白月狐。

陆清酒清醒了过来,看了下时间,发现才下午两点过。没有消遣的时间过的格外漫长,陆清酒有些无奈。他想要再睡一会儿,却发现自己睡不着了,于是只能从床上爬起来看书,顺便研究一下菜谱。

等到这场雪停了,陆清酒一定要试几个之前嫌麻烦没有做的菜,好好庆贺一番。

因为雪太大,白天黑夜的界限都变得模糊起来,要不是手机上的时间还在继续走,陆清酒都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六点多,到了晚饭时间,陆清酒觉得吃饭还是不能糊弄,毕竟也没了别的消遣方式,要是连吃的都没趣了,那当真是生无可恋。家里的水管已经给冻上,无奈之下,陆清酒只能提着桶去接了雪水,又过滤了几遍,烧热之后凑合着用了。

他拿了面粉,又取了冰冻的猪肉,做了个馅饼放在炭火上面烤上了,食物浓郁的香气灌满了整个屋子,三只小崽子都乖乖的坐在旁边,眼珠子都落在馅饼上了。

陆清酒把馅饼翻了个面,又在上面撒上了白芝麻,稍微过了下火后,馅饼便散发出了更加诱人的气息。

“来,一人一个啊。”陆清酒道,“不够了我再做。”

小崽子们领了自己的馅饼,乖乖的去旁边吃,陆清酒也咬了一口,感觉那温暖的肉汁顺着舌尖流进了口腔里,馅饼外面是脆的,但是里头被肉汁泡的很软,虽然没有新鲜的葱,但香酥的芝麻和葱相比却是不遑多让。陆清酒超常发挥,一口气干翻了三个,撑得自己直打嗝儿。吃完之后,他又往炭火堆里扔了几个红薯,等着烤熟。

“雪什么时候才能停啊。”这个不知道被问了几遍的问题,再次被问出,陆清酒低头,摸了摸小黑的脑袋,“不要急,很快的。”

“对,不急。”小花安抚着妹妹。

“可是我好害怕。”小黑小声的说,“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来了……”这大约便是独属于动物的直觉吧。陆清酒担忧的抬头,看到了窗外,那连绵不断仿佛永远不会停下的落雪。

分享到:
赞(314)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我有点不祥的预感

    清水2019/07/07 18:59:13回复 举报
    • 借楼
      不虐,我觉得还好
      玄玉不是坏人啦~
      冬神不是好人
      我不剧透了,这个真的不虐

      殇泠2020/03/26 18:31:54回复 举报
  2. 我为什么要在晚上看吃的(╯‵□′)╯︵┻━┻

    星眠2019/07/19 22:44:39回复 举报
  3. 感觉玄玉不像好人

    顾木.2019/07/21 12:44:34回复 举报
  4. 感觉要虐,真相快出来了,感觉可能跟掌管冬天的神有关

    羊驼大伦2019/09/03 02:29:52回复 举报
  5. 直觉告诉我要虐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苏沐晚2019/09/09 06:30:59回复 举报
  6. 白月狐不在陆清酒身边,惶恐
    玄玉大师说完预言就走,坏人
    陆清酒怕寒出不了家门,孤独
    小猪只凭直觉预感坏事,可怕

    漂白水2019/10/04 09:22:23回复 举报
  7. 哈哈哈楼上人才。对哦,绝对是冬神玄冥的锅,他不会是个小孩吧

    默默眼睛发光的夏渺2020/01/13 18:23:55回复 举报
  8. 这个剧情有点儿像《我五行缺你》呀!

    祁醉老流氓2020/03/05 20:11:09回复 举报
    • 正常正常,一个妈生的

      背影2020/05/07 22:54:14回复 举报
  9. 啊,罐儿极阴体质,酒儿体质偏寒……啧难搞,要开虐了吧……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6 20:55:39回复 举报
  10. 嗯……其实要是真断粮大雪封路……小花小黑能幸存吗_(:з」∠)_

    小北2020/03/31 00:54:04回复 举报
  11. 之前说小花的肚子冰凉消暑,这会儿又说小花的肚子能当暖宝宝。这篇文漏洞真的太多了,真的是西子写的吗?有点失望

    佚名2020/04/26 09:50:57回复 举报
    • 可能……冬暖夏凉?
      顺带回复一下楼下,这个是2018年8月的,跟死万同时期,不算古早叭……

      新月小可怜2022/04/30 15:18:53回复 举报
  12. 是早期文的原因吧……

    草莓2020/04/27 14:04:39回复 举报
  13. 不虐就好。。。我不行的

    我就是那个匿名的小姐姐2020/05/28 21:10:41回复 举报
  14. 白月狐怎么还不回来鸭

    白银六卫2020/06/12 02:12:12回复 举报
  15. 人好少啊,蹲墨白小朋友‎|•’-‘•)و✧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6:22:04回复 举报
  16. 我来了啦啦啦啦啦~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7 18:01:51回复 举报
  17. 看到二楼说不虐我悄微放心!

    花花2020/08/02 20:12:23回复 举报
  18. 小花应该是冬暖夏凉,(QAQ啊啊啊我不快!)

    嗝儿2020/11/28 16:40:37回复 举报
  19. 和尚你不要走给我好好说话啊啊啊啊!

    Orange marmalade2021/02/11 18:55:23回复 举报
  20. 何以解忧唯有肉肉(ง •̀_•́)ง

    一只夹心小饼干2021/04/20 00:05:42回复 举报
  21. 不详的预感!(◎_◎;)

    我爱秦川2021/05/01 21:04:25回复 举报
  22. 其实体质偏寒这个嘛。。。你不知道冬天我苟成个什么样啊 就现在这个天气 我还是长裤长袖 不太热 但冬天是真的冷 从早到晚都暖和不起来 晚上三床被子
    体质偏寒容易还生病「饿了」

    墨筱柒2021/05/11 18:49:59回复 举报
  23. 红蝴蝶是祝融的,祝融是夏神,蓝蝴蝶是凶手的,那凶手应该就是冬神玄冥了吧

    丹青2021/08/05 09:54:20回复 举报
  24. 冬神玄冥
    大师玄玉
    觉得这俩有关系

    老子笨笨哒2021/10/31 00:28:10回复 举报
  25. 咋感觉这玄玉有问题(❁´◡`❁)*✲゚*

    苏轻2021/12/05 18:17:49回复 举报
  26. 那个……我记得酒是不会冻成冰的?

    2022/01/24 00:17:21回复 举报
  27. 作者有話要說:
      陸清酒:有什麼東西要來了……

      白月狐:那是我最害怕的。

      陸清酒:什麼?!

      白月狐:貧窮。

      陸清酒:???


    ??什麼意思?是說冬神很窮嗎?(@[email protected])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6 10:42:31回复 举报
  28. 冬什玄冥,玄玉。。。。嗯

    我猜你不知道我是谁2022/04/05 18:54:29回复 举报
  29. 这是大虐前の风平浪静,对八?

    野指针2022/05/02 21:03:41回复 举报
  30. 这文小bug有点多啊

    匿名2022/11/20 12:41:3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