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冰色

陆清酒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出现在了被大雪覆盖的山中。抬眸望去, 天地之间茫茫一片, 只有刺目的白。他在山间漫无目的的走着,却看到山下飞出了无数冰蓝色的蝴蝶, 这些蝴蝶遮天蔽日,腾空而起,竟是很快的便将整个雪山笼罩起来。有蝴蝶停在了陆清酒的肩膀上, 但在它停下的那一刻, 却在他的肩膀上融化成了一滩雪水了。

陆清酒的身体感到了寒冷, 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似乎马上就要从这怪诞的梦境之中抽离出来。但就在醒来的前一刻,他恍惚中竟是在那数不尽的蓝色蝴蝶中, 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似乎是个小孩,穿着一身冰蓝色的衣裳,面容看不太清楚,但可以看出头发也是漂亮的蓝色, 他远远的看着, 目光仿佛穿透了陆清酒的身体,看向了未知的方向。

陆清酒还想仔细看看,却已经醒了过来。白月狐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带着一层朦胧的音效, 他叫着他的名字,想要将陆清酒从梦境中唤醒。

“清酒,清酒, 你醒醒,你快醒醒!”陆清酒艰难的睁开眼,看到了白月狐担忧的目光,白月狐刚才应该是使用了力量,因为他的头发再次长长了,这会正从他的脸侧垂下,落在陆清酒的肌肤上。

“我……在哪儿呢……”陆清酒茫然道。

“山上。”白月狐低声回答,他的语气十分不愉,能听出他对熬闰很不满意,“是他把你带上山的?”

“不是。”陆清酒道,“是我自己想上来的。”他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坐在一片草地里。这会儿天已经完全黑掉了,没了梦境中的寒冷,六月的风,已经带上了一股炎热的气息。

“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白月狐看起来很担心。

陆清酒沉默片刻:“他告诉了我关于母亲的事。”

白月狐微愣。

“是他吃掉了我的母亲。”陆清酒本来以为自己会很难将这些话说出口,但真的说的时候,却发现好像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至少在白月狐的面前如此,“因为我的母亲也被污染,吃掉了我的父亲后,想吃我的姥姥。”

白月狐不语,只是伸手抱住了陆清酒,他的手很用力,恨不得将陆清酒搂进自己的身体。

“所以他才这么做了。”陆清酒道,“所以从逻辑上来说,他吃掉了我的母亲,的确是事实。”

白月狐静静的听着。

陆清酒道:“我们边走边说吧。”他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黏在自己屁股上的草屑,看起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中午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都有点饿了。”

“好。”白月狐跟在了陆清酒的身后。

于是一路上,陆清酒就大概把熬闰和他说的话同白月狐讲了,当然,其中还着重说了一下关于幕后黑手的事,他本来以为白月狐会向他透露些什么,可白月狐从头到尾都很安静,只有那双黑眸里,依旧含着满满的担忧。

在最后说到红发的熬闰将一只蓝色蝴蝶拍到他的脑袋上时,白月狐忽的皱起了眉头,详细的询问了关于蝴蝶的模样。

陆清酒也警觉起来,道:“怎么了?那个蝴蝶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白月狐说:“是有特殊。”

陆清酒道:“怎么说?”

白月狐想了想:“暂时没法同你解释,我只是有一些依稀的猜测,还不能证实。”

陆清酒无奈道:“那总要给我点提示吧?”

白月狐道:“蝴蝶可能和污染你姥爷和母亲的人有关系。”

说到这个,陆清酒马上想起了自己梦境里的雪山和蝴蝶丛中那个孩子的身影,这个梦又意味着什么呢?难道他看到的那个孩子,就是幕后黑手。可当陆清酒将自己的梦境描述给了白月狐后,白月狐也是一脸茫然,显然并不明白梦境隐藏的含义。

陆清酒叹了口气,说还是先回去吃饭吧,这肚子饿了脑供血不足,想什么都想不出来。

两人从山上走回了家。在院子里坐着的尹寻和朱淼淼见到他们二人回来,都很激动,特别是尹寻,他以为陆清酒出了什么事呢。

“你们吃晚饭了吗?”陆清酒问。

“没呢。”朱淼淼道,“我们想等着你回来一起吃。”

陆清酒道:“那我先随便做点什么吧,等会儿啊。”这都快十点钟了,也没时间做什么太过复杂的菜肴,陆清酒为了方便,就随便弄了点面条,一家人就这么吃了。

吃饱后,陆清酒主动说起了自己的事,但他没有提到熬闰,只是说突然有些事情去了山上一趟,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让他们两人不必担心。尹寻欲言又止,朱淼淼看着屋子里奇怪的气氛,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完饭后,大家各自去休息了。

陆清酒身体有些乏,早早的洗漱上床,白月狐照例睡在陆清酒的身边。但睡觉前,他却关掉了空调,而且变出了那几条毛绒绒的大尾巴。

“你变尾巴出来做什么?”陆清酒有点懵,这温度都快三十度了,被尾巴缠着还不得中暑啊。

白月狐说:“用得着。”

陆清酒见白月狐如此笃定,便没有再继续纠结,结果他刚入睡,就明白了白月狐那句用得着是什么意思。在这炎炎夏日,他居然会觉得寒冷,那股子冷意像是从他的脑子里钻出来的,冻的他浑身发寒,只有抱紧了那暖和的毛茸茸的大尾巴才稍感安慰。而最让陆清酒难受的,是他又梦到了之前梦见的雪山,再次看到了无数纷飞的蓝色蝴蝶,这一次的梦,视线比之前更加清楚一些,他甚至还听到冰面碎裂的声音,起初陆清酒以为是自己的脚下的地面碎了,但当那碎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才意识到,这声音是从他头顶上传来的。

梦里的陆清酒抬起头,看到了蓝色的天空如同镜面一块块的碎裂开来,有黑色的东西伴随着碎裂的天空往下掉,冰蓝色的蝴蝶在周遭起舞,如同狂欢,整个世界都好像要坍塌了一般。

陆清酒被眼前的画面所震撼,他眼睁睁的看着天空一块块的塌陷,就在整个世界即将陷入黑暗之中的时候,陆清酒被人用力的摇醒了。他满头冷汗的醒了过来,看见白月狐坐在旁边,目光担忧的盯着他。

“我……我做了个噩梦。”陆清酒颤声道。

白月狐伸手抱住了他,轻轻的抚摸着陆清酒的发顶,他道:“他就要来了,你再忍一忍。”

陆清酒刚醒来,意识还有些模糊,没有去细问白月狐口中的他是谁。他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还陷在刚才梦境中那可怖的画面之中无法自拔。

天慢慢的亮了,阳光从窗口射入,门口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白月狐道。

那人推门而入,陆清酒朝着传出脚步声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想到竟是看到了昨日来找白月狐的祝融。

“他怎么样。”祝融冷声问。

“不太好。”白月狐道,“寒气入了骨。”

祝融走到了陆清酒的身边,坐下,随后检查了一下陆清酒的身体。他的神情凝重,搞的陆清酒也紧张起来,感觉自己仿佛得了什么绝症似得。

“我、我没事吧?”被祝融这么一搞,陆清酒的睡意彻底没了,他伸出手让祝融把脉,有点紧张的询问。

“唔……”祝融蹙起眉头。

陆清酒屏息凝重,觉得自己像是个等待着宣判的重刑犯。

“不妙啊。”祝融嘴唇微动,吐出了两个字。

陆清酒和白月狐闻言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陆清酒脑子里瞬间滑过了无数个绝症的名字。白月狐比陆清酒要冷静一点,他握住了陆清酒的手,冷声道:“说重点。”

祝融道:“这马上要到盛夏,陆清酒这身体,恐怕……”

陆清酒吞咽了一口口水,等着最后的答案。白月狐拧起眉头,似乎打算说点什么,但还是忍下了,静静的等祝融把话说完。

祝融道:“恐怕一个夏天都不能吃冰了。”

陆清酒:“……”

白月狐:“……”

陆清酒和白月狐两人沉默了可能有个一分钟的样子,陆清酒憋出一句:“就这?”

祝融莫名:“不能吃冰的不是很严重吗?”他随手挥了挥,手指上出现了一缕明亮的火焰,那火焰好似有生命一般,直接窜进了陆清酒的皮肤里,陆清酒的身体本来一直很冷,但这火焰一入体,他就感觉到那股寒气似乎被驱逐出了体内,完全不冷了。

“我本来就不太喜欢吃冰。”寒气离体,陆清酒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他道,“吃不吃好像没什么影响。”

祝融闻言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然后他说:“你们人类真可怕。”

陆清酒:“……”他有点无奈,因为他发现祝融是认真的。也是,作为掌管夏日的神明,喜欢凉快似乎也是正常的事吧,毕竟体内都是炎热的火焰,想喝点冰凉的酸梅汤,啃两根牛奶味的冰棍,都是让他觉得幸福的消遣。要是一个夏天什么冰都不能碰,那祝融可能会考虑把那个导致他出现这样情况的人给烤了。

陆清酒说:“还有其他的后遗症吗?”

祝融摇摇头。

那缕火焰帮陆清酒驱走寒气之后便从陆清酒的身体里窜了出来,只是窜出时却化作了蝴蝶的模样,陆清酒定睛看去,愕然发现这蝴蝶和他见到的那种冰蓝色的蝴蝶竟是有几分相似,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两种蝴蝶的颜色……

陆清酒看向白月狐,白月狐却朝他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

祝融道:“好了,我帮你把寒气祛除了,之后注意保暖就行,不要去极寒之地,我先走了。”他是被白月狐叫过来的,这会儿事情办完了,自然打算离开。

白月狐和陆清酒目送祝融离开。

等到确定他走了之后,陆清酒才扭头看向白月狐:“为什么不让我问?”

白月狐道:“你要是说了,他一定会知道你和你的姥爷接触过。”

陆清酒马上明白了,祝融就是执刑人,他的任务便是追踪熬闰,只要熬闰拒绝回来,他便不会手下留情,之前斩断的那只龙爪,便是最好的证明,

陆清酒道:“也是……”在知道真相后,他的确舍不得熬闰再受伤了,“可是为什么我看到的那种蝴蝶,和祝融身上的这种蝴蝶一模一样,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白月狐蹙眉道:“我也在想这件事。”但目前还没有寻找到完美的答案。

陆清酒露出和白月狐同样的表情。

不过从目前看来,至少陆清酒的身体是没什么问题了,按照祝融的说法,只要这个夏天不吃冰,不去极寒之处便没有大碍。但困扰着陆清酒的事却很多,比如那些冰蝶的主人到底属于谁,比如变成红发的姥爷,为什么要把冰蝶拍进他的脑袋里……

如果姥爷真的想杀掉陆清酒,也不过只需动一动手指而已,毕竟只有四分之一龙族血统的陆清酒,在他面前几乎等同于凡人,根本不需要用这么复杂的法子。

心里念着疑惑的事,陆清酒去做了早餐。

朱淼淼见陆清酒神情凝重,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忙问他需不需要帮忙。陆清酒拒绝了朱淼淼的好意,再看看尹寻担忧的模样,意识到自己似乎太严肃了一点,虽然心里面有事,但这些事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倒不如顺其自然,好好享受当下的时光,况且朱淼淼的假期只有三天,他没必要把不愉快的情绪也带到她的身上。

陆清酒整理了一下心情,露出习惯性的温和笑容,道:“我真的没事儿,你们与其在这里担心我,倒不如想想咱们中午吃什么。”

“吃什么?”朱淼淼来者不拒,“你做啥我吃啥,什么东西我都喜欢吃……”

陆清酒想了想,道:“那干脆让白月狐杀只兔子吧,做个兔肉火锅,还有尹寻你去地里摘点新鲜的菜,每样都来点。”

尹寻高兴的哎了声,提着篮子出去了。

朱淼淼在厨房里帮陆清酒打下手,顺便和他聊了一下公司里面最近发生的事。她说之前和陆清酒有矛盾的那个吴总本来要升官了,但是却不知为什么拒绝了调令,选择继续待在本部。他的脾气也好了很多,公司员工还因此和他开玩笑,说是不是吴总看上了他们公司的哪个员工才舍不得走。

陆清酒听到吴总这个称呼倒是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想起了他和老树的渊源,那都是去年的事儿了,吴嚣阴差阳错和老树喜结伴侣,本来陆清酒还有点担心他,但之后吴嚣就没了消息,看来是和老树相处的不错。今年八月份马上就要到了,陆清酒打算回去祭祀父母的时候再去看看老树,这也算是他们之间的约定。

朱淼淼不知道这些,还在继续说着吴嚣的事,说他保养有方,看起来年轻不少,大家都怀疑他是真的谈恋爱了,但却没见到他恋爱的对象,只是发现他下班后几乎每天都要去一个公园里坐很久。有的员工还表示看见吴嚣在自言自语,不过这种说法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毕竟吴嚣那严肃沉稳的形象还是很深入人心的。

“说起来,他会不会被什么妖精魇住了啊?”朱淼淼低着头剥蒜,“存在这种可能性吗?”

陆清酒道:“唔……存在吧。”要真说,老树也算是树妖吧。

朱淼淼道:“那能迷倒吴总的肯定是个美丽的小妖精,像白月狐那样的。”

陆清酒想着白月狐那张漂亮的脸,又想想他那被小孩子嫌弃的原型,忍不住露出笑容。

朱淼淼见陆清酒的心情的确是好了起来,这才松了口气,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心思细腻很多,知道肯定是因为出了什么事儿陆清酒才会有之前的反应,不过既然陆清酒不愿意说,那肯定是家里私事,她也不好硬要去问。

尹寻摘了新鲜的蔬菜回来,白月狐跟在后头,手里面提着一只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大鸟。那大鸟浑身火红色的羽毛,嘴巴上一点青,羽毛光彩艳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脑袋已经被白月狐给拧断了,歪歪的搭在一边,没了气息。

“这什么鸟啊。”朱淼淼看见鸟漂亮的羽毛,道,“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吧?”

“应该不是。”陆清酒知道如果白月狐去打猎,一定猎的是非人类,虽然他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这鸟到底是什么,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这鸟的味道肯定不错。

“鸰腰。”白月狐的嘴里吐出两个字,“好吃。”

陆清酒这才想起来这鸟的身份,这鸟名叫鸰腰,是山海经里的一种鸟类,浑身火红唯有嘴巴的部分是青色的,吃了这种鸟,便可以不做噩梦,辟邪消灾。他抬眸朝着白月狐看去,两人的目光交叠在一起,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显然白月狐是因为陆清酒之前做噩梦痛苦的模样,才去专门打来了这种妖兽,陆清酒心中微动,笑道:“那你把毛处理一下吧,待会儿和兔子一起煮了。”

白月狐点点头。

朱淼淼忙道:“羽毛给我留下来吧,这么漂亮,丢了太可惜了,我拿去做点工艺品。”

白月狐嗯了声,算是应下了。

和人类世界不同,异界都是弱肉强食,最大的便是天地法则,但天地法则是为了约束力量,并不会保护弱小。白月狐所属的龙族,便是里面最顶级的猎食者,他们是食物链的顶端,是支配一切的神明。

陆清酒熬好了汤底,把剥了皮的兔子处理了一下切成了块状。朱淼淼则把鸟的红色羽毛全部收集了起来,说打算带回公司给同事们当做礼物。

尹寻清理好了蔬菜后,在桌子上摆好碗筷,乖乖的等着开饭。

陆清酒架好电磁炉,便把红艳艳的汤底端了上来,然后点火烧涨,再将兔子和鸰腰的肉放了进去。白色的肉肉在红色的汤里面翻滚,看起来非常有食欲,浓郁的香气充斥着整间屋子,朱淼淼和尹寻在旁边吸溜口水。

陆清酒把调料准备好,见肉差不多熟了,便招呼着他们动筷子。

大家都没客气,筷子直接朝着最肥美的部位夹了过去,陆清酒先尝了一块鸰腰的肉,发现这肉的味道非常好,味道有点像鸡肉,但是比鸡肉要肥美很多,能在里面吃出脂肪那种柔软的口感,但又并不肥腻,骨头也不多,被汤底煮熟之后,软嫩可口,又香又辣。

“好吃。”陆清酒赞道,“这鸟肉的味道不错,你们都尝尝。”

其他几人尝了鸟肉,也都赞不绝口,陆清酒便拿了个碗,给苏息小黑小花都装了一点,当然,也没忘记苏息毛毛里面的雨师妾。

一锅肉很快吃完了,陆清酒又下了第二锅,里面还放了一些蔬菜,比如金针菇啊,油麦菜啊,粉条啊,南瓜之类的。等待的时间里,四人都盯着锅目不转睛,陆清酒是在发呆,尹寻和朱淼淼跃跃欲试,而白月狐看似神色平静,实则蓄势待发,手里的筷子随时能加入战斗。

“好了吗?”尹寻终于没忍住,扭头问了陆清酒。

“唔……我看看啊。”陆清酒夹了一块鸟肉,品尝一口,随后点点头,“好了,吃吧。”

一声令下,三人的筷子同时伸入了锅里,这是一场血腥的战斗,只有胜者才能吃到更多的肉!

陆清酒看他们三个的动作看傻了,三人的筷子来回飞快,起初白月狐还要装一下,后来装都懒得装,他吃肉连骨头都不吐了。朱淼淼发现白月狐作弊,尖叫道:“卧槽,白月狐你吃肉都不吐骨头的啊!太过分了吧!”

白月狐无情道:“你行你也可以不吐。”

朱淼淼语塞。

但刚发现白月狐作弊,朱淼淼又察觉了尹寻的不对劲,这么烫的肉,尹寻夹起来就往嘴里塞,吹都不吹一下,好像不怕烫似得。朱淼淼惊恐道:“尹寻,你不怕把你嘴巴烫坏啊!”

尹寻:“我不怕烫。”

朱淼淼:“……”她输了。

一个不吐骨头,一个不怕烫,只是人类出生的朱淼淼,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吃着没人抢的菜把自己给喂饱了的陆清酒怜惜的看着垂泪的朱淼淼,摸摸她脑袋,说没事儿,这会儿留点肚子,下午给她做甜品吃,这才勉强安慰了朱淼淼已经破碎的心。

分享到:
赞(306)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淼淼好可怜

    清水2019/07/07 18:48:45回复 举报
  2. 怎么人越来越少了啊

    羊驼大伦2019/09/03 02:19:03回复 举报
  3. 真好…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苏沐晚2019/09/09 06:24:13回复 举报
  4. 我好饿

    费嘟嘟的小可爱2019/09/18 11:57:20回复 举报
  5. 冰蓝色的蝴蝶会是冬神吗?
    还有老树……原来吴总你也是弯的吗?!

    漂白水2019/10/04 08:56:12回复 举报
  6. 楼上,我们离得好近!!!

    花花啊花花2019/10/04 13:15:35回复 举报
  7. 蓝蝴蝶是共工吗

    听雨2019/10/29 16:06:35回复 举报
  8. 一锅肉很快吃完了,陆清酒又下了第二锅,里面还放了一些蔬菜,比如金针菇啊,油麦菜啊,粉条啊,南瓜之类的。等待的时间里,四人都盯着锅目不转睛,陆清酒是在发呆,尹寻和朱淼淼跃跃欲试,而白月狐看似神色平静,实则蓄势待发,手里的筷子随时能加入战斗。
    确定了,是个北方人

    周周2019/12/18 07:52:19回复 举报
  9. 我每次看到这种描写山海经中非人类的生物的味道的时候脑子中就出现了西子绪大大边看山海经边擦口水的样子(狗头保命)

    夏渺2020/01/13 18:15:54回复 举报
  10. 所以問題來了……吳總跟老樹在一起到底算不算彎的<( ̄︶ ̄)/

    可愛的統兒2020/02/11 22:55:42回复 举报
  11. 夏天不能吃冰,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魔鬼和幽畜可以组个cp叫鬼畜诶2020/03/06 16:48:15回复 举报
  12. 我艹!不能吃冰??那这是要了我的命了…难搞

    夏翊小朋友(江殇逸)2020/03/16 20:48:29回复 举报
  13. 早弯了吧,精华都喝过了,哪还有什么弯不弯的╮( ̄▽ ̄””)╭
    我还是更想知道他们怎么酱酱酿酿……咳咳咳咳咳,谁在上啊

    小北2020/03/31 00:47:22回复 举报
    • 多年看小说的经验告诉我吴总是受老树是攻(错了就当我没说)

      2020/04/06 14:27:38回复 举报
  14. 9楼我也是哈哈哈哈

    我就是那个匿名的小姐姐2020/05/28 21:04:24回复 举报
  15. 哈哈哈哈我站年上所以老树是攻鸭哈哈哈哈

    白银六卫2020/06/12 02:06:25回复 举报
  16. 朱淼淼:“……”她输了。
    一个不吐骨头,一个不怕烫,只是人类出生的朱淼淼,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哈哈哈哈太可爱了趴哈哈哈哈

    滑稽的白银六卫2020/06/12 02:06:51回复 举报
  17. 墨白白小朋友来了没有呀

    秦川说闻劭不行2020/06/17 12:57:10回复 举报
  18. 我来啦啦啦啦啦啦(~ ̄▽ ̄)~

    墨白白白白白2020/06/17 17:53:43回复 举报
  19. 可怜的淼淼hhh

    花花2020/08/02 20:03:57回复 举报
  20. 我好饿啊!!!

    阿了2020/08/05 22:57:31回复 举报
  21. 唔,会不会是掌管冬的那位呢
    舌尖上的山海经

    阿渊2020/08/19 15:54:07回复 举报
  22. 唉,懒得评论了,咱大结局见

    chajiu.2021/01/05 00:22:32回复 举报
  23. 老樹是女生還是男生ㄚ

    匿名2021/04/20 10:28:32回复 举报
  24. 额…男…的吧…?

    我爱秦川2021/05/01 20:51:56回复 举报
  25. 想吃火锅了_(:з」∠)_

    饼干夹心更好吃2021/05/08 02:38:10回复 举报
  26. 果然幕后那位是冬神啊 (不是怎么又快了 不就没一直写评论嘛 又不让我过了

    蘑菇2021/08/25 01:56:31回复 举报
  27. 咱们吴总必须是受好伐(还是那种有胸肌腹肌二头肌的壮受!

    郴郴子2021/09/04 19:17:01回复 举报
  28. 冰蓝色的蝴蝶,是玄冥吗?
    系统,本尊好心劝你不要拦我交评论哦~

    晓尊2021/10/31 13:27:10回复 举报
  29. 老树不是说自己化形可能还得几百年或千年嘛…所以吴总等于跟个幽灵谈恋爱╮( •́ω•̀ )╭

    湛无不盛szd2021/11/25 22:33:55回复 举报
  30. 开玩笑,老树肯定是攻的啦~
    (我觉得大大最后一定会给个契机让老树化形成人滴~)

    Tsing_summer的猫.2022/02/12 13:20:33回复 举报
  31. 其他我都能理解,但是为什么火锅里面要放南瓜啊?哪位好心人能解释解释。

    想做楚晚宁2022/02/12 18:31:49回复 举报
  32. 作者有話要說:
      陸清酒:吃東西太快不好哦,會燙到最的。

      白月狐:好,我慢慢吃。

      陸清酒:快……快點!


    ls+1 南瓜深度厭惡者表示完全無法接受

    假裝看不懂作話在說什麼(ӦvӦ。)

    嘻嘻呵呵哇哈哈2022/03/16 10:35:1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