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炸锅

第60章 炸锅
网上,炸锅了。
所有的娱记为了抢头条、强热度,不等回到公司整理文稿,全部蹲在四海大厦门口,抢着用手机发布第一手消息。
他们用丰富的感叹号,和极其夸张的震惊体,来向大家传达他们内心的汹涌澎湃。
于是,网友们被这一波犹如春节礼花般缤纷绚烂、震耳欲聋的爆料给整懵了。大家化身福尔摩斯扒了好久都没扒出来的舅老爷,以这么一种令人惊叹的方式在她们眼前出现,然后掀起了一阵转发狂潮。
非洲大酋长:这是谁?!是谁?!你们告诉我这是舅老爷?!!!!
安安是我心头肉:舅老爷!这竟然是舅老爷?!你们告诉我谁家的舅老爷长成这样!是谁说他是个牙齿掉光还秃头的老头子!给我站出来!
小小鑫:妈呀呀呀呀呀呀!
我的天呐:这腿!这腰身!这眼镜!这脸!这气场!舅老爷?!
靠北啊你: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四海现在才把舅老爷放出来!为什么?!
草头汤:我死了。
……
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句话。
颜值就是正义:许白的粉丝是不是有毒,神他妈和蔼老爷爷,我差点就被她们洗脑了。
许白坐在车里翻看着网上的评论,笑得歪倒在座椅上,他不得不再次承认——傅先生的美貌,堪比一件大杀伤性武器。
而后他又用小号进了自己的粉丝群,看到了一个更群魔乱舞的现场。
她们悲痛,她们忏悔,她们恨不得把之前画的条漫、说的话,全部塞回许阿仙的嘴里。
许白心平气和地想:这他妈又关他什么事?
而就在这时,网友们在炸过一轮后,终于后知后觉地看到了爆料的关键——舅老爷是去四海门口接许白去吃饭的。
许白之前出现在舅老爷的家里。
风波一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舅老爷,就出现在四海门口,许白的面前。
网友们反反复复地点开大图确认,那个跟舅老爷在娱记的汪洋中四目相对并且眉眼含笑的,就是许白。
白日做梦:emmmmmmmm我想知道有多少人现在跟我心里想的是一样的。
狗蛋包天:我相信大家都看出来了。
达达:掐指一算,是时候扛起CP粉的大旗了。
莫小仙女:嗑起来!磕起来!磕起来!
老子的意大利炮呢:起来嗨啊朋友们!
小叶咬我啊:嗷嗷哦嗷嗷嗷哦嗷嗷嗷嗷嗷!化身为狼!
搬砖工:姐姐妹妹起来嗨!!!
……
撕逼达人小叶总,再度占领了公关部部长的办公室,扯了扯领带喘了口气,手指一点:“把舅老爷的名字放出去,我要闪瞎他们的水晶狗眼。”
部长不知道一个名字怎么能闪瞎别人的眼,但叶总这样说了,他只能照办。
叶远心又叮嘱道:“以后我舅老爷的新闻,除了跟许白的绯闻,其他全部压下去,不惜一切代价,知道吗?”
“知道了,叶总。”
“还有那什么破将许CP,名字那么难听,有没有一点基本的品味?赶快给我搅黄了!”
“不用搅,已经黄了,叶总。”而且还是摧枯拉朽式的。
“盯紧点,暂时不要放百达的黑料了,那帮龟孙子不配抢我舅老爷的头条。待会儿法务部会跟你们接洽,老子他妈告死他们。”
这厢叶远心摩拳擦掌,那厢许白抬头看傅西棠,问:“傅先生,你看到网上的评论了吗?”
傅西棠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没有。”
此时他们在荷和轩吃晚饭,从大门进去,没有避讳任何人,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用障眼法遮面。
许白最终还是没忍住,把粉丝画的“和蔼老爷爷和大孙子”的条漫给傅西棠看。
傅西棠扫了一眼,神色依然平静,“很开心?”
“那当然了。”许白双手支着下巴,目光灼灼的看着傅西棠,说:“刚才傅先生你出现在四海大门口把我从记者中带走,这可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桥段。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成为大家的情敌了。”
傅西棠很想提醒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别人,是犯规的。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他也就乐于装聋作哑了。
“吃饭吧。”傅西棠把挑好的鱼肉放在一个小碟子里,端到许白面前。
许白一边吃,一边又问:“这样公开了没关系吗?以后北街可能就不太平了。”
许白深知傅西棠的性格,不喜欢喧闹,也不喜欢万众瞩目。如果为了哄他开心而让傅西棠和北街从此失去那份宁静,那么许白宁愿傅西棠不要为他出这个头。
网上的舆论,粉粉黑黑,总有别的办法解决。他、朱子毅、叶远心,乃至整个四海,都是专业人士,不会连这点风浪都抵挡不住。
傅西棠反问:“难道你希望谈一个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男朋友吗?”
许白愣住,忽然想起上次傅西棠在车里告诉他的——从现在开始,我就只是傅西棠了。
这个傅西棠,不再是那个活在传闻中的北街傅先生。他开始真正地走入许白的生活,融入这个新的社会,这样似乎……也不错。
“只要傅先生不介意就好,以后你可就要跟我绑定了。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CP,要是你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可是会被骂死的。”许白笑着打趣。
可傅西棠接下来一句话,却当头泼了他一盆冷水:“所以,待会儿吃完饭我就送你回家。”
“送我回家?”许白敏锐地察觉到用词的不同。
“你先在家里住着,过几天我再来接你。”傅西棠说。
许白下意识地想问为什么,可话没说出口,他自己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他现在处于事业上升期,又刚刚跟傅西棠在一起,是绝不可能草率出柜的,时机不对。
而北街的地址曝光,意味着他不能继续自由地住在那儿了。即便他能用障眼法遮住自己的真容,可要是被别人拍到一个陌生男子出入傅先生家中,他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戴绿帽?
这简直是一个令人窒息的操作。
想通了,许白却依旧很郁闷,“过几天是几天啊,我下个月就要进组了。这次的拍摄地可不在北京,远着呢。”
许白相信神通广大的傅先生一定会解决这个难题的,可现在正式热恋期啊,分开一天他都觉得亏。更别说后面还有长久的分离期,以樊导的尿性,一部古装电视剧,四处取景,最起码拍个七八个月。
那可是七八个月,不是七八天。
“绝不超过三天,好吗?”傅西棠的目光既无奈又宠溺。
“好吧。”许白是个成年男子,他告诉自己,该矜持一点的。保持理智、认真工作,才能养得起傅先生。
但是他这一点头,傅西棠就再也不哄他了,好像这事儿就真的这么过去了。
一个小时后,许白站在家门口看着转身欲走的傅西棠,瘪了瘪嘴,抬头望着天——谁稀罕。而后他也转身进屋,一步、两步、三步……
傅先生怎么还不叫我?这时候不是应该来一个晚安吻吗?
许白忍不住回头,门口早没人了,连车都开走了!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难道都是假的吗!
空荡荡的房屋,空荡荡的心;冷冰冰的傅先生,冷冰冰的夜。一米八的许阿仙,哭唧唧。
许白甩掉拖鞋,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只能拿出手机来刷微博,以此来告慰自己那颗孤单寂寞的心。
网上还是一片欢腾,而傅西棠与许白的CP已经新鲜出炉,被命名为——傅白。
因为傅西棠仅仅出现了那么一次,各家娱记给出的照片都大同小异,于是看不够的网友们开始扒从前的粮。
《北里街9号》,就这么搭着东风火了一把。
四海并未就许白出现在傅西棠家中多做说明,因为叶远心亲口承认他们的朋友关系,就已经很给娱记们面子了。说得越多,越有猫腻。
渐渐的,《北里街9号》拍摄期间的一些小事情就逐渐被各路“知情人士”抖了出来。
譬如拍摄地的那栋房子就是傅西棠的房产,他就住在隔壁。
又譬如许白扭伤了脚,傅西棠就让他住在家里,每天就近上班。如今许白的脚伤早就好了,粉丝纵然心疼,反应也不会很激烈,于是就突显得其他方面更加让人在意。
安之若素:嗯,旗下的艺人受伤了,住在隔壁的大老板本着关爱员工的心情,让他住到自己家里,这很合情合理,非常合情合理。
药药切颗菜:感动中国。
玻璃小鑫鑫:同住一个屋檐下,贴身照顾,我懂的我都懂的!你们不要再说了!我快控制不住我的脑洞了!
胶原蛋白:傅白 is real!!!!
阿秋:露出了姨母一般的微笑。
抠脚仙女:卧槽我就住在北街附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边有好几栋民国小洋楼,傅西棠这个名字配上那种房子!太有感觉了吧!这是青年影帝和大老爷的穿越时空的爱情故事啊各位!
乔妹妹:请各位都来品一品、品一品!
……
许白对此只有一个字:哼。
他翘着二郎腿仰躺在沙发上,懒得不想洗澡不想动,电视调到农业频道,却发现今天在教大家养虫子,吓得许白差点把电视机一脚踢飞。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许白沉浸在虫子带来的恐怖余韵中,安静如鸡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只一会儿,他就慢慢感到房子里太空了、太静了。
北街10号的小楼里虽然也很安静,可是那里有阿烟还有傅先生。许白跟他们住习惯了,乍一回到自己独居的别墅里,难免感到冷清。
昨天晚上他还跟傅先生睡在一张床上呢。
越想,许白就越觉得不得劲。他伸手搓了把头发,干脆召出了他的筋斗云2.0,从沙发上翻个身就趴到了筋斗云上,然后慢慢往卧室飘。
筋斗云飘得很慢,还没飘到房门口,许白就听到了门铃声。
都快九点了,还有谁来?
许白按照以往的经验,判定来人不是朱子毅就是姜生,因为他们时常会因为工作的事情来这里,不拘白天或是晚上。
因为大家都很熟了,许白有点放飞自我,所以只是盘起腿稍微坐直了身子,就指挥筋斗云送他到门口。
“这么晚什么事儿啊?”许白打着哈欠开了门,而后蓦地怔住,朦胧夜色中,他看到傅西棠拎着小皮箱牵着他的狗站在门口。
傅西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小男朋友今晚的出场方式,很特别。
“傅先生!”许白忙不迭从筋斗云上下来,赤着脚站在门口。
“不请我进去么?”傅西棠问。
将军配合地叫着,傅西棠一撒手,它就飞快冲进了客厅,拖出玩具箱子,在自己的家里尽情撒欢儿。
许白可没空理它,余光瞥到傅西棠手里拎着的小皮箱子,忍不住问:“傅先生,你这是……”
傅西棠望着他眼中闪烁的小惊喜,说:“北街多了很多不速之客,扰人清净,所以,收留我吗?”
“当然当然。”许白赶紧把傅西棠让进屋里,还殷勤地给他拿了一双崭新的拖鞋。
此刻他再回想起傅西棠从晚饭开始的一言一行,脑内就自动加了甜蜜小情歌的BGM,循环播放。
“卧室在哪儿?”傅西棠打量着许白的房子,主动问。
“跟我来。”许白不假思索地带他到自己的卧室去,卧室旁就是一个衣帽间,塞满了他的衣服、鞋子和各种配饰。他手脚麻利地腾出一点地方来,大方地说:“东西放这儿吧。”
傅西棠看着这不知道多久没有整理的衣帽间,不予置评,只是慢条斯理地把箱子打开,然后一个法术,让所有东西摆放整齐。
今天的许白,也为傅先生疯狂打call。阿烟不在,但是家务活似乎不用愁了,太棒了。
而此时此刻的阿烟,正抱着膝盖蹲在北街10号的小楼前,独自感受着夏夜的空虚寂寞冷。这个世界对他太残酷了,谈了恋爱的妖怪都丧失了基本的同情心和公德心,竟然让他一个人在家里看门。
他要离家出走。
这次一定要离家出走。
说什么也要离家出走!

分享到:
赞(101)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再见吧阿烟

    蜗牛慢慢爬2020/09/04 16:07:30回复 举报
  2. 空荡荡的房屋,空荡荡的心;冷冰冰的傅先生,冷冰冰的夜。一米八的许阿仙,哭唧唧。
    哈哈哈哈哈这段太押韵了我都情不自禁的念了好几遍了

    姨母笑2020/11/20 19:54:09回复 举报
  3. 对对对,这段儿太逗了,一米八的许阿仙,哭唧唧

    凌小雨2021/01/13 22:13:57回复 举报
  4. 阿烟:再见了先生今晚我就要远航,别为我担心我有快乐和智慧的桨

    我的速度竟然太快了。。。2021/04/28 16:12:28回复 举报
  5. www大家都超級無敵可愛滴

    希(〃'▽'〃)2021/04/28 22:04:01回复 举报
  6. 是时候把傅白CP大旗举起来了!

    向贺朝看齐2021/06/10 22:46:02回复 举报
  7. 博白is real!

    2021/07/18 23:24:51回复 举报
    • 是傅白不是博白啊

      小盆友2021/08/27 22:32:40回复 举报
  8. 哈哈哈哈傅白cp磕起来呀!!

    雨燕观忻州2021/09/04 03:34:52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