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将许

第59章 将许
许白的内心非常平静,甚至有点想笑。
这件事或许可以排进叶远心人生“三大滑铁卢”之一,足够广厦老总嘲笑他一辈子。至于许白,你问他生不生气,他当然是生气的。
可是作为一个刚刚达成生命大和谐的脱单青年,他对于万事万物都抱有极大的宽容心,并不介意对他们抱以老父亲的微笑。
看看这个,年轻人就是阅历不够啊,说脏话都说得不利落。
再看这个,哎呀,不应该用这一张表情包嘛,一点都不犀利。
陪在许白身边的姜生看得简直一脸惊恐——这个人是谁?是他们许哥吗?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
“许哥、许哥。”姜生轻轻推了推他。
“嗯?”许白抬头,脸上仍然挂着慈祥的微笑。
姜生:“……要开会了。”
今天许白跟姜生回公司开会,进会议室的时候朱子毅已经在里边儿了,列席的还有公司里好几个知名艺人以及编导。
四海要跟华娱电视台合办一个选秀节目,准备选拔一些新人,顺带推举一两个公司里的前辈去做评委。
许白赫然在列。
他扫视一圈,今天周齐也在,看见他的表情别提有多尴尬,还得笑着跟他点头打招呼,也是难为人家了。
不过以周齐的资历,他做评委还不够格,估计也就是让他担任嘉宾。
“我是个演员,况且下个月就要进组,我就不去占一个名额了。”许白笑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话音落下,会议室里有好几个人都暗自松了口气。
叶远心要推许白上位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如果许白要这个名额,其他人少不得要让一步。更何况今天网上爆出来的新闻实在难以让人不瞎想,那可是神秘大老板的房子啊,许白出现在那里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他们四海从来不兴潜规则那一套。
各人有各人的心思,无论他们怎么想,许白跟大老板关系匪浅是板上钉钉的事。因为全公司除了叶总,几乎没人知道大老板究竟长什么模样,所以才神秘,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究啊。
看看网上的情形,都快全民福尔摩斯了。
等到许白开完会走出会议室大门的时候,网上已经扒出了许白在剧组期间脚腕受伤,借助在剧组隔壁的事实。
因为怕粉丝担心,也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当初许白受伤的事情是刻意瞒着的。他没有去医院,没有就诊记录,让狗仔们无从下手,但是——他们知道许白并没有回家,也没有住酒店。
让许白奇怪的是,叶远心怎么到现在都没动静,还任由网友们扒下去?虽说继续扒也扒不出什么了,可那是叶远心啊,狂犬小叶的名头是随便叫的吗。
万般疑惑的许白转眼又发现了网上另一股悄悄兴起的势力,他的CP粉。其实以前他就有很多CP粉,大多都把他跟合作的男演员或女演员拉郎配,但这一次,对象却是蒋固北。
一堆人疯狂转发昨晚慈善晚会的图,磕糖磕到根本看不见什么舅老爷。
许白翻着翻着,慢慢挑起了眉。
仙草冻冻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有生之年竟然能磕到如此美味的糖!第一口竟然就如此香甜!看看这隔空对望,简直就是世纪缠绵啊!【图片】
板车也是车:看到没!北鼻特意停下来等我们阿仙的!这么炫酷高冷的北鼻,竟然主动等人赖在红毯不走,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言说的故事!【图片】
两张图片,一张是许白跟蒋固北在会场里隔空相望,还有一张是红毯上的初次同框。也许是灯光太迷离、夜色太撩人,粉丝又加了厚厚的滤镜,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于是,这两条微博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转评赞,一个邪教CP就这样诞生了,名为——将许。
别说,这名字还挺文艺的。
但是许白要气死了,他刚刚跟傅先生深度交流呢,就给他搞这一出,是不是存心拆他的台!你们就说是不是!
气得许白恨不得立刻拿出小方块亲手拆了这个CP。
姜生看着许白从慈祥老父亲无缝切换浪里白条怼怼怼,已经放弃探究他的内心世界了,只是提醒道:“许哥,你说要去找叶总,还去不去啊?”
“哦,去啊。”许白神色平静。
坐电梯的时候,他又不死心地用小号在网上搜罗了一下,企图找到他跟傅先生的CP粉,可结果是——ZERO.
全民都在好奇的影帝与神秘大老板,竟然没有一个CP粉!
一个都没有!
她们竟然都嫌弃傅先生太老了!
尤其是许白的粉丝们,她们一致认定是八九十岁的舅老爷欣赏她们的萝卜头许阿仙,就像爷爷喜欢大孙子那样,还拼命给路人洗脑!
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伤心之余,陡然发笑。
许白很想截图给傅先生,问一问他的感想,但是他最后还是收起了作死的小手,决定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可是到了办公室,许白却没有碰到叶远心。特助告诉许白,叶远心出门去了。
真实情况是,叶远心收到他舅老爷的短信说他正在过来,于是怂到差点没钻到桌子底下去。他把工作抛给了特助,自己喊着要去找百达的龟孙子“真人PK”,实际上是跑路了。
许白没有多想,他来就是顺便问一问叶远心怎么处理有关于傅西棠的爆料,既然人不在,那他可以待会儿电话询问。
坐电梯下楼时,许白想着先探探傅先生的口风,便拿出了手机发信息。电梯到六楼停了,有人进来,他下意识地抬头问好,却跟周齐来了个四目相对。
“许哥好。”周期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暗恨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坐电梯,刚才去上个厕所不就好了。
叫你管不住你自己的腿!
“你好。”许白大方地冲他点了点头,而后继续给傅西棠发信息。
周齐见他神色如常,不像是为了上次抽奖的事耿耿于怀的样子,心里不禁松了口气。于是他也大方地走进电梯,并回头给自己的助理使了个眼色,让他在电梯里不要多话。
助理点点头,但是看着周齐的神色却有点担忧。
一部电梯,四个男人,一台哑剧。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电梯里除了许白敲打着手机的微弱声音,沉默得有些尴尬。姜生活泼好动,最受不了这样的,可周齐可是晚辈,哪有他们主动搭话的道理?
这样想着,姜生看周齐的目光就有些不一样了。这周齐,上次昧了许哥的大别墅不说,现在还把气氛搞这么尴尬,以为自己是天王巨星么?
姜生下意识地悄悄打量着周齐,腿不如我们许哥长,也不如我们许哥直;屁股不如我们许哥翘;手不如我们许哥好看;脸也长得不如我们许哥干净又性感;还有眼睛……卧槽他怎么眼睛发直了!
“咳。”周齐的助理假意咳嗽了一声,尴尬的气氛终于稍有缓和。
周齐眨了眨眼,又恢复了自信张扬的模样,只是那嘴角勾起的弧度里还有每一根头发丝里,都潜藏着他内心深处的挣扎。
怎么办啊,竟然跟许白坐同一部电梯。
我到底该不该道歉,该不该道歉、该不该道歉……
如果我道歉了他借机嘲讽我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回击呢?现在上网搜的话已经为时已晚了吧,虽然我知道我的粉丝骂人很厉害她们一定知道怎么回击但是如果我现在拿出手机的话是不是就坐实了我很紧张的事实就会被许白看出来了吧他一定会看出来的吧?
所以我到底该不该道歉?
“叮。”一楼到了。
许白看到离门口更近的周齐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样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色不怎么好。
“没事吧?”许白投以一个关爱的微笑。
周齐一下子回过神来,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晚与许白在周年庆相遇的场景。就是这个笑,让他觉得自己仿佛笼罩在圣光之下。
他摇摇头,“我没事。”
许白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这就走了。
等等,我还没道歉呢!
周齐连忙追上去,拦住了许白,“那个,上次抽奖的事情我还没……”
许白却打断了他的话,“那个啊,不用在意,就当员工福利,你安心住着就好了。叶总已经补偿过我了,你好好拍戏,就当报答他了。”
许白语气轻松,看着是真不在意,随后他潇洒地跟周齐挥挥手,就又转身走了。
周齐看到他又在发短信,从电梯里开始就一直不停地盯着手机,不知道的还以为手机里装着一个大美人。
前面就是柱子,他也不知道抬头看一眼,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周齐连忙上前拉人,结果刚迈出一只脚,就看到许白忽然开始斜线移动,神一般地躲过了那根柱子。
周齐:“……”
那一瞬间,在周齐的心目中,许白头顶的圣光更亮了。
快走到门口的许白,却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手机屏幕上傅西棠刚刚发过来的信息,眨巴眨巴眼睛。
傅西棠:我在公司楼下,正门口。
正门口?是他以为的那个正门口吗?许白当即跑了出去,也不管姜生提醒他外面可能有记者蹲守,就这么完全不作伪装地跑了出去。
四海大厦是一栋独立的大楼,位于寸土寸金的CBD中央商务区,平时门口车来车往,人流量极大。虽然艺人们并不常回公司,可公司门口也是常年有狗仔蹲守的,更何况是在现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
许白刚一露面,就迅速被镜头捕捉。
娱记、狗仔们内心雀跃不已,死死盯着镜头里的许白,生怕他跑了。更有那动作快的,扛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就往许白那儿冲,希望能拿到第一手资料。
好在四海的保安训练有素,第一时间上前拦住了对方。此时姜生也冲了出来,连忙想把许白拉走。
他记得许哥最不喜欢跟媒体打太极了,怎么今天跑那么快?
就在这时,有人注意到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停在正门口的那两银灰色保时捷。什么人敢把车停在这儿占着地方半天不开走,保安还无动于衷?
车子的主人看起来,像是在等什么人。
资深娱记老曹,不由将镜头微微调转,分了一半给那辆距离许白不远的车子。而就在他屏息以待时,那辆车终于有了动静。
车门打开了,一只锃亮的皮鞋从车上跨了下来,紧接着是一条逆天的大长腿。笔挺的深灰色西装,清隽修长的身影,一下子就吸引了老曹的全部视线。
他很难形容这个人的长相、气质,因为见惯了娱乐圈男男女女,却从没有看见过哪个人像这位一样,身兼知识分子的儒雅贵气和高端大佬的威慑力。
他连忙将镜头对准了他,在看清楚他在往哪儿去的时候,小心脏激动得差点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他往许白那边走了!
他是来接许白的!
神秘朋友?金主大佬?一瞬间老曹的心里闪过无数可能,而在场的其余记者们也都注意到了傅西棠,心里错愕、惊喜的同时,纷纷转头去拍他。
“先生!请问先生贵姓!”
“你是来接许白的吗?”
“先生……”
场面有些失控,保安们回过神来,连忙将人拦住。可很快他们就发现,即使他们不拦,这些娱记也只是嘴上叫得凶,一个个都不敢像从前那样,把麦克风怼到人脸上去。
傅西棠冷冷地一扫,牛鬼蛇神都得闭嘴。
“傅先生。”许白按捺住自己有些躁动的心,看着傅西棠,问:“你怎么过来了?”
傅西棠收起周身的冷气,对他笑了笑,“不是说好了一起吃饭?”
妈呀妈呀霸道总裁上演了!
许白激动地升起了对戏的欲望,瞬间影帝附身,大方地朝他走过去,“我这不是马上就过来了吗。”
“咔嚓、咔嚓、咔嚓……”记者们不敢近身,于是疯狂拍照。可以想见,不出十分钟,这些照片就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遍网络。
今晚的娱记,又要加班了。
众人眼睁睁看着许白坐上了车,跟傅西棠走了。一个个激动地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叶远心又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蹦了出来,把大家的视线转移过去。
“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我家舅老爷跟许白吃饭去了,暂时没空。”
全场,忽然鸦雀无声。
啥?你说啥?舅老爷?!

分享到:
赞(153)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哦豁,亲身辟谣来了

    蜗牛慢慢爬2020/09/04 16:03:41回复 举报
  2. 哦嚯!
    我只能说哦嚯了…

    姨母笑2020/11/20 19:47:03回复 举报
  3. 哦齁

    若邪2020/12/30 14:36:41回复 举报
  4. 哦豁!

    2021/03/17 12:03:12回复 举报
  5. 蘇炸天了啊啊啊啊

    2021/04/10 11:14:13回复 举报
  6. 来了来了,傅先生来了

    向贺朝看齐2021/06/10 22:39:55回复 举报
  7. 哇噢!

    雨燕观忻州2021/09/04 03:29:12回复 举报
  8. 嗯,我怎么感觉他是来宣示主权的

    祁醉今天做了于炀2021/10/06 13:42:27回复 举报
  9. 我也觉得是宣誓主权,而且很大可能是因为将许CP(他醋了他醋了

    夏日里故意不上钩的景柒梅217锅2021/10/29 09:30:28回复 举报
  10. 我也来个哦豁!

    尺辞2021/12/10 00:41:42回复 举报
  11. 哦吼!(我也来跟个楼)

    DLH(让我过吧!)2022/03/26 14:58:07回复 举报
  12. 哦豁,宣誓主权来了

    清风拂明月2022/04/15 13:20:00回复 举报
  13.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西瓜小姐2022/05/08 19:37:56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