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娉婷也爱甜食。每次有好吃的点心,王爷总命人为娉婷留下一份。此刻一见桂花糕,点头应道:“要。”

花小姐嘻嘻一笑,将手中的糕点送到了娉婷的嘴里。

桂花糕入口即化,一阵淡淡的桂花香味盘旋在舌尖。

娉婷当了整整两个月的丫头,好久没能尝到这些细致的点心,刚咽下去脸上便露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啧啧道:“真好吃。”

两人在轿子里说了好些话,渐渐熟络起来。

不多时,一行人已经出了城门。

轿子落地,花管家在外面毕恭毕敬道:“小姐,我们到了。”

花小姐应了一声,携着娉婷出轿。早有庙里的师父迎了上来,将花小姐请入静思楼。

娉婷心下揣思——看来花家是这寺庙的大施主。

花管家和家丁、轿夫都不能进静思楼。花小姐和娉婷一入楼内,就立马把门反锁——

“花管家有时会远远地透过窗子的缝隙看。你穿上我的衣裳,坐在那里弹琴。”花小姐叮嘱道,“记住,琴声不要停太久,听不见琴声,师父们和花管家可能会进来查看的。”

花小姐一边说,一边匆匆换上了一套早已准备好的书生衣裳,然后把脸上的胭脂全抹干净,当即化身为一名俊俏的公子还朝同样换上衣裳的娉婷眨眨眼睛,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花小姐动作利落,看来这样的事早做过不止一次。

“我走了,时间到了自然会回来。”花小姐钻到角落,找到机关,打开一道暗门,得意扬扬地朝娉婷道,“这条暗道除了我和他,谁也不知道。”

娉婷在王府见多了机关暗道,这些东西几乎每座大府邸都会有,丝毫不觉得诧异,见花小姐兴奋的背影转眼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只微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娉婷按照花小姐的吩咐坐在琴前,手轻轻地抚在琴上。

五指触弦的感觉,让她蓦感亲切——

娉婷很喜欢弹琴。当她的手指在琴弦上挑拨得畅快,简直就像是喝下了最醇美的酒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迷醉。

敬安王府传奇一般的娉婷姑娘,没有多少人见过她的模样,大家却都知道她的智谋,她的刺绣,还有她出众的琴技……

连归乐大王都羡慕敬安王府有这么一个面面俱能的侍女。

铮……

娉婷如骤见满桌佳肴,要先尝一口开胃小菜般地用手指轻轻一挑——一声淡淡虚渺的低音传出——沉而不钝,轻而有质。

低音过后,是连着几个高亢的亮音,如黎明时分山间蓦然被走兽惊起的白鹭拍打翅膀高飞出林。

娉婷唇角含笑,纤纤玉指在琴弦上挑拨。铮铮琴音绕梁而升,叫人心旷神怡,慨然感叹。

一曲完,娉婷有点累了,只取了手帕抹抹额头的细汗,想起花小姐的嘱咐,不由得苦笑,“要不停地弹琴,岂不连手都要断了?可见这花小姐是不懂琴的。”

忽然,门外响起一个男声。

“在下一生之中,从未听闻如此仙曲。不知在下可有福分一睹小姐仙容?”声音清朗斯文,令人一听顿生好感。

这人一定早就站在门外,听她弹完一曲才说话,可见是位知音。

娉婷听见门外有人,略有心慌,不由得责怪自己忘了分寸,不经意间施展了琴技。娉婷啊娉婷,明明身在敌国,卖弄什么?小姐正在和她的情人相会,若这人推门而入,那可把什么都拆穿了。

娉婷的尾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挑,刚要回绝,那人忽道:“小姐琴音中有遗憾之声,看来今天不欲赐见。既然如此,只能等有缘之日了。”

好一位善解人意的公子。

娉婷暗赞一声,仔细去听门外动静——隐隐一声低笑后再无声音传来。娉婷悄悄走到窗边向外窥看,廊下已空无一人。

已经离开了?娉婷担忧的心放松下来,灵动的眸子却掠过一丝遗憾。

娉婷在窗前踌躇片刻,看见花管家正站在远处的大槐树下朝这边张望,连忙把头缩了回去。

到了傍晚,花小姐及时从密道返回,腮边泛出红晕,一脸欢悦,显然是开心得过了一天。花小姐和娉婷换回衣裳,唤来花管家,打道回府。

上了轿子,花小姐一路上唧唧喳喳地和娉婷说着她今日会情郎的事,说到高兴时,还忍不住捂住嘴偷笑。娉婷见她如此活泼,也不禁为她高兴。

“唉,可是一天这么快就过去了。”说到后面,花小姐又叹了一声,“若能不成婚,那该有多好……”

娉婷也正觉得奇怪,“老爷这样疼爱小姐,为何会不顾小姐的意愿将小姐许配给陈家呢?”

花小姐提起婚事就愁眉苦脸,“爹爹虽然疼我,却和许家是生意对头,他怎肯让我嫁给他最恨的人的儿子。这件事千万不能让爹爹知道,不然他一定会尽快把我嫁出去的。”

“小姐啊,你的婚期已经近了,再怎么躲也躲不了多久的。”

“这我也知道……”花小姐黯然,她看看娉婷,似乎忽然想到什么法子,抓住娉婷的手,瞪大眼睛道,“小红,只要你不把我的嫁衣绣好,那我不就不用出嫁了?啊……妙极妙极,你以后每天偷偷在我的嫁衣上开个小口,让陈妈妈她们忙活去,好不好?”她得意地眨眨眼睛,像是在等娉婷夸赞她主意高明。

娉婷心中大叫幼稚,忍不住翻个白眼,她刚要开口告诉花小姐这个主意实在不高明时,轿外却传来一阵异动。

一群不明来路的男人散开,将她们的轿子围得密不透风。接着,疏疏落落十几匹马,迎面缓缓逼近。

这些人虽都是百姓打扮,却个个神色精悍,行动一致。

天色已经有点发灰,花家轿子还未进城,路上不见其他行人来往。轿夫只道遇上大群强盗,都束手无策地缩在一角。花管家总算还是忠心护主,胖脸抽搐着,勉强站在轿前,对着下了马迎面走来的一个似乎是头领的年轻男人拱手道:“这位大爷,轿子里是我家小姐。今天我们出来上香,带的银子都捐给寺里了,剩下的不多……”

那年轻男人眉清目秀,看着花管家哆哆嗦嗦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只微微一笑,“管家误会了,我是代我家主人送礼来的。”转身对轿子躬了一下,朗声道,“下属无礼,让小姐受惊了。”

花小姐娇生惯养不知风险,只觉得大为有趣,隔着轿帘问:“你家主人要送什么礼物?”

“小姐琴技无双,主人命我将这古琴送与小姐。”

娉婷“咦”了一声,立即想起今日在门外求见的男子,她靠过去在花小姐耳边说了一句。

“你家主人是谁?”花小姐又问。

那男子彬彬有礼地答道:“请小姐恕罪,主人未曾允许在下说出他的名字。但主人说过,日后有缘,定当登门拜访。”说完,他又行一礼,将怀中的古琴小心翼翼交给花管家,便上马离开。

其余人见他离开,也缓缓散开,各自去了。

花管家见他们果然离开,立即松了一口气,将古琴递进轿子里,喘着大气说:“可真吓了我一跳!嘻嘻,一定是小姐在静思楼弹琴时,让这位有钱的公子听见了。我也觉得小姐今天的琴弹得真好,连我听得都发呆了呢。”

花小姐向娉婷打个眼色,轻道:“原来你的琴弹得这样好,我倒看不出来。”

娉婷低头看那古琴,琴身为老桐木,曲指轻敲,桐木铿锵有声。

娉婷不由得变色道:“凤桐古琴?”

凤桐古琴极为罕见,少爷曾不惜千金仍未能求得。不知那主人是何身份,竟会轻易将这般贵重的礼物送出。

“好琴赠佳人啊,没想到我无意中竟做了一次媒人,有趣有趣。”花小姐却很高兴,对娉婷道,“那人说他主人有缘会来拜访,我看他定是对你有意。”归乐、东林都是民风豪放之国,女子说到情爱之事毫不腼腆,直来直往。

对我有意?娉婷静静打量那琴。

心湖如被突如其来的微风轻抚,不经意地泛起涟漪。

对方做事果断,张弛有度,不疾不徐,先于门外驻足听琴,接着出言求见,不得允而潇洒告退后,此刻又派人以浩大声势赠琴,每一步都蕴涵深意,暗合兵法。

虽没有见过面,却已让娉婷好奇心大起。

“小红,瞧你只顾发呆的样子。”花小姐在她肩上一推,嘻嘻笑道。

娉婷自失地一笑,目光还是没有离开古琴——

东林不是吉祥之地,要处处小心才好。

分享到:
赞(8)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人呢?【凑字数】

    山河表里是智力评价标准2020/06/29 15:18:16回复 举报
  2. 跑去看纯爱了( •︠ˍ•︡ )

    思年2021/01/30 07:23:5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