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这天天气稍好,大日头被挡在云后,没有前两天热。

娉婷刚刚把要洗的衣服洗好,擦擦汗,正打算去晒,陈妈妈进天井来了。

“小红啊,忙呢?”

“刚洗好。陈妈妈赶着要吗?昨天的已经干了,我收下来还没叠……”

“不急。”陈妈妈叫住端起盆子往晾衣竿走去的娉婷,笑着说,“先把衣服放下,有事和你说。”

于是娉婷放下盆子,“什么事啊?”

“前两天我衣裳上那两个小口,是你补的?”

“我见破了一点,便找了针线缝补。陈妈妈看还过得去吗?”

陈妈妈啧啧道:“岂止是过得去,我几乎瞧不出哪有口子了。难为你这么巧的手。”她捧起娉婷的手,叹着看了片刻,抬头道,“小红啊,你有这手工夫怎么不早说?我告诉你,小姐喜事近了,正赶着制衣裳呢。全府上下能使的针线丫头就那么几个,我只怕赶不及。从今天起,你不要干这些粗重活了,到里面做衣服去吧。”她是花小姐的奶娘,说起小姐的婚事比谁都起劲。

“这……”娉婷最近身体已经大好,正打算随时开溜。在外面当粗使丫头还好逃一点,入到里面,恐怕难度就大了。

“这什么?难道你还只想当个粗使丫头?”陈妈妈拍拍娉婷的手,“就这么办。花管家那里我和他说去。你今天就到里面去,专做女工,其他杂事一律不管。”不等娉婷张口,陈妈妈就高高兴兴地走了。

娉婷没有办法,只好收拾东西进了内院。

花府是东林都城中一家有名的商家,专做丝绸生意。花老爷只有一个女儿,婚事自然越隆重越好,光是准备出嫁时的衣裳就指定了四五个擅长女工的丫头。

从粗使丫头到内院的女工丫头,吃穿用度都好了不少。但娉婷从小在敬安王府里受少爷宠溺,哪里会把这些看在眼里。娉婷本就是随遇而安的脾性,对生活环境的落差也从不计较上心。

不知为何,负责缝制嫁裳的丫头都被安排在花小姐所住的小院的侧屋。

“多漂亮的绸子,要是我嫁人时能穿上这么一件衣裳,不知会有多美。”小屋内,几个丫头各自坐在一角低着头拈针引线。做得乏了,便开口说说话。

“别瞎想了,你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先开口说话的是和娉婷一道被选进内院做女工的若儿,她模样娟秀,见紫花笑话她,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这个福气?”

“好了好了,快点干活吧。”陈妈妈本也在屋里忙着穿线,抬头见娉婷正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聚精会神地绣着,她不禁放下手里的活,悄悄地走了过去。

“哟!这好针线!”

陈妈妈高声一夸,把娉婷吓了一跳,手里的针几乎扎到自己。

“好小红啊,你真是手巧。”陈妈妈取过娉婷手上的衣裳,仔细对着光眯起眼睛看面料上绣得栩栩如生的彩凤——她在花府管事多年,对刺绣深有研究,却忽然疑惑道,“这等手艺,恐怕咱们东林找不出几个呢。哎?我怎么瞧着你这凤凰翅膀不像东林的绣法,倒有点像……”

娉婷心一跳,笑着将衣裳拿回来继续低头绣,“什么这个绣法那个绣法的,就陈妈妈见识多,我可只管绣得好看就成。”

娉婷的刺绣在归乐国也算一绝,虽然敬安王府向来不外传她的绣品,但常常会有与王府来往密切的官宦家慕名托王府中人求一件她的绣品。

娉婷也是个懒散人,除了会为少爷绣一两件贴身之物外就不肯多动手了,结果,竟造成敬安王府娉婷姑娘的绣品千金难求的行情。

娉婷趁陈妈妈不注意,便将手中已经绣好的凤凰翅膀全部挑了线重绣——如今她身在险地,万万不可大意暴露了身份。

娉婷好不容易将挑了的凤凰翅膀绣好,刚想歇一歇眼睛,却见帘子一掀,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美人。她身段苗条,穿着一件淡紫的绣花衣裳,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鼻头,脖子上戴着一串亮闪闪的珍珠链子。

陈妈妈一见,连忙站了起来,笑着嚷道:“小姐怎么来了?”

来人是花小姐。娉婷一直在外面干粗活,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而此时,屋里的丫头也立即都站了起来。

“奶娘,你也在?”

“当然,小姐的嫁衣,我怎能不好好盯着进度?你看看这珠片,是我一片一片从……”

花小姐似乎并不喜欢陈妈妈唠叨,她的目光扫过喜气洋洋的红绸,眼中却掠过一丝厌烦,然后就把眼光转到几个负责女工的丫头身上,似乎在寻找着谁。

她将丫头们一个一个打量过去,最后目光落在娉婷处。

“你,跟我来一下。”花小姐指着娉婷说了一句,接着立刻就转身走了出去。

“我?”娉婷惊讶地指指自己,再看向陈妈妈。

“小姐叫你去呢,傻站着干什么?去啊。”陈妈妈轻轻在她肩上一推。

花小姐找我干什么?难道是我露出了什么马脚?

娉婷暗自揣测,掀帘子走了出去。娉婷一入小姐住的主屋,就闻到一阵让人舒服的幽香。娉婷深深吸了一口,暗道:这花老爷对小姐真不错。这种产自严寒地带的冰香极为珍贵,只有王公贵人才买得起,他竟然买来给女儿用。

花小姐见娉婷入了屋,对她招手道:“你过来。”

娉婷走到跟前,花小姐亲自掩了门,扔给她一套衣裳,吩咐道:“你换上。”

衣裳做工精致,布料质地上乘,一看就知道是花小姐自己的衣裳。

花小姐见娉婷一脸困惑,一手拿着衣裳,脸上却是思索的表情,她嘴角一翘,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我看了看,只有你的身形最像我。唉,我本来不想另找人的,偏偏冬儿那丫头今天病了,只好临时找个人。”

“好美!” 花小姐逼着娉婷换了衣服,便兴奋地绕着娉婷转了一圈,眼中光芒绽现,她兴奋道,“没想到你的身形真的和我一样,若不看脸,旁人定不会怀疑你是个美人。”她天真烂漫,说话毫无顾忌。

娉婷微微一笑,也不和她计较。

“你叫什么名字?”

“小红。”

“小红,我要你办一件事。”花小姐神色忽然一变,悄声道,“办好了,我重重赏赐你;办砸了……我就狠狠地罚你。还有,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要是说出去了,我就叫花管家抽你鞭子!”她话虽狠,却没有一点威吓的感觉。

娉婷不禁觉得好笑,装出畏缩模样,“小姐,我一定不跟人说,一定好好听小姐的话。”

“嗯,那就对了。你不要怕,我其实不凶的。”花小姐反过来安慰娉婷两句,解释道,“我要你今天陪我去城门外的半山寺上香。等到了寺里你穿着我的衣服,乖乖坐在静思楼里弹琴就好了。对了,你会不会弹琴?”真是冒失,到现在才想起这个至关紧要的问题。

娉婷见花小姐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轻轻点头,“会一点……”

“会就好。”花小姐又吩咐一遍,将关键重要处叮嘱了三四次,最后说,“不要怕,凡事有我。”拍拍自己胸口,又眨眨眼睛,好生可爱。

娉婷不用问也知道花小姐要去私会情郎。如此大胆又率性的女子,真为她未来的夫家叹气。

到了中午,轿子和花管家还有随行的家丁已经等在门口。花小姐出身大户人家,虽然很受父亲宠爱,但可以出门的机会总是少的,每次出门都是难得的见情郎的日子,她自然又兴奋又紧张。

“小红陪着我坐轿子。”来到大门,花小姐携娉婷的手一起上了轿子。她生性娇纵,下的命令通常莫名其妙,忽然硬要一个负责女工的丫头陪她去上香,自然没有人敢置疑。

娉婷仍穿着自己平日的衣裳,花小姐要她换的衣裳放在随身的包袱里。娉婷从小就在敬安王府里和少爷一起调皮捣蛋什么祸都敢闯,如今见花小姐可爱天真,也起了兴致,免不了全心全意帮她的忙。

幸亏轿子很大,两个女孩坐着一点也不挤。

“以前没见过你。”

娉婷掠掠头发,“我都在外院洗衣服呢,小姐怎么会见到我?”

“洗衣服?好累的活。”花小姐动动身子,换一边侧坐,取过一块桂花糕送进嘴,又拈起一块问,“你要不要?”

分享到:
赞(7)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沙。。。沙发?我又抢着沙发了???一个个的人呢??

    山河表里是智力评价标准2020/06/29 15:13:17回复 举报
  2. 害,我来陪你了集美

    老同兴茶饼2021/02/26 12:39:4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