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拆穿

方才嗡嗡作响的伏魔洞重新安静下来后, 蓝忘机转头对魏无羡道:“你继续。”

苏涉眼中怒意滔天,上下嘴唇却被粘得死紧, 喉咙更是干哑如火。比起不能开口攻击魏无羡的焦急, 现在更让他心头如焚的是受制于蓝忘机的屈辱。他反复以手指划着自己的喉咙,试图解开禁咒,无济于事,只好望向蓝启仁。岂知蓝启仁面容冷然, 岿然不动, 看都不看他一眼。本来蓝启仁是可以解开的,而且只要是蓝家长辈解开的禁咒, 出于尊敬, 蓝忘机一定不会再对他施术。可秣陵苏氏与姑苏蓝氏两家有过不少不愉快,因此这时的蓝启仁并无助他解术的意思。

众人算是明白了, 看来只要有人试图和魏无羡争吵, 蓝忘机就会封了他的口, 一时噤若寒蝉。不过, 总有不怕死的勇士在这种时候站出来, 嘲讽道:“魏无羡, 你真不愧是夷陵老祖啊?好霸道啊, 这时打算不让人开口说话?”

魏无羡道:“真奇怪。”

蓝思追道:“魏前辈, 什么奇怪?”

魏无羡道:“这位苏宗主, 从刚才起就一直很奇怪。之前尸群围上来的时候呼吁灵力尽失的人不要求生, 赶紧一起去死,现在又堵着我的嘴不让我盘问。而且不停地在试图激怒我, 生怕你们多活一刻。这是什么道理?有这样做盟友的吗?”

被魏无羡这么一提,不少人都心内微疑:这位苏宗主今天的话似乎确实太多了些。不过旁人没有表态,他们也不便表态,是以都谨慎地选择了沉默。另一部分人则开始暗暗思索他们上山之前或者途中到底做了什么。魏无羡看看秣陵苏氏的门生,与姑苏蓝氏的门生站得极远,并且后者根本不屑于分一点目光给前者。他越看越觉得什么地方别扭,低声问蓝忘机:“含光君,我问你一下,姑苏蓝氏和秣陵苏氏都是乐修,而且姑苏秣陵都在江南一带离得不远,一般而言关系不是应该还行吗?为什么感觉两家关系很差?”

蓝思追和蓝景仪挤了过来,蓝景仪一听,大声道:“关系当然差啦!”

蓝忘机道:“秣陵苏氏,是从姑苏蓝氏分离出去的一支。”

魏无羡道:“什么?”

蓝思追捂住蓝景仪的嘴,低声道:“魏前辈你有所不知。秣陵苏氏,是一位外姓门生脱离姑苏蓝氏后自立的门户。由于不能摆脱宗家的影子,他家的秘技都和姑苏蓝氏差不多,善音律,连家主苏悯善的一品灵器都是和含光君相仿的七弦古琴。”

魏无羡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苏涉,十分无语。蓝景仪挣脱蓝思追,气哼哼地道:“不光是这样,更奇葩的还在后头呢!这个苏宗主……好啦我知道要小声!这个苏宗主不但样样都学,而且还格外忌讳有人说他学我们家含光君,不然他就立刻要翻脸。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听他越说越大声,蓝思追无奈道:“景仪!”

而苏涉已经听得一清二楚,脸色铁青,两眼都是怒火,吐出一口血,终于强力破除了禁言术,可一张嘴,声音沙哑得犹如苍老了十岁,道:“好一个雅正为训的姑苏蓝氏,满门名士,玄门第一!原来就是这样教导自己门下子弟的!”

欧阳宗主道:“苏宗主,现在大敌当前,咱们可别自己人伤了和气。”苏涉冷笑道:“自己人?你们看他姑苏蓝氏,个个都和魏无羡搅作一团,算什么自己人?”

他这么说,姑苏蓝氏其他人可不乐意了。蓝启仁看他一眼,没有说话,一名年长的高品客卿脸现愠色:“苏悯善,就算你如今不是姑苏蓝氏的人,说话也须知慎言!”

秣陵苏氏立刻有门生站了出来:“我们宗主早已脱离你们姑苏蓝氏,你们是用什么身份对他这般说话?”

蓝景仪早就对秣陵苏氏满肚子怨气了,大声道:“你们宗主如今有这般地位,还不是当初受了我们姑苏的教诲,怎么他反咬一口我们还不能多说啊?”

伏魔洞中,两拨人开始相互怒视,互放嘲讽,秣陵苏氏那边又有人叫道:“姑苏蓝氏门生那么多,难道个个都能自立门户?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姑苏蓝氏这边立刻有人回击:“狂妄自大的是谁?也不知道谁家的退魔曲弹得错漏百出,还浑然不觉呢!”

此句一出,魏无羡忽然刹那心头雪亮!

他道:“不是食物,也不是风水!”

众人一怔,魏无羡又道:“你们都忘了,山上之后,还有一件事,是你们都做过的。”

蓝思追道:“什么事?”

魏无羡道:“杀走尸。”

欧阳子真脱口道:“啊,莫非是在义城时那样,走尸的身体里有尸毒粉一类的东西?!阿爹,你们杀那些走尸凶尸的时候,有没有从它们身体里喷出颜色奇怪的粉末?”

欧阳宗主道:“没有粉末,没有!”

欧阳子真不死心道:“那……那液体呢?”

江澄冷冷地道:“行了。若是杀了走尸之后有什么古怪的粉末或液体喷出,我们还不至于都没觉察到异常之处。”

以为自己捕捉到玄机的欧阳子真脸一红,抓耳挠腮起来,他的父亲连忙把刚才激动过头的儿子拉下去坐好。魏无羡道:“确实是和杀走尸有关。不过,问题不是出在走尸身上,而是出在杀走尸的人身上。”

他转向蓝启仁,道:“蓝老前辈,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

蓝启仁看了一眼蓝忘机,漠然道:“有什么问题,你不会问他,还要来问我?”

蓝启仁虽然迂腐,却不是莽夫,也已觉出蹊跷,是以耐着性子听了这么久,可脸色还是难看得很,不过魏无羡从小就被他甩脸色,后来更被无数人甩过脸色,早不以为意,想想这是一手带大蓝忘机的叔父,更觉得没什么好生气的,摸摸下巴笑道:“我这不是怕当着您的面问他太多事情,您要生气吗?不过既然您都叫我问他,那我就问了。蓝湛?”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秣陵苏氏是从姑苏蓝氏分离出去的一个家族,对吧。”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虽然分离出去了,但秣陵苏氏的绝技还是从姑苏蓝氏‘借鉴’来的,是吗。”

蓝忘机道:“是。”

魏无羡道:“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破障音有驱邪退魔之效,其中以七弦古琴最为深奥高超,所以,修琴的人也是最多的。秣陵苏氏有样学样,他们家也是琴修最多,没错吧。”

蓝忘机道:“不错。”

魏无羡道:“秣陵苏氏的家主虽然带技出走姑苏蓝氏,自立门户,他自己的琴技却并不如何登峰造极,教出来门生也时常错漏百出,是不是?”

蓝忘机坦然道:“是。”

魏无羡和蓝忘机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地问答。越来越多的人都渐渐听出,他们并不是在单纯地讥讽苏涉,而是在抽丝剥茧,因此听得越来越认真。接下来,魏无羡缓缓地道:“……也就是说,就算上乱葬岗杀走尸时,秣陵苏氏弹奏的战曲之中,有一段旋律不对劲,姑苏蓝氏也会见怪不怪,只觉得是他们技陋出错,记岔了曲谱,却并不会留意究竟是失手弹错,抑或是故意弹错的,是这样吗?”

听到这最后一问,苏涉瞳孔一缩,压在剑柄上的手猛地青筋暴起,剑锋悄然出鞘了半寸。而蓝忘机也在同时抬起眼睛,和魏无羡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隐隐的了然。

他一字一句道:“正是如此。”

苏涉锃地拔出了佩剑,魏无羡用两根手指把剑锋拨开,微笑道:“做什么?可别忘了,你现在灵力尽失啊,这样威胁我有用吗?”

苏涉举着剑,刺也不是,收也不是,一阵咬牙道:“你们针对我翻来覆去,究竟想含沙射影什么!”

魏无羡道:“是不是我说的太含蓄了,所以你觉得我在含沙射影?那我还是再说清楚些好了。这里所有人失去灵力,是因为都做了同一件事。什么事?杀走尸。杀走尸的时候,这位秣陵苏氏的苏宗主,和你们一路上来。他装作是御琴退魔,其实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战曲的一部分篡改成了另一段会使人暂时失去灵力的旋律。你们在浴血奋战,而他表面上和你们一同战斗,暗地却下阴手……”

苏涉道:“含血喷人!”

魏无羡道:“在场姑苏蓝氏的琴修不少吧?方才你们上山时,秣陵苏氏所奏战曲是不是有错?”

对于这个,姑苏蓝氏的琴修们最有资格发话,当即齐声道:“正是如此!”

魏无羡又道:“苏宗主知道姑苏蓝氏中许多人都对你和秣陵苏氏满心不屑,于是你就利用这份不屑。邪曲虽能害人,但对奏者灵力也有要求,光是你一个人,当然没办法奏出让近千人都失去灵力的威力,所以你带来了秣陵苏氏的所有琴修,让他们与你合奏!在场各家只有姑苏蓝氏有可能听出不对,然而他们不屑于注意你,就算是注意到了你们弹错战曲,也只以为你学艺不精,把门生也教错了!”

聂怀桑瞠目结舌道:“世上当真有这样邪门的曲子,听了就能让人失去灵力?!”

魏无羡道:“怎么没有?琴声能退魔,为何不能召邪?有一本东瀛秘曲集,叫做《乱魄抄》,里面抄录的都是东瀛之地流传的邪曲,连杀人秘曲都有,让人暂时失去灵力又为什么不可能?蓝启仁前辈就在这里。你问他,姑苏蓝氏的藏书阁下禁|书室中,有没有这本书?”

定了定神,苏涉冷笑道:“就算有这种曲子,当年我在姑苏蓝氏学艺时根本进不了禁|书室,无缘得见。后来我也不曾迈进云深不知处一步,对这本书更是闻所未闻!倒是你,对这《乱魄抄》如此熟悉,又和含光君亲近异常,岂不是比我更有可能接触这本书?”

魏无羡笑道:“谁说一定要你能进禁|书室?你的主人能出入自如不就行了?篡改曲谱的法子,大概也是他教给你的吧。”

能在云深不知处出入自如的位高权重者,苏涉的主人,不必明言,谁都知道,只有敛芳尊!

魏无羡道:“你们打的好主意,四下抓捕各家子弟,把这么多人都引到乱葬岗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自己借口受伤不来避嫌,和你里应外合,一个用邪曲败人灵力,一个用阴虎符操纵凶尸围山。最后上千人全军覆没在我的地盘,说不是我下的手,谁都不信是不是?你们也不怕撞上我,反正魏无羡臭名昭著,新仇旧恨一齐上涌,群情激奋根本没人听我辩解,说不定会再引得我杀性大发大开杀戒,还省得你们动手了。”

苏涉道:“可笑。敛芳尊已是统领百家的仙督,又不需要争权称霸,让这么多人前来送死,他有什么好处?污蔑我倒也罢了,竟然污蔑到敛芳尊身上!”

魏无羡道:“既然你信誓旦旦说我在污蔑你,那么你敢不敢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秣陵苏氏之前上山途中驱尸退魔的战曲再弹一遍?”

姑苏蓝氏所有的琴修都在这里,如果苏涉现在弹的和之前的不一样,立刻就会被揪出来!

伏魔洞中众人悄悄地离秣陵苏氏众人越来越远,不知不觉腾出了一大片空地,将他们孤立在中间。魏无羡趁机道:“不肯?好,没关系。你不如看看,这是什么?”

他从怀中取出两张泛黄的纸张,晃了晃,只让人隐约看清上面记的是曲谱:“你以为之前在金麟台我们真的无功而返吗?那芳菲殿铜镜之后的密室里,金光瑶藏着的两张从乱魄抄上撕下来的残页,已经被我们找到了。只要拿给蓝启仁前辈一看,让他辨一辨里面有没有方才你奏过的旋律,立刻就真相大白!”

苏涉冷笑道:“你撒谎。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你随便乱写的曲谱,用来污蔑。”

魏无羡道:“难道我还整天带两张曲谱在身上准备随时拿出来?反正是不是撒谎,蓝启仁前辈一看便知。”

苏涉原本怀疑有诈,但见魏无羡满面诡笑,语气笃定,蓝启仁接了过去,看得眉头皱起,心中一紧,道:“蓝前辈,当心有诈!”说着伸手去夺那两张纸。

正在此时,避尘的冰蓝色剑光向他袭去。苏涉腰间佩剑出鞘格挡,然而,一挡之下,他才忽然反应过来:上当了!

苏涉的佩剑,名叫“难平”,此刻与避尘相击,剑光流转——分明灵力充沛!

分享到:
赞(57)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蓝二哥哥处处护着媳妇,好多爱啊

    匿名2019/04/23 07:32:38回复
  2. 汪叽君实力护妻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1 20:04:49回复
  3. 终于甜了,新入坑,感觉快要被虐哭了。。。。

    匿名2019/06/25 13:20:44回复
  4. 昂我也是!!!首刷一直再哭呜呜呜

    了了2019/07/11 15:44:38回复
  5. 我还是好喜欢薛洋

    匿名2019/07/14 11:38: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