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回忆杀结束,现在进行时

血洗不夜天, 传说中夷陵老祖魏无羡以一人之力,屠杀当夜誓师大会在场三千名修士的血腥一战。

也有传说是五千多人的。无论三千还是五千, 有一点不变, 那就是在那一晚,不夜天城的废墟,被魏无羡变成了一个血涂地狱。

而这个凶手在群起而攻之的情形下,竟然全身而退, 回到了乱葬岗。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众家因此役元气大伤, 因此在接近三个月的养精蓄锐和拟定计划之后,四大世家才成功围剿了魔窟乱葬岗, 把“屠杀”二字, 还给了剩下的温氏余孽,和丧心病狂的夷陵老祖。

魏无羡看着伏魔洞前的这些修士。他们的神情, 和誓师大会那晚酹酒宣誓要将他和温氏余孽挫骨扬灰的那些修士们如出一辙。有的就是那晚幸存的人, 有的是那些修士的后人, 而更多的, 则是和那些人怀有同样信念的“正义之士”。

那名自言被他斩断了腿、不得不安上木制假肢的中年修士易为春道:“三千人的血债, 你万死不能赎清!”

魏无羡打断他道:“三千人?不夜天城当晚到场的确实有三千多名修士, 可是在场的还有几大家族的首领, 还有各家的精英名士, 有这些人在, 我难道真的能把三千人都杀干净?你究竟是太看得起我, 还是太看不起他们。”

他只是在平淡地陈述一个事实,那名修士却觉得受到了轻视侮辱, 怒道:“你以为我在跟你讨论什么?血债还能讨价还价?”

魏无羡道:“我并非要在这种事上讨价还价,而是我不想光凭别人一张嘴就能随意让我的罪名翻倍。不是我做的我不想硬扛。”

一人道:“不是你做的?有什么不是你做的?”

魏无羡道:“比如赤锋尊被五马分尸就不是我做的,金夫人金麟台自杀也不是我逼的,你们一路杀上山来遇到的这些走尸凶尸同样不是我控制的。”

苏涉笑道:“夷陵老祖,我只听说你狂妄,却没料到你如此谦虚。如若不是你,我还真想不出来,世界上还有谁能控制这么多走尸凶尸,逼得我们狼狈不堪。”

魏无羡道:“这有什么想不出来的,只要有阴虎符,谁都能做到。”

苏涉道:“阴虎符不是你的法宝么?”

魏无羡道:“这就要问究竟是谁对它这么爱不释手了。就像温宁,某些世家明明怕鬼将军怕得要死,口里喊打喊杀,暗地里却悄悄把他藏起来十几年。奇怪,当初究竟是谁说已经把他挫骨扬灰了的?”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望向了在场的兰陵金氏门生。毕竟当初全权负责此事,信誓旦旦说已经焚毁了温氏余孽的二名为首者、还在不夜天城带头撒骨灰的,是兰陵金氏的家主。苏涉立即道:“你不必搬弄是非。”

正在此时,树林之中,又传来簌簌的异响和咕咕怪声。

蓝启仁道:“诸位小心!新的一波凶尸来了!”

闻言,一半人转身应对,另一半人还在警惕地将剑尖对准伏魔洞前的那一群“乌合之众”。魏无羡道:“我说了,这些凶尸都不受我的控制。有空看我,不如去看它们。”

在场成名修士不少,也有几位家主和长辈,对付一群凶尸,自然不在话下。当下剑光琴响齐飞,没什么人顾得上他们这边。江澄一鞭子将三具凶尸抽得粉碎,转头对金凌喝道:“金凌!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意思是金凌再不过来就回去打断他的腿,可这样的威胁金凌以听过无数次,没有一次实施过,因此他瞅了江澄一眼,还是没动。江澄骂了一声,手腕一转,调过紫电,准备缠住金凌,强行把他拉回来。谁知,紫电鞭身上流转的紫光忽然一暗,片刻之后,熄灭了。

长鞭迅速化回了一枚银色的指环,套上了食指,江澄当即愣住。他从未遇到过这种紫电自动收势的状况,还在看着自己的手掌,忽然,两点血滴到了他的手掌心中。

江澄扬手一抹,抹到了一手鲜红。金凌则失声道:“舅舅!”

正在与群尸混战的人群中也陆陆续续传来数声惊呼。放眼望去,竟然十之八九的人剑光都黯淡了下来,将近一半的人脸上都茫然地挂下了两条鲜红的痕迹,那是鼻血。还有的人,则是口鼻鲜血齐流!

一名剑修慌道:“怎么回事?!”

“我的灵力没了!”

“师兄帮把手!我这边出岔子了!”

避尘出鞘,将追逐着那名求救修士的两具凶尸斩杀。然而,求救之声越来越多,此起彼伏,人群也渐渐越聚越拢,朝伏魔洞这边退来。

这些上乱葬岗来准备大杀一场的修士们,竟都在这忽然之间失去灵力了。非但剑光消退,符篆失灵,连姑苏蓝氏和秣陵苏氏的门生的琴箫奏乐也沦为了凡音,失去了退魔之效。

形势陡转!

蓝忘机取下背上古琴,弦响震天。可他的破障音再精再绝,终究也只有一人之力。温宁跃下伏魔洞,助他驱赶凶尸,同时还要默默忍受来自这些修士的削刺劈砍、拳打脚踢。好在他没有痛觉,这才不受影响。一片兵荒马乱、人仰马翻之中,蓝思追忽然冲出来喊道:“诸位,到这里来,到伏魔洞里面来!这洞里面的地上、有好大一个阵法,缺失了一些部分但是应该补起来就能用,可以抵挡一阵!”

有杀昏了头的修士一听便想冲进去,苏涉忙高声喝道:“不能进去!这一定是瓮中捉鳖之计!里面一定有更危险的陷阱在等着我们!”

听他这么一喊,众人又猛然惊醒,犹疑不决,魏无羡劈手甩出六十多道天女散花符,道:“死在外面也是死,死在里面也是死,左右都是死,进去还能拖一拖,你这么急着让所有人一起死,什么意思啊?”

他这话说得虽然很有道理,但因为是他说的,众人反而更不敢进去了,犹豫着继续苦苦与凶尸撕斗。旁人没了灵力,还能再勉强支撑一阵,聂怀桑却是等不得了。众人皆知,他胆小怕事天赋又差,人还不上进,不好好修炼,被这突生的异变逼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全靠几个贴身护卫奋力保护才没受伤,眼看尸群越聚越多,根本望不到尽头,他忙道:“你们到底进不进啊?你们不进我先进了,不好意思,走走走走走,大家都快进来!”

话音未落,聂怀桑便干脆利落地领着清河聂氏的一帮门生冲进了伏魔洞,当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似漏网之鱼。旁人登时被他这份坦率惊得目瞪口呆。这时,欧阳子真也叫道:“阿爹,别杀了!你信我,进去!我们刚刚才从那洞里出来,里面没有什么陷阱的!”

其余几名少年也叫了起来:“是啊,里边地上也确实有一个大阵!”

金凌道:“舅舅,进来吧!”

江澄将失了剑光的三毒刺出,恶狠狠地道:“你给我闭嘴!”

骂完却又有鲜血从他口鼻中流了下来,金凌冲下台阶,拽住他就强行往伏魔洞里拖。江澄这时灵力尽失,再加上拼杀半日,精疲力竭,竟然就这样被他拖了进去,江家的修士们连忙也随主进去了。恰好聂怀桑大喜的声音嗡嗡地从空旷的伏魔洞里传来:“各位都快快进来吧!里面很大!哪位前辈进来帮忙补补地上这个阵法?我不会啊,我不知道怎么补啊!”

听到他最后一句,所有人心头都是两个大字:“废物!”

蓝忘机指不离弦,抬头道:“叔父!”

蓝启仁原本并不想进伏魔洞,他宁可一个人在外厮杀到最后一刻。然而,此时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许许多多的蓝家修士和交由他指挥的金家修士,厮杀的主力也不是他。他不愿罔顾这些门生的性命,有一丝生机那便要抓住一丝。他不去看蓝忘机,举剑喊道:“小心进去!”

至此,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云梦江氏四大世家都进洞了。有他们带头,剩下的人都立刻决定不再负隅顽抗。即便万一伏魔洞中真有什么洪水猛兽、妖魔鬼怪,前头也有四个高个子扛着,连忙蜂拥而入。最后,只有秣陵苏氏那一批人还没动作。魏无羡道:“咦,苏宗主,你不进去吗?很好,那你就留在外面吧。不过大家不是都没了灵力吗,你留在外面,岂不是送死?勇气可嘉。”

苏涉扫了他一眼,阴郁的眉宇不住抽动,也带着门生们进洞了。

伏魔洞很顺利地容纳了这千余人众。千人的喘气、急语、惶惶之声在空旷的主洞之中回荡不止。蓝启仁一进去便走到聂怀桑身边,在他殷切的期待目光中检查了地面上阵法的残缺之处。这阵法果然是年代久远,当下割破手掌,以鲜血将阵法补上。温宁守在台阶之上,将靠得最近的几具凶尸掷开。阵法一被补上,那些走尸便都仿佛被挡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之外,暂时冲不进来了。

魏无羡等蓝忘机收起了琴,这才和他一起缓缓走入伏魔洞中。而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修士们看到这一黑一白两人双双布下台阶,一千多颗心立即又提了起来。

谁都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么个下场。他们明明是来围剿夷陵老祖的,现在却反倒被围剿了一样,还要躲进夷陵老祖的主洞才能苟延残喘一刻。蓝启仁补完了地上的阵法,站到人群之前,挡住了这两人的去路,昂首挺胸,就差张开双臂拦住他们了,一派魏无羡敢破坏阵法就拼了这条老命和他同归于尽的架势。

蓝忘机道:“……叔父。”

蓝启仁心中失望之情未过,一时半会儿,仍是不想看这个从小教到大的得意门生,只看着魏无羡,冷冷地道:“你究竟想如何。”

魏无羡在台阶上坐了下来,道:“不如何。既然进都进来了,不如聊聊……”

易为春喝道:“我们与你,没什么好聊的!”

魏无羡道:“怎么会没什么好聊的?我就不信,你们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失去灵力的?天地良心,魏某可没这么大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你们所有人都中招了。”

易为春刚呸了一声,就听聂怀桑道:“对啊,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

众人对他怒目而视。

魏无羡又道:“我猜你们过来围剿之前,一定没来得及先聚起来吃顿饭,所以应该不是中了什么毒。”

蓝思追道:“一定不是毒,我从未听过有什么毒能让人突然灵力溃散的,否则这种毒药一定早就被多名修士重金求购、传得沸沸扬扬腥风血雨了。”

此次来的修士中有不少医师,抓过几人探了一阵,那几人低声追问道:“如何?如何?这灵力的溃散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这个问题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无暇去警惕魏无羡如何了。毕竟若是灵力彻底溃散,再也回不来,那就等于废人一个,那真是比死在这里更可怕更痛苦的后果。几名医师讨论一阵,最后道:“诸位的丹元安好未损,不必担心!该是暂时的。”

江澄听说是暂时的,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接过金凌递给他的手帕把脸上鲜血擦净了,又道:“暂时?暂时是多久?什么时候能恢复?”

一名医师道:“……恐怕……至少两个时辰……”

江澄脸色黑得可怕:“两个时辰?!”

众人纷纷抬头,去望伏魔洞外围得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的凶尸群,数目并不比他们这次来的活人少。个个都直勾勾地盯着人头躜动、阳气翻涌的伏魔洞内部,根本不舍得离开半步,在外摩肩接踵地徘徊蠕动,仿佛随时会冲进来。腐臭之气浓烈扑鼻。

至少两个时辰才能恢复灵力?地上这个废弃多年、被临时补好的残破阵法,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两个时辰!

况且,夷陵老祖此刻就和他们处在同一空间,虽然不知为什么他尚且没动手,也许是猫捉耗子一般要玩儿够了、吓够了他们再碾死,但谁都不敢保证这个魏无羡不会突然暴起。

他们的目光重新聚到魏无羡身上。魏无羡道:“我说了让你们不必看我。现在在这个伏魔洞之中,灵力尚存的只有两拨人。我,含光君一拨,这群几天前被抓上山来的小朋友一拨。其余人我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不为过吧。我若是想对你们做什么,这群小朋友能挡得住吗?”

苏涉哼道:“废话少说,你要杀便杀。在场若有谁叫一声便不算英雄好汉,你也别指望有人对你摇尾乞怜。”

他这么一说,倒有不少人心里都犯起嘀咕来。这数千人里,真正和魏无羡有仇的约莫只有二十人上下,其余的全都是听到围剿便不假思索参与的,可以说只是正义路人,出于道义才一同前来讨伐。这些人就想跟着打头的主流队伍随波逐流而已,能杀一两具魏无羡的走狗凶尸,说出去也是威名一件。但若真的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那便没几个人愿意趟这趟浑水了。

魏无羡看了看他,道:“不好意思,容我问一句,你是谁?”

他方才还在洞外叫过苏涉,此时却又发问,分明是故意而为之。苏涉额头青筋微凸,正要开口,蓝景仪大声道:“然后呢?不是毒,然后呢?”

魏无羡立刻忘掉了苏涉,道:“然后,人总不会突然失去灵力,总得有个途径和契机。在你们在上乱葬岗的之前或者途中必然都接触过某一样东西,或者都做过某件事。这群小朋友是几天之前被抓来的,错开了时间,而我和含光君跟你们不是走同一条道上山,错开了道路。有没有人愿意想一想,你们到底都干过什么?”

鸦雀无声中,一人茫然道:“我们干了什么?上乱葬岗的时候,是不是都喝了水?唉,想不起来,不知道啊。”

谁会在这种时候还不识趣地积极响应魏无羡,让干什么干什么、让想什么想什么?也只有那位“一问三不知”聂怀桑了。有人忍不住道:“上山途中根本没人喝水!谁敢喝这尸山上的水?”

聂怀桑又乱猜道:“那是都吸入了山中雾气?”

若是这黑森林里的雾气有什么古怪,倒也说得通。立刻有人附和:“有可能!”可金凌立即道:“没可能。雾气在山顶更浓郁,可我们都被绑在山顶上两天了,灵力不是照样也在?”

苏涉似乎实在听不下去了,道:“够了吧?诸位还当真和他讨论起来了,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可有趣么?他……”

忽然,他脸色一变,话语戛然而止,魏无羡道:“说啊。怎么不说下去了?”

秣陵苏氏的门生纷纷站了起来:“宗主!”“宗主,怎么回事?!”

苏涉甩开要来扶他的门生,举起手臂,先指魏无羡,然后直直指向了蓝忘机。离他最近的那名门生怒道:“魏无羡,你又动了什么妖法?!”

蓝思追道:“这不是妖法!这是……这是……”

一旁端坐的蓝忘机将右手五指压在七弦之上,凝住了琴弦的战栗。那群七嘴八舌群情激奋的门生瞬间仿佛一群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戛然止噪。

在场的蓝家人心中都默默道:这是姑苏蓝氏的禁言术啊……

分享到:
赞(104)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禁言术拿来护妻

    匿名2019/02/09 19:40:17回复
  2. 想拥有这样的法术

    匿名2019/04/11 13:04:57回复
  3. 蓝二哥哥威武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1 19:49:06回复
  4. 哈哈,我和蓝二哥哥是一波的哦

    湛羡迷2019/05/23 12:48:24回复
  5. 我也好想拥有禁言术嘿嘿嘿

    陈栎媱2019/05/23 17:51:29回复
  6. 对没错禁言术就该是这时候用的~

    Carol2019/07/24 09:37:39回复
  7. 我tm!实名制想拥有了哈哈哈哈哈

    在下余烬2019/08/10 04:32:49回复
  8. 只有我jio得聂导很可爱吗

    匿名2019/08/14 00:04:14回复
  9. 聂导担心剧情走向,在线导戏(滑稽)

    淼淼2019/10/07 12:46:36回复
  10. 该出手时就出手

    皮皮粉丝2019/10/12 03:11:58回复
  11. 太子殿下、花城主,实名祈祷,我想要你们二哥的禁言术!太好用了!

    十一月2019/11/08 21:56: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