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生之盟 八

“你们的分歧在哪里?”沈夜熙找到了关键问题,他顿了顿,又问,“是不是你老师给了个特别标准程式化的分析,你觉得不对劲?”

姜湖惊异地回头看他。

沈夜熙觉得很受用,得瑟:“看什么,你男人就这么聪明。”

姜湖浑身窜起一层鸡皮疙瘩,往旁边扭了扭,沈夜熙不满,伸手把他捞回来。姜湖吞吞吐吐地说:“你能不能不用这个腔调说话,我想起怡宁说……怡宁形容的某种动物……”

“安怡宁说什么?”

“不咬人膈应死人。”姜湖有的时候真是老实得让人胃疼。

“我掐死你……”

姜湖笑着躲开,扶了扶歪倒一边的眼镜,顿了顿,才继续说:“那些现场的照片太刻意了,我说不出那种感觉,你明白么?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人的心里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情境中会有很大差别,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就是那种完美的模仿复制,但是我看不出凶手的感情因素,觉得很……”

“假。”沈夜熙说。

“对,就是假。那天我和柯如悔谈到深夜,最后他被我说服了,送我出门,临走的时候,他想邀请我加入他的研究。”

“什么研究?”沈夜熙问。

“他想要建立一个暴力犯罪基于行为主义的心理动因系统。”姜湖说。

“啊?”沈夜熙在脑子里重复了一遍姜湖这句话,觉得每个字他都知道,连在一起就不明白什么意思了。

“简而言之,就是柯如悔觉得,只要满足特定的条件,每个人都有可能会是暴力犯罪者,造成犯罪的动因、环境因素和犯人的行为特征以及征兆都是可以分类并且被预测的。”姜湖试着用他觉得最通俗的方式解释。

沈夜熙不好意思再做一脸茫然状,于是转移话题:“那你觉得呢?”

“我拒绝了,我认为他的研究本身是不会有结果的,也不同意他的设想。”姜湖说,“柯如悔当时的狂热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像是他能看透一切掌控一切似的。”

“他虽然觉得遗憾,但是也没有强求,只是让我定期帮他参考一些东西。”姜湖摇摇头,“后来不久……在模仿杀人案不了了之后不久,我所在的城市开始出现了一系列诡异的失踪案件,有点人人自危的意思。当时司法界和学术界的一些朋友联合起来开始调查这些案子,整整三个月,一无所获。最后竟然让我在柯如悔寄来的研究报告里找到了线索。”

沈夜熙张张嘴:“真让我说中了……”

“我们当时是和消防队一起赶到的。柯如悔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一把火点着了房子。”

“可是,其实你发现,他没死?”

姜湖用手抹了把脸:“他在火海里给我打了个电话,向我炫耀他研究的成功,因为他甚至预测到了我们什么时候会发现他‘伟大’的实验,什么时候会找过来,掐算好了时间,然后点着了房子。”

沈夜熙难以置信:“有这么神的事?”

“我不知道。”姜湖说,他想柯如悔可能真的是走火入魔了,那火海里压抑着狂热的声音,把他心里那个温文尔雅的教授形象一下子扭曲了,天使撕下了脸上人皮,突然就变成了恶魔。

我真的不知道……他茫然地想,柯如悔可能真的是个能操纵人心的恶鬼,姜湖想起来,其实自己在打开他的贺卡的一瞬间,就已经失去了冷静。

沈夜熙突然伸出手指在他头上轻轻弹了一下,姜湖一愣,抬起头看着他。被一双大手恶意地揉乱了头发,沈夜熙的手顺着他的脸下来,捧起他的下巴,像是要把他从沙发上拔起来一样:“他‘活着’的时候,你怕过他么?”

姜湖整个脖子和下巴都在他手里,艰难地摇摇头。

“那你现在怕什么的?”沈夜熙瞪眼,“听我的,该吃吃该喝喝,啥事甭往心里搁。不就是一个假洋鬼子么,爱怎么着怎么着呗,听见蝲蝲蛄叫你还就不种稻子了呢。脑袋不大,整天琢磨那么多事,啧,要不然你这小白脸光吃饭不长肉呢。起来,跟我做饭去!”

姜湖好不容易才从他手里挣扎出来,脸上的皮肤被他揉得都泛了红,他皱着眉,表情特别认真地跟沈夜熙说:“我不是小白脸,杨姐说‘小白脸’不是好话。”

他头发被沈夜熙折腾得乱翘一通,领口打开了一颗扣子,白皙的颈子上好像还留下刚刚沈夜熙的指印一样,脸颊被揉出了些许血色来,不像平时那么苍白。沈夜熙突然觉得呼吸有点紧,干笑了两声,逃也似的遛到了厨房,偷偷地把裤兜里杨曼给他的U盘拿出来,看了一眼,又做贼似的立刻塞回了裤兜。

啧,虽然不算光天化日之下,也是太阳才刚落山,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李永旺这倒霉孩子被盯梢了一天,没有半点察觉的意思,第二天仍然继续着他混吃等死地大业。乔婶不知道地下有知会不会也觉得心寒,她费尽心思想要保护的这个儿子,就是个亲妈刚死了就跑到夜总会跟几个莺莺燕燕牵扯不清的没心没肺的主儿。

杨曼鉴定:“讨债的,这就是讨债的。”

安怡宁为了“避嫌”,已经彻底跑到郑队手下了,人影都不见一个。

剩下的几个人凑起来一合计,干脆不厚道了,也没通知莫局,也没告诉翟家,直接叫了几个人,在李永旺在他那新住处里面,正和一个脸画得京剧脸谱似的的女人滚床单的时候,一脚踢门进去,把两个都铐了起来。

沈夜熙挑的时候和抓人方式都极其猥琐,完事儿以后还瞄了一眼那浑身上下没两块布的女人,总结说:“顺便为扫黄打非做贡献了。”

杨曼扭过头去,悄悄地跟盛遥说:“沈队怎么突然这么……”

盛遥轻咳一声:“唉,男人么,欲 求不满的时候,总有那么点……是吧,我知道你懂的。”

杨曼做恍然大悟状:“盛公子一针见血,奴家甚是佩服,甚是佩服。”

盛遥摆摆手:“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突然,沈夜熙转过头来,阴恻恻地冲两个人的方向笑了笑:“全国第三是吧,盛遥杨曼,我看你们俩现在也没啥任务,刚刚郑队打电话说他们那边安排了一次伏击行动,为了体现同事之间的友爱,一块蹲点去吧。”

——沈夜熙你是蝙蝠么?那脑袋两边长得不是耳朵,其实是雷达吧?杨曼盛遥两声惨叫。苏君子听说以后出去了一圈,不一会抱回两身雨衣回来,一人给塞了一件,特温柔地笑笑:“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到暴雨,你们看这天气也听够呛的,带上点,万一呢?”

苏君子是局里有名的乌鸦嘴,好话从来没灵过,坏话从来没不灵过。杨曼和盛遥想抱头痛哭一场。

姜湖假装没听见他们之间雷人的对话,在李永旺屋子里转。这屋子确实是够乱的,脏衣服干净衣服都纠缠在一起,一打一打的,李永旺属于典型的色厉内荏欺软怕硬型,刚刚还醉醺醺骂骂咧咧,一看制住自己的是警察,立刻软了,孙子装得比奥斯卡影帝还专业。

沈夜熙蹲下,直抒胸臆地问被压在地上的李永旺:“你妈给过你一个账本,放哪里了?”

李永旺一双猥琐的小眼睛开始四处乱飘:“警官我冤枉啊,我妈一给人当老妈子的老娘们儿,能有啥重要的东西呀,再说她防我跟防贼似的,有重要的东西也不能给我呀!”

沈夜熙眨眨眼睛:“我什么时候说是重要的东西了,不就一破账本么?”

李永旺脸色一顿:“是是是……是呢!指不定就让我扔哪去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数,谁知道干什么的。”

沈夜熙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不知道为啥,把李永旺笑得觉得有点渗得慌,“咕嘟”一声吞下一口唾沫。沈夜熙摸摸下巴,慢条斯理地说:“弄没了啊……这可难办了,你知道你弄没了谁的东西么?”

李永旺下意识地摇摇头。

沈夜熙“啧”了一声,流氓兮兮地说:“老实告诉你,我们都跟了你好几天了,昨天刚跟两个妞儿在马路边上搞过是不是?”

李永旺睁大了眼睛,沈夜熙拍拍他的肩膀,挺惋惜地说:“可惜啊可惜,你也就能快活这么几天了,知道为啥跟了你好几天,今天把你逮起来么?”

李永旺傻傻地摇摇头。

沈夜熙继续忽悠:“我们找得着你,翟海东也找得着你。他老人家正在往这边来得路上,我一寻思,虽然你挺猥琐,但是怎么也是一会喘气的,咱人民警察不能眼看着你被黑社会老头拖回去切吧切吧剁了,咕嘟咕嘟炖了是吧?不过看来哥们儿你也不领情……”

李永旺冷汗“刷”就下来了,目光又开始在屋里乱瞟:“我、我、我……”

姜湖站在一边打量了他一会,目光一闪,接着走到电视下面,拉开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橱子,里面有个带锁的抽屉,然后姜湖回头很平静得问李永旺:“你能把你鞋里的钥匙掏出来,把这锁打开么?”

李永旺见鬼了一样地看着姜湖。

姜湖的目光转到他那看着就知道味道不轻的鞋上,觉得有点恶心,慢条斯理地说:“我们进来的时候你身上什么都没穿,看见人来了,第一反应不是裹上床单或者抓起衣服,而是飞快地把右脚伸进鞋里,没管左脚,再去抓衣服,傻子都知道你鞋里有东西。”

旁边一帮不知道他鞋里有东西的警官们看天的看天,望地的望地。

姜湖继续说:“刚刚你眼睛开始乱瞟的时候,虽然看似是往每个地方都看上一眼,不过每次目光触及到这个柜子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把眼睛转个方向,这叫做……做……”

“做贼心虚。”沈夜熙淡定地补充。

“哦。”姜湖新学了个词,旁边一位警官戴起手套,屏住呼吸把李永旺的鞋扒下来,倒了倒,从里面倒出一把钥匙来,然后打开了抽屉。

里面躺着一本泛黄古旧的账本。

沈夜熙笑了,趁人不注意,凑近姜湖,贴着他的耳边说:“干得好,晚上回去请你吃东西。”

姜湖眨眨眼,提到吃的来了兴致:“真的呀,吃什么?”

沈夜熙四处看了一眼,发现大家装证物的装证物,处理李永旺的处理李永旺,暂时没人注意这边,于是笑了,用很猥琐的声音说:“吃……棒棒糖怎么样?”

姜湖一脸问号。

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杨曼终于憋不住了,猛地转过身去,脸色极其纠结——沈夜熙,你还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

分享到:
赞(146)

评论45

  • 您的称呼
  1. hihihi棒棒糖????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慕言2019/01/03 20:52:18回复
  2. 爱麻麻还是爱棒棒糖?爱棒棒糖…

    争渡晚回舟2019/01/10 22:10:16回复
  3. 哈哈哈哈沈老流氓怎么不请小姜湖吃大香肠

    茝姬2019/01/19 23:56:06回复
  4. 棒棒糖是什么

    匿名2019/01/28 16:27:02回复
  5. 额,纯洁的浆糊,纯洁的楼上

    沈葭白2019/02/01 12:55:09回复
  6. 噗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香蕉味的

    默读女孩不认输2019/02/04 12:58:24回复
  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不行这样欺负我家浆糊小可爱的

    匿名2019/02/07 19:28:56回复
  8. 棒棒糖。。。。

    匿名2019/02/07 23:43:28回复
  9.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山雨欲来2019/02/09 09:45:47回复
  10. 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1 04:53:39回复
  11. 一起天天?

    笔芯和谢俞的可爱2019/02/12 11:12:50回复
  12. 棒棒糖,火腿肠,香焦,你们够了(●` 艸 ´)

    匿名2019/02/13 17:20:52回复
  13. 哇,原来你们这么热闹啊

    沈葭白2019/02/14 13:19:25回复
  14. 所以……棒棒糖到底什么意思?【黑人问号脸】注:纯洁是污的最高境界。【远方的朋友向你们投来异样的眼光】

    余谴2019/02/14 14:33:17回复
  15. 不可说,不可说(一脸姨母笑)

    2019/02/14 15:17:41回复
  16. 诶哟,棒棒糖啊,笑容逐渐猥琐

    以沫2019/02/14 15:58:29回复
  17. 哎呦我去,还棒棒糖。。。。呵呵呵呵呵呵呵(* ̄(エ) ̄*)沈队真不怕姜湖让他睡地板啊

    废墟2019/02/14 20:36:45回复
  18. 虽然我不知道,但是看评论大概能猜到棒棒糖是什么了

    陌赎2019/02/15 13:25:12回复
  19. 棒棒糖?(ಡωಡ)

    荼蘼花开2019/02/15 16:53:41回复
  20. 完了我居然懂了,我是不是无可救药了

    匿名2019/02/16 10:38:21回复
  21. 咳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棒棒糖什么的我不知道啊

    阿姐2019/02/16 11:02:19回复
    •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贺朝夫斯基2019/02/19 15:02:34回复
  22. 棒棒糖是什么意思?

    叮铃铃2019/02/27 12:24:50回复
  23. 评论区可真是……(ಡωಡ) 不过……说得好(ಡωಡ)

    匿名2019/03/05 02:29:25回复
  24.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棒棒糖是什么

    匿名2019/03/06 12:37:54回复
  25. 我竟然看懂了,我大概是没救了⊙ω⊙

    匿名2019/03/29 23:49:15回复
  26. 你们一个个都在这里装纯洁吗
    →_→

    哈哈2019/04/03 11:13:33回复
  27. 本来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

    君吖君2019/04/04 14:52:12回复
  28. 嗯……沈队请你吃他的“棒棒糖”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林将军被压了吗2019/04/20 18:51:35回复
  29. 一看评论就懂了

    南若烟2019/05/01 11:32:18回复
  30. 这章评论尤其多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叫张铁汉2019/05/15 11:17:05回复
  31. 哈哈哈哈 干得漂亮

    匿名2019/05/16 20:13:33回复
  32. 姜湖的目光转到他那看着就知道味道不轻的鞋上,觉得有点恶心,慢条斯理地说:“我们进来的时候你身上什么都没穿,看见人来了,第一反应不是裹上床单或者抓起衣服,而是飞快地把右脚伸进鞋里,没管左脚,再去抓衣服,傻子都知道你鞋里有东西。”
    旁边一帮不知道他鞋里有东西的警官们看天的看天,望地的望地。
    好可爱~

    白银六卫2019/05/27 00:40:46回复
  33. 棒棒糖怎么了??_?

    匿名2019/06/14 15:10:27回复
  34. 棒棒糖怎么了??_?

    苏年喻2019/06/14 15:10:43回复
  35. 棒棒糖:我得罪谁了,怎么还吃我?

    微蓝巍澜2019/06/24 22:22:57回复
  36.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
    我什么都不知道

    wizard2019/07/17 21:24:59回复
  37. 哦呀,沈队我还是小看你了~

    花式帅2019/07/19 16:45:07回复
  38. 评论真多嘿嘿嘿

    锦心绣口2019/07/21 14:08:18回复
  39. 嗯……棒棒糖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你们一个个的都在笑什么?(假装自己很纯洁并且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实际上满脑子黄色片段的我默默飘过)

    一只夜壶2019/07/21 21:46:32回复
  40. 好气啊,这样叫我还怎么直视棒棒糖!你是要断了我的糖路吗!沈队!悲伤逆流成河……

    出于魔鬼更胜于魔鬼(我后悔搞这么长的名字了)2019/07/23 12:25:53回复
    • 唔,,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棒棒糖是什么 (笑容逐渐变态滚来滚去……~(~o ̄▽ ̄)~o 。。。滚来滚去……o~(_△_o~) ~。。。)

      fafa2019/08/06 19:57:20回复
  41. 你们这群讨厌鬼,害得我认真地百度了一下。

    未聿亭2019/08/09 15:48:55回复
  42. 停车!这个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匿名2019/08/21 03:43:51回复
  43. 我要举报沈夜熙大庭广众耍流氓还性骚扰下属!!
    /正(你)气(快)凛(上)然(啊)

    Luke2019/08/21 11:12: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