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小师叔又跑啦!

清晨,江南的一条商道上被酷暑熏得雾气昭昭,一支赶路的商队被官差截住了。

“站住!卖什么的?下来检查。”

截他们的官差个个带着疲色,显然是已经在这条路上蹲了一宿了,奇的是,这一大群官差后面还跟着两个身穿道袍中年人。这两人并不与旁人混在一起,只远远地缀在后面打坐,不问世事地坐镇在那里。

商队管事的连忙下马来,点头哈腰地说道:“官爷,我们是从北方倒皮子回来卖的,做的都是本分生意,您行个方便……”

说着,便熟练地从袖中摸出一个荷包要塞过去。

那官差头领脸上贪婪之色一闪而过,刚要伸手接,继而想起了什么,又犹豫了一下,偷偷回头看了看不远处那两位道爷,咬牙将那荷包推了回去,同时横眉立目道:“做什么?你们这些奸商,平日里不好好做生意,哪里学来这许多行贿手段?滚!”

说完,他伸手一挥:“给我查!”

管事的只好苦着脸跟在官差们身后:“唉,官爷,慢点……扯坏了就不好卖了官爷……”

商队拉了一排大车,果如他们自己所言都是皮料,官差们没翻出什么,头领脸越发地臭,他一转脸,指着商队最后的一辆大得离谱的马车道:“那里面拉的是什么?”

管事的忙道:“回官爷,那是我们家少爷的座驾……”

“少爷?”头领冷笑一声,“什么少爷一个人坐这么大的车?龙子皇孙出门都未必会摆这样大的谱,让开!”

管事的阻拦不住,一群官差已经将那大得离谱的马车给团团围了起来。

只见那头领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巴掌长的木剑,临风作法似的上下比划一番,嘴里叽里咕噜的活像个跳大神的——凡人不比修士,想自己催动符咒,就得完完整整地念出那符咒的密文,有些符咒刻出来如果没打算给凡人使用,便不留这个密文的口子,那就只能在修士之间流传。

好半晌,木剑上的符咒才被他催动,只见木剑尖端竟闪过一道绿光,直指向马车的方向。

头领顿时兴奋了,大叫道:“里面果然有禁品!给我开门!”

所谓“禁品”,就是民间黑市私自贩卖的符咒仙器。

朝中有规定,一切进入民间的符咒仙器都必须得经过天衍处审核盖印,否则真有那些个居心叵测之人,买了什么杀人放火的符咒,岂不是乱了么?

规定当然是有道理的,可这样一来,东西进了天衍处,上下打点不说,还要拖上个一年半载,结果也是绝大部分都不让通过,只有少数得以流出,还基本都是被那些达官贵人、皇亲国戚的瓜分一空,使得民间一件真正的仙器能卖到天价。

那些私卖禁品的,朝廷管不了高来高去的修士,就只能管平民,下了死规矩,但凡有谁私自倒卖禁品仙器,便视同欺君谋反,满门抄斩还要株连九族。

可即便这样,黑市私卖私买仙器的仍然屡禁不止,总有不要命的亡命徒为了暴利铤而走险,这几年更是出了个诨号为“捞钱公子”的人物,此人号称“要钱不要命”,是个神出鬼没的黑市禁品倒卖头头。

有人说此人有官员背景,是官匪勾结,也有人说此人干脆就是个修士。

近年来兵祸连年,叛军中因为带着不少黑市禁品,让朝廷平叛平得很是辛苦,当今越发恨透了这些为了钱不要命的亡命徒,查得也越来越严,几乎每条商道上都有人不时拦截,还调了一批天衍处的高手四处撒网。

那官差头领一声令下,身后两个修士便对视一眼,走了上来——只见那车大得确实邪门,几乎将这条官道也占了大半去,管事的阻挡不及,官差头领已经一抬手拉开了车帘,正巧车里人抬起头来。

那看起来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懒洋洋地半躺在车里,衣着华贵,手里拿着一卷书,一双眼半睁不睁地往外一扫,那模样简直像个传说中的狐仙,官差头领一时看呆了。

这车里头比外面还要奢侈,酷暑当头,车里竟然有冰,镇着一壶晶莹剔透的梅子酒。

狐仙似的青年见了这官差头领,当即一皱眉,猛地用手里的书遮住脸,怒道:“这是哪来的什么东西,打出去,丑死我了!”

这一句便将那挑车帘的头领骂得回过神来,头领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结结巴巴的底气:“大、大大胆!你携带禁品,这是谋反掉脑袋的事!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禁品?”青年一挑眉,“你说这个?”

只见他那修长的手指间带着一枚奇特的戒指,戒面雕成了一个铜钱形,官差还没看清此物是什么材质,那铜钱方孔中间便突然冒出一道白影,在空中成了一个少年的半身像,这样的东西闻所未闻,官差嘴都合不拢……

然后那少年面无表情地抬手给了他一耳光,这才心满意足似的在空中消散了。

青年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毫无诚意地说道:“哟,官爷,对不住,您站得太近了,这可不是什么禁品,是我自己做来玩的,不瞒您说,我也正发愁呢,不知怎么添上几刀好,起码让这宝贝和我说说话——他现在就会扇人耳光。”

那两个跟着官差的道人终于开了口,冷冷地看着那青年道:“你也是修士?”

马车里的青年仿佛没听见,神色倨傲,靠在软绵绵的小榻上,连腰都不肯直一直。

被他打了一巴掌的官差捂着脸一蹦三尺高:“仙长,我看此人形迹可疑,没准就是那个……那个什么‘捞钱公子’!”

天衍处的道士问道:“敢问这位道友为何不辞辛劳与凡人车队同行?”

青年理直气壮道:“我乐意,摆谱呗。”

道士被噎得一僵,深吸了一口气,才又试探道:“那么敢问这位道友师承何处?”

青年冷笑一声:“我干嘛要告诉你——检查完了么?让路!”

这俩字话音没落,那青年突然一拍小桌,只见他眉心竟有一柄小剑若隐若现的闪了一下,随即,一股无坚不摧似的剑意迎面向那两个道人卷来。

此人看起来懒散得仿佛没长骨头,谁知竟是深藏不露,至少已经到了元神为剑、收放自如的地步。

两个拦车的道人猝不及防,慌忙往两边让开,不敢迎其锋芒,那多嘴的官差头领早已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两个道人虽然也是几百年修行,却不敢触这剑修的霉头,两人对视了一眼,退开道:“冒犯前辈,请。”

一个剑修能修到这种程度,顶尖大能也要让他三分,其人必要心志坚定如铁石,随便挂哪个门派都能当个万人供奉的长老,没事怎么会干出黑市倒卖这种不要脸的事?

仙长发了话,底下人再不愿意也得遵循,不过片刻,此处官差就撤干净了,甚至手脚麻利地将一干皮料衣物规规矩矩地给商队收拾好,送他们继续前行。

走出去好一阵,管事的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凑到车窗处,颇有几分谄媚地点头哈腰道:“本来说这一路上少有人查的,没想到运气不好……今天多亏了公子亲自护送。”

车里飘出一句:“李老板别客气,我也是顺路,真的心有感激,将来价格上多照顾我一点就好了。”

李老板忙道:“不敢不敢,是我们承蒙公子您照顾……”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哨,只见一团流火从空中落到了马车顶上,“哗啦”一下,烧出了一个大姑娘。

只见这姑娘娥眉淡扫,杏眼瓜子脸,长得十分俊俏,唯有打扮很是异于常人——她脑后插了一堆姹紫嫣红的羽毛,正面看是个美人,背面看简直是个翘尾巴山鸡!

她扫了周遭目瞪口呆的凡人们一圈,拍拍手从车顶上翻了下来,招呼也不打地就钻进了车里,口中唤道:“大师兄,我来啦!”

车里那位开天辟地、独一无二地与凡人做倒卖勾当的剑修,正是严争鸣。

一晃已是百年,当年严争鸣带着一个师弟一个师妹与一个道童,跨过东海,跋涉千里到了严家,只见满目疮痍——严家已经于八年前就获罪被抄家了,当年富甲一方、呼风唤雨,如今只能坟上枯草论短长了。

他们只好四海为家地开始漫长的苦修,抢过妖修洞府,入过无人秘境,流连过禁品黑市,无依无靠地在夹缝里挣扎了百年。

算起来,能有个地方供严掌门重拾他少爷时代的讲究,也不过最近这一两年的光景而已。

水坑刚翻进车,还没坐稳当,严争鸣便一抬手,隔空打散了她的头发,将她那一脑袋鸡毛全都拍了下来,四处飞扬,水坑惨叫一声:“啊,我的毛!没脸见人了!”

严争鸣道:“我才没脸见人——你跑来干什么,专程来瞎我的眼?”

水坑委委屈屈捡回她的鸡毛,吹落土,宝贝似的收回怀里,说道:“蜀中最近谣言传出来好多,一开始是说有大魔头留下了什么东西,方才又听说那边出现了鬼修,现在二师兄已经坐不住先去了,让我跑腿来告诉你一声。”

严争鸣听了眉头一皱,他们一直在找当年跳进海里音讯全无的韩渊,可是一直也没有消息,每次一听见哪里传出什么魔物谣言,几个人便要赶过去看一看……纵然觉得希望渺茫得很。

严争鸣心知肚明这一趟奔波又是徒劳,却依然别无选择,他叹了口气,将杯子里的梅子酒一饮而尽:“走吧,和李老板告辞。”

蜀中,明明谷。

快要破晓,程潜才借口唐轸身体不适,将兴致勃勃地和他讨论剑法的年明明打发走。

年明明是不使剑的,一般这种低头看不见自己脚的人都偏向于短一点的兵器,因为比较保险,不知谷主怎么会这么热衷于此道。

程潜感觉年谷主心里可能住着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美少年郎,因此总是对他求之不得的东西魂牵梦萦。

譬如剑……和腰。

一口答应了替谷主到外面供奉的村子里走一趟,程潜将年明明与唐轸送走,这才独自回到他闭关了五十年的极寒之地,从怀中取出唐轸还给他的那一小团过往。

他知道自己肉身已死,也知道自己的魂魄机缘巧合地进了聚灵玉,在聚灵玉中被关了数十年才被温雅真人寻回。

唐轸为人坦坦荡荡,当年他以元神进入聚灵玉,是当着程潜的面将他那数十年的死生记忆取走的,如今他终于破壁而出,本来迫不及待想要回来的前尘往事尽在手中,他却一时间有些近乡情怯起来。

这些年来,程潜脑中时而会有一些零星的碎片,比如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应该有一把趁手的剑,住的地方应该有一片竹林,或是被褥中应该有掺了兰花味的安神香等等……

唐轸还给他的这一小团记忆光芒并不浓烈,却也绝不黯淡,程潜捉着它翻来覆去地把玩了一圈,没有看到一点裂痕。

浅淡的白光显得冷冷的,握在手中却又让人觉得十分温暖,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中尤为明显。

程潜忽而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眨了一下,将走神这片刻工夫凝在睫毛上的霜眨掉,手指才略微一松,那游离在外的过往回忆便好似倦鸟归巢一样,比主人更加迫切地没入了他的眉心。

一时间,少年光阴终于跨过百年的抵死挣扎呼啸而来,他仿佛一场大梦初醒,心头每一分不经意掠过的茫然都被浓墨重彩地加持一番,分毫毕现地恍如昨日。

上扶摇,下青龙,执霜刃,落银刀,荒岛上的顿悟,师兄领口的兰花,聚灵玉中的苦挨……

诸多种种,并非前尘。

等程潜再睁开眼的时候,天光已然是大亮了。他眼眶酸涩得厉害,冰潭生生磨练出了他一颗恍如止水的心,却没有拦住百年的思念与眷恋牵扯出的一把归心似箭。

难怪唐轸和年明明断定他出关取回记忆就会离开。

程潜站起来走到冰潭水边,伸手一抓,原本平静无波的潭水忽然暴涨,在空中凝成了一把冰剑落入他掌中。冰潭旁边的地面都不亚于千年寒冰,硬得不行,却抵挡不住这把冰剑的锐利无双。

程潜一气呵成地在冰潭旁边画了一圈极其复杂的符咒,咒成时,冰剑终于无法承受,被他真元激荡,崩断成了数节,散落到一边,竟缓缓地开始融化了——冰潭寒气被封住了。

为防他走后冰潭无人镇守,程潜这一道符咒大约能将寒气封个一二十年,到时候如果那老胖子不会依样画葫芦,他可以亲自回来补。

他始终不愿意怠慢任何一个对他有恩义的人。

程潜到谷主阁辞行的时候,那对头天前来求助的祖孙已经被先一步送回去了,只有一个年明明用嫁女儿一样复杂的眼神百感交集地看着他,提起袖子沾了沾眼角,哼哼唧唧地说道:“这一去,可不知何时能再相见了。”

怪伤眼的,程潜感觉以后还是再也不见比较好。

年明明又道:“日后要是在谷外有什么不顺心的,尽管回来,到时也不必住冰潭了,我让人给你收拾个洞府。”

程潜心里蓦地一软,还没软到底,就听那老胖子又道:“我已经跟谷中弟子们说了,日后他们出门游历要是被人欺负,尽管报你的名字,小友,你要担待住啊!”

程潜:“……”

他转身就走,打算立刻和此地撇清关系,那年明明忙叫住他道:“等等,小友,我还给你准备了一把趁手的剑呢!”

程潜回头一看,当即感觉眼前一花,好悬没被闪瞎——只见年谷主手中捧着一把珠光宝气的剑,剑鞘上竟布满了金镶玉,金镶玉也就算了,镶得还是梅兰竹菊四君子,这四君子的模样是一个比一个财大气粗,简单粗暴地罗在一起,活像恭喜发财的四个财主。

程潜嘴角抽了抽,假客气道:“谷主还是自己留着吧。”

年明明叹了口气,摇头晃脑地说道:“唉,也是,小友历经七道天劫出谷,必然跻身大能,我们小门小户,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他话没说完,手里倏地一空,再一看,那把财主剑已经被程潜拿走了,他道声“多谢”,旋身御剑而去,身后留下了一团金灿灿的余晖,照耀在阳光灿烂的明明谷。

小道童从门口探出头来,对笑容可掬的年明明道:“谷主,幽潭长老走啦?”

“走啦,”年明明欢快地说道,忽而又心生感慨道,“唉,他们这些能人就是要在外面呼风唤雨、又经风历雨的,我们这些命好又没本事的,只好在后面享享清福啦——童儿,有什么事啊?”

“哦,”道童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就是来告诉您一声,小师叔又跑啦!”

年明明:“……”

分享到:
赞(14)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这小师叔是谁啊hhhh

    忘名2018/10/19 01:53:40回复
    • 是那个谷主的儿子

      无名2018/12/10 12:49:16回复
  2. 这带着诙谐的文风……久违了。

    哈哈哈2019/02/04 00:05:28回复
  3. 感觉这爆发户的剑是打算拿去送严娘娘的

    匿名2019/02/07 16:21: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