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事与愿违 第49章 天地人三劫

风雨如晦,婆娑密林中夹着一条羊肠小路,一眼望不到头。

此地显然是久无人迹,被暴雨一冲,越发泥泞难行。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扶着一位老者在其中走得举步维艰,这两人身上穿着聊胜于无的蓑衣,走了大半宿,该湿的地方也都湿透了,那老者约莫是腿脚有些问题,受了寒,时不常要停下来揉一揉酸痛的膝盖。

他眯起昏花的老眼,努力地向远方张望,不由得叹了口气。

一旁那少年不满道:“什么狗屁仙人,平日里吃着我们的供奉,求见一次却要百般刁难,乡亲们省吃俭用的供奉着他们有什么用?”

老者闻言吓了一跳,忙连声道:“可不敢胡说!”

少年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小老虎似的,一股脑地道:“我说得难道不对?他们美其名曰镇守这里,保佑过我们风调雨顺吗?遇上大旱大涝,哪一次少要过供奉?安平王起兵造反那年,三县十五城全都遭了大难,四处盗贼横行,百姓流落,他们可曾露过一面?好,就算这些都是人间事,仙人们不管,那么如今恶鬼横行乡里,吃人放血,他们也全当不知道,要我们上赶着来求吗?”

老者腿疼得直不起腰来,口中道:“仙人清修不问世事,若我们有求,自然是自己前来禀报,你说得什么话!”

少年怒气冲冲地说道:“可不是么,通往明明谷可就这一条路,要过艰难险阻,还非心诚者不能抵!他们派人取供奉的时候怎么不这样一步一步地走下来,这会倒讲究心诚了……”

“六郎,闭嘴!”老者用力将拐杖往地上一戳,“再要啰嗦,你就自己滚回去!不要在仙人面前连累十五城的乡亲们!”

少年见他发怒,脸色一黑,不敢言语了,只趁他爷爷转过身去的时候满脸不屑地一撇嘴,嘀咕了一句:“仙人好了不起么?”

就在这时,一道极暴虐的炸雷突然从天而降,近在咫尺似的,少年猝不及防,当场吓得脸色一白,顿时将方才的小心眼放在一边,等轰鸣声稍弱,他忙问道:“爷爷,今天这雷怎么响得这样邪门?”

老者没来得及回答,接二连三的惊雷已经雨点似的落下了,将整个夜空炸得一片惨白。老者面露惊惶,忙拉着身边的少年五体投地地跪在了地上,匍匐在天威之下,口中念念有词地祷告,一动也不敢动,林中鸟雀野兽全吓得不敢露头,连草木都跟着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雷声方才平息下来,余韵依稀,地面似乎仍在震颤。

少年半晌听不见一点声音,满心震撼,再不敢出言不逊。

直到这阵骤雨初歇,浓云微微散去,天上露出了一点朦胧黯淡的月色,少年才战战兢兢地将老者扶起来,继续前行。

少年六郎问道:“爷爷,方才那雷声恐有几十道呢,这……这明明谷不会被炸平了吧?”

“少多嘴,”老者低声呵斥了他一句,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水堆积的小路上跋涉,压低声音道,“恐是有仙人渡劫。”

“渡劫?”

“仙人修行没那么容易,要历经千劫百难,我听说其中就属这天劫最凶险,无数仙人在天劫中陨落,但是挨过了的呢,修为却能大涨,离真正的与天地同寿也更近一步。”老者说到这里,脸上疑惑之色一闪而过,“过去我曾听我爷爷说过,他亲眼见过一次仙人渡劫,当时打下来的也不过九道天雷,怎么这一位这样凶险……莫非这渡劫之人是谷主这样的大能?”

说话间,羊肠小路突然一拐,前方竟豁然开朗,露出整个明明谷的全貌来。

山谷明净悠远,雨水洗过的山花漫山遍野地绽放,一点月色如烟似纱,谷中真如人间仙境。

少年惊喜道:“爷爷,快看,我们到……”

他话没说完,整个人已经怔住了。

只见那鲜花坡旁边有一处大平地,四下刻了一圈寻常人看不懂的符咒,此时,那大块平地已经给雷劈成了一片焦黑,符咒圈子中同外面对比鲜明——外面是百花齐放,里头是寸草不生。

焦土之上,却笔直地站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长袍已成了破布,整一条袖子都焦成了渣,从背面看,此人身量颀长,约莫是个男子。

隔着百丈远,那人却好像听见了六郎说话,回过头来看了这爷孙俩一眼,这人虽然破衣烂衫,模样却长得清俊非常,月色下如玉人似的,唯有眼睛里像是含着一把经年的白霜,六郎与他目光一碰,当即只觉得自己从头凉到了尾,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下一刻,六郎被自己的爷爷伸手一拉,两人一起跪在了地上,老人冲着那男子连连磕头,口中道:“拜见仙人,小人乃是谷外十五城中之人,此来有事相求仙长,并非有意闯入,求仙长万万不要见怪。”

那男子愣了愣,而后随意地摆摆手,六郎便觉一股仿佛来自深秋的寒凉之意四下蔓延开,有点冷,但也不至于冻人,随即他整个人身体一轻,和自己爷爷一起被那股凉意托了起来。

这仙人竟意外地好说话,非但没有为难他们,还颇为彬彬有礼地说道:“没事,不必这样——谷外的事不归我管,等我给你叫个人来。”

说完,他弹指射出一道白光,光束直冲天际,片刻后,远处有一团萤火似的小光点急速飞来,及至其近在眼前,六郎才看出那是一个御剑而来的道童。

道童收剑落地,恭恭敬敬地对这破衣烂衫的男子行礼道:“程长老,恭喜长老度过大天劫,修为更上一层。”

“没什么好喜的,险些烤糊了,”那男子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回手一指身后狼狈不堪的爷孙两个,“外面来的,可能是有事,你处理吧。”

简单交代完这几句,他便冲六郎他们爷孙两个点点头,随即人影一闪,倏地不见了。

这飞天遁地之能将六郎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道童上前来请他们入谷,他脑子里还是方才那人站在满目焦黑上,随意回头一瞥的模样。

六郎心不在焉地想道,那人好似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样子,竟已经是这明明谷中的“长老”了么?心里不由得有些艳羡,随即他想起那人结了霜似的目光,又忙将那点艳羡压了回去,生出了敬畏,再不敢胡乱腹诽。

道童从怀中摸出一片叶子,含在嘴边,长短错落地吹出一段小调,只听空中应声传来一阵马嘶,接着,一匹白马拉着一辆车从天而降,威风地打了个响鼻,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

那道童和颜悦色道:“今日若不是托二位的福,我还不一定能跟他说上话呢,请吧。”

两个凡人惴惴不安地上了飞马的车,六郎年少,嘴快道:“仙人哥哥,那位是谷中长老吗?”

老者怕他多嘴说错话,连忙拽了一把,诚惶诚恐道:“仙人赎罪,这孩子……”

“不妨事的,老丈,”道童架起飞马,颇为活泼地说道,“我们明明谷中有一口冰潭,冷极了,我都不敢去,听说凡水悬于潭上一丈便能结冰,但是潭中神冰水却一直流动不息。那位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住进去的,在潭水边上开辟了个洞府,将整个冰潭的寒意都镇在了那洞府中,自己日复一日地在那极寒之地修行,你们瞧,这谷中现在这样生机勃勃,还多亏了他镇住了那冰潭呢。他平日里不大露面,我们私下里都偷偷叫他‘幽潭长老’。”

六郎听得呆住了,不由得道:“那有多冷啊,他不怕么?”

道童笑道:“修行中人本就该炼神忍性,心志不见如何能成大道?”

说话间,马车已经几起几落,到了山谷腹地中,缓缓地落地。

六郎下车一看,只见此地竟有亭台楼阁、流觞曲水,来往清净无人,只有几只仙鹤翩然起落。走进其中,六郎只觉周身一轻,他震惊地低头一看,只见自己整宿风雨兼程沾上的一身泥水竟消弭一空,全身都暖融融的。

道童将二人引入一个小亭子中,在二人千恩万谢中给他们倒了一杯热茶,这才询问起所来何事。

老者叹道:“这……唉,说来话长了,小民琐事,本不应烦扰仙长,只是近日谷外不知来了什么妖孽,为祸乡里,专挑娃娃们下手,不过短短十几天,周遭城郭村落中已经失踪了四五个男娃娃,过不了几天就能在荒郊野外发现尸体,都给野兽吃得差不多了,此事也报了官,官差仵作来了几个,仵作说那几个娃娃是给放干了身上的血才一命呜呼的。”

道童听到这,嬉笑的神色一凛:“什么?放干了血?那几个男孩子多大年纪?”

老者道声“作孽”,答说:“都还不到十岁,出了这事,大家伙晚上一起在野外守了好几宿,然后……然后那天,我们全都看见了一道白影,远看像挂在风里的白练,可是转眼就到了近前,当时谁也没反应过来,就听有人惨叫一声,再一看,有个人胸口漏了个窟窿,竟这么一眨眼,被那东西将心也掏了去。官差也吓得不行,说是恶鬼作祟,官府管不了,这才打发老朽进谷来求诸位仙长。”

那道童听了,又细细地询问了几个问题,这才说道:“我心里大概有数了,老丈且不必忧心,先带着小兄弟在谷中休息一宿,容我禀报谷中前辈,明日自然会给你们答复。”

当夜,老者与孙子六郎惴惴不安地住在了明明谷。谷中风清气朗,四处还飘着淡淡花香,是个绝佳之处,六郎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颠来倒去想的都是那个经历了雷劫的年轻长老,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到了后半夜,他忽然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声,隔得很远,六郎只模糊断续地听了个大概。

只听一个男声道:“是,我来路上已经听说了,不过在凡人村子里为祸,也未必是什么棘手角色……唔,不如请程潜顺路去一趟吧。”

又一老一些的男声道:“也好,他七道天劫已过,如今算是历劫而生,本就该离开了。”

六郎原本怎么也睡不着,听见这只言片语,忽然莫名其妙地犯起了困,转眼就迷糊了过去,什么都听不见了。

两人一前一后从他窗外经过,往谷中冰潭之地走去,为首一位老者,鹤发童颜,胖得像个球,一笑就见牙不见眼,身着一套富贵逼人的缎子长袍,腰带上荷包玉佩等物鸡零狗碎地挂了一排,打扮得富贵逼人,活像个凡人员外——正是明明谷主年明明。

年明明身后跟着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只见这中年人眉目极温润,细一看,依稀是当年噬魂灯中逃出来的那元神唐轸。

唐轸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又有了肉身,只是看来这肉身不大好,依稀带着死气沉沉的病容,不知是夺舍还是用了什么偏门法术。

唐轸手中提着一盏白灯笼,灯笼里面没有烛头,纸糊的内里包裹着一团温润的光晕,也不知是个什么法宝,说道:“此事原是我异想天开,闻所未闻,我自己都没想到他竟能成。”

年明明笑道:“他肉身夭折,是历了人劫,临死忽然有所悟,使魂魄得以进入聚灵玉。偏巧那聚灵玉是先天灵物,内里能汇聚山川精气,魂魄本是不能妄入的,可这小子小小年纪,竟能维持三魂七魄不散、神智不灭,在聚灵玉中挨了七七四十九年,无肉身以为托,竟生生叫那玉磨砺出了元神,这算过了地劫。四十九年前,你将他栖身的聚灵玉送到我明明谷,以聚灵玉为基,经冰潭锻造又四十九年,他忍得住极寒不说,还连过了七道天劫——唉,算来他也不过区区百余岁,已经历经天地人三劫……此子心志之坚,老朽活了这么多年,还未曾见过。”

说着,年明明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面色复杂道:“老朽要有他一半,想必现在也能是个有腰的老头子了。”

唐轸:“……”

他老人家这个级别的大能早已经辟谷,奈何嘴馋,因此这一身五花膘长得可谓源远流长、经年日久。

唐真人噎了片刻,正色道:“还未多谢谷主出借冰潭。”

年明明摆手道:“说什么借不借的,他镇着冰潭,我那群不成器的弟子们免受寒冷,也算享福了。何况像这样的人物,在我区区一个明明谷中挂个‘长老’名号,我们沾光还来不及呢。”

“这位小兄弟对我有恩,当年温道友带着聚灵玉来找我的时候,我便无论如何也得想法子帮他一帮,”唐轸说道,“只是他虽然机缘巧合在聚灵玉中成就元神,但锻玉成肉身之事真的未曾有先例,我也不知成不成,恐怕旷日持久,他心有挂念太过急躁,便将他的过往记忆抽了出来,如今七道天劫已过,他自聚灵玉中练出的躯体大成,我也是该将其物归原主了。”

说话间,两人到了冰潭,乍一靠近,唐轸就有些承受不住寒意,忙掐了个手诀,脸上的死气更重了些。

再往前走,只听得“哗哗”水声,此间主人刚刚沐浴完,正从滴水成冰的潭水里出来,年明明朗声道:“程潜小友,可是扰你清静了?”

这胖子扰人清静不是一回两回,明明谷里的人不知是什么传统,从上到下都话唠得要死,程潜也习惯了。

他没什么不自在,从冰潭上一层白雾中出来,捡起潭边一身冻硬了的袍子披在身上,走动间不过三两步,那一头泛着冰碴的头发就全干了,长袍也重新自然地垂了下来,这一身千锤百炼的修为几乎化入了润物无声之境。

程潜冲两个人点点头,说道:“谷主——唐兄,我正想去找你,进来坐么?我这里就是有点冷。”

此时正是仲夏,冰潭旁的洞府中没有一点暑气,走进一看,竟是一片酷烈的冰天雪地,椅子都被冻在了地上,上面结着一层冰霜,程潜微微一掐手指,一团暖烘烘的火光便从他指尖划出,落入其中一把椅子下面,顷刻便将上面的冰霜融化烧干了,椅子却没有被烧着一点。

程潜道:“唐兄身体不好,找暖和的地方坐吧。”

至于谷主年明明,他没管,反正那老胖子皮糙肉厚,扛冻得很。

桌上茶壶里的水早就冻成了一坨硬邦邦的冰,程潜拿在手里摇晃了几圈,大冰块这才在真元催动下化开,不过片刻,冒出了丝丝的热气。他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热水。

唐轸接过来暖了暖手,这才将那盏灯笼放在程潜面前,说道:“此物当归还给小友了,你这条路九死一生,不易,往后可要多加珍重。”

程潜并不惊讶,显然是知道唐轸曾经动手取走他过往记忆这码事的,他点点头,挥手将灯笼中的那一小团光收入袖中,正色道:“唐兄生死肉骨之恩,往后要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程潜定然万死不辞。”

分享到:
赞(105)

评论27

  • 您的称呼
  1. 温道友是谁,我忘了。。。还有下一章的小师叔。。。

    已经非常懵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2:00:17回复
  2. 嗯,,,温雅。。。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2:07:59回复
  3. 小师叔……灵玉……

    啦啦啦2019/01/20 18:51:30回复
    • ……

      ……2019/02/02 22:42:01回复
  4. 程潜活了……不容易……
    但我已经忘了唐轸是干啥的了……

    哈哈哈2019/02/03 23:58:11回复
    • 唐轸是终极大boss

      匿名2019/02/24 00:45:45回复
  5. 果真和了之前说的“玉做的”

    匿名2019/02/04 21:10:41回复
  6. 真成玉做的了……话说他是把以前的事全忘了吗

    陈栎媱2019/03/07 12:42:43回复
  7. 七七四十九年???

    千千2019/03/11 00:16:31回复
  8. 是那个唐轸怕他挂念太多过于急躁,抽取了记忆,所以才不记得了。
    另外,还不是一个四十九,是两个,那就是九十八年了!!!O_o

    沈葭白2019/04/05 17:54:41回复
  9. P大的主角为啥都要分开啊,顾昀和甜心的四年,林统帅和笔芯的十六年,这回竟然是98年,巍巍和澜澜那个干脆是万年。还能不能再虐点。我的心肝啊……

    撒的一手好娇2019/04/11 17:36:39回复
  10. 我的严娘娘成什么样了?

    忘羡2019/04/13 20:02:24回复
  11. 好惨啊……不知道严争鸣怎么样了……韩渊死没死……

    急着看下一章的x2019/04/29 21:14:41回复
  12. 眨眼已过百年
    怪不得前面有人说伏笔很多,唐轸是当年含冤半夜遇见的从噬魂灯里逃出的元神鬼,还跟小铜钱要了一个清心符

    小十六2019/05/19 12:22:59回复
  13. 本来也不想说什么的,但二刷之后,每次看到这都不得不说,唐轸的演技真好,愣是看不出这人是大Boss

    凤倾凰2019/05/19 20:27:34回复
    • 咱别剧透,剧透伤感情

      匿名2019/07/15 17:02:58回复
    • 其实我想说一句
      很多人都是一念成恶一念成善
      我倒觉得唐轸现在的善不一定演出来的
      你看严娘娘那么正义的人都曾差点入魔
      只是他还被这世间种种牵着
      做不到抛下所有
      才没有最终堕落

      半糖奶茶2019/11/13 01:12:56回复
  14. 温雅就是师傅第一次带他们出去住的那个客栈的掌柜啊

    阿鲤2019/06/04 21:41:56回复
  15. 拜托了千万不要剧透了啊啊啊(抱头痛哭中)

    苦逼高考狗2019/06/23 23:33:47回复
  16. 这就100年完了?

    2019/07/15 22:04:47回复
  17. 还我程潜小鲜肉!

    2019/07/26 21:18:42回复
  18. 甜甜果然舍不得虐我们

    沃托2019/08/15 17:06:29回复
  19. 总有人剧透
    ……

    你猜2019/08/28 20:13:33回复
  20. 好像,,,少了很多,书上好像不是这样的,,,

    2019/09/07 23:42:52回复
  21. emmm用真元催动冰块融化成水之沸腾,那么这是内能的转移还是化学能转化为内能?

    吉普赛岛的月亮2019/10/05 15:21:25回复
    • 回楼上,我觉得是做功

      匿名2019/10/20 09:08:23回复
  22. 不,我觉得是加热

    匿名2019/10/27 07:20: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