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来兴风作浪的

“程潜。”

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叫韩渊就是“小渊”,叫程潜的时候,却总是要连名带姓,听不出是偏爱他,还是偏不爱他,当中总含着一分咬文嚼字的郑重。

程潜有些不知所措地抬起头,藏在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

“来。”木椿真人打量着他,随即,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严肃得过了头,他微微耷拉下眼皮,将自己重新收敛成了一只慈眉善目的黄鼠狼,声音也柔和了些许,“你过来。”

说话间,木椿抬起一只手,放在了程潜的头顶上,他的掌心微微有一点热度,随着袖口的草木香,后知后觉地传达给了程潜。

但这没能起到什么安慰作用,程潜依然是慌张。

他回忆着师父点评韩渊的那几句“轻浮跳脱”之类的话,心里惴惴地想道:“师父会说我什么?”

仓促间,程潜将自己同样仓促的生平从头到尾地回顾了一遍,打算把自己的毛病先挑出来晒一晒,也好在师父开口前做个心理准备。

程潜心里细细地数着:“他会说我心眼小?还是不够仁义?不够友爱?”

可结果木椿真人并没有像评价韩渊那样,当面说出他的缺点和戒辞,他的掌门师父甚至微微踟蹰了一下,似乎在格外艰难地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

直到程潜手脚冰凉地等了不知多久,才听见木椿近乎一字一顿地慎重道:“你啊,你心里有数,多余的话我不说了,就送你‘自在’二字做戒吧。”

这戒辞简单得有点省事了,空泛无边,让人一时间难解其意,程潜忍不住皱了皱眉,心里一堆准备都落了空,他胸中那一口气没有松下来,却反而被吊得更高。

程潜先是脱口问道:“师父,什么是‘自在’?”

问完,他又有点后悔,因为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像韩渊一样头大无脑。

程潜努力定了定神,带了一点试探和不自信,逞着强,穿凿附会了一番,问道:“就是让我清心安神,努力修行的意思吗?”

木椿顿了顿,没给出什么解释,最后只是语焉不详地点头道:“现在……就算是吧。”

现在是,以后就不是了吗?

而且什么叫做“就算是”?

程潜听了这回答,更加摸不着头脑,他甚至敏感地从木椿真人的话里嗅出了一点前途未知的蛛丝马迹来,然而看得出师父不想多说,他也只好出于早熟的识趣,勉强咽下了心头的疑问,只是规规矩矩地躬身道:“是,多谢师父教诲。”

木椿真人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看起来是个不怎么壮的壮年男子,实际却已经老得成了精,当然看得出一些事来——这程潜进退礼数周全,对伺候他起居的道童都以兄相称,显然不是因为他觉得周围的人特别值得尊重,而是不肯在这些“外人”面前伤了自己繁文缛节式的“文雅”。

有道是“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注】,这孩子纵然悟性再好、天资再佳,其天性也与大道相去甚远,且程潜心重,不怎么会讨人喜欢……不过他自矜得很,想必也不稀罕讨人喜欢。

木椿真人将程潜放开,有点担心他将来会误入歧途。

他把三条腿的破木头桌子掀翻过来,招呼韩渊和程潜一同凑过来。

只见那木头桌子背面布满了被虫蛀的大小洞穴,星罗棋布,煞是热闹,那些虫子眼间隙,居然还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木椿道:“这就是入门时为师首先要传给你们的,我扶摇派门规,你二人须得一字不差地记下来,从今日开始,每日默写一遍,写足七七四十九天为止。”

面对这一条一条的门规,程潜终于露出了恰如其分的惊愕——他总觉得一派门规这么神圣的东西不应该刻在一张破木头桌子底下。

……还是三条腿的木桌。

与他同样惊愕的,还有一边的韩渊。

那小叫花伸长了脖子,大惊失色地说道:“哎哟,这都是什么啊?师父,它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它啊!”

程潜:“……”

一只可能是黄鼠狼变的师父,一句狗屁不通的戒辞,一套刻在烂木头桌子底下的门规,一位娘娘腔的师兄,以及一个不识字的叫花子师弟……他的修行生涯起点如此这般异乎寻常,以后还能修出什么好来么?

程潜感到前途渺茫。

不过晚上回去,程潜的心情就明媚了,因为他得知自己竟也有了一间书房,书房里不但有他梦寐以求的汗牛充栋,还有雪青给他准备的纸和笔。

程潜还没有在纸上写过字——他生身父母的学识加起来,也不见得能从一写到十,家里自然也不会预备这些。这些年,他靠着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连偷再揩地从老童生那看会了不少字,就装在脑子里,回去在自家门口的地面上用树枝画,真是做梦也想摸一摸文房四宝。

程潜不知不觉地就上了瘾,因此他没听师父的话——师父只让他每天默写一遍门规,但等雪青进来叫他去吃饭的时候,程潜已经有瘾似的在写第五遍了,而且大有不停下来的意思。

狼毫和树枝不一样,程潜第一次摸纸笔,写出来的字当然不堪入目,但看得出,他在刻意模仿木板上门规的字迹,他在不知堂看的那一眼,不单单将门规条分缕析地装进了脑子,还贪婪地将那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的来龙去脉全部兜着走了。

雪青发现他每写一遍,都会修正前一遍不像、不好的地方,模仿得全神贯注、旁若无人,一坐下就整大半个时辰没动地方,甚至全然没注意到自己进了他的书房。

第一天程潜睡得好,这天却有点兴奋的失眠了,他一闭眼就能感觉到自己手腕发酸,脑子里来来回回都是门规上的字迹。

门规肯定也是写匾额的那个人刻的,程潜喜欢他的字喜欢得辗转反侧,匾额倒还罢了,刻门规的那张破木头桌子看起来坚挺不了几年就要糟了,他推断门规刻上去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那是谁的字呢?难道是师父?

直到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他还念念不忘地在胡乱琢磨,迷茫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引着他在扶摇山上乱转,转着转着就转到了白天去过的“不知堂”,程潜莫名其妙地想道:“我来师父这里干什么?”

可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而后在院中见了一个人。

那人身量颀长,应该是个男的,可是面目却模糊得很,脸仿佛藏在一片黑雾中,一双手骨节分明,白得发青,像个孤魂野鬼。

程潜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却又有些担心师父,于是壮着胆子开口问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师父的院子里?”

那人一抬手,程潜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双脚离地的吸了过去,转眼已经到了那男人跟前。

对方抬起一只手,居高临下地碰了碰程潜的脸。

程潜一激灵,这个人的手真是凉,凉得被他碰一下,整个人就被冻透了。

随即,那人抓住了程潜的肩膀,轻笑道:“小东西,胆子倒肥,回去!”

程潜感觉自己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他骤然惊醒在自己的床上,而天还没破晓。

做了这样的梦,他再也睡不着了,只好将自己收拾停当,跑到院子里浇花打发时间,弄得雪青直到将他送到传道堂,依然为自己竟起得比他还晚而汗颜。

传道堂是个小亭子,亭中放着几张桌椅,周围是一片空地,程潜他们到的时候还早,不过已经有道童打扫了场地,煮上水,正准备烹茶了。

程潜不声不响地找了个地方坐下,小道童立刻训练有素地给他上了一碗热茶。

程潜虽然保持着面色的冷淡,坐在石凳上的屁股却始终只是小心翼翼地挨了个边——习惯成自然,没办法,他受得了罪,但不大享得了福,坐在一边喝茶看别人干活,他心里有股令人窘迫的不安。

等了一盏茶的工夫,程潜听见了脚步声,他一抬头,只见一个陌生少年从一边的小径上走来。

那少年一身藏青色的袍子,怀中抱着一把一掌多宽的木剑,脚下飞快,走得目不斜视,跟在他身后的道童有些狼狈地连追再赶。

雪青小声对程潜说道:“那是二师叔。”

二师兄李筠,程潜在不知堂柴扉后见过写着这个名字的木牌,忙起身相迎:“二师兄。”

李筠似乎没想到亭子里已经有人了,闻声脚步一顿,抬头扫了程潜一眼,他一双眼睛里黑眼珠仿佛要比普通人大一些,因而目光显得不怎么温和,看人的时候冷冷的。

……也许不是显得冷冷的,是本来就冷冷的。

李筠飞快地看了程潜一眼,继而突兀又生硬地冲程潜露出了一个笑容,怎么看怎么像不怀好意:“我听说师父带回来两个小师弟,就是你么?”

程潜本能地不喜欢李筠的目光,感觉阴森森的,不像什么好东西,因此只是简单地答道:“是我和四师弟韩渊。”

李筠上前一步,感兴趣的凑近问道:“那你叫什么?”

他的兴趣仿佛是老狼看见兔子时的那种兴趣,程潜险些想后退,不过忍住了,他笔直地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回答:“程潜。”

“哦,小潜。”李筠自来熟地点了点头,做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好。”

程潜眼前满是他白森森的牙。至此,他已经确定,整个扶摇派里,除了师父,没有第二个能让他稍微喜欢一点的人了。

不过师父还指不定是不是人呢。

又过了一会,韩渊和师父也来了,韩渊毫不见外地一屁股坐在程潜前边,自说自话地埋怨了一番程潜不去找他玩,同时利用言语缝隙,他还见缝插针地将桌上的每样茶点都拿起来尝了一口。

韩渊时而要冲师父谄媚地眉开眼笑,时而又要转头跟程潜挤眉弄眼,忙而不乱,一字不差地诠释了何为“丑人多作怪”。

而大师兄严争鸣,却迟到了足足两刻,方才打着哈欠过来。

他是万万不肯走路来的,要两个道童前后抬着个代步的藤椅,将他一路从温柔乡抬过来。

一个美貌少女迈着小碎步,跟在他身后打着扇子,另有一个道童在一边打着伞。

那严争鸣一个人领着这哼哈二将,白衣飘飘,衣摆如云。

这位少爷仿佛不是来听晨课,而是来兴风作浪的。

进了传道堂,大师兄先是不可一世地斜了李筠一眼,将厌恶明晃晃地挂在了眉梢,继而又看了韩渊及他那一桌并非完璧的糕点一眼,这一眼看得大师兄“刷啦”一声打开了手中折扇,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以防清白的视线遭到玷污。

最后,他无可选择,只好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走到了程潜身边,身边的道童训练有素地上前一步,将石凳来回擦了四遍,垫上垫子,沏好茶,再将热茶放在一边刻着符咒的茶托上,那茶托眨眼间将冒着热气的茶水冷却下来,冷到茶杯外面微微凝了一层水汽,严争鸣才半死不活地拿起来喝了。

以上种种步骤一个不差地进行完,那严少爷的尊臀方才落座。

李筠见怪不怪地当他不存在,韩渊目瞪口呆的表情仿佛在说“这是个什么玩意”。

而程潜近距离地围观了全程,饶是他惯常刻薄,此时也感到无话可说。

扶摇派鸡飞狗跳的早课,就这样在木椿真人四个弟子的彼此看不顺眼中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老子《德经》

分享到:
赞(10)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忍不住看了眼文案,cp真的是大师兄…嗯,暂时对他没什么好感

    匿名2018/10/13 19:56:50回复
  2. 全文目前为止我有点好感的居然是那个木椿。。。。话说p大很喜欢yun读音的字吗

    沈韵2018/10/18 17:58:38回复
  3. 嗯,真的对大师兄无语。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4:08:20回复
  4. 什么鬼???那个大师兄居然是……!!OMG……现在不太想站这对也==

    金珉锡老婆2018/12/06 19:10:15回复
  5. 大师兄会越来越可爱的

    二刷的无名2018/12/09 12:42:07回复
  6. 莫名觉得大师兄太事妈,哈哈哈变态的可爱

    匿名2018/12/09 13:07:22回复
  7. 费渡都比他省心……而且费渡不只事多还招人稀罕啊……但大师兄目前并不招人稀罕……目前我觉得大师兄是真事多,不过我相信我后面会发现他的好。

    哈哈哈2019/01/01 15:31:12回复
    • 嗯嗯 我嘟嘟最可爱了

      匿名2019/01/19 21:04:27回复
  8. 大师兄也太骚包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您的称呼2019/01/28 10:56:53回复
  9. 确实大师兄目前看来比费事儿还事多点

    匿名2019/02/05 11:55: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