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成大器,必成大祸

严争鸣态度轻慢,召唤程潜的手势分明是在叫狗。

他的所作所为成功地让程潜一瞬间就从惊艳中清醒过来。

程潜因为从小没人待见,心里是十分自卑的,久而久之,这股自卑就沉在了骨子里,化成了满腔激烈到近乎偏执的自尊,一个眼神都能让他敏感起来,别说这招猫逗狗的手势。

程潜仿佛寒冬腊月里被人兜头浇了一碰凉水,将他的五官也冻成了冰,他结冰的脸上面无表情,上前一步,避开严争鸣的手,公事公办地作揖见礼道:“大师兄。”

严争鸣探头看了他一眼,随着他这么微微一探身,一股仿佛幽然暗生的兰花香笼罩在了程潜身边,也不知他这身破衣服熏过了多少道香,够驱虫的了。

这位少爷大师兄想必不大会看人脸色,反正他完全没有留意到程潜快要压不住的怒意。

他甚至优哉游哉地将程潜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相马似的,过后大约是觉得还算入眼,严争鸣漫不经心地点了个头,全然不顾别人反应地给了他初见的师弟一句真挚的寄语。

他棒槌一样地说道:“还行,以后可别长残了。”

说完,少爷为了表现出大师兄应有的随和,勉为其难地将手掌从程潜头顶一寸的地方掠过,假装自己摸了他的头,继而敷衍地吩咐道:“那个‘含冤’的和‘带屈’的我都见完了,师父你一起领走吧——嗯,小玉儿,给他……他们俩,一人抓把松子糖吃。”

木椿真人的老脸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领进来给他这不肖徒弟看的不是俩师弟,而是大老远地给他弄来的两个通房大丫头。

……还是姿色还不甚喜人的大丫头!

松子糖不是一般的松子糖,它们盛在精致的小香包里,颗颗饱满,外面还凝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糖霜,混杂着一股说不出的花香,香得沁人心脾。

像这样精致的吃食,贫民百姓家的孩子是没见过的,可程潜却毫不留恋,一出门就转手将香包与松子糖一股脑地塞给了韩渊,漫不经心道:“这东西还是给师弟吃吧。”

他的“大方”让韩渊当场愣了愣,韩渊心情复杂地接过了香包,难得有点不好意思。

小叫花长到这么大,从来都得争抢才能得食,大家出来混都是为了活命,个个活得仿似野狗,谁有精力顾念别人呢?

韩渊胸口一热,感动的同时,他心里生出了一个天大的误会——他这新认的小师兄恐怕并不是软弱可欺,是真的不计较,待自己好。

木椿真人却没那么好糊弄,他清楚地看见程潜嫌弃地拍了拍自己的手,仿佛手上沾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立刻就明白,这小子让糖,可绝不是出于什么谦让的好品质,纯粹是懒得给他那妖魔鬼怪的大师兄面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年纪的小崽子所能碰到的最大的诱惑,其实也不过也就是吃跟喝而已,程潜竟能忍住,竟能不领情,竟能看都不看一眼。

木椿真人有些感慨地想道:“这小王八蛋,心太硬,将来不成大器,必成大祸。”

就这样,小王八蛋程潜正式入了扶摇派。

他在自己的清安居住了第一宿,一觉睡到第二天寅时三刻,黑甜无梦,没有认床,也没有想家。

第二天清早,雪青给程潜换上了长袍,梳了个发髻,打扮得人模狗样。

小孩子本不必束发加冠,但雪青说,这是因为他已经入了仙门,就不能算是俗世孩童了。

家禽门派与野鸡门派最大的区别就是,野鸡门派纯粹是瞎胡闹,家禽门派虽然渊源不祥,表面上看,却也是有些实在家底的。

首先就是符咒,传说中千金难得的仙人符咒在这里几乎到处都是,连树木石头之类上都刻满了,雪青指着一棵树根上的符咒,对程潜道:“三师叔倘若在山上迷了路,只要问这些石头和树就是了。”

雪青说着,上前一步做了示范,对着大树树根道:“请去‘不知堂’——不知堂是掌门住处,师叔刚刚入门,今天要到掌门那受戒。”

程潜没顾上回答,他惊异地看着面前发出一层浅浅荧光的树根。

此时天还没大亮,那光小小的,一团一团,莹白如月色,照得山林间平白生出几分仙气来,附在其他一些石头与树上,在林间蜿蜒成了一条清晰简明的小路。

这虽然并不是程潜见过的第一个仙器,却是程潜见过的第一个有用的仙器!

雪青察言观色功夫一流,知道这孩子脸酸,又矫情得很,因此见他惊愕,也没有点破,只等他自己看过来时,才不动声色地提点道:“三师叔请这边来,跟着光走。”

走在荧光铺就的路上,程潜才有了自己正在变成另一种人、即将过另一种生活的感觉。

程潜问道:“雪青哥,这些都是谁做的?”

雪青纠正不过来程潜的称呼,干脆也就随他去了,听问,便答道:“是掌门。”

程潜吃了一惊,有点难以相信。

及至不久以前,他的掌门师父在程潜心目中,都还是只有点可爱的长脖子野鸡,不中看也不中用——那么莫非他竟不是个骗子?

莫非他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本领?

师父也可以像传说中那样所向披靡、呼风唤雨吗?

程潜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憧憬想象了一下,却发现自己依然难以酝酿起对师父真正的敬畏。

雪青带着程潜沿着发光的小路,来到了木椿真人的不知堂。

“不知堂”其实就是个小茅屋,没有什么仙器,也没有匾额,院门口挂着一块巴掌大的木牌子,上面粗糙地刻着一个兽头,程潜看着那兽头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那是什么东西,兽头的旁还有一行小字,写着“一问三不知”。

茅草屋让程潜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乡下的家里,这里朴素得过了头,近乎是一无所有。

屋门口有个伶伶仃仃的小院,院中间摆着一个三条腿的小木桌,另一边本该有腿的地方瘸了一角,垫在一块石头上,木头桌面上布满裂缝,而木椿真人正襟危坐在小桌后面,正出神地盯着桌上的一个小托盘看。

托盘是粗制滥造的粗陶器,手艺很潮,造型方不方,圆不圆,连底都没抹平,上面散落着几个生了锈的旧铜钱,两相交映,莫名地生出了一丝古旧的阴森来。

程潜的脚步不由自主地一顿,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盯着铜钱的师父身上有种厚重的凛然。

一边的雪青笑道:“掌门今日卦象中窥见了什么天命?”

掌门闻言,肃穆地收起铜钱,双手拢回袖中,悠然道:“天道有命,今日膳食要多加一道小鸡炖蘑菇。”

他说这话的时候胡子微翘,小眼珠左右转了几下,鼻尖微微耸动,流露出了货真价实的向往。

程潜一见他神色就觉得眼熟,而后他蓦地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一瞬间福至心灵地想起来了——不知堂门口那木牌上的兽头是只黄鼠狼!

乡村愚民不知道什么是圣贤,更读不懂佛经道经,求神拜佛都是乱来,“黄大仙”和“青大仙”等野路子“神仙”也混迹其中,在各地家喻户晓。

“黄大仙”指的是黄鼠狼精,“青大仙”是说蛇精,也叫“护家蛇”,据说供奉这二位大仙,能看家护院,保一方平安。

程潜小时候在村里见过供奉黄大仙的牌位,上面就有那么个兽头。

他想到这里,再一看木椿其人,只见他腰长腿短,瘦骨嶙峋,外加一张小头鸡脸……怎么看怎么像一只成了精的黄鼠狼!

程潜怀着这样难以言喻的疑虑,上前一步,心情复杂地以凡胎肉眼之躯,对着疑似黄鼠狼的师父见礼。

师父笑呵呵地一摆手,说道:“不必多礼,酸唧唧的,我们扶摇派不兴这一套。”

程潜内心苦涩地想:“那兴什么?小鸡炖蘑菇?”

正这当,韩渊也来了,韩渊老远便叫道:“师父!师兄!”

他倒是身体力行了何为“不兴礼数”,一进门便大惊小怪道:“哎哟,师父,你怎么住的这么破啊!”

叫唤完,那小叫花又自来熟似的在不知堂的院落中转了一圈,最后落脚在了程潜面前。

这鼠目寸光的小叫花子已经被一袋松子糖完全收买了,认定了程潜对他好,也不阴阳怪气地叫师兄了,上前亲热地拉住程潜的袖子:“小潜,昨天怎么不找我玩去?”

程潜见他就烦,立刻不动声色地后退半步,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袖子,一板一眼地道:“四师弟。”

雪青给他换上了大人的打扮,露出光洁的额头与修长的眉目,显得秀气又好看,像个玉人,一个人倘若真是玉做的,一点孤僻似乎也是可以原谅的。

韩渊自己是个没爹没娘没教养的叫花子,看谁不顺眼就怎么都不顺眼,看谁好,就怎么都好——程潜现在对他来说,就是怎么看怎么好的那一路,因此他一点也不介意对方的冷淡,还在那乐滋滋地想道:“这种家养的孩子跟我们走南闯北的不一样,腼腆,以后我得多照顾他。”

木椿真人眼睛虽小,从中射出的目光却如炬,冷眼旁观了片刻,他出声打断了韩渊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犯贱:“小渊,过来。”

韩渊屁颠屁颠地走到他那摇摇欲坠的小桌前:“师父,什么事?”

木椿真人看了看他,正色道:“你虽是后入门,但年岁比你三师兄稍长,为师要先嘱咐你几句。”

黄鼠狼一样的师父也是师父,他难得肃容,韩渊不由自主地挺了一下腰。

木椿道:“你生性跳脱,失于轻浮,因此为师送你‘磐石’二字做戒,是提醒你,天道忌投机取巧,忌盈骄矜自盈,忌用心不专【注】,日后当常沉敛收心,不可一日懈怠,懂吗?”

韩渊抬手抹了一把鼻涕,这番戒辞他半句也没听明白,稀里糊涂地“啊”了一声。

好在木椿没有追究他的失礼,他说完就转向了程潜。

程潜这才发现,师父其实并不是天生一副三角眼,只是眼皮有点内双,平时眼睛又总是半闭着,显得目光游移,形容猥琐,这一回他睁开了眼,一时间竟显出几分黑白分明的清澈来,目色微沉,对着程潜的神色近乎是严厉的。

作者有话要说:  【注】:“天道天道忌投机取巧,忌盈骄矜自盈,忌用心不专”来自曾国藩家书中一篇提到地“天道忌巧”,“天道忌盈”,“天道忌贰”,此处延展为我本人的牵强附会。

分享到:
赞(117)

评论40

  • 您的称呼
  1. 一个人倘若真的是玉做的……玉做的小潜

    匿名2018/10/06 16:56:29回复
    • 聚灵玉……(被捂嘴)

      慕离2019/08/02 12:22:45回复
  2. 玉做的好看,这个意思吗

    沈韵2018/10/18 17:53:00回复
  3. 每次评论都有你们

    江澄老婆2018/10/27 18:34:58回复
  4. 我越来越坚信陈潜是攻了。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3:39:57回复
  5. 我是真的越来越坚信陈潜是攻了。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3:40:24回复
    • 看了评论,我也越来越坚信大师兄是攻了。不然这还能是皮皮的文嘛???

      沈葭白2019/04/04 18:06:39回复
      • 啊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大师兄是攻

        想嫁给沈面2019/06/12 15:46:15回复
  6. 嗯哼 同意楼上观点

    薛洋的妻子2018/11/23 21:46:41回复
  7. 只有我觉得大师兄是攻吗?

    无名2018/12/07 18:49:31回复
    • 还有我!

      沈葭白2019/04/04 18:07:03回复
  8. 二刷,看到玉做的这句话好心疼

    心情复杂的无名2018/12/09 12:38:37回复
    • 我现在也好心痛哦~T_T~

      折安2019/05/03 14:43:07回复
  9. 话说我为什么每一话都要评论2333

    眼熟我2018/12/20 18:16:33回复
  10. 大师兄这几章存在感好低……

    陈栎媱2019/03/05 13:32:02回复
  11. 天道忌贰 这也能管

    忘羡2019/04/12 21:35:49回复
  12. 心疼师傅和小潜

    66ccf2019/04/14 10:02:11回复
  13. 二刷好多地方才看懂了,心里莫名的凄凉。不得不佩服P大从开头就埋了很多伏笔。

    撒的一手好娇2019/04/14 20:36:42回复
  14. 突然发现六爻还挺前后照应……

    白银十卫2019/06/13 21:10:03回复
  15. 小潜还真是玉做的

    匿名2019/06/24 05:54:43回复
    • 我被剧透了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12/03 00:35:55回复
  16. 兽头……一问三不知……
    聂导好!

    木云2019/07/13 00:52:16回复
  17. 啊呀……依然是熟悉的ID啊…………话说,玉做的……妈也,不能想……不能想……

    冥洺2019/07/20 14:10:46回复
  18. 玉?

    剧爱巍巍文爱澜2019/07/20 19:50:52回复
  19. 玉…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阿肆2019/07/31 00:12:19回复
  20. 还真的是玉做得

    溪辞2019/07/31 18:52:10回复
  21. 后来铜钱死了,用聚灵玉重塑了肉身

    匿名2019/08/01 10:45:56回复
  22. 所以师傅真的是黄鼠狼成精?所以上一章被问起黄鼠狼能不能成精才是那个状态?

    匿名2019/08/08 11:28:12回复
  23. 噗,楼上真相了

    改名为噬憾的你好2019/08/11 11:06:13回复
  24. 二刷才看到“玉做的”这个伏笔!

    若尘2019/08/14 22:31:09回复
  25. 看了评论,程潜是玉做的?!

    慕白2019/08/17 10:33:49回复
  26. 为啥要这么仔细的写师傅?莫非…………

    绝世黄瓜2019/08/21 15:55:13回复
  27. 一个人倘若真是玉做的,一点孤僻似乎也是可以原谅的。
    划重点,后面要考的!(敲黑板)

    鹧鸪天2019/08/26 23:24:55回复
  28. 一刷看评论被剧透了一脸

    戚容小可爱2019/09/19 09:32:14回复
  29. 楼上+1小潜真的玉做的啊,还有后面很虐吗

    一刷瑟瑟发抖的云梦2019/10/05 09:06:48回复
  30. 我有点担心我会逆cp

    吾若2019/10/07 12:37:32回复
  31. 师父不是黄鼠狼成精 只是附在黄鼠狼身上

    顾昀我老公2019/10/31 09:47:14回复
  32. 韩渊:以后我得多照顾他
    二刷的我哭了

    半糖奶茶2019/11/12 19:41:37回复
  33. 听说前20章有点无聊,我觉得皮氏幽默一点不无聊

    匿名2019/11/28 20:49:58回复
  34. 韩渊这孩子。。就这样因为一包糖暗戳戳地许下了诺言吗。。“这种家养的孩子跟我们走南闯北的不一样,腼腆,以后我得多照顾他。”

    我 匿名2019/11/30 10:23: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