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都是尸体

饭馆下午两三点钟左右,总是人气萧条的,那段时间魏之远作为端盘子的服务员也会比较无所事事,所以有一天,他一脸天真地问老板可不可以玩他手机上的贪吃蛇的时候,老板毫不在意地给了他。

魏谦研究了一个礼拜的地图和城市垃圾处理系统,魏之远就玩了一个礼拜的贪吃蛇……以及给三胖传了几条消息。

第一条简单:三哥,救命,别回短信,收到晚上九点打我哥电话,响一声挂——小远。

第二条,魏之远留了城市名和地址,后面又注明:别回,别找我们,自己找地方住,到了给我哥打电话,响两声挂。

第四天,魏谦收到了三胖的两声铃。

魏之远于是按着魏谦的指示,给了三胖第三条留言:弄一条大狗来,弄来以后给我哥打电话,响三声挂。

最后一天,魏谦调整好自己的身体状态,准备去拳场了。

他早早地起来,趁魏之远还没醒,拿碳素笔在小孩的手背上画了一只小乌龟。

魏谦已经把那本数学旧课本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同时,他还跟着原主画了一打便签纸的小乌龟,乍一看,简直得了那位“神龟真人”八九分的真传,画得惟妙惟肖。

画完后,魏谦穿好衣服,仙气飘渺地走了。

而与此同时,三胖带着一条大狗,已经鬼鬼祟祟地在城西的郊区搜了一天一宿了。

一辆皮卡车开过来,三胖慌忙躲开车灯,拉回狗绳,强迫狗和他一起缩起脖子躲起来,警惕地等着车开过去。

大狗伸着长长的舌头,眼见三胖带着惶恐的大胖脸凑过来,于是非常顺便地舔了他一口。

等车开走,三胖才暴怒地冲着狗咆哮:“妈逼你刚吃完屎!”

狗显然不觉得这有什么卫生问题,摇头摆尾地说:“汪!”

三胖忧心忡忡地看着这条狗,不知怎么的,它看起来高大英俊,但是智商好像明显低于同类水准:“宝贝,咱都在这耗一天了,再找不着,魏谦那小王八蛋说不定就吹灯拔蜡了。”

狗……就姑且叫它狗欢乐吧——狗欢乐高高兴兴地拖着他往前跑去,撒欢一样地又“汪”了一声,好像在喜闻乐见地说:“让那小王八蛋去死吧!”

三胖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我也想让那小王八蛋去死,他就跟一长了腿的麻烦似的,也不知道这次又闯了什么祸——在城西找尸体,唉,你三哥我明明是个演喜剧片的,他娘的千里迢迢地让我来客串恐怖片!”

狗欢乐突然刹车,三胖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怎么了?在这附近吗?”

……结果只见狗欢乐抬起腿,冲着树底下撒了泡尿。

三胖:“……”

这时,三胖才发现,狗欢乐已经把他拉扯到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了,往下一看,正好能看见垃圾焚烧处理厂,臭气熏天,也不知道狗欢乐带着比人类灵敏多少倍的鼻子,这种条件下怎么还能维持它欢天喜地的英雄本色的。

三胖眯起眼往下望去,他突然发现,有几个颜色不一样的大垃圾桶没有被和其他垃圾一起处理,方才从他身边开过去的那辆小皮卡停在垃圾处理厂旁边,几个人下了车,把那几桶搬上走了。

那几个人绝对不是垃圾处理厂的人,三胖看得分明——肯在这里干这种工作的,多半是上了些年纪的人,年轻人能吃下这种苦的不多。

而从车上下来的这几个人年富力强,个个看起来孔武有力,轻易就能把一个个看起来非常沉重的垃圾桶抬上车。

不一会,皮卡就重新开走了。

三胖蹲下来,拿出地图,小声对狗欢乐说:“不对啊,地图上说那边没别的东西,就是一大片空地了。”

狗欢乐不理,只是要拉着他走。

三胖:“行,那听你的,走着!”

三胖猫着腰,一路小心翼翼地躲躲闪闪,分辨着车辙和方向,借助着狗鼻子,循着皮卡的踪迹跟着去了,已经快要破晓的时候,他才找到了一排非法建筑物,似乎是那种民间非法的炼铁小作坊,皮卡车已经开走了,几个垃圾桶却排在了外面,盖子开的,有一个不小心倒了,已经空了。

三胖探着头,仔细往那倒了的垃圾桶里张望了一番,认为它简直干净得不像话。

垃圾桶里什么都有,特别是一些汤汤水水的东西,绝不可能像这个桶这么干净,它肯定装了什么别的东西。

三胖有种说不清的预感,他觉得自己找对地方了。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狗欢乐的异状。

狗欢乐双眼大睁,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冲着那一排垃圾桶的方向呲出了尖利的犬牙,爪子不安地扒着地,做出了一个介于逃跑和攻击之间的动作——它肯定是已经闻到了什么,吓坏了。

这天上午,魏之远打工的小饭馆里来了个奇怪的客人,刚开张,他就进来点了一碗面条,也不急着吃,只是耗时间一样地坐着。

老板和老板娘都有点害怕,因为一般人是不会在这个早饭不早饭、午饭不午饭的点钟来吃一碗热辣口的面条的,那位客人穿着的短袖背心下面隐隐露出纹身的边角,一脑袋黄毛,不像好人。

魏之远这天拿了魏谦的手机,调成了静音,等着三胖的消息。

如果找到了,三胖会给他响一次铃,办成了,三胖会再给他响一次铃。

早晨第一次的响铃已经过去了,可是第二次响铃却迟迟不来,魏之远心里终于忍不住有些着急了。

而就在他低头看手机的时候,那个奇怪的客人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悄悄地靠近了他。

魏谦已经打完了第二场。

方才他一站到台上,就察觉了不对劲。像魏谦这种做惯打手的人,一个人只要是往他面前一站,他基本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出对方是不是有威胁。第二场他按规矩升了一级,对手理所当然地应该更强大,可是这个人一点也不比第一场的对手厉害。

魏谦几乎毫发无伤地就把这个人撂倒了。

观众发出失望的嘘声——因为魏谦这个对手在外行人看起来,真的是非常人高马大、肌肉虬结。

不过只有亲自上场的人知道,那人的肌肉实在是太虬结了,好像是健美先生的那个路数,大块如同死肉般的肌肉严重限制了他的出拳速度,除了还算抗揍之外,几乎没什么作用。

魏谦擦了擦汗,准备回到更衣室。

就在他刚下台的时候,赵老九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他拽进了墙角,先是假装焦急地上下打量他一番,随后非常做作地大松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说:“哎哟兄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魏谦知道,事才真正来了。

他不动声色,假装迷茫地问:“啊?”

赵老九一拍大腿:“哎哟,你说这群人,养着他们干什么用……刚才让他们弄错啦!你那个对手,根本就不是你这种低层级的,人家是中层级的,那大块头,一个人能顶你两个重呢!九哥刚才生怕你出什么事……”

魏谦心里冷笑,脸上却配合地做了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

赵老九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拉开皮包,从里面抽出厚厚的一打人民币——看起来真的挺厚,两扎还多一些,魏谦轻轻一翻就知道,少说得有两万多。

“这次的出场费和赢比赛的奖金,按着那个人的级别给你,各一万块钱,还有五千是九哥自己贴给你的,唉,九哥对不住你啊,要不是我没盯紧,也不会让你受这罪了。”

魏谦装模作样地推拒一番,末了不负众望地“失败”了,把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赵老九满意而慈祥地看着他:“小伙子啊,有前途!去吧,换衣服去吧。”

魏谦对各种各样的情况心里早有预判——当然,两万多块钱是他一辈子没有见过的巨款,作为一个合格的钱串子,他的肝颤了颤,脑子热了热也是非常正常的,可是很快,就被强大的意志力给拉回来了。

他以一种非常缓慢的步调贴这边离开赛台,中途停下来回头看了赵老九一眼,发现那人脸上带着某种说不出的志得意满的笑容目送着他。

找一个不知从哪弄来的弱鸡,让他以为自己打败了中级,然后用钱让他自我膨胀,乃至于下一场心甘情愿地跳级?

不可能的,真正的打手都分得清谁是狠角色,谁是看起来凶狠的花架子,刚才那一场,他们只会认为是侥幸,有多少人会为了兜里的两万五千块钱铤而走险?

肯定有,但那些人通常是需要大笔的钱,比如那些吸毒、高利贷或者供养大病病人的,而他们也不会只签三场的约定。

对于大部分三场约的低级拳手,这一场的收益就已经超出预期,有勇气再搏一次的绝对不会多。

这是拿钱往水里扔,是肉包子打狗,赵老九不可能这么蠢。

魏谦的脑子前所未有的冷静,几乎是全速地转动了起来,突然,他停住了脚步。

赵老九那句“换衣服去吧”骤然在他耳边回响起来,魏谦想起哪不对劲了——是更衣室!

从第一开始,魏谦就隐隐感觉到了赛台设置很不正常。

按照正常人的想法,相邻级别的赛台应该挨着,这样观众也方便,其他级别的赛台确实是这么一字排开的,但是低等级的不是。

最低等级的赛台在靠近大门口的地方,而第二等级却在最里面。

这样,二等级的拳手想要回更衣室,就必须穿过一条贴边的狭长的过道,那里只供一人通过,非常窄,里面几乎是黑的,据说灯坏了,还没装好。

而选手们上场时从外面走,让嘉宾看清楚,下场却另外有规定,要他们从拳手通道里下场,省得挡住嘉宾的视线——嘉宾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也就是说,第二级别的拳手下台,只有走那一条通道,而那条黑洞洞的狭长小路,眼下就已经在魏谦面前了。

钱和……血性。

电光石火间,魏谦就想明白了赵老九会怎么操作这件事。

想象一个穷鬼拳手,出于侥幸,怀里揣着他这辈子没见过的巨款,欣喜若狂地走进这条过道,在最深的地方,如果突然被人偷袭,他会怎么样?

来人如果不光下了狠手打伤了他,还抢走了他身上的钱,他又会怎么样?

在黑暗中猝不及防被偷袭,对于一个人的心理冲击极大,而一个刚从赛台上赢了比赛、血还没凉下来的人,他绝不会因为遭到袭击而恐惧或后怕,他只会愤怒,甚至仇恨,失控的愤怒才会点燃原本理智可控的膨胀感。

更不用说还有钱。

得不到的钱也就算了,但是得到了再从他手上抢走,所有人都会被激怒……何况是他们这样的人,他们会疯。

简单粗暴,但是肯定会惊人的有效。

魏谦的手心被粘腻的冷汗浸满。

就在这时,一个人在他身后低声问:“你怎么不走了?”

城西,三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被恐惧撑炸了。

至今,三胖也不知道魏谦和魏之远究竟出了什么事,只知道这两个孙子招呼也不打一声地就跑了,把宋老太给急得要团团转,几乎要上树,再也顾不上骂他大胖子了,每天见了他,都要像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地盘问一通。

三胖也着急,麻子的事发生过一次,三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几乎有了心理阴影。

加上每天被宋老太这么念叨,他都快崩溃了。

直到他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用魏之远的口气发的短信。

三胖当天就从黄牛那买了车票赶了过来,一直极端地提心吊胆,尤其收到魏谦他们托他去找什么尸体的消息时。

当然,“尸体”俩字在纸面时,还只能激起三胖的担心和忧虑……等他真的看到那些货真价实的尸体,才毫无缓冲地几乎被吓破苦胆。

三胖和狗欢乐潜进了非法小作坊里,途中狗欢乐仿佛能感觉到旁边这个人类的恐惧和小心翼翼,竟然一声都没叫,其他人大概已经开车走了,里面只留了一个中年男人看着。

中年人在一个阴森森的小屋里,三胖看了一眼,只见小屋是一个简易的祠堂,里面供着一个佛像,那个人正在哆哆嗦嗦地烧香磕头,院子里是一堆的废铜烂铁,三胖和狗欢乐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破烂,奔着一个好像是存放炼油罐的地方去了。

一进去,胆小的能当场尿了——那里有一排槽,都是尸体,一水地面朝外面,翻着白眼,张着嘴,最外面的尸体还是僵的,最里面的已经在广东潮湿温热的天气里发出了阵阵的腐臭味……槽还没排满,大概排满了才会统一焚化。

三胖当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时,狗欢乐极端恐惧地“汪”了一声。

分享到:
赞(12)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我去!其实当看到小作坊的时候,我以为他们是把人肉做成包子啊什么的……

    我是阴司哎2018/10/24 11:15:38回复
  2. 楼上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没那么那啥吧

    匿名2018/11/19 03:20: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