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三胖那混小子竟然成功了

三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左脑和右脑发生了难以言喻的碰撞。

他转头看着狗欢乐,险些给它跪下,怀疑这狗东西是他上辈子的仇人,专门转世投胎来坑他报仇

的!

狗欢乐观察不出他想表达什么,于是又扯着嗓子:“汪!”

外面的脚步声临近了。

后来三胖想起来,在当时那时光汩汩的行程中,一定生出了某种难以言喻的罅隙,冥冥中似乎有种神力,使得他当机立断,冲向了尸体群,捡了一个最近死的、最高大的尸体,使了吃奶的劲,把尸体拽了起来。

尸体的僵硬程度帮了他大忙,三胖躲在尸体身后,让尸体“站”了起来。

屋里十分昏暗,不仔细找,根本看不到那“僵尸”后面还有个人。

这一回,狗欢乐踩对了节拍,疯狂地大叫起来。

那看场子的中年人本来就十分战战兢兢,开门一看,里面一条浑身漆黑的大狼狗正在歇斯底里冲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僵尸叫唤,更可怕的是……那僵尸晃了晃,竟然缓缓地向他走过来!

民间自古有新丧的尸体不能碰猫狗的毛,否则会诈尸的说法,看场子的中年人本来就心里有鬼,见了此情此景,好悬没背过气去,他目瞪口呆地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声嘶力竭地打吼一声:“妈呀!诈尸啦!”

三胖为了应景,捏着鼻子,在尸体后面发出一串阴惨惨地“呵呵呵呵”,中年男人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被门槛绊了一下,摔得满脸血,他愣是连擦都没敢擦,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跑了。

三胖松了口气,拍拍胸口:“还好还好,运气不错,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正说着,他手一松,尸体转了半圈,正好和他来了个贴面,紫幽幽的嘴唇在三胖脸上打个啵儿,三胖汗毛都立起来了:“妈耶!”

他连忙扔下尸体,往后退了一步,又踩到了另一个尸体的手,三胖一蹦三尺高地跳到了一边。

他惊吓过了头,几乎要恶向胆边生,用他的一脸横肉挤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信誓旦旦地对狗欢乐说:“魏谦那个狗娘养的,等老子回去,一定要倒拎着他的腿,把他卷成个麻花,放在油锅里,炸他个外焦里嫩!”

狗欢乐针对这话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说来奇怪,人类的正常指令它好像一句也听不懂,却似乎对“外焦里嫩”四个字格外知心换命。

三胖看见墙角有拆下来的裹尸袋,就小心翼翼地戴上手套,挑三拣四地找了两具相对矮小一点的尸体,从兜里摸出两张能以假乱真的名片——那是他在自己家附近找了个小打印店自制的,金光闪闪,上面标注了魏之远告诉他的拳场地址,还自行起了个暗示感十足的艳俗的名。

他把两张名片分别塞进了尸体衣服里,而后连塞再踹地把他们俩塞进了一个裹尸袋里,艰难地拉上拉链,大喝一声扛在肩上,带着狗欢乐从后院溜了。

不远处有一个规模不大的自然村,三胖呼哧乱喘地扛着裹尸袋找到一个小坡,然后躲在树丛里观察片刻,把一具尸体从斜坡下扔了下去。

狗欢乐出于其追逐高速物体的天性,立刻脱肛的野马一样跟着奔跑了出去。

三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活着的为大,让您二位受委屈了,回去我一定给二位烧足纸钱,虽然我长得是很帅,以后可千万别变成鬼来非礼我啊……”

然后他又把第二具尸体连着裹尸袋一起推了下去。

村里家狗野狗不分彼此,除非个别攻击性强的会在院子里拴着,其他基本都是散养,这些家狗和野狗平时混在一起玩,混在一起蹭饭,也混在一起起哄。

狗欢乐的异状很快招来了大批的本土住民,一群家狗野狗眨眼间就如江流入海般地集结成队,争相加入了追逐死人的行列,裹尸袋迅雷不及掩耳地就被这群狗东西玩坏了。

狗的骚动也引起了人的注意,这两具死尸引起了轩然大波。

三胖推完尸体就跑了,否则村民上到小坡上查看他说不清。

他躲到了附近一片经济林里,远远地拿出望远镜——还是魏之远当时自制的那个。

二十分钟之后,好几辆警车就开过来了,三胖眼见任务完成,给魏谦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响了一声后挂断,他冲着小自然村的方向挥了挥手,在看不见的地方和他的狗兄告了别。

像这种爱撒欢的大狗,从钢筋水泥的城市里脱身出来,以后能在乡野间疯跑,也算是有归宿了。

而后他脚下抹油,跑了。

眼下,他能做的事都做了,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了。

在市中心的饭店里,黄毛男子终于走到了魏之远附近,低头窥视男孩手里的手机,发现他正一脸投入地玩着贪吃蛇。

“小孩,哎,小孩。”黄毛推了推他的肩膀。

魏之远先是应了一声,眼睛没离开手机屏幕,游戏告一段落之后,他才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对不起,客人您有什么事?”

黄毛眼珠一转:“有那么好玩吗?我看你半天就没干别的。”

魏之远连忙惶恐地压低了声音,解释说:“我干活了,我擦过桌子了,因为您吃饭,我没敢扫地,等您吃完立刻就收拾。客人……是有什么不满意吗?”

黄毛眯起眼打量着他,好像想从这小男孩脸上看出一点端倪来,然而随即,他又觉得自己多心了,毕竟,这只是个看起来连小学都还没毕业的小崽子。

黄毛重新坐了回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饭馆开始忙起来了,有人电话打过来叫外卖,送外卖的店员急匆匆地骑摩托车出去了。

他们这并不经常有人叫外卖,只是偶尔才需要一个人跑腿,所以平时负责送外卖的只有一个人。魏之远虽然头也没抬,但是心里简直欣喜若狂,他没想到自己的运气竟然能这么好。

魏之远给一位客人上完菜之后,就做出手机没电的样子,转到柜台后面,把手机放在柜台的凹槽里,插上充电器,同时,在黄毛看不见的地方,他用毛巾堵住了内置的喇叭,然后飞快地拨了饭馆的电话。

电话响起来,魏之远表情自然地接起来:“喂……哦,可能时间长,您等得了吗?嗯,行……您地址?”

魏之远装模作样,一笔一划地在旁边的本子上写下了一个胡编的地址:“一会给您送过去,需要另收您外送费三块五。”

然后他挂上电话,拿起小本走向后厨:“叔,有个客人点宫保鸡丁的外卖……”

当魏之远带着饭盒,从老板那拿了两块钱的公交车费,准备走的时候,黄毛也连忙结账,跟上了魏之远。

他盯梢并不专业——至少还不如当年碰上的那个变态恋童癖,魏之远很快就“无意中”发现了他,男孩立刻礼貌地停下来:“您吃好啦?欢迎下次再来,您请先走。”

黄毛瞥了一眼人来人往的闹市区,只好无可奈何地大步走到了他前面。

黄毛飞快地绕了个路,好容易掉过头来,再次跟上魏之远,却发现男孩正排队要上一辆公交车,黄毛大惊失色,连忙飞奔过去,赶在车门关闭之前,一步从后门蹿了上去。

公交车里能把人挤成相片,黄毛粗暴地拨开一个又一个的人,伸着脖子寻找魏之远,可是魏之远不翼而飞了!

黄毛简直不敢相信,从车尾挤到车头,又从车头挤到车尾,引起了无数怨愤,可他就是没找到魏之远。

他终于确定,那小崽子压根不在这辆车上,黄毛连滚再爬地在下一站下了车,跑回了原地,那里早就没有了小男孩的踪迹。

对方没把魏之远这种小崽子放在眼里,因此只留了一个人看着,魏之远眼角瞥见黄毛上车,就迅速遛下了车,连冒险再运气,他成功地把人甩脱了。

魏之远拎着一份宫保鸡丁,一路狂奔,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几乎是迫切地联系了三胖,至此,他们才得到了第一次对话交流的机会。

而此时,在那个外表金碧辉煌,内里藏污纳垢的黑拳场,魏谦的瞳孔本能地收缩了一下,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肌肉做出了防备的反应,转过身来以后,已经把表情调整到吓了一跳的模样。

魏谦面前站着一个极富有压迫感的男人,穿着一身工作人员的黑衣服,半握的拳头有些畸形——如果这个人攥紧了拳头,那么四个手指并列的地方会成一个极平整的平面,而不像普通人那样中指关节略凸起,人的手当然不会天生长成那样,这种拳头是经过无数次打击之后生生磨出来的。

这个人才是狠角色,魏谦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他怀疑这人就是赵老九送给他的大礼,准备在黑暗的过道里揍他一顿的人,大概久等了,有些不耐烦了。

“吓我一跳,大哥你怎么在别人背后突然出声?”魏谦半是抱怨地说。

那人又问:“你怎么不走了?”

魏谦苦着脸,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微微弯了点腰:“唉,我这人没出息,一紧张就容易闹肚子,我得先去个厕所。”

那人冷冷地打量着他,魏谦的后心上冷汗顺着脊梁骨往下淌,心里计算着,如果正面和这个人动起手来,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片刻后,对方轻蔑地哼了一声:“正好啊,我也去。”

一到了厕所,魏谦就迅速地钻进了一个小隔间里,重重地松了口气。他知道那个人就在外面,明摆着不会放过他,心里飞快地转了起来——三胖一直没有消息,能不能靠得住?如果不能,那他该怎么脱身?

就在这时,隔壁隔间传来对话的声音,一个有些油滑的男声说:“正常情况下,你是打不过他的,但是我这有些好东西。”

另一个人的口音怪怪的,好像舌头老伸不直:“什么东西?”

老油子就说:“吃了长大力的药啊,很多人都偷偷用的,

大舌头不屑地问:“你说兴奋剂?”

老油子:“那种东西怎么有效来?那个只会让你发挥好,不能真的激发人潜力的。我这个才是真的能让你越级赢比赛的,吃了以后你觉得有用不完的力气,身上不管是什么伤都能暂时不疼。”

隔壁传来一阵人撕开纸包的声音,魏谦听见那大舌头狐疑地说:“这不会是某种毒品吧?怎么可能有见效那么快的东西?”

老油子连忙说:“你这个人不要乱讲话,我这是好东西,可不是那种损阴德的衰仔们卖的毒,你放心吃,保管没有副作用的……哦,副作用有一个,就是红眼,你想想看,人的血流速度加快,血管肯定要变粗嘛,眼睛看起来充血也是正常的,过一两天就好了。”

大舌头没说话,应该是在迟疑。

“哎呀,你不要想啦,你打不过那个人的——昨天那场女人拳赛,你看了吗?那两个人相差至少二十公斤,小个子女人不超过六十公斤,大个子至少要八十公斤,结果被那小个子一拳打飞,爬都爬不起来。我们外行看热闹,比不上你们内行,那个小个子女人的体型,分明是腿粗胳膊细,肩宽不超过四十公分,后背、肩膀、胳膊上都没有肉,一看就是训练用腿的选手,她拳头上没可能有那么大力气的,大个子很狡猾,看出对手的能耐,才会一直靠近,防止对手出腿。她就是没想到那个小个子吃了我的药,结果反而吃亏了。”

大舌头顿了顿,低声说:“我看你比我内行。”

老油子谄媚地说:“怎么会呢大哥?我们第一次买卖,我不骗你,免费给你拿回去吃,吃得好再来找我,以后咱们做长久生意,怎么样?”

隔间传来门响,魏谦听见老油子笑意满满地声音:“吃得好要再来找我啊!”

然后是一阵脚步声。

魏谦不动声色,他不确定自己是正好赶上了一场兴奋剂买卖,还是隔壁故意演给自己听。

就在这时,他听见隔间被人敲响了,老油子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来:“老弟啊,我看你进去很久,是不是比赛太紧张坏肚子了?哎,其实你放轻松就好咯,我这有保管你能赢的东西。”

……看来刚才那一场是故意给他听的。

魏谦“上道”地接话说:“是和刚才的大哥一样的东西?”

隔壁老油子一听他“上钩”,几乎喜形于声,忙不迭地说:“对啊对啊!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

魏谦故作迟疑地问:“那……给我也免费吗?我、我可没什么钱。”

老油子忙说:“你赢了比赛就有钱了嘛,我是个厚道生意人,第一回做生意都不收钱的,你拿好。”

说完,他从隔间下面一指宽的小缝隙里塞进来一个纸包,魏谦弯腰捡了起来,同时嘴里模拟了一个一唱三叹的屁声,隔壁听到了这样的“音乐”,感觉自己不能久留,见目的已经达到,立刻就走人了。

魏谦稍稍松了口气,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放松一点警惕,给自己找个可乘之机。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魏谦趴在门上听了听,从乱哄哄地人声里分辨出了“条子”两个字,他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是三胖!三胖那混小子竟然成功了!

两具被狗咬出来的尸体是大案,刑警大队出动了大批人马,尸体身上的名片非常可疑——名字起得活像个卖淫窝点,而队长明明记得,那地址是一个高档私人会所。

尽管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捣乱,可还是要带人来看看,于是转眼,一串警车停在了会所门口,他们一进去,里面的人惊呆了,刑警队的也惊呆了。

胡四爷是个人物,保密措施极其严密,里面的人看着这些从天而降的警察,一时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而外面的刑警队接到的也不是打黑任务,队长本来做好了和那些有钱有势的衣冠禽兽打太极的准备,谁知进去一看,迎接他们的竟然是一个非法格斗场!

新入职的年轻刑警小声问:“队长,怎么回事?”

队长任凭内心猪突狗进,咽了口唾沫,表面上还得稳住场面,一挥手:“把……把主要负责人带回去!”

分享到:
赞(91)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这章我看得心惊胆战啊

    巍巍一笑2019/01/22 21:25:13回复
  2. 真是炒鸡六啊,我谦哥怎么辣么聪明呢

    银铃2019/02/18 22:33:43回复
  3. 一唱三叹?谦哥这技术6。话说那是啥音儿。

    匿名2019/02/19 02:19:52回复
  4. 有种看谍战片的感脚

    2019/07/24 20:28:55回复
  5. 下一章,太棒了吧

    幼清2019/08/01 17:42:26回复
  6. 下一章的标题啊啊啊啊!!!!我喜极而涕,1551

    13442019/08/14 03:49:47回复
  7. 猪突狗进。。。有这个成语???不是狼奔豕突么。。。

    今天也要看忘羡2019/08/25 21:53:57回复
  8. 这个警察不行啊,叫骆闻舟带人来

    ovo2019/09/15 13:33:07回复
  9. 现实没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尸体的名牌一出现,这边胡四爷也接到了电话,然后警察过来只会看到一个清场了的高档会所

    匿名2019/09/19 00:20:52回复
  10.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效率不行啊叫骆队来叫山牙子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豆馅儿2019/10/04 16:02:2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