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春风桃花乱,滋味可好?

吹笛兄和晴仙乍一惊,疾抬起头,院墙上一个人影立在夜色中,轻轻跳了下来,走到吹笛兄的身边,仰头道:“何敬轩,你要带她到何处去?”

那人穿着一身男装,但声音婉转娇嫩,身形纤纤袅娜,也是名少女。

梁祝会蓦然变成了双雌会单英。本仙君又向旁边站了站,看吹笛兄嗫嗫嚅嚅,手足无措地道:“月盈小姐,你、你怎么……”

晴仙轻声道:“敬轩,你快走罢。月盈小姐,你放心,敬轩他再也不会来找我了。宋公子已买了我,他下午也已亲口说,他不会向你爹娘提亲。月盈小姐你……你可以安心嫁给敬轩了。我~~宋公子将我赎出风尘,我便用今生报答他。敬轩,我,我祝你和月盈小姐白头到老……”

她转身欲走,吹弟兄一把扯住她的衣袖:“晴仙,你哄着那姓宋的替你赎身,就是为了撮合我和月盈小姐?!你,你怎么如此糊涂!!我何敬轩心中从头到尾就只有……”

“只有晴仙?”那位月盈小姐忽然冷冷截下话头,向吹笛兄处又走了一步。“好啊何敬轩,你今日总算痛快将实话说了。”苦笑了一声,接着道:“是,从你情愿为了她不顾秀才的颜面,在青楼下卖胭脂起,我就该晓得,你的眼中只有晴仙了。只是……只是从小时候起,你就说要娶我做新娘子,我傻傻当了真,却不愿意信你喜欢了别人。”将一件物事丢在地上,转头向墙边去。

原来吹笛兄就是醉月楼下卖胭脂的小哥,怪不得本仙君看他眼熟。

月盈小姐走到墙前,又转身道:“晴仙姑娘,你为了敬轩哥居然用自己来拖住那姓宋的,不让他向我爹娘提亲,实在有些傻气。我爹娘逼我嫁他时,我已说了,死也不嫁,逼得狠了,大不了我一走了之。你不问问敬轩哥喜欢谁,先把自己赔进去,不晓得这样很伤他的心么。”

本仙君忽然发现,我这后院的墙头实在是矮得很,冯月盈小姐不费什么工夫就攀了上去,再跳到院外。晴仙与何敬轩依然两两相望。

何敬轩说:“晴仙,和我走罢。”

晴仙摇头道:“晚了,我骗了宋公子,他有钱一定也有势,我若和你走,只能害了你。轩郎,你走罢。”

本仙君飘到月门边,现出身形,咳了一声。

何敬轩正一把紧抓住了晴仙的手,一对苦鸳鸯听见我这一声咳,立刻风中落叶一般地抖起来。

本仙君和蔼微笑道:“莫怕,方才在下在暗处,已经都看见了。”从袖中摸出一张纸,撕成一片片,向晴仙道:“这是你的卖身契。”

晴仙定定地看着我,忽然和何敬轩一起,扑通跪了下来。我诚恳道:“二位之情,感天动地,让我这俗人亦感动不已。在下虽非君子,也愿玉成二位。何兄,你带晴仙姑娘走罢。”

夜半风寒时,我站在空旷的后院中笑了一声。看来本仙君就是这个命了,本以为临上诛仙台前捞了两段尘缘,原来我依然是根搭路的材。

身后一个声音悠然道:“你近日一阵春风桃花乱,滋味可好?”

我回过头去,看他站在近处,向我一笑。

我心中像被一把提了起来,竟一时当自己眼花。却管不住自己的脚,疾步到他面前,听见自己话里都打着颤。

他就那么站着,微微地笑,听我的颤声。

“衡、衡文……”

我一把握住他的袖子,盼望过无数回,临到眼前时,却一时疑心是做梦。他凑的近了些,在我耳边低声道:“其实那天晚上,你说让我快些好罢,不知怎么的,我就好了。但我看你正春风得意看桃花,于是就想瞧瞧你这段运走的如何。”故作唏嘘地叹了口气,“看来你成天价叹来叹去的倒不是叹假了,你的桃花运委实可叹。”

我只瞧着他,不知道说哪句话好。

衡文道:“夜深风冷的,在院中站着被人看见可不好了,先回房去罢。”

我讪讪松开他的袖子道:“好。”

到回廊上时,衡文轻声笑道:“你这两天晚上睡书房,这书房可能让我进么?”

我又讪讪笑了一声,推开书房的门。

小书房十分的小,我上午又让人将硬榻换走,塞进一张大床,剩下四方一块小空隙,推开门,刚好月色照到桌前。我合上房门,衡文一挥袖子,在房内加了道仙障。

我道:“你刚好,新近还是莫要动仙术。万一……”

衡文道:“无妨,我这两天变成童子,不也使得仙术么。”

我情不自禁,又伸手握住他袖子道:“还是少用些好。你……”

衡文站着瞧我,他已好了,在凡间的这几日,终于也到尽头了。

不论什么日子,最终都有到头的一天。

我握住衡文的双臂,唤了声衡文,还不待他应就向他的唇上亲了下去。

本仙君十分钦佩自己,今天上午何其英明地让人抬了张大床进来。

前次的桃花林,是衡文用仙术化出的幻境,总带了些梦浮一般的虚幻,不及此时真切。

衡文的眉尖微微蹙起,我哑声在他耳边道:“我比上次轻些。”衡文睁开半闭的双目,眼角带笑似的望了望我,重重一口咬在我颈上,“痛快些。下~嗯~下次我便不让你了……”

近寒冬的天,顶进一浴桶井水来,用法术将它弄温,也比平日费事些。原本是想将我和衡文洗涮干净,结果洗着洗着又洗回了床上。于是再换水,再温再涮,几来几去的,等本仙君真的清爽惬意搂着衡文到床上小睡时,天已快亮了。衡文懒懒道:“难怪凡人常说,只恨春宵短。今夜却知此意。”阖上眼,沉沉睡去。

我闭上双目预备小憩,却又做了一个梦。

分享到:
赞(373)

评论76

  • 您的称呼
  1. 我当时还不相信,因为是衡文幻化出来的引宋上钩,现在我……(裂开)

    我次元壁破了 2022/01/08 15:09:30 回复
  2.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我没开新页吧)【暗中观察】

    我次元壁破了 2022/01/08 15:11:21 回复
  3. 原来上次的不是梦吗!

    匿名 2022/01/09 14:12:10 回复
  4. 好 大大的文就没站对过攻受

    662 2022/01/15 15:45:40 回复
  5. 第一次站错??!!!

    惊呆 2022/01/16 01:51:09 回复
  6. 又来,再详细一点就更好了~
    看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呢~
    姨母笑:-D

    爱看车的原耽女孩 2022/02/02 11:40:27 回复
  7. 这剧情发展的很迷

    洛汐 2022/03/07 19:37:13 回复
  8. 所以到底谁是攻?!

    匿名 2022/03/09 11:11:40 回复
  9. ls 小宋是攻

    一坨坨坨zi 2022/03/13 11:14:18 回复
  10. 唉……
    卖亲亲了~衡文清君的亲亲~百转千回~魂牵梦萦~————且不用担心他家相公报复~
    ————跑远点便是。

    楚曦 2022/03/24 11:54:32 回复
  11. 哇擦 为什么实体书一个车都没有 都被删了是吗
    一刷看的实体书 二刷上网看就。。。为爱鼓掌

    X. 2022/03/28 14:38:53 回复
  12. 果然有车人就多,桃林的那次在三十四章

    雾栀 2022/05/20 09:30:41 回复
  13. 就…挺突然的??

    盛一千个小圆子 2022/06/04 00:46:20 回复
  14. 啊啊啊阿伟乱葬岗!!!

    夏习清炒鸡蛋 2022/09/10 22:00:02 回复
  15. 啊啊啊发出了土拨鼠尖叫

    十四月 2022/09/16 21:55:14 回复
  16. 好家伙,有che人就多些是吧

    白黑 2022/11/26 01:00:50 回复
  17. ”下次我便不让你了“ 看来他俩是互攻。

    是小阿七吖。 2023/02/26 12:53:31 回复
    • 我觉得吧 衡文说说而已 不然早就实践了
      不过他要真的想反攻 宋珧也会同意的吧

      夏威夷的玛丽呀 2024/05/30 08:17:44 回复
  18. 所以衡文什么时候清醒的?那次吻之前还是之后?这很关键啊,当时是不是小衡文回应了那个吻?

    忘记签名 2023/07/01 10:51:39 回复
    • 应该衡文已经清醒了 不然怎么会回应?

      夏威夷的玛丽呀 2024/05/30 08:19:07 回复
  19. 所以啊 姐妹们纠结辣么久 结果是互攻哈哈哈 好喜欢衡文啊 超了(躲避宋仙君

    调味盐小姐姐 2023/07/08 19:11:25 回复
  20. 我看评论区有好些人站反的
    呃……这是腹黑清冷诱受唉

    磕学家 2023/08/01 11:02:12 回复
  21. 哇哇哇哇哇哇终于!我还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他们俩的感情线了呜呜呜

    烟火红尘 2023/10/01 02:25:05 回复
  22. 为什么这么浅的车呜呜呜 交通一点不发达

    香少 2024/07/01 12:13:5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