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不可说之物(2)

第71章 不可说之物(2)
夜晚降临, 工作时间即将结束, 飞船就像一个运作完美的机器,有条不紊地走过了平常的一天。
凌一有个例会要去, 林斯独自去资料区提交limitless三期最近的项目报告, 碰上了郑舒。
郑舒在调取一个项目的详细资料。
“奇美拉?”林斯看了一眼。
“嗯,”郑舒把资料复制进存储芯片中,“这个项目恐怕要重新启动了。”
林斯走近郑舒, 郑舒把项目的概况向林斯展示了一下:“虽然它曾经被几乎全体科研人员投票否决, 但是最近的风向有些变化。”
奇美拉——正是那个将动物组织与机械融合,制造活性机械的实验, 进行到一半的时候, 因为涉及到严重的伦理问题被紧急叫停。
“怎么说?”林斯问。
“记得第一区的反物质武器吗?”
林斯点头。
这是兰伯特先生主持的项目,当初差一点出现严重的科研事故——还瞒着高层借走了他和唐宁来帮忙。
反物质武器的研究,最大的阻碍就是容器——需要高强度的金属来承受特殊力场,第一区已经研制出了符合标准的合金,然而它的密度实在过于恐怖, 又难以制备, 使得武器的使用非常笨重,无法灵活使用。
“现在他们又有了新的思路, 就是奇美拉金属, ”郑舒道,“理论上,奇美拉金属符合要求,它有很多不可思议的性质, 并且能够大量制造。所以第一区向元帅与陈夫人提出了申请……又因为反物质武器的意义非常重大,这个申请被批准了。”
“我能理解。”林斯道。
特殊情况下总有特殊举措,就像原本毫无希望的limitless三期在紫色病毒的威胁下终于可以开展,为了反物质技术的成熟,重新开启一个因为伦理问题被叫停的项目也无可厚非。
他仔细看着奇美拉项目的详细情况和成果,最后到:“很惊人。”
“没错,”郑舒笑道,“很天才的一个项目,其实它根本不能算是中途停止——已经接近成熟了。”
“这个项目现有的成果完全可以制造出生物机器人……”林斯道,“确实会引起伦理问题。”
当一个机器人具有生物神经,具有内在的演变和进化能力,那么它是否可以获得与人等同的权力?或许有人会提出,它虽然具有生物的一部分,但并不具有人类的感情。但是,根据薇薇安的表现,搭载在人工智能上的感情系统已经完全成熟了。
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当你拆卸一个生物机器人而它会喊疼的时候,又该怎样对待它们?
“科幻小说中的那些设想不会出现,我们拒绝考虑伦理问题,”郑舒看出了他的意思,“奇美拉项目的成果将只会用在反物质容器上。”
“嗯。”林斯应了一句,忽然又看到了项目的另一部分。
“向第九区申请冷冻事故产生的尸体……除了动物,他们还用了人体组织?”林斯蹙眉。
“他们的某些举动,和这个项目的设想一样疯狂,”郑舒耸耸肩,“所以说,禁的不亏。”
林斯笑笑,同意了郑舒的说法。
“你也快要忙起来了吧。”郑舒看了看他要递交的资料。
“嗯,”林斯想了一下最近的日程,“给疫苗收个尾,然后是limitless……其实还要研究远征者带回来的那两只不明生物,但是没有头绪,暂时搁置了。”
“注意休息。”郑舒说完,又微微皱了一下眉,想起那天晚上,喝得半醉的阿德莱德评论林斯的那番话来,问林斯:“……你和凌一?”
“在恋爱。”林斯并无掩饰。
“真的?”郑舒先是惊讶,继而又笑:“我是真的没想到……直到阿德莱德说起来才感觉有点不对。”
“那你就有点迟钝了。”林斯道。
“毕竟你们以前就总是黏在一起。”
林斯想了想:“也是。”
他和凌一现在的相处模式,和之前相比,可能只是多了一些恋人间的亲密动作,平时待在一起的感觉也略有不同,其它的地方都没有大的区别。
“是因为我一开始和他相处的模式就过于亲密吗?”林斯和郑舒并肩走在走廊上,“我其实并不会养孩子……当初还问过你。”
“也不是这样。”郑舒淡淡道,“那天,阿德莱德说其实一个人的一切都是注定的,我之后想了想,发现确实是这样。”
“也许吧。”林斯道。
“无论如何,你现在的状态好多了,”郑舒道,“祝你们两个相处愉快。”
“谢谢。”
走廊行至尽头,他们走去了不同的方向,郑舒回第五区,林斯则去往第三区凌一的房间。
分开的时候,林斯忽然眯了眯眼睛。
郑舒手上的一枚戒指在灯光下微微折射出了银光,这种光很奇异,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是一种特殊合金,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只是美观,表面上就像普通的纯银,其实结构特殊,转动的时候就像一条银色河流在流淌,在不同的光下会折射出不同的微光。
这是郑舒的学生时代一直在课余研究的东西,最后他用这这种金属做了与凌静的订婚戒指。
的确,每个人会选择的爱人其实注定,因为他的为人决定他会被何种特质吸引,或许这个世上只有一个满足一切要求的人,而当那个人已经失去——
这么多年过去,这枚戒指都没有从郑舒的手上取下。
这世上并没有多少圆满的事情,得到与失去总是如影随形,林斯看着郑舒离开时的背影,心中忽然升起某种感同身受的悲哀。
远航者看似平静安宁,实则已经暗流汹涌,动荡和危机不知会在哪一刻降临,他所能做的,也仅有尽力而已。
回到房间的时候,凌一已经在了。
他正在照顾花草。
林斯申请来的那些种子,已经被他妥善地种下,每一株都长势旺盛,郁郁葱葱的一片,非常讨人喜欢。
林斯看到他给每一盆植物挨个浇水的样子,忽然想起最开始,被和自己赌气的小凌一摧残的那一烧杯猫草,轻轻笑了一下。
浇完水,凌一又拿了些小工具捣鼓一株玫瑰幼苗。
——这种植物一般不通过种子来培育,因为发芽率很低,后期也需要很多照顾——凌一能种出来,也是有点本事。
漂亮的人和漂亮的花草,非常赏心悦目。
凌一照顾完花花草草,去洗了手,就腻在林斯身边不动弹了。
林斯关了手环的阅读界面,专心玩弄怀里的凌一,就这样虚度光阴,竟然还觉得不错。
凌一拿起林斯的右手,翻来覆去地看。
林斯的手一直很好看。
这只手也不知道在他身上扎过几千针,导致凌一握着它,就有点微微的、过电一样的发麻,但又很喜欢握着。
细白的、瓷一样的质地,常是凉的,每一个骨节都很秀气,他一点一点摸过去,又挨个捏漂亮的指腹,怎么都玩不够一样。
他想一口咬上去,却舍不得下口,最后拿到唇边亲了亲。
林斯看他动作,笑一声,手指去按他柔软的嘴唇。
凌一把他的手拿开,拽住他的领口,支起身子重重吻了下去,把人按在了床上。
吻够了,又滚到一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扑腾了几下,一脸不高兴。
看样子,似乎有点焦虑,还有点躁动。
林斯观察着他的动作,挑了挑眉:“你发情了?”
凌一:“啊?”
林斯坐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忽然道:“我想起来一件事……”
凌一:“?”
“某个人的发育有点迟缓,成年的时候还没有观察到第二性征,被我按着抽了一管血去查激素水平,”林斯的此时的声音比往日低了一些,带着沙,“是不是你,嗯?”
凌一感到一丝丝的窒息。
下一刻,他整个人都几乎要跳起来。
“你要干什么?”
林斯左手按着他,右手从腰侧往下滑:“检查一下。”
凌一:“!!”
他由一开始的一丝丝窒息,变成了完全的不能呼吸。
林斯斟酌了一下力度,轻轻揉了几下。
“唔,”他道,“还可以,正常了。”
凌一从林斯手下逃生,把自己裹起来,警惕地退到角落。
“你好像对这种事情有抗拒?”林斯蹙眉。
凌一放空大脑,不去想身体上的感觉,垂下眼,不说话。
林斯:“嗯?”
“我觉得很不好,”凌一微微蹙起漂亮的眉,“说不出来。”
林斯:“形容一下。”
凌一抓不住那种遥远的感觉,但它仿佛从很久之前就根植心中。
“它让我有种感觉,”他最终道,“可能会失控的感觉。”
林斯看着凌一。
这句话一落下,他总算是知道凌一性格的所有成分了。
这种东西并不是毫无征兆,凌一从小到大,一直被所有人喜欢,不仅因为漂亮的外表,更因为毫无瑕疵的性格。
他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脾气很好,有时候,过于好了。
林斯回忆过去,发现凌一确确实实没有过任何真正生气或者发脾气的时候。他并不表现出任何攻击力,即使身体的各项指标都远超常人,却从不用暴力解决问题。或许,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性格本身的、彻彻底底的温和良善,而是出于本能的克制。
“你确实是叶瑟琳的孩子。”林斯笑了一下。
他伸手,拨开凌一裹住自己的被子,像是从沙堆中挖出一只小鸵鸟一样。
“看着我。”
凌一抬头看他。
“营养剂可以满足身体对营养摄入的全部需求,但是人们至今也无法抗拒食物的诱惑。”
凌一点点头。
“因为咀嚼会带来一种快感,”林斯淡淡道,“在我们还没有完全进化成人的时候,只有咀嚼血肉才能满足食欲,这种联系永久保存在了基因序列里。”
凌一静静听着。
“和它一起写进基因的还有很多东西,猎杀,繁衍,征服,独占,都来自本能。”林斯的声音很轻,“完全没有必要抗拒。”
“不去抗拒的话,就和野兽没有区别了,”凌一闷闷道,“……我原本就已经很不像人了。”
“兽性从来没有消失过,”林斯解开了自己衬衫的第一枚纽扣,淡淡道,“你的身体是人类进化的终点,性格被所有人赞赏——你哪里不像人了?”
如果林斯认为他是人,那么他就是。
第一枚过后是第二枚。
锁骨。
瓷白的皮肤。
凌一看着这一幕,这些时日来一直隐约盘踞心中的焦灼与不安竟然渐渐尘埃落定。
“哥哥。”他忽然喊出了这个许多年未曾提及的称呼——在最无助和惶惑的时候才会脱口而出的称呼,虽然他此时神色平静。
“我在烧。”
林斯看着他,眼中霜色冰消雪融。
“让它烧。”

分享到:
赞(70)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我好激动!!!

    易谦盛2020/03/06 11:59:56回复 举报
  2. 我也是!!!啊啊啊

    子潼2020/03/06 12:34:45回复 举报
  3. 我也是啊啊啊!!!

    顾大将军2020/03/07 20:37:16回复 举报
  4. 啊啊啊我也激动得很啊!!!

    匿名2020/03/08 19:25:37回复 举报
  5. 为什么它出现在JJ啊啊啊

    羽生2020/03/08 20:10:43回复 举报
  6. 这算是车尾气吗啊啊啊!

    渊音2020/03/09 13:17:51回复 举报
  7. 我可以,我!可!以!宝贝你不行就让开我来!

    花糊糊2020/03/11 11:22:33回复 举报
  8. 哎呀哎呀!是车~

    言辞2020/03/11 22:48:07回复 举报
  9. !!!我好激动!我可以!ri他!!!

    木旦2020/03/18 16:25:23回复 举报
  10. 那么激动吗٩( ๑╹ ꇴ╹)۶

    小妮子2020/03/22 20:43:53回复 举报
  11. 啊啊啊啊!!我好激动啊!

    激动到炸裂的凉亭2020/04/08 23:58:21回复 举报
  12.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破音)(姨母笑)

    圆规与颈动脉2020/04/22 11:22:36回复 举报
  13. “我在烧”
    “让它烧”
    我没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匿名2020/05/03 12:37:57回复 举报
  14. 这就没了?!过程,过程呢?!!没有过程是不给分的!!!

    停云2020/05/10 20:02:11回复 举报
  15. 嘤嘤嘤,没有后续

    陌浅2020/06/15 22:06:06回复 举报
  16. 我好激动,但是,没了吗?!就这,就这?!!

    尽在不言中2020/07/25 12:35:40回复 举报
  17. 车尾气也好香……

    易绥2020/07/31 11:55:27回复 举报
  18. 啊啊啊啊,我可以了,我真的可以了!!!

    是小甜甜啦2020/08/01 16:38:42回复 举报
  19. 好撩呀o(*////▽////*)q
    怎么这章人特别多 (´▽`)

    2020/08/01 17:22:06回复 举报
  20. 啊啊啊啊!!!这谁顶得住啊啊!04他好欲好涩呜呜呜呜!!01你是个男人你就搞他啊啊啊!【失去理智】

    黎司2020/08/15 16:15:29回复 举报
  21. 哥哥。”他忽然喊出了这个许多年未曾提及的称呼——在最无助和惶惑的时候才会脱口而出的称呼,虽然他此时神色平静。
    “我在烧。”
    林斯看着他,眼中霜色冰消雪融。
    “让它烧。”

    oh my god!2020/09/09 01:45:05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