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费米悖论(2)

第63章 费米悖论(2)
告别苏汀后, 凌一接到了第五区的讯息, 他们打算派几个人去远征者,实地调试一下露西亚, 恰好可以与凌一顺路。
之前不来, 是因为第六区还不清楚病毒的感染机制和感染能力,贸然上船有风险,现在则已经摸清楚了, 只要做好必要的防护就能够杜绝感染的可能。
同时, 实验室申请的那一批物资也已经准备好,要搭载这趟飞船送上去。
登船的时候, 唐宁自然在这几个人中, 意外的是,郑舒也来了。
“我去看看林斯,毕竟八年没见了,”郑舒笑,“当然也见见你。”
“小凌凌~”阿德莱德突然笑嘻嘻冒出来, 从背后搂住凌一, “我也去看林斯宝贝儿。”
郑舒:“你正经一点。”
“我从来都是正经人,”阿德莱德瞟了他一眼, “倒是这位郑舒先生, 我今天就要点名批评你。”
郑舒:“哦?”
“这些年,你已经完全忘记了你的好朋友,你的室友,——连林斯都知道偶尔给我发一则通讯, 我和你却像失联了一样。”阿德莱德谴责。
郑舒点了点头:“确实。”
他和阿德莱德说话的神态比寻常的时候轻松一些,甚至还开了个玩笑:“但现在也不是我们每天下课都要交流今天去哪里吃饭的时候了。你该去找点别的事情做。”
“哪里又有什么事情做。”阿德莱德坐下,懒洋洋道,“真想回到学生时代啊——我昨晚梦见年轻的时候了,咱们三个在客厅里通宵看电竞比赛,桌上全是零食和啤酒瓶。”
郑舒在他身边坐下,“我也记得。”
唐宁和凌一坐在一起,他是著名的夜猫子成精,今天更是挂上了两个黑眼圈,一看就是昨晚又熬夜debug了,飞船一启动就靠着凌一的肩膀睡了过去,凌一转眼发现这人的纽扣漏扣了一颗,默默给他扣了起来。
——看来这几年过去,唐宁的自理能力并没有提升。
前面那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听不清了,阿德莱德似乎有些感伤,把手臂横在眼前,挡住光照,郑舒在安慰他。
凌一知道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虽然平日的交流并不多。许多年前的学生时代,林斯、阿德莱德和郑舒三个人租住一间公寓,大半的学生时代都一起度过,阿德莱德和林斯同龄,郑舒要年长一些,所以他常照顾其它两个人。
凌一在观察郑舒。
苏汀说他阻止她追溯当年真相,那他又知道多少?
在所有深爱未婚妻的人里,郑舒是格外深情的那一个——他这样的人,从不缺少爱慕者,但从未发展新的感情,他的办公桌上是凌静的照片,书柜里藏着凌静的笔记,种植的猫草永远青翠欲滴,从未有人怀疑他的忠诚。凌一不相信一个深爱自己未婚妻的人会放弃追查凌静蹊跷的死因。
所以,追查当年的事情,他们需要郑舒的帮助,他拒绝帮助苏汀,不知道会不会同样拒绝帮助林斯。
两小时的航程结束,两个小飞船对接,工作人员上船清点物资,郑舒一行人则直接穿好防护服前往飞船主控室检修露西亚。
攻克病毒正到了紧要关头,林斯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凌一和阿德莱德自行去打发时间,在房间里扑腾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决定还是去看看露西亚。
“非常深层的逻辑错误。”唐宁飞快浏览着。
“出现在判断程序运行的时候。”郑舒点头。
唐宁飞快键入着代码:“其实很好修复,但是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出现问题。”
“查不出?”郑舒看着他的操作。
“我的代码没有问题,”唐宁蹙着眉,“不可能出现这种错误。”
“重点怀疑方向是人为修改。”郑舒道。
“硬件呢?”旁边有人道。
“我不懂硬件,”唐宁道,“硬件也不会对程序起作用。”
“硬件的排查交给我。”郑舒揽下了这项工作。
唐宁点点头,这本来就是郑舒的领域。
他们分头进行自己的工作,看了一会儿,阿德莱德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我听说为了那颗紫色星球上的生物种类,第六区已经吵起来了,”他饶有兴趣,“听说你们还捕捞了生物?”
“ 嗯,”凌一道,“你想去看看吗?”
阿德莱德非常愿意。
除去生物样本之外,凌一手中还有许多并未在远航者上大范围流传的影像资料。
紫色的天穹上白云飞荡,晶莹剔透的植物泛着紫水晶一样的光泽,奇异的形状相互缠绕、悬挂、弯曲,突破了想象的界限,仿佛来自深海,让人感到一种感官濒临极限的窒息。
“我觉得它们挺漂亮,”阿德莱德啧啧赞叹,“非常艺术。”
凌一一本正经:“是吗。”
阿德莱德点头。
打开冷库大门的时候,凌一没有进去:“我在这里等你。”
——那两个东西的恶心和恐怖简直无法形容,反正他是不会看的。
心理医生满怀好奇,望向中央冰封的那两只生物。
片刻之后,他脸色煞白,扶着门框:“凌一,你变坏了。”
凌一笑:“你不是说很艺术吗?”
“这种艺术让我想吐。”阿德莱德作势要去打他。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声音从冷库的深处传来,非常寂静空灵。
???
两个刚才还在打闹的人瞬间停了下来。
“谁在说话?”阿德莱德很怂。
凌一摇摇头。
脚步声响了起来,阿德莱德瑟瑟发抖。
凌一听了听:“林斯?”
阿德莱德:“……”
林斯从那两个东西的大冷冻舱后转出来:“你怎么来了?”
空旷的冷冻区中有种特殊的回声,他最初又是在深处,所以两人才没有听出声音的熟悉之处。
阿德莱德耸肩:“探望一下我的好朋友。”
林斯哦了一声:“这两个家伙吗?”
阿德莱德不想说话。
林斯转过身去,望着那两个东西,不知道在想什么。
凌一问:“你怎么来这里了?”
“记录一下病人的状况,顺便看看这两个东西。”林斯道,“进来说话。”
凌一和阿德莱德非常艰难地进去了。
“你居然可以直视它们。”
“还好。”林斯走回去,继续查看后面那些躺着人的冷冻舱,挨个查看他们的数据和体征。
阿德莱德深吸一口气,又看向了那两个东西。
“果然,与固有认知完全不同的形态最让人恐惧。”他的声音有点虚弱。
那两个深黑紫色的庞大半透明肉块,表面聚集密密麻麻的黑点,皮肤并不光滑,而是无数使人窒息的、凸出的触手状棘刺拥挤在一起。
“熟悉的形态忽然变化有时候也让人恐惧,”林斯接上了他的话,“以前在地球上,城市外面的人得不到保护,直接生活在核辐射下,有很多无法想象的突变,和这两个东西造成的效果差不多。”
“原来你的神经是锻炼过的。”阿德莱德稍微平衡了一些。
“城市外的地方都是人间地狱。”林斯淡淡道。
阿德莱德:“不谈。”
诚然,地球是他们怀念的家乡,但是地球上,城市之外,又是那么的糟糕。
“因为这两个东西,第六区已经撕起来了,”阿德莱德搬来几把椅子,挑挑眉,“林博士谈谈你的看法?”
“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太乐观。”林斯道。
阿德莱德:“嗯。”
“为什么?”凌一感觉自己很愚蠢,并不能接上这两个人的脑回路。
“来,”林斯勾唇笑了笑,“给你讲故事。”
凌一乖乖坐好。
“很久很久之前……”
阿德莱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斯凉凉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有一个叫做费米的科学家,他和朋友一起讨论关于整个宇宙的想象,外星人,或者外星文明,最后,他仰望星空,产生了一个疑问。”
阿德莱德的神情认真了起来,轻轻道:“Where are they?”
“假如存在外星生命,它们在哪里?这个问题从此成为了一个对宇宙的终极追问,”阿德莱德垂下眼,“从这个问题出发,我们有了很多对于宇宙的猜想,而这些猜想无一例外都非常黑暗。”
凌一不明白:“为什么是终极追问?”
“科技是指数增长的,只会越来越不可思议。”林斯画了一条指数曲线,随着时间变化,科技的发展速度爆炸式增长。
“在可观测的宇宙中,有七千万亿亿颗恒星,行星则不计其数,在这些不计其数的行星中,假如有哪怕一颗,出现智慧文明的时间比地球早一千年,或者一万年——这在宇宙历程中是非常短暂的时间,就像我们的一秒一样。然后,它们的科技就会远远超过我们,拥有难以想象的探测和航行能力,在星系中开展殖民统治。更何况不可能只有一颗星球出现生命,无数颗星球都将出现生命,这样说来,那些高级文明应当早已统治宇宙,管辖每一颗星星。”
林斯顿了顿,接着道:“但他们在哪里?为什么宇宙还是这么荒凉?我们为什么连一丝外来的信号都捕捉不到?”
凌一微微睁大了眼睛。
是的,宇宙真的很荒凉,荒凉到一片死寂,这么久的航行中,他们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生命的踪迹。
“宇宙不应该这么荒凉,但我们确实又很孤单,这就是费米悖论。”林斯写下这个名词。
“不过,现在我们发现了紫色星球,它存在生命。”林斯画了两个圆,一个代表地球,一个代表紫色星球。
“紫色生物到底以怎样的结构和社会形态存在?它具有智慧吗?如果有,又超过我们多少?我们捕捉了两个个体,它们是否已经追来了?是否已经正在看不见的地方观察我们了?”林斯在两颗星球之间画了一道线:“这些问题,都会影响到我们的存亡。”
凌一有点怂,裹紧了外套。
阿德莱德看到他的样子,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笑嘻嘻对他道:“但是,费米悖论远远不是这样简单。”
看到他恶劣的笑容,凌一想逃跑。
林斯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拍了拍。
凌一迅速用另一只手捉住了林斯的手,轻轻拉着,不放开了。
林斯也并没有抽手的意思,继续道:“为了解决费米悖论,我们有很多假想,其中被广泛承认的一个叫做大过滤器。这个假说认为,生命的演化过程存在着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这个障碍可能是从无机环境到出现简单生命,也可能是由原核生命演化为真核生命——它可能存在于演化历程的任何一个阶段,没有行星跨越了这个阶段,除了我们……或者,我们还没有经历它,它就在我们前面,从行星文明到星际文明间存在一个大过滤器,所有试图远航的文明都灭亡了,所以宇宙才这样荒芜。”
“但是紫色星球上有生命,我们不再是唯一的了。”凌一道。
“没错……另一种生命出现了,所以大过滤器很有可能并不存在于生命的起始阶段,我们还没有经历它,它就在我们前面。”
在这个黑暗的假说里,文明的进化就像一个在漆黑房间里上升的肥皂泡,在一个未知的时刻,碰到未知高度的那个天花板,然后轻轻破灭。
空旷的冷库,银白的墙壁与天花板,面前矗立着的巨大舱室里冰封着难以言喻的恐怖生物,林斯的语调平缓,仿佛某种无机质流过:“那么,大过滤器到底离我们还有多远,我们又将怎样走向灭亡呢?”
“或者,这个大过滤器是某种技术,比如核武,比如基因改造,当柏林实验室开始对人类的DNA进行修改,就触动了虚空中的某个开关——总有一些变异会在实验中发生,柏林病毒出现,消灭地球文明。而极其类似基因病毒的紫色病毒,会不会也是另一场基因改造实验留下的恶魔?”林斯的手指一下一下刮着凌一的手心,这种无意识的动作能帮助他保持冷静:“我以前和你说过热力学第二定律,它很悲观。但其实所有讨论宇宙规律的理论和假说都是这样,指向不可避免的灭亡。”
“这就是唯物意义上的宿命,造就了一大批悲观主义者,”阿德莱德耸耸肩,语气渐渐玩世不恭起来,“人总会死,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我鼓励所有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快些向心上人告白,鼓励行将就木的老家伙立刻一掷千金去享受生活,鼓励科学家们抓紧一切时间探索未知的事物,毕竟一个人的生命也好,整个文明也好,反正都是一朵烟花,不如炸得漂亮一点。”
凌一歪头:“破罐子破摔?”
阿德莱德肃然起敬:“天才的概括!”
凌一笑:“好吧。”
阿德莱德看着他,也笑:“当然很好。”
凌一:“你在暗示我?”
阿德莱德:“我在暗示你。”
林斯:“?”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我很喜欢的理论部分=w=
再断更是小狗,秃毛的那种。

分享到:
赞(57)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要加油啊凌一。。。

    易谦盛2020/03/06 11:27:55回复 举报
  2. 期待小凌一的告白!

    子潼2020/03/06 12:09:39回复 举报
  3. 学渣表示看不懂

    小妮子2020/03/22 19:47:10回复 举报
  4. 理科太美了叭!

    white2020/04/09 16:36:24回复 举报
  5. 想到了《三体》里面的黑暗森林体系和猜疑链呜呜呜一十四州绝了

    孜孜2020/04/15 09:49:04回复 举报
  6. 一十四洲大大写的文总是有很多理论依据了,所以让人感觉到现实

    弃离2020/05/21 20:52:59回复 举报
  7. 林斯都冷冻了,怎么时不时给阿德莱德发消息

    匿名2020/08/10 02:34:4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