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破晓时分(5)

第61章 破晓时分(5)
凌一很不满意林斯在看他的玫瑰的时候分神, 但是既然是分神来看自己, 也就姑且原谅了。
“其实我看到了好几片玫瑰星云,但是它最好看。”凌一把照片放大, 星云内部的结构十分飘渺美丽, 雾气缠绵起伏,放到最大时,整个屏幕像一片星光闪烁的玫瑰花海。
“等我们再路过那里, 我就带你去看……可惜没有真的玫瑰诶。”凌一眯起了眼睛, 好像在想象那时候的情景,神情像一只晒够了太阳的餍足的猫, 让人很想去揉一揉。
“好, ”林斯想了想,因着提起了玫瑰的话题,又道,“第二区存着很多植物种子,我可以申请一些, 你在实验室无聊的时候可以种着玩。”
凌一的眼睛亮了亮。
实验室的生活实在是很无聊, 因为实在无事可做,他已经沉迷手环里自带的扫雷小程序很久了。
——并且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他辛辛苦苦算数, 往往还会因为运气因素炸掉,林斯简直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瞬间算出那些雷究竟在什么位置,简直像是脑袋里装了个cpu。
要是换成唐宁在林斯身边长大, 他们两个一定很有共同语言,直接脱离肉体,用电磁波交流。
呸,嫉妒。
林斯说到做到,他的权限等级也足够,顺手就下载了一份申请单,填了几种容易种植的小植物名字。
“要玫瑰。”凌一把那张星云照片设成了自己的屏保。
“玫瑰有刺。”
“有刺也要。”
“很难养。”
“想要。”
依你依你都依你。
“种的时候小心手。”林斯填上了昔日地球上一个比较有名的玫瑰品种,把清单发了过去,这些种子或者幼苗会和下一批的物资补给一起送过来,想到这里,他稍微动用了一下职权,往物资清单上添了些栽培材料。
把凌一彻底哄高兴之后,才离开病房回了实验区。
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因为有凌一在,抗体初有了点眉目,随着对病毒形态的逐步解构,疫苗也渐渐有了初步的方向,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眉目与方向,竟然与当初的柏林病毒,乃至最初柏林实验室的那项基因改造实验有一些微妙的相似。
这种相似非常无迹可寻,缺乏事实的支撑——林斯最初以为只是错觉,但是其它人也提出了类似的看法——实验室的成员都是优秀的学者,有非常惊人的科研直觉。
有人开玩笑说,没准这种病毒也是依附与和我们人类差不多的碳基生物存活的。
研究进行顺利,凌一的日子却不怎么好。抽血,抽骨髓,抽组织液,时不时再切个片,实在是暗无天日。
——其中绝大多数还都是林斯下的手,让凌一重新回忆起了小时候被他支配的恐惧。
不过,虽然每天都生活在针管下,他的身体还是顽强地好起来了。
先是彻底克服了病毒,接着又愈合了病毒造成的那些损伤。
确认完全康复后,他又在缓冲区待了大半个月,反反复复确认身上不携带病毒后,终于回归了正常人的行列。
这件事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他终于可以回到安全区,不用再和林斯隔着一层防护膜相处了。
但是,得到自由的头天晚上,他就和林斯吵架了。
“你要赶我出去?”凌一不能相信。
“你已经不是个小朋友了,凌一先生,”林斯面无表情调出他的资料,“如果你对自己的年龄没有正确的认知,我建议你看一眼自己的身份卡。”
“但是这和我能不能睡在你的房间没有关系!”凌一蹙起了眉。
“任何一种哺乳动物都有成年后独立建巢的生物本能,你是单细胞生物吗?”林斯道。
凌一的眼睛都委屈红了:“你不是我的监护人吗。”
“我们之间的监护关系早在你成年的那一天就终止了,”林斯又调出了关于监护关系的文件,说辞十分有理有据,逻辑严密,甚至举出了例证,“郑舒以前也是唐宁的监护人,但是你见过唐宁去郑舒的起居室吗?”
“他们不一样……”凌一刚刚开口反驳,忽然之间整个人都窒息了。
唐宁和郑舒。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
都是上船的时候还未成年,于是飞船指派了监护人,十八岁解除监护关系。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变成了那个样子。
凌一至今仍然记得,许多年前,自己生日那天,从来不关注这种事情的唐宁破天荒给自己发了祝福消息,只是为了顺路询问一下郑舒最近怎么样了。
他并不自己去向郑舒发消息,因为郑舒的回复一定非常格式化,非常官方,就像他对所有表面朋友的回复一样。与收到一份自动回复相较,他宁愿从别人口中旁敲侧击。
还有别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之间的交流永远只有冷冰冰的工作交接。可是,在很多年前,唐宁也是一个被郑舒牵着长大,眼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孩子。
现在这种比陌生人还陌生人的相处模式,郑舒难受不难受凌一不知道,但他知道唐宁是难受的,每次看到那种明明难过却要假装无事发生的神情,他都宁愿他真的是个心中除了代码和数学外什么都没有的人。
现在林斯也要和自己分开了。
他也要像郑舒对待唐宁一样对待自己了。
凌一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崩溃了。
他转身走进隔壁自己的房间,关门,背倚着门,茫然地望着银白的天花板。
“凌一?”林斯在敲门。
凌一声音很低:“我生气了。”
林斯微蹙了眉,停下了敲门的动作。
他在反省,刚才的语气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但是似乎又没什么不对。
凌一确实是应该习惯自己住——他倒是无所谓,孩子喜欢和自己亲近一点,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一个心理正常的孩子似乎并不会这样做……在地球上,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多半已经和女友睡在一起了。
更何况,飞船上全是叶瑟琳的昔日下属或同僚,林斯并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让凌一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受到影响——二十几岁的人还和监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和尿床又有什么区别?
根据他的观察,这小东西在别人面前还是要脸的。
林斯面无表情地思考了一番,最后回了自己的房间,拨通了阿德莱德的通讯。
“我亲爱的朋友林斯,距离你上一次主动拨通通讯已经过了十年,你终于记起你可怜的前任室友和朋友了吗?”
金发碧眼的阿德莱德懒洋洋靠在沙发上,对他道。
“我遇到了一些问题。”林斯十指交叉放在办公桌上,斟酌着用词。
“我不在意你遇到了什么问题,只在意你到底什么时候接受治疗。”阿德莱德眯起了眼睛。
“我认为我现在的心理状况非常健康。”
“身患绝症的病人在看到诊断结果之前往往也觉得自己很健康。”
林斯选择不和他扯皮,直接进入正题:“凌一的状态有点不对。”
阿德莱德坐直了身体:“你怕是在开玩笑,那种等级的小天使是很难有心理问题的。”
“算不上心理问题,”林斯已经斟酌好了自己的措辞,道,“以前你给我发过一些关于凌一的东西,讲幼态持续——说飞船上的环境并不适合孩子成长,他的心理年龄可能增长十分缓慢。”
“没错。”阿德莱德点了点头,“但是在远征者上的生活应该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和其他人的相处没有问题,”林斯道,“但是对我的态度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五分钟前我劝他和我分房睡,然后就生了很大的气。”
“你是说俄狄浦斯情结吗?”阿德莱德明白“和小时候一样”形容的那种状态,神色认真了起来,审视地看着林斯。
“有一点像。”林斯道。
“所以现在你们的关系如何?”
“他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拒绝给我开门。”
“有意思呀,”阿德莱德托腮,“你也有被拒之门外的一天。”
他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正色道:“你不要动,暂时交给我。”
林斯点了点头。
林斯不是一个根据自己的判断胡乱解决问题的人。在确认和凌一的相处绝对存在问题后,他选择了正确的解决方法,询问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拨通了凌一的通讯,他非常有耐心,知道把自己关起来生闷气的孩子并不想接别人的电话,因而拨了一次又一次。
凌一终于接通了。
阿德莱德的全息投影出现在房间。
他笑眯眯坐在凌一面前,看着他。
房间没有开灯,凌一坐在窗边的扶手椅上,脸色有些苍白,抬起头看他。
那样郁郁的神色,让人恍惚间回到中世纪昏暗的古堡,古堡的主人是一位年轻的世袭大贵族,拥有紫罗兰公爵之类的封号,靠啜饮鲜血为生。
阿德莱德微微怔住了,不是因为他的容貌,而是因为他的神情。
一个人的神情和身体姿势能透露出许多信息,在天才而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眼里,一切都无所遁形。
他眼神里那种迷茫的悲伤,绝无可能来自成长的烦恼或俄狄浦斯情结的困扰。
那分明是——为情所困。
“林斯让你来的吗?”凌一淡淡问。
“林博士放心不下他家的小朋友。”阿德莱德坐到他对面,微笑道。
“我觉得是因为他认为我有问题。”
“其实并没有问题,”心理医生笑容温和,能使人放下一切警惕,“听说你们就一张床上能否躺下两个人这个问题产生了冲突。”
“他说成年的动物应该学会自己居住。”
“问题不在这里……”阿德莱德勾起唇角,“你爱他。”
他认为这句话落下,会看见凌一恍然大悟走出迷茫的样子,但出乎意料的是,凌一就像听了一句再平凡不过的话一般。
“是啊,”他恹恹道,“我当然爱他。”
“不,不是那种爱。”阿德莱德轻声道。
“你要把爱也分门别类吗?”凌一问他。
“没错,”阿德莱德挑挑眉,“我喜欢把爱也分出界门纲目科属种。”
凌一笑了一下:“听起来很复杂。”
“其实也不复杂,”阿德莱德耸耸肩,“比如说,幼崽对父母的爱,父母对幼崽的爱,父母对长大后幼崽的爱,长大后的幼崽对父母的爱。”
“它们不是一种爱吗?”凌一想了一会儿,道,“对长大后的幼崽的爱就是把它叼出巢穴吗?”
“我对生物学的只是并不了解,但我知道只在一种情况下,两个成年个体会长久在同一个巢穴居住。”阿德莱德用那双碧绿的眼睛温和地望着凌一。
凌一沉默了很久,最后才低声道:“谢谢。”
阿德莱德还想说些什么,通讯忽然被凌一单方面掐断了。
“啧。”他靠在沙发上,说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语气词。
居住在同一个巢穴里的,当然是配偶了。
夜空下,凌一在想八年前。
八年前决定离开林斯的那一晚,也是在这样的星空下,他望着沉睡未醒的林斯,心中全然是难过,仿佛下一刻就会痛哭出声。
那时候,他就在想,为什么,看着明明是这么喜欢的林斯,却想要哭。
此时此刻,他却忽然想起一段歌词来。
露西亚数据库里存着的百万首之一,是中文,他并不陌生的语言,不知道源自什么时代,旋律已经忘记了,有两句却记得格外清楚。
不只是记得清楚,最初听到那样两句词的时候,心弦便突然为之一颤。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看见不朽
还未如愿看见不朽。
他抬头望夜空。
深夜星空,辉光闪烁,黎明浮沉往复,天光破晓。
作者有话要说:  俄狄浦斯情结:恋母弑父,对父亲或母亲的独占欲。
歌词来自《山丘》。
林斯没往那方面想不是迟钝,有别的原因=w=
至于这一章的意思,诶嘿嘿(神秘的围笑)

分享到:
赞(37)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这一章不能没人啊

    易谦盛2020/03/06 11:21:17回复 举报
  2. 我来了我来了!庆祝小凌一开窍!

    子潼2020/03/06 11:51:15回复 举报
  3. “想要。”
    依你依你都依你
    这对话好宠啊

    心清如水2020/03/06 14:39:11回复 举报
  4.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看见不朽
    还未如愿看见不朽。
    他抬头望夜空。
    深夜星空,辉光闪烁,黎明浮沉往复,天光破晓。
    读起来好美的感觉

    心清如水2020/03/06 14:41:23回复 举报
  5. 别看我挺淡定,其实我可以戴着口罩下楼跑圈了

    顾大将军2020/03/07 16:00:01回复 举报
  6. 同上,又开始了起得比猪早睡着比狗晚的生活了QAQ初三狗的悲哀

    匿名2020/03/08 14:21:57回复 举报
  7. 是的,初三狗周末还有语文数学英语历史物理政治化学培优(微笑)

    匿名2020/03/08 16:29:50回复 举报
  8. 在凌一小天使终于明白心意的这一章为什么要谈学习?它不甜吗?!

    渊音2020/03/09 12:01:11回复 举报
  9. 嗷嗷开窍了 不枉老妈子我嘤嘤嘤了六十多章

    圆规与颈动脉2020/04/22 10:32:07回复 举报
  10. 啊啊啊,小可爱情窍初开了啊

    陌浅2020/06/15 20:37:3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