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破晓时分(2)

凌一打量林斯。

他离开的这些年,林斯一直在沉睡,时间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还和记忆中一样。

最开始控制不住情绪的那一阵子过后,他有点惘然起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牵住林斯的手,手指不安地隔着一层透明防护膜刮着林斯的手心。

林斯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很细,骨节分明,还是他小时候就喜欢的那只。他那时没事的时候,喜欢把自己的手心贴上去,与林斯五指重叠,林斯的手指总会比自己的长出一截,现在却不是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少年时候喜欢做的事情,腻在林斯身上,或是靠在他怀里,都有了说不出的别扭。

他离开林斯的时候,是想摆脱那种令人压抑而挣脱不得的,像林斯的小宠物一样的状态,可是现在真的长大了,却不知道该怎样和林斯相处,这让他内心慌张了起来,迫切地想去抓住一些东西,却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林斯见他久久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便也没有什么动作,就这样让他牵着自己的手,牵了好一会儿。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不能不问到底的。

林斯抽回了自己的手。

凌一抬头看他。

黑色的眼瞳里透着微微的紫,目光既不是喜悦,也不是悲伤......有一些茫然在里面,却并不是小时候那种天真的茫然了,看起来就像有心事一样。

这种眼神稍纵即逝,片刻之后,那双眼睛有澄澈了起来,凌一微微歪了歪头,问他怎么了。

林斯道:“之前为什么要走?”

凌一眨了眨眼睛,试图用假装无辜来逃避这个问题。

林斯面无表情地看回去,眼神让人心里发毛。

凌一试图蒙混过关:“我想出去玩。”

林斯的神情明明白白写着:你看我信吗。

凌一期期艾艾:“真的。”

林斯淡淡道:“所以你让我吸入过量的睡眠喷雾,然后留下一句话离家出走,就为了出去玩?我不认为我是一个好骗的人......你是想让我向心理医生咨询你当时的动机?”

怕是瞒不过去了。

凌一垂下眼,组织了一下语言......反正,他也从来不瞒着林斯什么。

“走之前那段时间,我很难受。”他道。

林斯微微怔了一下。

凌一没等他问,接着道:“发生了很多事情,你可能不知道。”

他抬起头,看着林斯:“你那段时间没有项目,但是很忙,每天很晚回来,也不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经常会...有点担心,但是发消息的话,你也会过很久才回我。”

那段时间林斯有印象,飞船上确实有很多事情,以及储放室柏林病毒泄露的危机,他确实没有怎么和凌一好好说过话。

“你那时候还小,很多事情并不好,”他蹙了一下眉,道,“所以我才没有说过,但你可以直接问我。”

“不是。”凌一摇了摇头,“我不是想要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嗯?”

“我那时候,在飞船上什么都不能做,即使知道你在忙什么,也根本没有办法介入。所以我就想,假如我再长大一些,然后,在飞船上的地位再高一些,是不是就可以也分担一些东西,让你不用那么辛苦。”他笑了笑:“或者,再远大一点,假如我有一天成为元帅那样,就可以对你好,你想做limitless就去做,想做什么项目都可以,随便想要解冻什么人来帮你都可以,也不会被第二区扣资源......差不多就是这样。”

林斯这次是真的怔住了。

凌一离开,他想过很多种原因,却唯独没有想过是这样,并非年少叛逆,而是为了去获取一些东西——为了自己。

“谢谢......”他道:“但是非要离开吗?”

“嗯,我觉得这样是最快的。”凌一认真道,“我跟着远征者出去,有自己的计划,会有功勋,很多。后来出了病毒,还有露西亚故障的事情,我大概算是立了很大的功。回到第三区后会有授勋,元帅并不讨厌我,嗯......据说我爸爸还是他的老相识,就像我妈妈和陈夫人是好朋友那样,所以我只要能够回来,回到第三区,我就不会是个普通士兵了。”

他停了一会儿,接着说:“然后,我就可以开始往上走了。”

正如苏汀所说,凌一并不是个会因一时冲动而做出决定的人。他有自己的决断,并且思虑周全。

——好吧,也许他自己和其他人会觉得思虑周全,除了林斯。

离开远航者这个决定,确确实实会给凌一带来锦绣前程,前提是他能够回来。

虽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而凌一也确实回来了,但他显然并不算是平安归来。

“是我的错,”林斯对他道,“我们那段时间缺乏沟通,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你想做什么,我会支持你,也会告诉你我那时候顾不上你的原因,并不是非要去远征,你总会长大,这些事情都可以慢慢来。”

“我不想等了,我不能在你身边长大。”凌一低声道,“我很难受,每天都很难受,我也不想让你等了,我希望你睡一觉,很短,然后一睁眼,我就可以保护你了。”

林斯很久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他明明该有许多话想说,最后却只道:“假如你没有回来呢?”

行星勘探充满危险,病毒可以杀死一个人,露西亚可能彻底崩溃,远征者无法保证不会坠毁。

“假如回不来,我一定是已经尽力去保护我自己和远征者了,换了谁来都是一样,我不会后悔,虽然......”他牵着林斯的那只手不自觉收紧了,声音带着微颤,“对不起......”

“没关系,”林斯看着他,“并不是只有你离不开我。”

假如凌一葬身星海,那么他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因为将与林斯永久分离而产生的痛苦,与林斯从沉睡中醒来,得知凌一不会再回来时的失落,并不能分出谁的更多一些。

“我知道,”凌一原本眼眶红红,听了这句话,又笑了一下,“所以我回来啦。”

他知道的。

他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和林斯撒娇,无非是知道林斯对自己总是宠爱。他向来知道自己是重要的,知道林斯在有自己陪着的晚上会睡得沉一些,在捉弄自己的时候心情会好很多,也知道林斯那俊秀好看,却总因缺乏情绪而显得格外冷淡的外表下,其实非常、非常的温柔——每天给自己系好领结的温柔,在自己那份营养剂里加糖的温柔。

所以他不能接受自己再也见不到林斯,同样的,也不能接受林斯再也见不到自己。这个念头从未消失,使他从许多次的生死边缘挣扎回来,并最终回到故乡。

林斯:“但你病的很重。”

“你不是传说中的巫师么......”凌一眨了眨眼睛,“所以虽然很疼,但是我觉得只要见到你,就是可以治好的,我留了很多样本,有用吗?”

“很有用。”林斯道。

“那就好。”凌一眼里有很明亮的笑意,仿佛曾经被折磨到几乎崩溃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林斯。”他喊了一声。

“嗯?”

“我想......”

想了半天也没有下文,连凌一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最后,他说:“你坐下。”

林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还是坐了下来。

临时病房里没有放座椅,他只能坐在床边,背对着凌一。

下一刻,凌一的手从后面伸过来,把他环住,然后整个人贴近,脑袋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凌一终于找到了舒服的姿势,满意地眯了眯眼睛,把林斯抱得紧了一点。

一小只的时候确实有一小只的好处,长大后也并不是就没有办法了嘛。

林斯感觉到了凌一的满意,他对凌一的动作语言的读取向来十分准确。

他放松身体,靠在凌一身上,能清晰感觉到背后人的心跳,感到这个过于亲密的姿势稍有些不对劲。

可见,一觉醒来,一小只突然变成了一大只,虽说性格没有大的变化,但还是需要点时间来适应的。

分享到:
赞(44)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凌一啊妈妈爱你

    易谦盛2020/03/06 11:11:58回复 举报
  2. 凌一总能让我忘记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心清如水2020/03/06 14:28:39回复 举报
  3. 哈哈哈,其实我早就想到凌一宝贝会怎么做了….不能叫宝贝了(忧伤…)

    顾大将军2020/03/07 15:35:07回复 举报
  4. 小姐,请不要伤心,您可以……继续这么叫我。

    凌一(white2020/04/09 16:22:44回复 举报
  5. 其实我一直分不清这篇是主攻文还是主受文。

    弃离2020/05/21 20:22:38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