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周而复始(5)

陈夫人认为林斯不该离开远航者。

她的意思很明确,这十年的时光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极其宝贵,如果留在远航者,林斯完全可以做出不逊于“limitless”的成果来。

“我的精力会花在帮助远征者勘探新星球上,”林斯道,“它的意义并不比科研小。”

“但是露西亚可以代替,”陈夫人道,“而且,星际探索从来都存在牺牲,即使是在远航者的征程中,也有近百名科研者死在了环境恶劣的星球上。”

“你不能牺牲,”她的语气严厉了一些:“你,唐宁,郑舒,各个区域的核心人员——你们这一批人尤其不能牺牲,你们的天赋万里挑一,在地球上最顶级的学校毕业,当时的社会规则所能提供的最大额度的教育和资源成就了你们这些人——而我们已经没有了这个环境,我们的新一代再也不可能有你们这些人的质量了。”

“我们的人和资源一样,用掉多少,就少掉多少,”陈夫人叹了口气:“如果你在外面出了事情,让我去哪里再找一个和你差不多水准的人?”

**

凌一在写日记。

他自从上次和林斯说过那个热力学第二定律的事情后,就开始写日记了。

——凌一觉得,这样能让那些害怕忘记的事情保存下来。

“今天被林斯发现前几天不穿骨骼和上校打架玩的事情了,林斯不高兴。”

“林斯问我,自己的直觉和机器的推测不一样的时候,要怎么选。我还是想选自己的直觉,因为唐宁写的程序有时候也会有bug。”

他写完这两句,开始托着下巴想,今天还有什么可写的事情。

——好像没有了。

于是他又写下一行:“林斯还没有回来,想他。”之后就合上了纸质的日记本。

做完这些,又没了事情,他背了几个化学方程式后,打算去找唐宁问几道数学题。

学完傅立叶级数之后开始学多元积分,那个东西很烦的。

他走出训练场,熟门熟路地在几道走廊里拐着弯,走到了唐宁平时在的实验室。

唐宁的实验室和郑舒的办公室都在这条走廊的尽头,是对门,工作时间里,门都是虚掩着的。

郑舒的实验室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好像是别的区的人,在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交代完,又进行了一些生活上的闲聊。

郑舒很受女士们的欢迎,这种欢迎和凌一所受的不一样——夫人们看凌一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对待时郑舒则带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暧昧,他这种优雅、富有风度的男人在飞船上可不多见。

此时,郑舒对里面那位女性的态度也非常体贴又得体,使人很轻易便能心生好感。

而同时,唐宁的房间里传来的则是智脑主机运行的嗡嗡声和纸笔摩擦的沙沙声,显然实验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凌一知道这时候不能打扰唐宁,于是没有敲门,轻轻走了进去——他要是想不发出一点儿声音,那么普通人是真的察觉不到的。

走进去,他看见唐宁在电脑前演算着什么东西——至于到底是什么,这就远远不是凌一现在的数学水平能体会到的了。

薇薇安坐在唐宁旁边,看见凌一进来,竖起食指放在嘴唇前,示意他噤声。

凌一对她眨了眨眼睛,穿过全息投影,坐到了薇薇安所在的椅子上。薇薇安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甜甜地笑了一下,改变姿势,坐在凌一的腿上,纤细的胳膊环住他的脖子,惬意地眯了眯眼睛。

等到唐宁的计算过程写满了一张又一张纸,终于得出来一串结果,然后双手迅速在键盘上敲击,写了大概几百行程序后,他的注意力才稍微不那么集中了一点儿,看见了就在自己旁边坐着的凌一。

“你写完啦?”凌一问。

唐宁“嗯”了一声:“我在优化露西亚。”

“露西亚不是已经很厉害了吗?”凌一问。

“她会跟着远征者去远星,”唐宁说,“我接到的通知是远征者只配备一批机械师负责维护她,她要接管飞船上的所有设备和维生系统。”

凌一点了点头:“露西亚好厉害。”

“还没有达到预期,”唐宁淡淡道,“她有自主学习系统,跟着你们去远星后,会学到很多东西,未来可能她一个人控制飞船,就能完成所有探索任务。”

凌一眨了眨眼睛,消化了一下这个信息,觉得编出露西亚核心程序的唐宁实在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薇薇安听到唐宁在说露西亚的好,顿时又不高兴了,头上飘出了一片乌云,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露西亚哪里都比薇薇安厉害呢。”

唐宁的语气非常平淡:“我不喜欢露西亚。”

乌云立刻没有了,变成一片白云。

凌一观察着他们两个的互动。

唐宁说不喜欢露西亚,那就是真的不喜欢,而不是为了安慰薇薇安——他对人的各种情绪感知都有些迟钝,更别提会去安慰人了。

是因为露西亚自己给自己设定了形象吗?凌一知道唐宁非常不喜欢那些脱离他掌控的事情,他到现在都没有给露西亚加载感情系统。

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因为人的喜好总是很奇怪,外人不能理解,就好像郑舒对别人都那么好,却唯独对唐宁很冷漠......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并不美好的事情。

唐宁问他:“有事情吗?”

凌一点了点头,把之前不会做的几道题拿出来。

他要是问林斯问题,就会被林斯逗,所以更喜欢问唐宁。

——唐宁就从来不会嫌弃他脑子不好使,因为在唐宁眼里除了他自己和林斯,所有人的脑子都不好使。

问完了题,凌一在旁边的桌子上接着学数学,唐宁接着写程序,薇薇安托腮看着他们,气氛一时间非常和谐。

等把今天的内容看完,凌一拿出日记本,继续记录今天都发生了什么。

“今天去问了唐宁数学题,唐宁很厉害,露西亚也很厉害,薇薇安很可爱。”

“但是如果有一天露西亚真的像唐宁说的那样,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完成远星探测的任务,她会不会很孤单呢?”

**

林斯走出陈夫人的办公室,微微拧了一下眉,有些烦躁。

即将走到第六区的时候,通讯又响了起来,这次是瑟斯,要申请一样危险等级很高的试剂。

他们现在在做一个强腐蚀的溶剂,如果成功,可以快速分解和提取金属,提高机械制造的效率。

林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瑟斯已经在房间等着了,拿着一张申请表格。

林斯随口问了几句项目进度,在申请表上签了名字,传给第二区存档,然后带瑟斯走进了一间储放室。

这间储放室位于整个第六区的最下层,有着最严密的安保和防护措施,存放的全是一些危险试剂和样本。

门打开后,干燥低温的气体扑面而来,因为有些特殊药剂不能见到强光,所以储放室中非常昏暗。这里排列着高到天花板的金属架,格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试剂和药品,大多数的标签上都贴了一个骷髅头。

墙壁上也镶嵌着格子,放着一些危险等级更高的东西,它们都被支架牢牢固定住,以防摔落。

瑟斯打着冷光手电,在架子间走动,按照索引寻找着自己需要的试剂。

手电的白光在试管架中穿梭,在地面投下一竖条一竖条连绵不绝的影子。

林斯也没有出声,仿佛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一样,瑟斯感觉有些阴森,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他走到试剂所在的区域,正准备仔细找,忽然听见林斯一声:“停下。”

瑟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林斯的脚步声——他走到了自己旁边。

有些快,不像林斯平时的步伐。

瑟斯手中的冷光手电被林斯拿过去,照向了白色的天花板。

天花板和墙壁的交界处,是一排十几根黑色的超声波震荡管。

清洁,杀菌,监控状态......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这一排超声波管来完成。

而林斯所照向的地方,有两条细而长的黑管,方向被改变了。

它们原本应该整齐地水平排列,此时,那两个管却一个左斜,一个右斜,形成了一个没有闭合的V字,这场景显得突兀且奇异。

......这样的话,它们发出的两道声波一定会在某个方向相遇。

瑟斯正想着,就听林斯冰冷的声音快速道:“露西亚,记录。”

无处不在的露西亚接到指令,机械女声平淡道:“已拍照。”

“切断能源。”

“已切断。”

房间一下子彻底黑暗,只剩手电光。

冷白的手电光从超声波管移开,向它对着的那一边照去。

那是墙壁上的一个被特殊玻璃密封的格子,放着一根试管——颜色非常奇异,是淡肉色,像是胶状物。

标签上写着“Berlin-III”。

——那是柏林病毒的样本!

如果......两根超声波震荡管以特殊的频率被激发,引起共振,玻璃碎裂,那——

瑟斯睁大了眼睛,浑身汗毛直竖。

林斯快步上前,指纹解锁,打开格子,卸除支架取下试管,放进了瑟斯原本拿来放试剂的低温密码箱里,紧紧扣上。

做完这些,他迅速调出通讯手环的光屏,拨通通讯。

“元帅,这里是第六区,出事了。”

分享到:
赞(47)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卧槽卧槽好吓人

    易谦盛2020/03/06 08:32:43回复 举报
  2. 露西亚很像凌一的姐姐吧

    二九2020/03/13 17:00:22回复 举报
  3. “——唐宁就从来不会嫌弃他脑子不好使,因为在唐宁眼里除了他自己和林斯,所有人的脑子都不好使。”
    ?这就是天才吗

    white2020/04/09 15:46:03回复 举报
  4. 露西亚是另一种状态的叶瑟林

    小雨2020/05/06 19:16:09回复 举报
  5. Σ( ° △ °|||)︴我被楼上的评论惊到了
    细思极恐

    弃离2020/05/20 19:23:08回复 举报
  6. 楼上上,我也是这么想的,露西亚肯定和凌静有关系

    苏陌2020/06/21 00:16:08回复 举报
  7. 唔…我还是觉得陈夫人不对…希望是错觉吧

    求眼熟2020/08/23 14:58:11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