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热力学第二定律(5)

这一天的早晨,凌一先睁开了眼睛。

这很罕见,因为以前一直是林斯先醒。

清晨的曦光在舷窗的边缘呈现出透明的金色,凌一盯着林斯的脸看了一会儿,伸出手虚虚放在林斯的眼睛上方,不想让阳光照射到林斯的眼睛,把他弄醒。

手心似乎触到了林斯的睫毛,有些痒。

心跳有些乱,凌一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开心。

他做了很长而且很古怪的梦,在那片到处倒伏着建筑物的废墟上一直向前走,想离远方的林斯近一点。

梦有时候是在映照自己潜意识里的想法,这一点凌一是知道的。他想,自己是想离林斯更近一点的。

但是,他们明明已经非常亲近了——为什么还会这样想呢?还有比现在更加亲近的关系吗?

凌一有些迷茫地歪了歪头。

但是那种并不满足的感觉并没有在他的心中缠绕太久——他看着林斯,感觉这样就很好了。

林斯并没有睡很久,他睁开眼睛,看见凌一正看着自己,背对着舷窗,挡住了有些刺目的阳光。

“谢谢。”他道。

凌一弯起了眼睛,朝他笑了笑。

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睛的形状也有所变化,小时候圆溜溜的杏核眼稍微拉长了一些,眼尾有一点点轻微的上挑,显出一种温柔又俏皮的漂亮。

起床之后,洗漱完,林斯回着一晚上堆积起来的消息,凌一抱着枕头看今天的训练计划。

他很久之后才想起来看自己的手环,没想到屏幕上跳出了十几条消息。

凌一皱起了眉——以前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的。

他开始一条一条点开,最近的一条消息是斯维娜发了一张上校试图穿着骨骼生活,结果早晨被卡在洗漱间门框里的图片。

他回了一串哈哈哈,继续往上翻。

还是斯维娜:“生日快乐,小宝贝!”

其它的消息也都大同小异,凌一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身份资料上的生日那一天。

他认真地回信息,翻到最上面一条,却又不是生日祝贺了。

很意外,是唐宁,时间是凌晨三点:“你们最近怎么样?”

凌一想了想,唐宁似乎不是会关注朋友状况的人,于是回道:“最近不忙,郑舒没有很累。”

唐宁几乎是瞬间回了个:“嗯。”

他凌晨三点发的消息,但是现在还醒着,看来昨晚是通宵了,项目应该很忙。

虽然唐宁是出名的夜猫子成精,但是通宵还是很不好的。

于是凌一回道:“你还好吧?”

唐宁:“我没事。”

凌一想了想,如果换成是自己像唐宁一样每天熬夜,林斯一定是不许的,所以给唐宁回了一条:“郑舒会担心的。”

唐宁却发来了语气平淡的几个单词:“他不会。”

凌一抱着枕头,有点不懂。

他又想了想,回忆起来郑舒好像真的对唐宁并不好。

也不是不好,只是比较冷淡。

而且,唐宁想知道郑舒的近况,也没有直接去问本人,而是给自己发了消息。

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唐宁发过来一句:“生日快乐。”

其它关系好的人知道自己的生日不足为奇,但是唐宁这种从来不和外界打交道的人竟然也知道,就很奇特了!

凌一回他:“你怎么知道?”

唐宁:“看见过你的资料。”

凌一:“......”

他想起来唐宁还有过目不忘这个技能,只要被他扫过一眼的东西,都能牢牢刻在脑子里,有需要的时候就回放一下,非常难以想象。

还有林斯似乎也是这样。

凌一悄悄瞄了一眼林斯,看见他还在回消息。

——可能是又要忙起来了。

果然,林斯敲完这一条,就对他道:“第一区请我去看个东西,晚上才能回来。”

凌一有点失落:“嗯。”

林斯揉了揉他的头发:“晚上送你个东西。”

凌一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所以林斯不仅记得自己的生日,还准备了礼物吗?

他决定原谅林斯今天不在了。

早上的时间转瞬即逝,林斯很快就出门去第一区了——那个项目不仅借走了唐宁,还借走了林斯,看起来真的很厉害。

凌一来到训练场上,首先被斯维娜搂住了肩膀:“宝贝儿!今天过后就成年啦!”

其它人也都围了上来,玩闹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惯常的训练。

休息的时候,没有林斯在身边,凌一有些无聊,开始看物理书——这也是林斯给他计划的课程之一。

这个部分在讲能量,一些非常简单的热力学定律和式子,最后还举出了一些例子来佐证——比如永动机为什么是失败的。

但是,那是很多年前的地球上的人才会考虑的问题了,现在有了第三代的核聚变技术,只要有氢原子,就能够无限发电,根本不必担心能源的问题,所以“永动机”这种东西,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意义——所以凌一只是大略地看了一下,就翻去了下一个章节。

等把今天规定的东西看完,又没有事情做了。

凌一烦躁地扑腾了几下,很想林斯,最后站起身来找上校对招。

随着长大,他对力量的控制越发驾轻就熟,已经可以主观地控制自己的发力了——也就是说,他可以把自己的力气控制在普通人的水平,然后纯粹和上校比试一些技巧。

上校没有林斯在身边指挥,游戏的任务失败了好多次,也非常百无聊赖,和凌一一拍即合,动起手来。

这里的训练人员又都是军方出身,本来就有点儿好斗,凌一和上校开了个头之后,不一会儿,原本死气沉沉的训练场就变成了大型打架斗殴现场。

郑舒开门进来,看见这幅场景,扶了扶额。

凌一从上校身后探出头来,笑眯眯和他打招呼:“郑先生,上午好。”

声音很甜,模样也很乖,十分无害。

——如果不是那双手正锁着上校的咽喉的话。

“下午好,凌一。”郑舒点了点头——他还是很沉稳的。

“郑先生,”上校朝他道,“你要不要来?”

“我很久没有练过了。”郑舒笑着摇了摇头:“怎么看出来的?”

“练过的人和没有练过的人不一样,”上校道,“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很厉害。”郑舒道。

“我在特战队带了十多年的兵。”上校道。

“哪里的特战队?”

“在洛杉矶。”上校道。

“洛杉矶?”郑舒忽然笑了一下。

上校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我未婚妻在那里。”

“喔......”上校道:“不过基地在城市外面,我也不算是那里的人。”

“她也不是。”郑舒说完这句,解开了外套的纽扣,把它脱下来,放在椅背上,然后摘掉了手腕上会影响动作的手表,对上校道:“来。”

郑舒的身材非常好,不像上校那样过于魁梧强壮,再加上他那风度翩翩,沉稳温和的绅士气质,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不过凌一还真没有想过郑舒是练过专业格斗的人。

上校见他开场动作非常专业标准,咧嘴笑了一下:“其实我老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郑舒道:“年轻的时候跟人学过一段时间。”

上校点了点头,拉开架势,就像第一次和凌一过招的时候那样一拳直挥过去,捣向郑舒面门。

郑舒错身,出手肘击,迎上上校刚出的左拳,同时出腿,攻向上校的右膝。

上校“咦”了一声,收右腿,后踏一步,换成守势。

这一场的节奏并不快,因为上校是留有余地的,怎么说郑舒都是正常人,还是搞科研的,当然不能和改造体相比,几十招过后,两人都默契地分开了。

“还是很有意思的,”郑舒整了一下衣领,温和微笑,“我在考虑要不要重新把格斗捡起来。”

“你的格斗老师很厉害,还有点军方风格。”上校道。

“是我未婚妻教的。”郑舒道。

“女人?”上校忽然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说怎么老是有一点别扭的地方。”

他说到这里,皱起了眉,突然看向了凌一:“我想起来了!”

凌一:“啊?”

“不仅有点别扭,还有点眼熟,就是你!”上校道:“你俩的路子太像了,像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上校狐疑地看看郑舒,又看看凌一。

他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对这些事情特别在行,尤其是凌一和郑舒这种——只是练过,没有在实战中磨练出自己风格的,不论自己怎么练习,出手时都会带有很明显的老师的痕迹。

而这两个人实在是有点像。

凌一蹙了蹙漂亮的眉,努力回忆。

郑舒的未婚妻,他以前也听人提过,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好像就是郑舒自己提的?

那时候他刚上飞船,在那场庆功宴上,郑舒介绍他和林斯的关系的时候说,自己的未婚妻是......林斯的导师的女儿?

只不过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慢慢就忘掉了。

——现在一想,那不就是自己的姐姐么?

分享到:
赞(48)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凌一生日快乐鸭

    易谦盛2020/03/06 07:50:15回复 举报
  2. 生日快乐,小凌一!

    子潼2020/03/06 10:32:06回复 举报
  3. 凌一宝贝生日快乐啊(/≧▽≦/)

    顾大2020/03/06 22:52:57回复 举报
  4. 生日快乐呀,凌一小朋友(๑°3°๑)

    小妮子2020/03/22 16:04:52回复 举报
  5. 01小宝贝生日快乐呀

    white2020/04/09 15:27:57回复 举报
  6. 宝贝生日快乐!!!!(虽然迟了好久www

    浅月2020/04/21 08:55:53回复 举报
  7. 祝小可爱凌一生日快乐鸭!

    陌浅2020/06/15 18:58:11回复 举报
  8. 生日快乐,亲爱的小凌一

    向日葵2020/07/06 23:25:15回复 举报
  9. 生日快乐~不知道林斯会送什么生日礼物给凌一,会把自己洗干净在床上躺平等凌一吗?毕竟是十八岁生日~或者是给凌一点火?凌一好像一直都没有硬过

    九离离离2020/08/17 00:49:54回复 举报
  10. 楼上的别想了,林斯现在对01没有爱情,不可能的

    艾洛松2020/08/28 22:03:03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