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热力学第二定律(1)

“所以...到底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让我们延续?”

“地球,”陈夫人道,“到了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地球不是最优解,是唯一解,如果我们最后长久定居在某个星球,它必须和地球极度相似。”

“我不明白,”林斯淡淡道,“这颗行星上确实非常贫瘠,但是远航者有非常优秀的航行能力。我们可以以TKM-IV为核心,向外辐射,找到能给我们提供足够的生产资料的星球作为补给点,定期派出船队采集资源,发展地面设施。”

“这也是我们降落前就已经考虑好的发展方式。但是,这就要求我们回到原本的问题,林斯,你觉得什么是文明?”

“如果按照之前的设想,我们不算是文明吗?”林斯微蹙了一下眉。

“那至多算是一种机械的生活状态。”夫人道,“我现在有一种感觉,我们在现在的环境下根本没有前进的动力。我们理想中的那个社会非常美好,取之不尽的资源,热情上进的研究者们,每天投身于研究工作,改造这个环境,使得它越来越适合人类生存,但是,在机器模拟中,它出现了三个严重的问题。”

林斯耐心地听陈夫人说下去。

“首先,我们在这颗星球上建造城市的成本非常高,‘穹顶’就直接消耗了飞船大半的资源存储量,而它只能保护直径十公里的土地。现在,我们在地面活动的人员算上军人共有五百人,而按照元帅的意思,想让城市繁荣起来,就要解冻更多的人,至少是几千人,他觉得只要人员就位,新的社会秩序就会很快建立起来,并且生机勃勃。”陈夫人调出了一张表格,是第二区对资源采集与消耗状况的汇总,它们几乎是对等的:“远航者在航行过程中,不断地从各个星球上采集资源,但是也只能维持几百个人的生活和研究所需——我们对人数的控制有多严格,你是知道的。所以,只靠远航者去行星外采集资源,远远无法供给一个大型城市的消耗,远航者只是一艘飞船,它并不万能。”

林斯点了点头。

陈夫人接着说了下去:“第二个问题,我们有了可控核聚变技术,可以通过聚变来制造元素,可是核聚变只能制造元素周期表上铁之前的元素,而这颗星球作为一颗早期行星,它绝大多数也由这些元素组成,但是我们早已达到了这些元素所能创造的科技的极限。比如硅芯片,它很容易制造,原料也容易采集,可是你的神经元芯片会用硅吗?”

“它太落后了。”林斯道。

“你们用了其它一些稀奇古怪的金属材料,我不太了解这个领域,但我知道,光靠铁与铁之前的元素肯定不行。”陈夫人看着林斯的眼睛,语气逐渐沉重:“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我们依靠这颗星球,那么我们的科技就被锁住了!我们不会发现新的化学元素与物理性质,只会在现有的科技上停止不前。林,你认同这一点吗?”

林斯沉默了一会儿:“我认同。”

陈夫人的神情放松了一些,语气也略有缓和:“这两个是物质上的问题,第三个就是精神层面的问题了,我们这个社会,现在的主要活动是科研和探索这个星球,它依靠的是我们心中的热爱与道德,还有把人类文明延续下去的愿望,这一代没有问题,可是下一代呢?他们对地球没有感情,而我们的生活水平就是这样了,他们不论有多么努力,做得再好,最后得到的都是一间远航者或者地面城市的制式房间,每天按时发放的营养剂,既然大家处在同一生活水平,而且未来也不会有所改变,那我们该靠什么来激励大家向前呢?我们这个社会的进步动力在哪里?”

夫人说完这段话,又道:“这不是机器运算的结果,是我个人的担忧,我不知道这样的担忧有没有道理,但它确实很可怕。”

她的这些看法都不无道理,这样说来,飞船的未来的的确确是非常悲观的。

但是林斯不是一个容易被煽惑的人,他非常冷静且客观,这可能就是陈夫人邀他来讨论这个问题的原因。毕竟陈夫人想要的不是一个倾诉对象,而是一个能帮助她做出决策的人

“我无法反驳这个观点,”林斯微微眯起了眼睛,“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求我们离开这颗星球,继续远航。恕我直言,远航的风险比留在这里更大。”

“是这样没错,”夫人叹了口气,“我是一个偏向保守的人,认为存活高于一切,但是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让我不得不担忧以后可能出现的危机,甚至认为登陆是一个完全错误的选择,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林斯问:“元帅的意见呢?”

“他非常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我出现了心理问题,还用上了一个中国成语‘杞人忧天’,”陈夫人无奈地笑了笑,“元帅对于科技发展并不像我们这样执着,觉得只要我们能生存,繁衍,那么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最后都会好起来。”

“如果您坚持的话,我们可以接受做一些向外继续探索的尝试,”林斯想了想,道,“但是绝对不能放弃这里的基地,我们至少要把大部分成员留在这里继续发展,然后把第八区的信息库备份到基地,这样,即使在继续航行的时候遇到毁灭性的灾难,我们也不会灭绝。”

“没错......我们是要这么做。”夫人点了点头。

航行就像一场赌博,只要离开了亚空间,多变的宇宙环境随时可能摧毁这艘飞船,远没有地面这样安全。

“还有就是元帅的态度,”林斯道,“如果他坚持不同意,我们只能维持现状。”

“所以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能说服元帅的人很少,他虽然因为一些误解一直针对你,但也会考虑你的意见。”夫人道。

“我其实并不太赞同把大部分的精力用在远航上,我们明明也可以尽力去改造星球上的生存环境。”林斯思考着,道:“所以我只能接受以基地星球为坐标原点,派遣少部分力量进行探索。”

“这已经够了,”夫人笑了笑,“那我就准备详细的计划,然后再和元帅进行商谈。”

林斯点了点头。

陈夫人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是,他们的力量实在过于弱小,承担不起更高的风险。

登陆以来,悲观消沉的气息蔓延已久,一些新的尝试也许能够带来活力。

**

凌一走到自己和林斯房间的隔壁,抬手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阿德莱德的声音。

年轻的心理医生披着一头铂金色的长发,正坐在苏汀的对面,转头看见是他进来,愉快地笑了笑:“宝贝儿。”

“凌凌!”苏汀脸上还挂着泪痕,但一看到凌一,还是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可是那一笑过后,眼里又蓄满了泪水。

这是叶瑟琳留在人世的血脉。

“让我看看你......”她的语气尽量温和,但仍然悲伤。

凌一走到她的面前:“苏汀姐姐。”

苏汀看着他,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我没想到你在飞船上,还好你还在......”

“我被系统抽取成了林斯的实验体,”凌一眨了眨眼睛,“所以就醒来了,但是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是林斯把我养大的。”

他的样貌一直是那么精致漂亮,说话语气温柔又可爱,很容易就能让人心生好感。

“你长大了,叶瑟琳会很高兴的。”苏汀伸手,似乎是想摸摸他的脸庞,但是又略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

——毕竟他已经快要成年,不再是个孩子了,不适合做这种过于亲昵的动作。

凌一注意到了她的动作,非常乖巧且有礼地抓住她即将落下的手,低头吻了吻她的手背。

苏汀笑了起来。

“如果是在地球上,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迷恋你。”她道。

“其实现在也差不多,”阿德莱德耸了耸肩,“他可是飞船上每个人的宝贝儿。”

“叶瑟琳也是......她身边的每个人都会被她吸引,我......”

凌一看着苏汀。

苏汀对叶瑟琳的感情真的非常深,从他进来,她已经提了许多次叶瑟琳了。

而叶瑟琳在许多亲近的人眼睛里,就是那样一个完美无瑕的形象。

在第九区那个女人眼里也是——如果柏林病毒真的是因为叶瑟琳去了威尔金斯实验室才被传到飞船上,那么这就属于叶瑟琳的过错,而她不能接受这一点,所以她选择了把一切都推到林斯身上——这是凌一对她心态的揣测。

就算林斯不在意,他也特别想把真相摔开给那个女人看——林斯才不稀罕上飞船,明明是你们需要林斯才对!

他超级讨厌欺负林斯的人,甚至想挠上一爪子。

分享到:
赞(43)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他超级讨厌欺负林斯的人,甚至想挠上一爪子

    易谦盛2020/03/05 23:55:37回复 举报
  2. 因为爱他,所以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保护他,很美好

    鱼子酱2020/03/12 00:13:37回复 举报
  3. 地球上铁以上的元素全部是由坠落物带来的,比如95%的金是掉下来的,另外的是地球形成时就混进来的

    木里2020/05/07 03:12:30回复 举报
  4. 挠上一抓,哈哈哈,好像小猫咪啊,不开心的时候,挠你,生气了的时候,也你一下,感觉好萌啊

    陌浅2020/06/15 18:48:59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