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停泊既无意义(6)

往事鲜艳耀眼,但是口头语言的叙述毕竟稍显平淡,所以乍一听起来,林斯只是向凌一描述了一场普通的相遇。

但是这场相遇所带来的转折非常巨大——凌一能够想象,假如这一天林斯没有在旧图书馆遇到叶瑟琳,那么他可能就像一直梦想的那样,成了一名优秀的医生,然后在病毒来临的时候——救人,然后死在地球上。

“那时候起你就决定要做她的学生了吗?”凌一问。

“还没有,”林斯回答,“我那时候只是对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后来我们又见过几次......但是成为她的学生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

“我虽然没有见过你和她的相处,但她一定是个好母亲。”林斯拉回了话题,对凌一道。

“露西亚说,她根据我的性格运算,我长大后会和叶瑟琳很像。”

“原来她的功能已经这么强大了。”林斯先是评价了一下露西亚,随后看向了凌一。

飞船上的环境对一个孩子的成长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有限的空间,单调的生活模式,缺乏社交,也没有哪怕一个同龄人,很容易让人变得孤僻。

但是凌一完全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甚至可以说,即使在地球最和平的时期,在良好的教育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也很少有他这个样子的。

他是个非常有活力的男孩子,而与此同时,又有非常温柔认真的性格——非常乖,但也足够独立,找不出一处缺点,是每个夫人梦想中的儿子,哥哥梦想中的弟弟,少女梦想中的年轻情人。

他没有接触过任何的恶意,也没有对别人表现出过哪怕一点儿恶意,确实如飞船上的夫人们形容的那样,是个小天使。

如果再长大些......确实会有一些特质会很像叶瑟琳。

“是有点像,”他对凌一道,“但是你太爱生气了,叶瑟琳从来不生气。”

“我只和你生气!”原本就不怎么高兴的凌一的声音拔高了一点儿,眼眶有点泛红:“只有你对我不好!”

林斯有些微的讶然,看着他的眼睛。

“如果你也像他们对我那样......我才不会和你生气!”凌一道,“但是你最喜欢捉弄我,逼我学东西......还会莫名其妙变成很让人担心的样子,刚刚你心情很糟糕,就丢下了我!”

小东西眼眶微红,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虽然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心情不好,你因为叶瑟琳很难过,有时候捉弄我也是因为喜欢我,我也确实要学那些东西,但是......”

林斯看着小家伙先是要哭不哭地控诉自己,最后又三言两语替自己开脱,感觉心被揪了一下,泛上来酸软的感觉。

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还没有准备好去面对很多并不好的东西,这样的孩子永远有索要宠爱的权力。

“是我失控了。”林斯向凌一解释。

“是因为她让你想起了叶瑟琳吗?”凌一问。

而林斯的回答出乎了他的意料。

“有一些,但更大程度上,是因为你。”林斯淡淡道。

“得知那件事后,你比任何人都有厌恶我的立场,而我也不能一直对你隐瞒,”林斯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但是它建立在你的不知情上,我当然希望这段关系能维持下去,因为并不是只有你有感情,我也是。”

“可是我不会因为这个就不理林斯的,”凌一的眼睛里泛起水光,拼命摇头,“叶瑟琳也不会怪你的,那是个意外。你害怕我会讨厌你,是因为......”

他停了一下,道:“是因为你自己讨厌自己!”

林斯看着他,沉默了半分钟。

“如果我真的并不无辜呢?”他道,“你还不知道全部的真相,等你恢复在地球上的记忆,记起了对叶瑟琳的感情......”

“可我一点都记不起来!”凌一打断了他:“我不记得地球,也不记得叶瑟琳,我对她没有一点感情,是你养了我三年,我只记得你!”

凌一看着他,眼泪从眼睛里不断地落下来。

“所以我不会做一点儿会让你难过的事情,如果我真的记起来那些会让我恨你的事情,我也只会希望我没有来过......”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很软,带着委屈的哭腔:“我以后不和你生气,我也会好好学习,但是你要对我好一点,我......”

林斯怔怔看着他。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睛里掉出来,眼眶泛红,一抽一抽地哭着,也不去擦眼泪,就那样伤心又执着地望着自己。

但凡是一个正常的人,看到了这幅场景,都会忍不住去怜爱他,仿佛自己的心也随着那跌落的眼泪碎掉了一样。

林斯伸手去抹掉凌一的眼泪,这一下不要紧,手指刚碰到脸,凌一就哭得更凶了。

林斯伸手抱他。

凌一紧紧回抱住林斯,把脸埋在林斯肩上,哭得喘不上气来。

林斯喉口发酸,轻轻拍着他的背:“对不起,不哭了,乖......”

凌一哭得太厉害,又抽噎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停下来。

漂亮的眼睛红彤彤的,鼻尖也有点儿发红。

林斯拿起来他的手,平时总是非常温暖的手现在也凉了。

他把凌一的手握在手心里。

“我以后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他道。

“我不是...不是要你这样,”凌一垂下眼,道,“我想让你开心一点儿,不要总是想着那件事,病毒泄露根本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就一直不放过自己呢?”

“其实并不是这么简单,”林斯捧起他的脸,与他对视,“我并不是没有错,而且后果比你想象的更加严重。”

“那...是什么样子的?”凌一差不多已经平静了下来,问。

“地球上病毒泛滥,那时候,实验室的工作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只差一点,我们就能克服病毒,所以我才连主动给叶瑟琳送别都顾不上,是她主动来找了我......之后,她上船半天以后,我突然接到陈夫人的消息,说需要实验室的帮助——”林斯顿了顿,似乎是在组织着语言,但他的通讯手环在这时候响了。

来电的人是郑舒。

林斯接通了,拉起凌一的手,向第五区的方向走去。

“芯片项目可以正常进行,我刚刚和陈夫人协商了一下,只要和第一区沟通好就能拿回材料。”

“我不清楚开采计划,但是陈夫人好像有别的想法,我觉得她现在对我们的未来有些忧虑,除非远航者不断地飞去别的星球开采矿物,否则我们的很多材料都不够用。”

“很快会到,凌一也在。”

林斯切断通讯,凌一问:“要去试骨骼吗?”

林斯“嗯”了一声,“要插很多探针,别怕。”

凌一有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他们因为刚才的事情,稍微迟到了一些,到了试验场的时候,只见一个外形非常酷的黑色机械人朝这边走来。

“小凌凌!”上校爽朗的声音响起,“你也来了!快来试机甲!”

凌一:“......”

骨骼非常帅气,然而,上校的操作不甚熟练,导致动作有些滑稽。

然后——他走向凌一这边的时候,重心不稳,动作失衡,摔了。

轻金属和平滑的地面相撞,发出沉重的响声。

几个机械师对视一眼,眼里都是绝望——艺术品,这可是艺术品,就这样摔来摔去,他们这些制造者当然心疼。

上校努力调整着姿势想重新站起来,可惜总是不得其法,像是一只四脚朝天翻不过来身的大□□。

斯维娜小心翼翼控制着步伐,走到上校身边,想弯下腰,又打住了——她害怕最后不仅扶不起来人,还把自己摔倒了。

最后,机械师看不下去了,开启了骨骼的外部控制,遥控着上校站了起来。

郑舒笑了一下:“慢慢适应,我们也会持续改进反射系统。”

他看了看最后一台骨骼,对凌一道:“凌凌来试这个。”

凌一走到了骨骼前,好奇地打量着它。

郑舒走近,发现凌一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像是哭过的样子。

他询问地看向了林斯。

林斯揉了揉凌一的头发:“闹了点小脾气。”

郑舒理解地笑了笑:“看来已经哄好了。”

凌一扁了扁嘴。

林斯问凌一:“组件图熟悉了吗?”

凌一点头。

他刚到飞船上的时候就收到了郑舒给每个参与测试的人员发送的骨骼组件图,要想顺利地使用它,就得先了解它的构造。

原本负责插入探针的助手走上来,从骨骼内部取出了连接着传输线,非常细,长短不一,但是都在五厘米以上的探针来。

“准备一下。”助手道。

凌一警惕地看着他手里的针。

林斯笑了笑:“我来吧。”

小东西怕疼,尤其怕针,而且认人。

他来扎针还好,换成别人来扎的时候,那种害怕、委屈、又无助的眼神实在很折磨人。

后颈,脊椎,肩关节......这些神经中枢的密集处都要植入探针才能保证骨骼能完全获取运动信号。

凌一看着消毒后的探针,细细长长、银白色的一支,被林斯的手拿了起来。

林斯的——很好看的手,手指修长,触感经常是有些凉的。

他发现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注意林斯的手,并且心头好像有点发慌,心跳会变快。

——可能是被这双拿着针的手扎多了的缘故吧。

分享到:
赞(5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可能是被这双拿着针的手扎多了的缘故吧

    易谦盛2020/03/05 23:32:42回复 举报
  2. 哈哈哈我这么喜欢你,你却拿针扎我,你不是人

    匿名2020/03/18 16:54:55回复 举报
  3. 2333015201314(快来破译www
    1l小盛康康我嗷!

    white2020/04/08 23:51:09回复 举报
  4. 楼上怎么感觉有狗粮呢

    锐利的眼神2020/07/15 22:00:17回复 举报
  5. 摸摸凌猫猫,真是太可爱了,这算是?云吸猫?

    艾洛松2020/08/28 21:46:36回复 举报
  6. 01是不是有點M傾向…

    yurikayo2020/09/07 08:56:23回复 举报